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龍在天
神龍在天 連載中

神龍在天

來源:掌中雲 作者:紀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芷蘭 現代言情 紀澤

戰神天下,明明是神龍在天!卻為了報恩,甘願成為贅婿
守護,就是他的使命!展開

《神龍在天》章節試讀:

第6章 少,少爺!


青州溪山公墓
馮老爺的墓碑就在中間的位置,紀澤和馮芷蘭帶着祭品慢慢地走進。
照片上老爺子依舊是那麼慈眉善目,紀澤心中卻是一痛,撲騰一聲就跪了下來。
「鐺!鐺!鐺!」
三個響頭下來,紀澤的額上都有些冒血,他卻渾然不覺,眼角濕潤。
「馮老,對不起,我來晚了!」
「五年前,是您把我從沼澤地裡帶了出來,給了我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三年前,你又把最心愛的孫女許給了我這個沒權沒勢的窮小子。但是我卻辜負了你,連婚禮都沒有辦完就走了。」
「讓您和芷蘭成了青州的笑柄,您卻還安慰我有國才有家,讓我放手去做,一切有您!」
「現在我回來了,您卻不在了。我不求您原諒,但是一定會盡全力彌補芷蘭,才不負您當初的知遇之恩。」
一番衷腸,紀澤整個人都好似被掏空了一般。
多少年了,他在那些惡勢力面前練就了冷血無情,那才是真正的龍王。
可現在馮家馮老爺子和馮芷蘭卻喚起了他心底最柔軟的一角,他強撐着站起身,悲慟的表情難以遮掩。
「芷蘭,我要鄭重地向你說一聲對不起。這些年我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責任。」
「我欠你太多了,如果你真得想要自由,我會給你。我知道當初是馮爺爺逼你嫁給我的,如果沒有我你現在或許更幸福。」紀澤說著撇了撇頭,視線看向別處,聲音卻難得哽塞,「走吧,我們去離婚!」
馮芷蘭早已哭成了個淚人,紀澤的每一句話都在提醒着她這三年受到的不公,還有爺爺臨終的遺言。
可聽到紀澤說離婚,她還是忍不住生氣,「啪」得一巴掌打在了紀澤的臉上。
倔強地看着他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三年了,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自由嗎?」
「爺爺總是說你是個大丈夫,頂天立地!」
「我要是和你離婚,他九泉之下也會死不瞑目!」
「但是我沒想到你紀澤竟然是個懦夫,不敢承擔責任!」
「還是你以為你一句輕飄飄的給我自由就能抹平我受的苦嗎?難道你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更應該承擔起你一個做人丈夫的責任嗎?」
「至於離婚,我都沒想。你憑什麼要這樣,憑什麼以為這樣就能給我自由?」
滿腔的怒火如潮水般湧來,在馮家的一切她都隱忍了,可在爺爺的墓前,她卻變得歇斯底里,彷彿要將三年的委屈、羞辱、無助都發泄出來。
紀澤看着她這個樣子,只覺得心頭酸澀, 槍林彈雨他都沒有掉過一顆淚。
馮芷蘭這個女人卻讓他心疼。
「紀澤,我不要你的自由,我只想不要再被別人看不起,不想被戳脊梁骨,不想他們嘲笑我沒人要。所以我要你負責,向爺爺證明,他沒有看錯人,向我證明,這三年我馮芷蘭沒白等!」
顫抖着說完這些話,馮芷蘭再也控制不住,轉身就往墓地外跑出去。
紀澤完全沒有想到馮芷蘭會這麼剛烈,等人跑遠了才反應過來,大聲喊道,「好!」
心裏有愧,紀澤又在馮老的墓前站了良久。
出來後發現馮芷蘭竟然還在等他,她坐在駕駛座上有些猶豫地對紀澤道,「我,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先回吧。我退伍的手續還沒辦完要去一趟行政大廳。」他定定了看了她一會道,「芷蘭,你放心,我是不會離開你的,更允許任何人傷害你。」
說完那邊公交車就來了,紀澤一路小跑過去。
馮芷蘭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傷感,「若是他早點回來,爺爺就不會有遺憾了。」
紀澤坐了兩站下來了,在站點的不遠處停着一輛不顯眼的黑色轎車,若是車牌懸在前邊,怕是青州市長都要躬身行禮。
車上正坐着一個一身腱子肉的壯漢,正仰面休息,兩隻腿翹在玻璃窗上,嘴裏還叼着一煙。
吞雲吐霧。
紀澤走上前敲了敲車窗,「破軍!」
「龍王!」破軍立刻從車上跳下來,將煙頭踩滅,畢恭畢敬地給紀澤打開車門。
紀澤坐在副駕駛上,就聽破軍好奇地道,「您這次可還好?」
「如何?」紀澤搖搖頭苦笑一聲,想起馮芷蘭的哭泣的樣子,內心頓時愧疚無比。
「龍王,嫂子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您放心,那個姓閻的小子有眼不識泰山,竟敢覬覦嫂子,看我今晚不宰了他!」
破軍一雙眸子里殺意畢現,宛如地獄使者。
見他這樣,紀澤的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破軍!別忘了我們是做什麼的?你一個戰神軍團的軍人,用戰場上的手段對付一個公子哥實在是有失體統!」
破軍絕對有這樣的實力,就是邊境上那些大毒梟一旦被他盯上,也難逃一個死字。
更別提閻寶坤區區一個青州的小少爺,根本都不夠塞牙縫的。
「龍王,如果不是你,我破軍早死了!說什麼違背軍紀,只要能給龍王出氣,就是把我開除了,我也不怕!反正我以前就是個閑散的傭兵,若不是您,我呆在戰神軍團做什麼?反正龍王您都遞交了退伍報告,倒不如您去哪,我去哪兒,只聽您一個人吩咐。」破軍氣呼呼地道。
「破軍,你要記住你軍人的職責!閻家的事,我另有安排,況且我要殺人,還用你動手?」
紀澤嘆了一口氣,語氣強硬。
破軍苦笑,龍王的脾氣還是這麼耿直。
想當年,他才十六歲,僅僅半年就成為**最強的sss級特種兵,調入戰神軍團,僅僅兩年他就積攢了軍功成為戰神軍團的大龍王。
十八歲的特種兵龍王。
更是戰神軍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龍王。
紀澤刷破所有的人下限,在軍團里更是創造了太多的神話。
以至於在戰神軍團,乃至整個**特種兵里,龍王兩個字更是所有人的信仰,希望,奇蹟,分量可想而知。
只要龍王一句話,整個青州都要震上一震,更別說區區一個閻家。
望着紀澤,破軍的心裏五味陳雜。
紀澤並不知道他內心的糾結,蹙着眉淡淡地問道,「對了,上面給我的批複下來了嗎?」
「下是下來了,卻不是正常的退伍!」破軍的臉上帶出一絲絲驕傲,微笑着道,「**最高領導們的意思是您可以享受退伍待遇,處理所有的私事,也可以永遠不回去。但是戰神軍團的龍王只有一人,只能是你。」
「什麼意思?」紀澤有些疑惑,「這還不是不能退伍嗎?」
人都離開了,還要頂着一個大龍王的職位。
破軍見狀,忙解釋道,「龍王誤會了。上面這麼決定也是為了邊境安全。您也知道您在那邊的影響力,若是您這一走,難免會出大事。所以上面的意思是您這個虛職得掛着。這是他們的底線。當然龍王你如果在拒絕的話,上面就不一定批下來了,到時候您就是個逃兵了。」
還有這操作?
紀澤一臉無奈,聲音卻是不容拒絕,「你想辦法幫我辭退,我這會還有點事要見一個人。你現在去送我,送完我再回去。」
「遵命!」
馮家三房
因為被馮金陽從家裡趕了出來,他們並不住在祖宅裏面。
馮芷蘭上了樓,剛掏出鑰匙要打開門,就被等在家的父母一人一個胳膊拉到了沙發上。
「芷蘭你回來了?你怎麼還和紀澤那個臭小子去你爺爺墓地了?「馮金水有些生氣地道,」這些年一直連個消息也沒有,虧得你爺爺對他那麼好。這樣的人,還沒本事,我看你趁早和他離了算了!「
「可不是他一個當兵的窮小子,一沒錢二沒錢,現在一退伍連份正經工作都沒有。你跟着他幹什麼?要喝西北風去啊?」馮芷蘭的母親也跟着遊說,「聽媽的話,要是那小子真的當個領導也就算了,可現在完全是拖累咱們。總之,我是不許他進我們家門的!」
馮芷蘭本來心情就不佳,被兩個人左右夾擊。
用力一甩胳膊,「爸媽,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你們就別管了,我先回屋休息了。」
「咦?這孩子,吃錯藥了?」馮金水瞪大了眼睛,「竟敢頂嘴了!」
「我不管蘭蘭怎麼想的,我是絕對不會要一個窮光蛋女婿的!」馮芷蘭的母親恨恨地道。
青州寸土寸金的地段。
蘭鼎會所內。
此刻被馮家人念叨着的窮光蛋正佇立在巨大的玻璃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個青州城,看着那一帶綠水蜿蜒而來貫穿了整個城市。
兩側的高速上則是人流不息。
就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緊接着他身後的包廂門也被人打開了。
一道哽咽的聲音傳來,「少,少爺!」
老者鬚髮花白,望着紀澤的眼中滿是激動和讚許。
若是馮家的人在這裡,肯定後悔不迭。
因為面前這老者,正是之前替紀澤去馮家北斗齋去送雞缸杯的人,北斗齋的掌舵人,恆星集團幕後的實際掌舵人,青州首富,季雲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