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昨天脫困之後
從昨天脫困之後 連載中

從昨天脫困之後

來源:掌文 作者:劉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景 李巧蓮 都市小說

我被困在同一天時間裏整整一千年,在外人眼中,我是一個廢物女婿
但當我從那一天脫困之後展開

《從昨天脫困之後》章節試讀:

第6章 劉先生是誰


燃香,又叫熏香,古時候寺廟道觀中多見。焚香保平安,焚香謝神明,焚香求吉利。

後來熏香發展到宮廷當中,才漸漸的進入世人的視野當中。有文雅之人發現,常聞熏香,竟然有提神醒腦的作用。在熏香中添加一些特殊的香料,更能起到一定的治療效果。對諸如偏頭痛的常見病尤為有效。

劉景在這一千年里,對慕老爺子的了解可謂是尤為深刻。知道老爺子長年伴有偏頭痛的病症,最近一段時間這病症更甚,這才買來這熏香獻上。

一般人不識貨,劉景買得也便宜……但要是落在識貨人手中,這幾支熏香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卻沒想到,在場中竟然沒有一個人識貨!

此刻那熏香被隨意的扔在了地上,劉景也懶得去收拾了。

抬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慕家別墅。

劉景前腳剛走,就有慕家的族人跑進別墅里喊道:"老爺子,熏香世家安家千金,安貝貝小姐前來拜壽了……"

聽到這個消息,老爺子原本還滿臉陰沉,轉瞬間就換上一副笑臉。揮手道:"快請!"

安家可不同於慕家或者李家這種地方世家。

作為熏香世家,安家的香料香水產業,幾乎遍布全世界。放眼整個炎夏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這樣一個超級家族,竟然會來給慕家這種二流家族慕家拜壽,簡直就是給足了面子。

老爺子此刻再氣,也不能表現出來。

安貝貝一出現,場上所有男人眼睛都直了。

所過之處略帶威風,風中又殘有餘香,經久不散。尤其安貝貝還是一等一的美女,更是讓在場的男人一副如痴入贅的表情。

真的美啊!此時她穿着一條緊身牛仔褲,白色襯衫,那身材別提多性感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車。"安貝貝一邊走着,一邊露出歉意的笑容。

只是她剛走到大廳中間,突然停下了腳步,低頭,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那幾支熏香上面……

"這是……"

作為熏香世家,安貝貝對所有熏香都極為敏感,更容不得有人在她面前糟蹋了熏香,當即就要彎腰去撿。

慕老爺子卻賠笑道:"安小姐不用親自動手,一會兒有族人前來打掃垃圾的。"

"安小姐今日大駕光臨,是我們慕家蓬蓽生輝,快請上座。"

而此時的安貝貝卻沒有理會老爺子的安排,芊芊玉手輕拿起那幾支熏香,放在自己鼻尖細嗅過後,才猛然抬頭,目光灼灼的看着老爺子:"慕老爺子,你說這是垃圾?"

安貝貝只感覺好笑,如果沒看錯的話,這盒子恐怕是清朝乾隆時期,宮廷御用的。盒子的材料很是名貴,應該是金絲楠木。

很顯然,這個盒子飽經風霜,看起來特別的破。可是仔細看,盒子的做工十分精緻!

只是這個盒子,恐怕都值個幾十萬吧?竟然被當做垃圾?

而且最有價值的,並不是這個盒子,而是盒子里裝的那幾支熏香啊!

老爺子見安貝貝遲遲沒動,忍不住的說道:"這只是垃圾而已,馬上就有傭人,把這盒子扔進垃圾桶,安小姐不必如此在乎的。"

沉默了好一會兒,安貝貝才開口問道:"這幾支熏香,是誰送的禮物嗎?"

"你說劉景?"老爺子還沒說話,李明傑就已經湊了過去,自告奮勇道:"那個窩囊廢,竟然在慕老爺子壽辰的時候,送上燃香來詛咒老爺子,現在已經被逐出家門了。"

安貝貝若有所思。

她現在算是明白了,原來在場的人,都不識貨啊!以為這是地攤貨?殊不知,這可是絕世寶貝啊!

講那幾支熏香小心翼翼的從盒子里拿出來,伸手拂去上面的灰塵,安貝貝隨後才開口道:"慕老爺子,您恐怕有所不知吧?"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幾支熏香,應該是用上等的沉香製成的,其中又夾雜龍延香……光是這兩種香料,在現如今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這香上還雕刻着圖案……游龍戲鳳!竟然是龍鳳環繞。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安貝貝深吸了口氣,慎重說道:"這幾支香應該是當年宮中皇帝夜讀時的熏香,熬夜會引發偏頭痛,燃一支上等熏香,可有效緩解偏頭痛的癥狀。"

"這幾支熏香,無論是用作收藏,還是燃香,都是及其奢華的啊……"安貝貝搖頭嘆息着,惋惜這一大家子人中,竟然沒一個識貨的。

"若是這幾支熏香流落到香料拍賣會上,恐怕能拍出……五百萬左右的價格!"

"嘩……"

在場眾人終於不淡定了,誰能想到,不過幾支熏香而已,竟然能拍出如此高的天價來!五百萬啊!

這一刻,終於有人想起劉景了,驚叫一聲:"劉景那窩囊廢運氣這麼好?隨便在花鳥市場淘一下,就能淘出這麼個寶貝來?"

"諸位有所不知。"沒給眾人驚嘆的時間,安貝貝就繼續說道:"這幾支熏香的本身價值,也不過只是一百萬左右,但勝在它的出身,宮廷中流傳出來,皇帝御用的熏香,其收藏價值遠超它的本身價值!"

一語驚醒夢中人,在場眾人一個個紛紛點頭,卻沒人想到,這幾支香,在十幾分鐘前,還被他們視作是詛咒老爺子命不久矣的垃圾而已!

安貝貝卻不理會眾人的驚嘆,虔誠的把那三支香重新裝進那個看似破舊的盒子裏面。再將其放到那一堆拜壽禮裏面。

正準備返身時,眼角的餘光卻看見了旁邊李明傑送上的翡翠如意……

"咦?"

隨着一聲驚嘆,她已經將那塊如意拿在了手中,把玩了兩下後,就聽見慕老爺子炫耀般說道:"這可是明傑少爺送上的極品翡翠如意,價值不菲呢……"

慕老爺子話還沒說完,安貝貝眉頭就已經輕皺起來:"老坑翡翠的確價值連城,哪怕只是指頭大一塊,搭配上頂級雕刻家的雕工,在拍賣會上也能拍出百萬的價格。"

"但是恕我直言……"安貝貝嘆了口氣後,才接著說道:"慕老爺子,這塊翡翠,恐怕是仿製的假貨……"

"你說什麼?"

慕老爺子聞言一驚。

之前劉景說這玩意兒是假貨,但因為他的身份,沒人會相信。

一個上門女婿而已,能見過什麼世面?光是大老遠的看兩眼,就能分清冰種翡翠的真假了?

但現在這話由安貝貝說出來,卻不一樣了。

要知道,安家可是炎夏國數一數二的大家族。這樣一個家族裏面,還能沒有幾件古董玉石藏品了?

毫無疑問,安貝貝是見過世面的,她說出的話雖不是權威,但也足以讓人信服了!

就聽見安貝貝繼續說道:"據我所知,當世最大的一塊老坑冰種翡翠雕刻的成品生財金蟾,也不過只有巴掌大小,就擺放在上京博物館裏……價值上千萬!"

就在眾人驚嘆的時候,又有慕家族人進來通報:"老爺子,蘭陵集團總裁,藍凝柔藍總前來……"

"快請!"

蘭陵集團的背後靠山,可是炎夏國頂尖的中醫世家。家族中的醫藥產業遍布全國,藍家中,更是出了不少的醫學界名人。

放眼整個炎夏國,誰不對這個醫學大家三分面子?

加上蘭陵集團前段時間和慕家的製藥公司的違約矛盾,更是讓老爺子驚出一身冷汗……

藍家現在前來,該不會是想秋後算賬吧?

心裏雖這麼想,但老爺子也不敢將其拒之門外。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的同時,卻也不得不讓族人吧藍凝柔迎進來。

藍凝柔當然不是來給慕老爺子拜壽的,但好在是,此刻的她臉上掛着一抹淺笑,也像是來鬧事砸場子的。

藍凝柔進來後,直接走到大廳中間,連看也不看最上面的慕老爺子,目光環顧着四周的人群。沒看到劉景後,才問道:"劉先生在不在這裡?"

"劉先生?劉先生是誰?"

"劉先生沒在這裡么?"環顧一周,藍凝柔並沒有看到劉景,不免有些失望。

劉先生到底是誰?這是慕家的別墅,哪裡有姓劉的?

要說唯一一個姓劉的,不就是那個剛剛才倍逐出慕家的上門女婿……劉景么?

高高在上的藍總,竟然會上門來找劉景?說出去誰會信?

就連老爺子都疑惑道:"藍小姐,您是不是找錯人了?"

"不可能!"藍凝柔秀眉一皺,當即冷哼道:"他今早還給我說,他是你們慕家的人,我怎麼可能記錯?"

"藍小姐,我想你是真的找錯人了。"老爺子一把年紀了,此刻也急得冒汗,陪着笑說道:"我們慕家,真沒有一個姓劉的人啊。"

只有慕清心滿腹疑惑,暗忖着,藍凝柔口中的劉先生,該不會是劉景吧?

她正準備上前問個究竟時,就聽見藍凝柔又開口說道:"今早我和劉先生約定,我不計較你們製藥公司的違約,而他也按照約定,幫我們改善新葯的分子式結構……"

沒等藍凝柔說完,慕老爺子就帶着一副哭腔:"藍小姐,難不成那個劉先生並沒有按照約定去做?藍小姐,你和那個劉先生約定的,跟我們慕家可沒有關係啊!您可別找上我們慕家的麻煩啊……"

藍凝柔淺淺一笑,這才解釋道:"那倒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