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靠碰瓷當皇后
我靠碰瓷當皇后 連載中

我靠碰瓷當皇后

來源:掌文 作者:楚洛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洛笙 現代言情 蕭從墨

末世毒師,一朝穿越成喝水被嗆死的傻子?蛇蠍後母,斗!白蓮姐妹,打!紛亂後宮,爭!且看我如何裝瘋賣傻,步步為營,把男神攬入懷中
展開

《我靠碰瓷當皇后》章節試讀:

第四章 救命之恩應該以身相許


她給他解毒,那他就欠了她人情,豈不是她就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嘴角扯起一抹皎潔的笑容,興奮的跑上前,"帥哥,別練了,過來過來。"

聽到她叫自己,男人將劍收入劍柄,語氣不咸不淡,"何事?"

她問,"我是不是救了你?"

若果不是她,或許他在紅樹村就已經毒發攻心而亡了,蕭從墨點頭,"姑娘的解毒之恩,在下沒齒難忘。"

她笑,"那你是不是得報恩?"

看着女人眼中一閃而過的陰謀,他蹙眉開口,"你替我解毒,算我欠你一個人情,說吧,想要什麼?"

"什麼都可以?"

他不耐,"什麼都可以。"

"娶我。"楚洛笙嬉笑。

原主身體里有很濃的怨氣,要想跟這幅身體完全融合,就得解決這些怨氣,楚府裏面都是一些妖魔鬼怪,她人生地不熟的,自然要為未來打算。

再說,這麼一個大帥哥,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男人眉峰微蹙,難道身份被識破了?

他看着女子,試探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她楚洛笙一臉茫然,"不知道啊。"

見他滿臉狐疑,她解釋,"不是有句老話,叫,救命之恩應當以身相許嗎,我救了你,你自然要娶我,況且為了給你解毒,這幾日都同你待在一起,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雖然沒做什麼,但你得對我負責。"

救命之恩應該以身相許?

蕭從墨望着她,心想她都是從哪學的這些話,一點女兒家的矜持都沒有。

楚洛笙一直在偷看他的反應,看他皺起眉頭,趕緊說道,"放心,娶我你也不會吃虧,依我看來你仇家不少,你以後的毒我包了,保你一生健健康康,白白胖胖。"

說著她大力的拍拍胸脯,一副豪放的做派。

蕭從墨微眯着眼,深邃的眼底不知在想些什麼,將瓷碗放到桌上,回頭,發出一個單音節,"好。"

於他而言,娶妻不過就是賜個封號而已,反正他從來不去後宮,如果這是她想要的,給她便是,同時他也想看看,一個普通女人是如何懂得這麼多東西。

她的身上,一定有值得探索的信息。

楚洛笙準備了很多說辭,但沒想到答應得這麼快,生怕他下一刻反悔,上前趕緊說道,"我有一個要求,入門日子我來決定。"

繼續發出單音節,"好。"

得到想要的答案,楚洛笙笑得跟朵花兒似的,拿出一粒黑色種子,笑嘻嘻的坐到男人對面,"既然你答應娶我,那就該交換定情信物,這是叱蔓的種子,開花後釋放的香氣有解毒功效,送給你。"

男人瞥了一眼,沒接。

他算是明白了,這個女人就是個不會吃虧的主,先是用藥方要走了他大半個太醫院,接着又以救命之恩逼他娶她,現在又要送他解毒的種子,指不定心裏在打什麼主意呢,說什麼他都不想再從她哪裡得到什麼東西。

楚洛笙並不知道他在男人心裏已經成了一隻狡猾的狐狸,以為他只是不了解叱蔓,解釋道,"你可不要小看這粒種子,它開花後散發的香氣能解毒,要是有它在,你就不會中噬骨了。"

男人的表情微微有所動,"噬骨?"

她點頭,"難道你不知道?你中的毒裏面數噬骨時間最長,起碼有十年,這種毒需要長期攝入,時間越長毒性越烈。"

咔嚓一聲,瓷碗被捏破。

十年!竟有人不知不覺給他下了十年的毒。

幽深的眼眸里殺意湧現,如果說十年前下毒是為了不讓他繼承皇位,那現在還持續下毒,意欲何為?

難道……

男人朔的起身,"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大概猜到男人為何會有這種反應,楚洛笙想了想,說道,"京城西巷楚府。"

楚府?那不是楚尚書的府邸嗎,怎麼沒聽說過楚府還隱藏着一位解毒高手。

蕭從墨對她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但眼下他只想趕緊回宮,關於她的事情,以後再調查也不遲。

離開茅草屋之前,楚洛笙把煉製的一些毒藥藏在衣袖裡,以防不時之需。

待他們從西郊趕到京城時,已經是三天後的傍晚。

"楚府就在前面,我身份不便,就不送你了。"

說完轉身。

"等下!"楚洛笙上前,"你住在哪?你體內的毒還沒有完全清理。"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若隱若現的月亮,他說:"下個月圓之日,我會來找你。"

她點頭,"也行,對了,我叫楚洛笙,你叫什麼?"

"蕭……"下意識想說個假名,想了想,開口,"蕭子初。"

話剛落地,手上突然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大拇指上的扳指已經到了女子手中。

楚洛笙舉着扳指晃了晃,笑得眉眼彎彎,"這是你欠我的定情信物。"

男人怔了一下,那枚扳指是母后最後送他的生辰禮物,他一直看得十分重要,卻不想一不注意就被她順了去。

回過神的時候楚洛笙已經走了很遠,現在想追已經來不及。

"楚府……"

蕭從墨看着女子遠去的身影,默念幾遍楚府後,轉身消失在人流之中。

楚府別院,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手捻茶杯,欣喜問道,"楚洛笙那個小賤人死了,可當真?"

跪在地上的人回答,"夫人,大小姐確實死了,她的屍體是我親自跟陳嫂抬出去的。"

"好,好,好。"宋氏連說三個好,隨後將手腕上的翡翠鐲子摘下,"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這個賞給你,回去後先不要聲張,過兩天你再來楚府,就說那小賤人離家出走了,知道嗎?"

"老婦一切聽從夫人安排。"

宋氏揮手,讓貼身丫頭百香送人從後門離開。

她們前腳剛走,屏風後面就走出一個身穿綠衣的女子,目光望着老婦離去的方向,楚靈月開口,"主母,楚洛笙真的死了?"

婦人慵懶開口,"你剛不是聽見了嗎,楚洛笙已死,只要你好好聽話,日後把你收到我的名下養着也不是什麼難事。"

楚靈月聽到宋氏的話,面露喜色,"主母,您放心,月兒一定聽您的話。"

宋氏點頭,眼裡充滿算計,從今天起,她的雲兒就是楚府唯一的嫡女,沒有人會比雲兒更尊貴。

楚府門口,楚洛笙看着門匾上燙金的楚府兩個大字,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拿到靈石,她志在必得!

"哪來的乞丐,滾一邊去……"

守門家丁見楚洛笙穿得破破爛爛,準備上前趕她,可話還沒說完,周圍忽起了一陣夾雜着淡淡牡丹香味的風,幾人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倒了下去。

"狗眼看人低,活該。"

楚洛笙拍拍手,完全無視地上昏迷不醒的家丁,大步跨進楚府。

雅苑,丫鬟慌慌張張跑進來,"夫人,大小姐回來了。"

"什麼?"

宋氏驚訝起身,"她在何處?"

"大小姐在祠堂。"

祠堂?低眉想了幾秒,忽然園目睜大。

"去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