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名戰神
無名戰神 連載中

無名戰神

來源:掌文 作者:趙倩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倩茹 都市小說 陳艷茹

他本無名,名如其人
不過誰也不能當他真的無名,因為誰也不是他的對手
太多的人,不配做他的對手,甚至不配死在他的手下!無名,都市第一戰神
展開

《無名戰神》章節試讀:

第0005章 不可思議的一幕


"哥,這個委屈我受不了。我以後還有臉見人嗎?我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病床上一名年輕的男子,眼裏面全是眼淚。

病床前站着一個瘦高個子,他就是這個受傷男子的哥哥。

"我已經打聽到了,那個小子叫無名,原來是國際貿易大廈的一名保安。真是想不到,這年頭做保安的都這麼瘋狂,連我烏鴉的弟弟都敢動。"

"哥,替我教訓教訓他,我不想就這麼算了。他把我閹了,你替我出口氣,找人把他也閹了,順便把那個女的給辦了。"

"那個女的暫時就別管了,先把這個保安給弄了。曉峰,你先在醫院休養,那東西說不定還能接駁回來。現在醫學水平這麼發達,很多人斷了手指手臂都能接回去,你這個估計也還能行。"

烏鴉只是說這些話安慰一下他弟弟曉峰,其實烏鴉心裏面明白,剩下的半截兒都不知道被人扔哪兒去了,就算是現在找回來,又怎麼可能接駁回去呢?

烏鴉真的不敢相信,這件事情居然是一名保安做的。

在東江這個地方,只要是在社會上行走的人,誰不給他烏鴉面子呢?

自己親弟弟居然都被人給閹了,這件事情要是不擺平,以後烏鴉還有臉在東江出現嗎?

無名也預料到會有人找自己麻煩,只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直接找到物業管理公司來了。

不過那些人不知道無名上夜班,所以他們在物業公司大鬧了一場之後就離開了。

當無名上班的時候,安保部王經理就把他叫到了辦公室。

簡單說明情況之後,王經理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事情搞這麼大,上面很不高興。

無名作為當事人,肯定只能背鍋了。

"雖然我知道這件事情其實你也是受害者,但是畢竟你得罪了外面的那些人,他們可不是什麼好人。要是每天都來物業公司鬧事兒,影響多不好啊。無名,我跟上面也商量過了,決定補償給你兩個月的工資,你看怎麼樣?"

無名還能說什麼呢?

工作了一個月,被解僱能夠拿到兩個月的賠償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而且無名也不想連累無辜的人,儘管這件事情是因為鄭雅惠而起。

無名答應了王經理,他準備收拾東西走人了。

反正這幾天鄭雅惠也沒有去公司做直播,據說她已經請了長假。

剛下電梯,走到大廈大堂門口。

無名就看到了趙倩茹。

她應該在大堂門口等了很久了。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這次我也幫不了你,非常不好意思。"

"想不到那些人居然敢來物業管理公司鬧事兒,我挺好奇那幫人都是什麼人。"

"聽說是一個叫烏鴉的人找來的,那個烏鴉的弟弟據說被你打傷了。你們之間的私人恩怨我不是很清楚,我也不想管。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原來是那個傢伙啊,被我閹了,肯定心裏面不服氣,所以就找幫手對付我。"

"被你閹了?"

趙倩茹驚呆了,她很詫異無名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是那樣的輕鬆愜意,像是根本不把這件事情當回事兒。

"做了壞事兒,當然要受到懲罰。他們想要對鄭雅惠做不好的事情,我只是替鄭雅惠教訓了他們一頓。留了他們狗命,已經算是不錯了,居然還敢找人來對付我,簡直不知死活!"

趙倩茹更加懵逼了。

無名這口氣,真的不像一般普通人說話。

難道無名的來頭也不小?

"你是不是不認識那個烏鴉,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啊?"

"我幹嘛要認識烏鴉啊,他很厲害嗎?"

"烏鴉,他就是東江豪情夜總會的老闆,如果烏鴉你不認識,那他的老闆譚正剛的名字你應該聽過吧?"

"譚正剛?什麼人來的?"

趙倩茹現在才知道,原來無名對東江的事情簡直是一無所知啊。

"譚正剛是東江三大富豪之一,烏鴉就是他的手下,算是頭馬了。你閹了烏鴉親弟弟,得罪了烏鴉,你居然還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而且你居然一點兒都不害怕。"

"害怕?有什麼好怕的?"

趙倩茹徹底無語了。

這個無名是真的傻,還是頭腦太簡單啊?

得罪了烏鴉,無名還能在東江立足嗎?

趙倩茹現在只想勸無名趕緊離開東江,免得到時候性命不保。

無名卻根本沒有聽進去,他似乎壓根兒就不怕那個叫烏鴉的人。

兩天之後,無名就遇到了烏鴉的人。

那些人找不到無名,他們就把目光放到了鄭雅惠身上。

就在他們打算綁走鄭雅惠的時候,無名出現了。

對於鄭雅惠來說,無名簡直無處不在啊。

"放開那個女孩兒!"

看到穿保安制服的無名,兩個抓住鄭雅惠的男子笑了。

他們終於找到了烏鴉要的那個保安小子了。

鄭雅惠被放了,七八名男子衝著無名走了過去。

"就是這小子,抓住他。烏鴉哥說,把這小子給活捉回去,你們千萬不要把他給打死了。"

為首的一個白頭髮年輕人很狂妄地叫囂道。

年輕人染着白頭髮,無名反正是沒有看懂。

不過這個白頭小子似乎還是這些人的頭目。

因為其他人都衝上去抓無名,只有他一個人在後面看戲。

當然了,白頭小子看的這場戲,主角卻是無名。

七八個人還沒有近身,無名已經把他們全部撂倒了。

白頭小子懵圈了。

"難道這個保安小子會氣功?"

因為無名的動作太快,沒有人看清他是怎麼出手。

七八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男人,估計等到他們清醒過來,都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被人打暈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這簡直也太詭異了。

白頭小子一愣神,無名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了。

"別亂來啊,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我就……"

"你就怎麼樣啊?"

無名笑着給了白頭小子一個大嘴巴。

白頭小子牙齒都被打掉了幾顆,差點兒全吞進肚子裏面了。

"回去跟烏鴉說,不用再浪費時間找我,我會主動去找他。聽說他是什麼豪情夜總會的老闆,那今天晚上我就去那間夜總會找他。"

白頭小子不敢說話了,因為他怕無名再打他。

拉着目頓口呆的鄭雅惠,無名若無其事地離開了。

一路上,鄭雅惠還是不敢相信剛才親眼看到的一幕。

"你把他們都打暈了?"

"是啊,我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再說了,他們怎麼配死在我手下呢?"

"你真的打算晚上一個人去夜總會找烏鴉?"

"反正這件事情因我而起,如果不去找烏鴉把這件事情解決了,他們遲早也會找上門來的。"

"可是我聽說,烏鴉是譚正剛的人啊。"

"那又怎麼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