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世隱龍
絕世隱龍 連載中

絕世隱龍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原木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學禮 蘇流 都市小說

十五年前,他全家被殺
三年前,他重新踏上這片熟悉的土地
這一次回來,他只有兩個目的
第一,報仇
第二,報恩
展開

《絕世隱龍》章節試讀:

第5章我不救


第5章我不救

「病人氣急攻心,引發舊疾,情況不太妙,只怕......」

醫生的話,如同晴天霹靂,驚的曲海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曲若雪急忙抓住醫生的衣服,哭求道:「醫生,求求你想想辦法,救救我奶奶,求求你。」

「若雪,你冷靜點。」

這時,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相貌俊秀的青年男子。

他叫梁濤。

雲城鴻泉集團的少公子。

跟曲若雪青梅竹馬,他也一直非常喜歡曲若雪。

曾經大家一度認為,曲若雪最有可能嫁的人,是他。

「張學禮醫生,在雲城也是赫赫有名的,你放心,他一定會盡全力醫治老太君的。」

聞言,張學禮仔細看了看說話的青年。

一看之下,似曾相識。

「小夥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梁濤急忙躬身行禮:「張醫生,您貴人事忙,可還記得,當日李三思教授來講課,他身後跟着一個年輕人?」

「原來是你!」他這麼一說,張學禮立馬想了起來:「這樣說來,你是李教授的高徒?」

梁濤笑了笑,擺了擺手,道:「張醫生取笑了,李教授德高望重,怎麼會收我這個毛頭小子做徒弟呢。」

「因為家父跟李教授是多年好友,所以讓我常伴他左右,當個助手,學些本事,但要說是李教授的高徒,我實在是不敢當。」

張學禮聽到他這麼說,欣慰的點了點頭:「嗯,不錯,後生可畏啊。」

說著,他又轉過頭來,對曲海洋等人說道:「說實話,病人的情況,不容樂觀,以我的水平想將她從昏迷着喚醒,非常渺茫。」

「不過,要讓她蘇醒,也不是沒有可能。」

曲海洋一聽還有機會,立馬開口道:「張醫生,你只管說,多少錢都不是問題。」

「倒不是錢的問題。」張學禮一擺手,嘆了一口氣:「李三思教授,精研醫道,其五行針法天下一絕,如果能請到他,病人就還有一線生機。」

「只可惜......」

「可惜什麼?」曲海洋和曲若雪同時問道。

張學禮搖了搖頭,不忍再往下說。

梁濤見他不說話,嘆息道:「張醫生想說的是,李教授一個星期之前已經去了京都講學,不在雲城。」

眾人一聽,都有些失落。

不過既然還有辦法,就一定要去嘗試。

「梁濤,你有辦法聯繫到李教授嗎?」曲若雪急切的問道。

曲海洋也跟着道:「梁少,你自小跟我們家若雪一起長大,老太君也很疼你,這個忙,你可一定要幫啊。」

梁濤面露難色。

李教授的脾氣,他非常清楚。

既然不在雲城,那麼雲城的事情,李教授是一定不會管的。

「這樣吧,我試着跟他說說。」梁濤說著,便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眾人也都開始忙着托關係,找偏方,尋名醫。

大家忙得不可開交。

然而,人群中,一個身影,吸引了張學禮的目光。

與這邊紛亂景象截然不同的是,走廊盡頭的窗戶邊,一個青年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他目視遠方,平靜如水,根本不被這邊的嘈雜所擾。

張學禮走過去一看,不禁仰天大笑。

這不正是之前在邙碭山陵園,以北斗七星針救了魏老的那個大師!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還想着把京城的李教授請回來,沒想到,高人就在身邊!」

說著,他躬身抱拳,畢恭畢敬道:「大師,又見面了。」

「既然大師在此,還請出手,幫幫受罪的病人吧。」

音落片刻,卻遲遲得不到回應。

之前接觸過一次,張學禮知道此人性情古怪,便又作揖行禮,道:「大師,你的北斗七星針,足可讓病人轉危為安,還請大師出手相救。」

「救她?憑什麼?」蘇流語氣平淡,好似沒有半點感情。

他這話,倒讓張學禮有些不解。

他跟這些人是一起的,裏面的病人,多多少少跟他有點關係,之前在陵園,他都能出手救治跟他毫無關係的魏老,現在卻又為何是這般態度?

「敢問大師,裏面的病人,你可認識?」

蘇流冷冷道:「嚴格上來說,我得叫她一聲奶奶。」

「啊!奶奶?」張學禮就更加疑惑了:「既然如此,那為何.......」

「不為何,她還沒有那個資格能讓我出手。」

蘇流不想再跟他多說,轉身便走出了醫院。

看着青年遠去的背影。

張學禮長嘆一聲,搖了搖頭。

「這個人,真的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

月如銀盤,高掛夜空。

昏暗的房間內,蘇流將曲若雪頭上的金針拔出。

而曲若雪,渾然不覺,睡得香甜。

沒有人知道,她腦中有隱疾,一旦病發,必定喪命。

這三年來,蘇流每隔半個月都會在曲若雪熟睡之後,偷偷溜進她的房間,為她施針。

他緩緩蹲下身子,靠在枕邊,看着曲若雪那張精緻美麗的俏臉,輕輕撥了撥她的劉海。

也只有在她睡着之後,才能離她這麼近,才能這樣靜靜的看着她。

當年,那個雨夜,少年滿門盡滅。

他逃了出來。

在雨中,他害怕,他恐慌,他無助。

可就在那個時候,一個仿若天使般的小女孩出現了。

「你怎麼躺在地上呀?你沒有傘嗎?我把傘借你吧。」

「你肚子在咕咕叫,你是不是很餓?我爸爸剛給我買了兩個饅頭,我分你一個吧。」

一把傘,一個饅頭。

趕走了少年內心的黑暗...........

聞着曲若雪身上淡淡的香氣,蘇流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手指,輕輕滑過曲若雪那雪白柔嫩的臉蛋。

那張美麗的臉,為了老太君的事,奔波勞碌,略顯憔悴。

蘇流有些心疼起來。

「原本,老東西是死是活,跟我沒任何關係,但是.......」

他說著,回想起入贅的這三年,老太君處處刁難,沒少給他臉色看。

就連他和曲若雪的婚禮,也沒有來參加。

自曲老爺子去世後,老太君更是變本加厲,經常勸曲若雪跟他離婚。

「但是,為了你.........」

說著,他輕輕裹了裹曲若雪的被子,轉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