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謀入相思
謀入相思 連載中

謀入相思

來源:追書雲 作者:也卿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氏 張嬤嬤 穿越重生

她是百里家溫良賢淑的七姑娘,德才兼備,頗有心計
她披着清靈可愛的皮囊,攪起帝京風雲
——誰在朱紅門前設了黃泉,拖了彼此一同顛覆皇權?迴廊一寸相思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他說:「百里卿梧,你是恩賜也是劫
展開

《謀入相思》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所謂誅心


「朕的江山不再需要你姜氏擁護,而你,得死!」
錐心蝕骨的話從男人口中憤然說出。
「她故意弒君而不罪,你卻以縱賊之罪誅我一族,你還真是惜她如命啊,哈哈……」 「所以,為了她,你只能死。」
男人神情微惘,冰涼的聲音在女人的耳中諷刺至極。
她只感覺喉嚨微甜,帶着濃烈的恨意與無奈的雙眸在閉上那一刻。
她想,如果重來,江山美人,這個男人都得覆滅。
都得覆滅!
…… 冬日裏的帝京還是一如既往的繁榮,姜氏一族滿門被屠殺的事情已過一月有餘,讓不少貴人心有忌憚,就連大街上的百姓都小心翼翼。
街道上的禁軍手持長槍來來回回的巡查,肅冷的氣勢讓百姓們紛紛讓道,那種陰深冷酷之氣似乎要蓋過這刺骨的寒風,生怕不小心讓禁軍抓去懷疑與姜氏一族有關係。
鐵靴踩在雪地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牙關發緊,此時帝京的人誰不惶恐?
一個小丫頭抱着手中的東西看了一眼已經遠去的禁軍,呼呼了氣,然後消失在百姓之中…… 百里府。
西苑,羌梧院。
嵐錦站在自家小姐房門前拍了拍身上的雪水,然後推門而入,房中溫暖如春,和外面冰天雪地完全不同,只見榻上盤腿而坐的少女手執白棋,好似在思考手中的棋子該放在何地。
嵐錦上前福了福身,「小姐,帝京每一條街道上都是禁軍,從姜皇后死後,大理寺也陸陸續續從姜府搜出大量的黃白之物,現在都在傳着是姜氏一族謀逆,才被皇上暗中處死。」
叩!
重重的落棋聲,讓嵐錦心神一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在地板上,她的主子這半月來沉默寡言了不少,而身上的氣勢莫名的讓人害怕起來,更奇怪的是,從來都是深居簡出的主子怎麼突然好奇姜家的事情?
「我也只是好奇姜家的事情,這件事情就別告訴父親母親了。」
聲音好似一縷和煦的春風,風輕雲淡,她靜靜的看着棋盤上的局勢,隨即從棋簍中又拿起一枚黑棋,朱唇微動,「天越來越涼了,讓院中的丫頭少出府。」
「是,小姐。」
「這幾日若是母親和姐姐們來探望,就說我身子未好,莫要把我身上的風寒染給她們。」
嵐錦怎會不知七小姐的言外之意,那就是不想見夫人和其他小姐們,恭敬的說道:「是。」
「你先下去。」
嵐錦福身退下,房門被關上時,落棋的清脆聲也響起,少女勾了勾唇角。
「姜氏一族謀逆……」 呵,一聲清淡的諷笑,她繼續執着棋子,眸子深幽了不少…… 樂安十三年的第一場雪,樂安皇后一族連根拔起,青梧宮無人生還,樂安皇后屍身不知所蹤。
一朝之間,朝堂眾臣,後宮眾妃,帝京世族,被剛登基三年的年輕帝王鐵血手腕震住。
佔據朝堂半邊天的皇后一族,冠寵後宮三年以國稱封號的樂安皇后被皇上殺死,姜皇后一族從此消失在大燕國,這也讓帝京的高門子弟,世家貴胄低調起來。
就連太后的母族書香門第百里家,也是小心翼翼行事,被太后一向疼愛的百里家七姑娘落水染風寒半月,太后為了避嫌,也沒有宣太醫去百里家醫治。
待七姑娘退燒醒來時,已經換了芯子…… 百里卿梧目光淺淺,她端起茶盅,優雅的拿着茶蓋佛着茶水表面,隨之輕抿一口,放下茶盅的那一剎那,雙眸中煞氣四溢。
她紅唇微揚,目光直視着棋盤,「要儘可能的利用棋盤上的每一枚棋子才好啊。」
說完只見少女波瀾不驚的下榻,往裡屋的書案走去。
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百里卿梧明眸輕輕一動。
「張嬤嬤,小姐已經歇下了。」
是嵐錦的聲音。
「錦兒,你去叫小姐,太后來口諭了。」
張嬤嬤口氣中帶着恭敬,這七姑娘可是太后掌上明珠,在府上也是小姐少爺們疼愛的妹妹,所幸百里家的規矩好,沒有其他氏族府上腌臟之事,如今的百里家可是一片祥和。
嵐錦聽聞太后的口諭,微微低眸,說道:「那嬤嬤請到客廳坐一下。」
張嬤嬤看了一眼那緊閉的大門,微微頷首,往另一邊的客廳走去。
吱呀。
房門打開,嵐錦走了進去,看着一隻手拿着書卷,另一隻手撐着腦袋的少女,微微張嘴,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對現在的主子有些懼意,彷彿主子從那一場風寒中醒來後,那身上的氣勢都變了。
如果不是看到那張清靈可愛的臉,她真的會以為換了一個人。
「你叫張嬤嬤回去吧,今日很乏了。」
百里卿梧把書卷放在榻上的小案几上,看着低眸的嵐錦,「太后的口諭若是讓我進宮,那就明日,姑母定然不會怪罪的。」
「是。」
嵐錦說完退出房中。
百里卿梧目光黯淡的看着房門口,她不能露出任何破綻,不能被任何人懷疑,對於百里家的七小姐,也只是在皇宮中見過幾面,只知這位姑娘清靈可愛,深得太后的寵愛,別的一無所知,從她醒來後發現變成另一個人,她整整用了半個月才接受了這個現實。
也慶幸醒來變了這麼一個身份,許是、老天都在憐她…… 正是入神之時,門外有兩道腳步聲,果然,張嬤嬤還是進來了。
百里卿梧眉梢微擰,明顯有些不耐。
嵐錦跟在張嬤嬤的身後,看着主子的不耐,連忙解釋道,「小姐,嬤嬤說小姐一定要去。」
「是啊,七小姐,老夫人,老爺夫人都在等你一人。」
張嬤嬤看着面色有些蒼白的百里卿梧,和藹的說道。
百里卿梧微微頷首,都在等她一人…… 她露出淺淺的笑容,看着張嬤嬤,「嬤嬤可知太后的口諭是什麼嗎?」
張嬤嬤如實的說道。
「後位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