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楊戩重生之都市歸來
楊戩重生之都市歸來 連載中

楊戩重生之都市歸來

來源:萬讀 作者:楊翦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楊翦 武俠修真 項羽

茫茫星海無窮盡,洪荒再展顯聖威!一代顯聖真君楊戩,重生在現代都市,憑藉著自己的奮鬥和拼搏,再次鑄就顯聖之威!神獸麒麟、紫金神龍、朱雀井宿……這是一個強者的時代,更是顯聖真君、二郎神楊戩重生後逐步再次成聖的輝煌紀元! 旭佐讀者QQ群旭之軍團:648315109展開

《楊戩重生之都市歸來》章節試讀:

第三章 築基成功!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中年男子衣衫襤褸,眼望着遠處秀美的山川,回想着千年的過往,他站在崖頂,漠然仰首。

「真君,放棄那所謂的道義吧,這裡,本就不是我們的家鄉啊。」在中年男子身後,已有幾名老者尾隨而來,同樣的有些狼狽。

「哈哈,我自求道以來,開山救母,殺上天庭!到那次與爾等共伐商紂,再到如今的征戰異域,無不以道義為先!是你們變了!什麼大仙,羅漢……都未能恪守本心!」中年男子右拳高舉,又緩緩放下。

「真君說的是。倘若真君當真不想參與這次的計劃,我們並不強求,和我們回……」另一名白髮老者緩緩而言,卻被中年男子雷鳴般的聲音打斷。

「哈哈哈,你們說的也是對的,我恪守本心也是對的,沒有事是錯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為了我的道義,殺了那麼多同胞,你們會放過我嗎!罷了,罷了!」俊朗帥氣的中年男子震了震身上殘破的鎧甲,轉過了身。

「我已無力再戰,但是我的造化,你們拿不走!這近千年的過往與恩怨,爾等且記下!」話未說完,中年男子雙臂展開,剎那間消失於無形!天地間,唯有餘音將話語補充完整……

「攔住他!」幾名老者大聲喊叫,向中年男子之前站立過的方向衝去。

「消失了?」老者們站立在崖頂,發現天地間再無中年男子的氣息,頓感迷惑。

「不,看來他的肉身已亡,即便是肉身顯聖,也經不住咱們三千上仙的圍攻。」領頭的白髮老者捋了下鬍鬚,緩緩道來。

「大哥,那他是真的死了?」同樣站在崖頂的另一位老者問道。

「不,他應該是回華夏了。」領頭老者一轉身,看了看天上的藍天。

「怎麼可能!不可能回得去,多少上仙,羅漢,乃至菩薩佛祖都隕落在了那片星空之中,他區區一個真君,怎麼可能回得去……」一個看似年輕一些的老者頓感吃驚。

「大謬!你也是稱呼他為真君,他的實力,只是真君嗎,能鎮壓三十六諸菩薩,碾壓近千名上仙和羅漢,只怕他已經半步帝境了。不過,他肯定尚未創造奧義,不然,咱們不可能將他逼退。不過即便他踏足了那片星際,也一定會受到靈魂重創,方能回去。」

「咱們走吧!即便真君的傳承能夠繼承,那也要千年時間。咱們的計劃也早已完成了,不足為慮。至於真君本人,三魂七魄僅剩一魂兩魄,應該是命不久矣。唉!」

為首的老者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御空而起,向遠處飛去。

其他幾位老者見狀,也騰躍而起,緊隨其後,逐漸遠去。

穿越繁星遍布的宇宙,跳躍一個又一個黑洞空間,中年男子來到了一個星球前。也許過去了幾個月,也許是一年內,只有點點繁星的宇宙中,無從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終於,回來了。」

中年男子的身體不再那麼真實,而是閃耀着點點藍光。

「灌江口,還是在封印着啊,華夏的修鍊者,不是很強嘛!還有一魄未滅,就暫且屯居於那裡吧!也好為了以後再重新得會造化!新生,要開始了!」

穿過了大氣層與星球的法術封印,中年男子消失在了天際之中。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他,也就沒人知曉他去了哪裡。只有兩道藍光,分別向兩個方向飛去……

「他,是他嗎?」

遠處的東海海底,豪華的龍宮之中,一名衣着華麗的女子睜開了雙目。

「不會的,他已經離開了。去了那裡的人,怎麼了能還會的來呢!」

衣裝華麗的女子慘然一笑,眼神漸漸深邃,彷彿陷入了無盡的回憶中,時而笑,時而落淚。淚珠落在地上,凝結成了一顆顆珍珠,晶瑩剔透,惹人愛憐。

不知不覺間,珍珠已有一小堆兒了……

女子收集齊了這些珍珠,將之放入到錦盒中。

這一夜,大雨磅礴,是一個雷雨之夜。

在一個大醫院中,一身軍裝的男子焦躁地徘徊在手術室外面,他眉頭緊蹙,心中極度的緊張。但是就在這時,他接到了一個電話,表情更加凝重了。

看了看手術室的大門,他嘆了一口氣,頭也不回的離開。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更何況是像他這般的軍政要員!

「媳婦,對不起!」男子嘆了一口氣,收好了自己的手機,跨步走出了一員,坐上了一輛軍車,離開了。

手術室內,一群醫生護士圍繞着手術台,也正是在這時,一聲嬰兒的哭聲突然響起,手術台上的「孕婦」微微抬頭,微微一笑,看着護士懷中的嬰兒,心中很是欣慰。

「恭喜您,是一個男孩兒!」

護士長接過了護士懷中的嬰兒後,走到了女子的面前,向她恭祝。

「嗯!翦兒~就聽他爸爸的,他叫楊翦!」女子無力地躺在手術台上,和自己身旁的女護士說道。她的聲音,是如此的有氣無力。

女子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心中的喜悅,難以言喻。不過她現在真的是很累了,緩緩閉上了眼睛,靜靜地睡去。

但是,她的嘴角,輕輕上揚,彷彿即便進入了而夢想,也依舊沉浸在甜美的幸福和喜悅之中。

晨曦將月華驅散,而後又是夕陽西下,月華頂替了夕陽的餘暉……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時間如梭。

十七年後

在秀美的海岸邊,一個十七歲左右的大男孩兒眨着眼睛,看向遠方雲霧中若隱若現的島嶼,那猶如仙境一般的島嶼。

海浪拍打着礁石,濺起了幾尺高的潔白晶瑩的水花。海浪涌到岸邊,輕輕地撫摩着細軟的沙灘,又戀戀不捨地退回。一次又一次永遠不息地撫摩着,在沙灘下划出一條條的銀邊,像是給浩浩蕩蕩的大海鑲上了閃閃發光的銀框,使大海變得更加迷人美麗。遠處的海島,海霧中迷迷濛蒙,給人一種別緻的美感。

這裡是劉公島,是人間仙境,它的魅力,總是能吸引到很多的遊客,流連忘返。

「媽!走吧,船來了,咱們該坐船上劉公島了。這一艘船,可很不容易等到呢!咱們在這裡都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了。」

海岸邊的碼頭上,一個一頭長髮的白衣大男孩兒走到了一個身材還算曼妙的中年美婦面前。

「嗯,翦兒,咱們走吧。明年就是高考,趁着今年暑假,帶你出來轉轉,放鬆放鬆。接下來的高三這一年,你可要努力學習了啊!」

中年美婦向白衣男孩兒和藹地笑了一下。

「知道啦,娘!」

大男孩兒重重地點了一下頭,眼光再次望向了劉公島。不知為何,他總是感覺,在這一片海域之中,好像有誰在等待着自己。

往返於劉公島和海岸之間的大船,停泊在海岸邊,送走了一波旅客,迎接着它的下一波旅客登島。

而剛剛的那個一身白衣的大男孩兒,正是十七年前那一夜出生的嬰兒,他的名字——楊翦!

很快,船隻變靠岸了,在導遊的帶領下,近百名遊客有序地登上了甲板,並進入到船艙中。楊翦和他的母親,也在這群遊客之中。不多長的時間,游輪便開動了,向遠處的劉公島駛去。

「乘客們,我是船長。船已經開動,很安全,大家可以到甲板上感受下海風的味道和大海的味道!」帶着濃濃的齊魯口音的話語聲從廣播中響起,乘客們都陸陸續續的向艙外走去,嘈雜。

楊翦的母親緊隨在楊翦身邊,盡量拉住他的手腕,避免和他分開走散。

然而,事情永遠都是那麼突然,就在所有的乘客都到了甲板上後,烏雲瞬間密布,「啊,是水龍捲!天哪!」一名男乘客大聲喊叫,瞬時間海浪滔天,奇怪的是船卻十分平穩,只是一個大浪涌動,將楊翦捲走了!

幾秒種後,海面上再次恢復了平靜,甲板上的人也都平靜了下來,唯有楊翦的母親緊張萬分,大聲呼救,大喊着自己的孩子掉到了水中。

「什麼,發生了這樣的事,我立即報告船長,虎子,老鐵,你們倆快點下水!」

剛剛從船艙中衝出來的副船長聽了女人的喊話後,心頭一顫,沖向艙內報告船長,而兩名水手應聲入水,只是帶了個游泳鏡,連潛水裝備都沒來得及穿上,就跳下了水,尋找據說被海浪卷下船的小男孩。

顯然,發生了這樣的事件,船隻無法向劉公島繼續進發了,在緩慢的轉彎後,船隻回到了海岸,看似風挺浪靜的海面上,卻人人都是心中緊張。

夕陽逐漸照耀着劉公島,同時也將海面染上了紅色,雖然很美麗,但是在港口的所有人都不平靜。無關的旅客早已經各自回去了,只有船長和副船長等年長難以下水的船員,待在港口等待。而楊翦的母親吳瑕也已經被警方帶回了警局靜候「佳音」。

天色逐漸的暗淡了,海面上冒出了近百個小黑點,這是水手們冒出了腦袋。

在經過了三個小時的打撈後,他們一無所獲,但是在剛剛上岸的時候,卻發現了平躺在岸邊的白衣大男孩兒。這便是楊翦!

華夏首都的北之星的一家大醫院內,楊翦躺在病床上,緩緩睜開眼睛,但是眼神中卻充斥了一些本不屬於他這個年齡所應該改具有的滄桑和堅毅!

「唔……這裡是醫院嗎?嗯!是在醫院!」

剛剛睜開眼睛,楊翦環顧了一下周圍的景象,皺了一下眉。

他感覺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前世今生,夢到了自己就是顯聖真君——楊戩!但是這個夢卻又如此真實,烙印在他的腦海中,讓他感觸頗深。

迅速坐起了身,楊翦瞪大了眼睛,靜靜地感受着身體的變化。

「氣運丹田,氣走泥丸!果然!這個《八九玄功》的記憶,是真的!」

回憶着腦海中的一個功法的記憶,楊翦略微運轉,發現了自己竟然真的具有法力!

但是還沒有等他在感受一下這種神奇的力量,房門就被推開!

吳瑕流着眼淚沖了進來,一把抱住了楊翦,淚流滿面。

「孩子,你可算行了!半個月了,我還以為……以為……」

吳瑕聲音哽咽,坐在病床上抱着楊翦,痛哭流涕。但是看到了兒子再次醒來,她卻又是非常高興。

「媽!」楊翦有些迷茫,不知所錯,也就展開了雙臂擁抱着自己的母親,用肩膀扛着吳瑕的下巴,點了點頭。

只不過,他的腦海中,總是在放映着一些奇怪的畫面,亦或是功法秘籍的總綱要領!

但是當他看到了自己的母親如此這般哭泣,他的心中微微一顫,彷彿心靈受到了一擊重拳!

就在這時,一團藍光在楊翦的頭頂閃耀,楊翦腦袋一痛,晃了晃身子,而後又恢復了正常。被自己的母親樓在了懷中,他目光有些滄桑於成熟。他的記憶也徹底融合!

他彷彿覺得自己曾經被稱呼為顯聖真君,曾經扛起過華夏盛衰!征戰過異域,也體會過英雄末路……

「我明白了!我的前世,就是顯聖真君——楊戩!楊翦,楊戩!前世今生,果然有些關聯!哈哈哈哈!不過,這一世,我一定要再次重塑肉身聖體,成就一代聖尊!然後回到異域,阻止他們!」

摟抱着自己的母親,楊翦堅毅地點了一下頭,在心中想道。

同時,他的目光中閃爍出了一道金光,攝人心魂!而後金光消散,楊翦再次恢復了平靜,安慰着自己的母親,並且掀開了被子,想要走下病床。

經過了一系列的檢查,醫院的醫生確定了楊翦的身體已經完全無恙後,便同意了楊翦的母親吳瑕繳納了所有剩餘的醫藥費,帶着楊翦回家。

坐在路虎攬勝的副駕駛座的位置上,楊翦略微打開了車窗,回憶着腦海中不斷閃現而出的種種記憶和《八九玄功》,微微嘆了一口氣。

前生的記憶和今世的記憶相互融合,原本的修為又要從頭來過,這讓楊翦有些迷茫。他的眼神深邃,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

他知道,自己的前生名叫楊戩,但是今世是楊翦。

前世今生,雖然記憶融合了,但是他覺得,自己還是楊翦。

今生的記憶,貌似佔據了主導的地位。所以,他認為自己既是楊戩,更是楊翦!

這麼短的時間內,在楊翦的周圍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他現在自然是滿臉愁容,對自己的前程很是迷茫。

修真意味着會斬斷塵緣,因為一旦走上了修真的道路,那麼自己便很有可能得到長生,甚至是逆天的造化。

但是,他的母親、朋友甚至是身邊的一切,都將會老去。斬斷塵緣,是楊翦所捨不得的!

所以他現在有些發愁,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駕駛着車子開往家的方向,吳瑕發覺到了兒子的眼神的變化,微微皺眉。她看得出來,兒子現在好像是有什麼心事。

不過,她卻自然而然地認為,兒子的這種備受壓力的糾結狀態,是因為明年的高考!

過兩天即將開學,開學後的楊翦就是一個高三的學生了。

高三的壓力可想而知,然而自己的孩子學習不不是很好,而且還很是好強!所以吳瑕知道,兒子現在一定是備受壓力。

不過,她雖然很心疼兒子,但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在現在的時代,幾乎每一個學生都要經歷高考,而後上大學,再到謀生計。雖然吳瑕自己也在經營着一個上市公司,也算得上是成功的上層人士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安排孩子的一生。高考這一關,楊翦必須自己走過。

所以吳瑕雖然心疼兒子即將承受的壓力和疲勞,但是卻還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楊翦。

不過,楊翦現在倒是不太擔心高考。因為他發現了,自從自己醒來以後,雖然被前世的記憶所困擾,但是貌似記憶力也大大有所提升。

從醒來到出院的這段時間,他竟然用了零碎的時間,記憶了將近三百個英語單詞和諸多語法!

這一點讓他很是驚訝。

而且,他現在對自己的語文學科也極其放心。

前生的記憶,帶給了他數不盡的古人典籍。

腹有詩書氣自華,融合了前生的記憶,楊翦現在可謂是一個博學的古文化學者了。

畢竟前生就是一個古人,現在的他,感覺自己的語文一課,彷彿已經如魚得水了。

所以,他像現在擔心的,還真的不是高考和學業!

「翦兒,一個星期後就要開學了,別緊張。高三而已,你沒問題的。只要這一年你多努努力,想要逆襲,是很簡單的事情。不要總是愁雲慘淡的,要樂觀。媽媽是你堅強的後盾,有什麼思想問題時,就和媽媽說!媽媽永遠都是你的交心夥伴!」

看到了兒子的眼神總是那麼深邃,不像一個活力四射的少年郎,吳瑕真的有些擔心,便試探性地向兒子說道。

「嗯?哦!媽,我沒啥事的!學習這東西,您放心!開學半個月後的第一次測試,兒子給您拿一個年級前一百!」

聽到了吳瑕的話,楊翦略微驚了一下,而後好像明白了些什麼,趕緊擺出了一個開朗的笑臉,轉過頭,看着自己的娘親。

他剛剛意識到,自己的眼神和氣質,已經大大改變了。

自從前世和今生的記憶融合以後,貌似自己也變得過於成熟,多愁善感起來。

但是楊翦明白,自己不能這樣。在娘親面前,自己一定要做一個開朗的好孩子。

靜靜地看着母親的面頰,前生的記憶彷彿浮現在了楊翦的腦海中。

手握開山神斧,歷經劫難,從師玉鼎真人,而後劈開桃山救母,再到殺上天庭……

前世的他,和前生的母親的多災多難,不禁讓楊翦潸然淚下。只不過,靜靜地看着吳瑕的側臉,楊翦忍住了眼淚。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出來,不能讓母親為自己擔心。

從小就沒有見到過今生父親的他,知道母親的不容易,更知道娘親經營公司十幾年的苦!

所以,他不允許自己再讓母親擔心操心了。

「嗯!乖寶兒,多笑笑才好嘛!高三不要太累了,學習什麼的,儘力而為就好了。等你以後上了大學,學習經濟,以後接管娘親的公司,不用為人生髮愁的。你的人生,一片光明呢!」

吳瑕打着方向盤,將車子開進了一個別墅區,而後微笑着看了一眼楊翦。

「嘿嘿!媽,您放心,兒子說到做到,一定考下來年級前一百的成績!」

楊翦造作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豎起了大拇指,微笑地看着吳瑕。

「你個小傢伙,別給我考一個年紀倒數一百名就不錯了。」

吳瑕輕輕瞟了一眼楊翦,眼神中充斥着情誼。這一眼神,可謂是傾國過傾城了。只不過,這種輕易,僅僅是單純的母子深情。

聽到了母親的話,楊翦撞出了一個傻呵呵的笑容後,撓了撓頭,待母親將車子停進了車庫熄火後,趕緊下車,跑到車外,為母親打開車門扶她下車。

楊翦的孝順,完全是發自內心的。從小就和母親相依為命的他,已經將母親認定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也是至關重要的人了。再加上前世記憶的融合,他更加立誓,要保護好自己的母親!

只不過,他現在還是不太會笑。自前世成為司法天神後,他就一直以城府待人,到了異域,更加是眾仙的領袖!久而久之,他逐漸變得很有城府,也很高冷沉穩。

轉世以後,靈魂的融合,讓他也擁有了這種性格。

但是這種心性,可不是一個十七歲的青年應該擁有的。楊翦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才儘力造作出開朗的笑容,不想讓母親太擔心自己。

「媽,回家吧!我去開門。」楊翦扶着吳瑕走出了車門,而後關上車門後,走在吳瑕身後,並且用要是將車庫門關好。

而後,楊翦三步並作兩步,便跨上了別墅房門外的小樓梯,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楊翦和吳瑕住在別墅區內,這棟別墅並非很大,但是卻是一個三層的別墅。單單是一二層就有五百多平米,對於楊翦和吳瑕兩人來說,已經是太大了。不過,別墅的卻是一個大車庫和地基,從二樓開始才是客廳和卧室。

看到了兒子凌厲地跨上了樓梯,走上了二樓房門外,吳瑕微微一笑,一步步走上樓梯,跟在楊翦身後。

「媽,回家啦!」

楊翦打開房門,走進屋後,轉過身,微笑着向吳瑕擺了擺手。

「餓了吧?這麼著急。來,媽媽馬上就給你做飯!」

吳瑕走進了別墅內,關好了房門,退下了長筒皮靴,換上了拖鞋後,徑直向三樓的自己的卧室內走去。

吳瑕的習慣,便是在外面穿正裝,皮靴;在家裡穿休閑裝。她是標準古典類型的女子,雖然兒子都已經快成年了,但是仍舊接受不了現代社會的穿衣風格。

她最討厭甚至是最忌諱的,就是女子穿着火辣了。

所以,吳瑕無論是幹什麼,都是穿着典雅,衣不露肉。

當然,在家裡吳瑕還是比較隨性的,但是也穿衣得體。

「嗯!餓了。媽,我也先回屋休息休息看書了!」楊翦看到了母親走向了她自己的卧室,便說了一聲後,向自己三樓卧室走去。楊翦知道母親回家必須要更換便衣的習慣,所以就沒有再說什麼,徑直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好!看書的話,別太累了,要注意休息。我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紅燒雞翅!好在家裡還有這些食材。」

看到了兒子雷厲風行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吳瑕微微一笑。她了解自己兒子,在她看來,楊翦一定不會一回房間就看書的。

不過,那是以前的楊翦。現在的他,融合了記憶以後,性格已經大變了。

回到了房間,楊翦二話沒說,又恢復了自己的那張嚴肅的臉。靜靜地坐在書桌前,楊翦感受了一**內流動的一絲絲法力,回憶了一下《八九玄功》的功法後,嘆了一口氣。

「修鍊,先放一放吧!不急不急,先把學習正好是拿過來,每天晚上十點以後再修鍊一個小時好了。」

微微嘆了一口氣,楊翦微微點了點頭。

坐在書桌前,楊翦找出了高中所有的數學書和習題冊,開始了翻看。

為此,楊翦已經有了計劃。

高三開學前的這一個星期的時間,他決定,每天早上都要六點起床,修鍊一個小時的《八九玄功》,而後在進行一天的學習!晚上睡覺前,再進行一個小時的修鍊。

雖然對於現在已經融合了前世顯聖真君記憶的他來說,修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學習一樣重要!

而且楊翦也相信,將堂堂一代顯聖真君的一部分靈魂力量,全部加持到智力和記憶力上的話,不出一星期的時間,便能夠是自己的學業大有改善!

因為在楊翦看來,只有將成績提升上來,才能讓吳瑕安心!

即便是責任再大,楊翦也要讓親人放心!從來沒有見過今生父親的他,母親吳瑕就是他唯一的親人!

即便是前世都沒有過多接觸數學的楊翦,一下子就沉浸在了無盡的題海之中。草稿紙一張張耗費着,不知不覺中,一個小時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楊翦從學習中驚醒,他知道,是母親做好飯菜了。

「翦兒,來吃飯了。」

吳瑕的聲音從門外傳出,而後房門被打開。然而,看到了滿地的草稿紙和課桌上凌亂的練習冊、書本,以及前剛剛站起來的楊翦後,吳瑕不禁讓眼淚盈眶。

楊翦在學習,而寫是廢寢忘食地學習,這讓吳瑕很是感動!

「翦兒,真的長大了!」

吳瑕忍住了感動的淚水,露出了一個微笑後,讓開了卧室的房門,得以讓楊翦出來。

「嗯!吃飯咯~」

看到了母親,楊翦立刻又造作出了開朗的笑容,擴了擴胸,向門外走去。

跟在兒子身後,吳瑕很是高興。從來都不學習的兒子,終於知道努力了!

雖然卧室內的地板上全是雜亂的草稿紙,但是吳瑕看着就是高興!因為這代表着楊翦的蛻變和刻苦!

一頓晚餐,楊翦和吳瑕共進,他吃得很是開心,吳瑕也很是開心。

雖然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醫院裏擔心着楊翦,但是現在看到了兒子的蛻變,吳瑕是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

至於楊翦,則也是感受到了親情的可貴。

融合了前生的記憶,他現在更加珍視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唯一的親人!

宅在家裡一個星期,楊翦現在看到書本就頭大。現在的他,忙忙碌碌了每一天,除了早上起床修鍊《八九玄功》外,就是和吳瑕一起去公司,坐在董事長辦公室內自己學習。雖然他已經很厭煩這些千篇一律的題海了,但是卻也是忍受着,儘力學習。

不過,他也學到了很多的知識。上到天體物理,下到電磁感應。楊翦在一星期的時間內,不僅僅背過了將近五千的英語單詞和用法,也通習了所有高中用得到的語法!現在的他,對於物理、英語、語文和數學學科的題目,無論多難,都可謂是信手拈來。

因為具有前世的一部分靈魂力量,覺醒後的楊翦,感覺到自己可以過目不忘,一目十行!區區幾本課本上的知識,根本就不足以消耗他太多的時間去記憶。然而他是理科生,所以還是做了很多的理科題目的。只不過,他一直都是專供物理和數學,所以化學和生物僅僅是涉獵了一下。

而吳瑕,則也是對楊翦這幾天的表現感到驚訝!她沒有想到,和自己相依為命了十七年的兒子,竟然會有如此之大的轉變。雖然她每天都很關心楊翦的身體健康,總是在十點左右催促楊翦趕緊睡覺,但是楊翦總是孜孜不倦地看書,就好像着了魔一般!

在吳瑕心中,她既希望兒子這般努力,卻又不希望他天天這樣!所以,她能夠做的,就是每天將楊翦帶到身邊,在工作之餘,為正在學習的楊翦準備三餐,熱一些牛奶。而楊翦也一改以前的習慣,很喜歡和吳瑕待在一起,總是和她一起上班。

或許是因為融合了前世的記憶的原因,楊翦現在更加重視於親情,也更加重視和吳瑕待在一起的時光。

「兒子,今天就別學了,早些睡吧!明天就開學了,多休息休息吧!」輕輕敲了兩下楊翦卧室的房門,身着一襲深紫色居家長裙的吳瑕端着一杯熱牛奶和一個盤子,走進了楊翦的卧室。盤子內是兩片熱麵包,雖然是七點的時候剛剛吃過晚飯,但是她還是想給楊翦墊一墊肚子。

紫色的長裙,和吳瑕雪白的臂膀脖頸相互映襯,再加上她盤起的長髮,着實不像是一個奔四的婦女,更像是一個二十大幾的妙齡女子。只不過,吳瑕眼角上的一條不太明顯的魚尾紋,卻暴露了她的年齡。雖然她很善於保養,但是歲月不饒人!而楊翦更是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才更像多陪陪自己的母親。

現在已經快晚上九點了,月光逐漸照進了楊翦房間內的陽台上,月華如水。看到了母親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將麵包和牛奶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楊翦也是趕緊合上了書本。

「兒子,好好打理一下書,別有什麼落下的作業。」吳瑕欣慰地看着楊翦,並且順手將他桌面上團成了一團團的草稿紙收到了一個垃圾袋中,在滿滿都是算草紙的垃圾桶旁邊放好。

「嗯!,媽,您也早睡吧!我現在就收拾收拾,馬上就睡覺!」楊翦點了點頭,狼吞虎咽地吃下了麵包,喝下了牛奶後,開始整理着桌面。雖然現在每天都對着書本很是疲憊厭煩,但是每當楊翦看到娘親總是欣慰地看着自己是,他都感覺到很是值得!

「好,兒子,那你早些休息,娘就不打擾你了。記住睡覺前要刷牙!我先回房間了。娘就在隔壁卧室里,有什麼事情來找娘就行了。」吳瑕高興地看着楊翦喝下了牛奶,而後微微一笑,幫助楊翦整理了一下廢棄的草稿紙後,趁着楊翦刷牙的時間整理好了楊翦的桌面和房間。

「媽,你趕緊早睡吧,早睡早起對身體好。我也要睡覺了。」楊翦打了一個哈切,洗漱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靠在門口的牆壁上,向吳瑕點了一下頭。

「好,兒子你早睡!那媽媽也先去休息了。」吳瑕笑靨雙生,開心地看着自己的寶貝兒子,而後帶着一袋子草稿紙走出了房間。

吳瑕出去以後,楊翦的笑容逐漸緩和,而後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一點點滄桑,以及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堅毅!

微微一笑,楊翦很珍惜現在的生活,但是責任也告訴着他沒他還不能休息!他要開始修鍊了。關上了燈,楊翦脫下了短袖上衣,走到陽台旁邊靜靜地看了一會兒月光後,盤腿坐在了床上,雙手請放在膝蓋上,開始了運行《八九玄功》!

一星期的每天晚上和早上的一小時修鍊,再加上楊翦腦海中的前世記憶和對功法的認知,沒有浪費多少時間,他就成功走到了築基的邊緣!

其實,對於楊翦而言,他還感覺現在自己修鍊的太慢了呢!因為學習消耗了他太長的時間,不然,他感覺自己若是專攻《八九玄功》的話,在一天之內,就能夠築基成功!

修真分為很多的境界,而在真正成就仙法道統之前,便是需要三個大境界!這三個大境界,被稱為先天境界,想要成為真正修真者,就必須經歷這三個先天境界的考驗!

築基——以法力真氣沖開任督二脈,從而使精氣神充滿經絡氣穴,增強肉身的力量,排除體內的雜質!築基之後,便逐步脫開了凡人的束縛,具有了修真的最起碼資本。

鍊氣——將氣與神合煉,使氣歸入神!這一階段,便是修真者孕養精氣的階段,最忌諱陽氣外泄。而鍊氣之後,便完全脫離了凡人體質的束縛,具有了凡人終其一生都無法企及的肉身力量和精神力。鍊氣之後,便具有了修鍊法力的資本!

鍛神——以精氣煉化神識,從而得以鞏固靈魂,孕養靈魂,製造靈魂力量!這一階段,便是修真者最關鍵的階段,能夠成功達到鍛神,並且再有所突破,便能夠徹底衝破凡體和凡人靈魂的桎梏,從而飛升!換句話說,這一階段以後,修真者便能夠御空飛行,泠然善也!

這三個境界,又分為了四個小境界,分別是:小成、中期、大成和圓滿!

鍛神以後,才是真正踏入了修真的道路!接下來的境界就很難劃分了。然而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修真者們還是將接下來的境界劃分,從而有了天兵、天將、地仙、大羅金仙四個後天大境界!而前世的楊翦,便是達到了大羅金仙的境界,其肉身更是達到了其他仙家難以企及的肉身成聖境界!

所以,即便是轉世,對於前生是顯聖真君、二郎神的楊翦來說,僅僅是築基,並非難事!一個星期的時間,已經超出了他的預算。

「嗯,明天就要開學了,不能再浪費時間了。今天我必須要築基成功!」盤坐在床上,楊翦運行起了前世的本命功法《八九玄功》,憑藉那少得可憐的法力和靈魂力量,鍛造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肉和細胞!雖然現在擁有的法力和靈魂力量並不多,但是對於融合了前世記憶的楊翦而言,已經綽綽有餘了。

而在隔壁的房間內,吳瑕躺在自己的床上,嘴角露出了微笑,甜美地進入了夢鄉。這幾天看到了兒子好像開竅一般,如此努力的學習後,吳瑕雖然每天都很擔心楊翦的身體,但是卻每天都能夠睡得安穩甜美了。看到了兒子這般努力爭氣,吳瑕真的是很欣慰。十七年來,她少有時候能睡得如此安穩。

運行着《八九玄功》,一道道內息在楊翦的經脈中流淌,功法的玄妙、經絡的奧妙,彷彿是一道道藍光,在浩瀚而神秘的宇宙中,描繪着難以言喻的神秘畫卷。

最終,隨着楊翦的內息、法力和靈魂力量的會合,停留在了小腹的丹田處,逐漸旋渦融合,最終分成了兩股能量,衝擊向了任督二脈!

「任脈,開!督脈,開!」根據着前世的記憶,楊翦控制着能量衝擊向了任督二脈,突然之間,彷彿是皮球泄氣一般,楊翦的任督二脈發出了兩聲輕響!

逐漸深呼吸,楊翦緩緩睜開了眼睛,平復着內息,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的任督二脈已通,築基成功!

築基而已,對於曾經是一代聖尊、顯聖真君的楊翦來說,小兒科而已,不值一提。

雖說如此,但是打開任督二脈,完成築基,仍舊是消耗了楊翦三四個小時的時間。這些時間,是必要的消耗,築基過程,不能拔苗助長,一味地貪圖速度。

然而,此時一股惡臭湧進了楊翦的鼻子中,卻熏得他有些腦仁疼。

「好醜!築基的好處是能排出體內的雜質和毒素,但是這些雜質和毒素一次性被排除,味道也真是難以讓人忍受啊!」感受到了身上一陣黏膩,楊翦嘆了一口氣,坐起了身,悄悄地向浴室走去。

楊翦必須要洗乾淨身子,因為他實在是受不了這股惡臭了。

浴室內,熱氣瀰漫,水流沖洗着楊翦的肌膚,隨着泥濘般的雜質被沖洗乾淨,楊翦發現到了自己的肌膚,更加白皙光滑了。

「唉!真是不像是男人的皮膚!不過還可以,只不過這小白臉兒再加上這麼白嫩的皮膚,倒是快成了女人了。」一邊沖洗着身上的雜質,楊翦一邊在鏡子前看了兩眼自己的身軀,微微皺了一下眉,嘆了一口氣。

標準的人魚線、馬甲線甚至是鯊魚線,而且四肢都是精健的小塊肌肉,以及過人的成熟氣質和俊朗的面孔,楊翦也突然覺得,自己能夠迷倒一眾少女了。

至於他身上的肌肉,完全是要歸功於築基成功。築基過程中,楊翦的身體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原本的脂肪處,也逐漸消耗成了肌肉,造就了楊翦現在的完美身材!

看到了現在自己的身材,楊翦淡然一笑,彷彿想起了千年以前的自己,那個時候的他,貌似也是這般俊朗,亦或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明天,我要開始新生!這一生,不僅要再次活出風采,而且,我要保護好家人,保護好母親!一定要守護好這份親情!而我原本準備留給後人的傳承之地,我也還會回去!等我有了足夠的實力以後,我一定要取回我的法寶兵器,以及另外兩個連前世都沒來得及修鍊的絕世功法!」眼神再次流露出有些滄桑深邃的神態,楊翦堅毅地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而後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一世的我,註定是不一樣的煙火!璀璨世間,重鑄輝煌!」

清洗完了自己的身體後,楊翦用剛剛築基完成而提煉出的真氣蒸幹了身上水汽,裹着浴衣跑回了自己的房間,但是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響。因為現在已經是深夜了,他不想打擾到正在熟睡的母親吳瑕。

靜靜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楊翦微微一笑,漸漸進入到了睡夢之中。他其實也在期待着,明天的高三生活、融合了前世記憶以後的高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