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盜妃
盜妃 連載中

盜妃

來源:有書閣 作者:王總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總管 現代言情 銀卿

夜黑風高,天上只有星星沒有月亮的夜晚,一道黑色的身影嗖地掠過無數間的屋頂,步伐輕盈地來回穿梭,絲毫沒有驚醒半個人
那道黑影輕飄飄地在一條漆黑小巷內落了地,回頭確認了沒有人追隨,喜滋....展開

《盜妃》章節試讀:

第一卷 第六章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中


不知睡了多久,只知道越睡頭越昏沉,奇奇怪怪的夢魘困得她難受,索性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眼珠動了動,瞳孔里倒映出一張男子俊逸的臉,女子閨房進來了個男人這是何等要命的事,支起身子剛要尖叫時恰巧想起了來者何人,便又倒了下去慵懶地伸着懶腰:「哥哥,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鍾離明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並沒有答話,而是問道:「銀卿,你願意做皇上的妃子么?」

「什麼!」

「如果你願意,哥哥定會讓你成為那後宮中權位最高的女子,你不必擔心。」

「什麼!哥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說好的要為我討委屈呢?現在卻要我去做皇帝哥哥的妃子!」銀卿從床上跳了起來,拉扯被子時卻被個一重物砸到了手,生生地疼。天雷勾到了地火,剛想發飆可在瞥道那重物時吃了一驚,連忙拉上被子將其蓋了起來,心裏嘀咕着不知哥哥可曾看見。

「雖然不能當上皇后,但是皇帝保證給你皇后一樣的待遇,甚至比她還要高的權力。」鍾離明說得甚是苦澀,把玩着茶杯的手指緊緊掐住杯沿,好似要硬生生地將其掐破。

「你若要那權力你去做那鳥貴妃好了,別扯上我!」銀卿將被子向里推了推,確定不會被發覺被子下面藏了東西後跳下了床,坐到梳妝鏡前,「真叫人鬱悶死了。沒想到哥哥你是這樣的人,算我以前認錯你啦!」

哐當――杯子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銀卿――」鍾離明急急地叫出了聲,非但沒有生氣雙眼反而閃耀出不一樣的光澤,「你、你什麼意思?」

「我沒有什麼意思。我才不要進那破皇宮做什麼破貴妃。鍾離明,我警告你,你趁早打消你的主意。」銀卿拔下髮髻上的珠釵,怪不得睡不安穩,這些玩意壓在頭上准能把脖子壓折了。

「好!好!好!」鍾離明連聲答應,拳頭重重地捶在桌上,那戴在手指上的紅寶石正好磕在桌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不去當他那什麼破貴妃!」

原本以為他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來逼自己就範,因此準備了好些話想堵他,還打定主意就算離家出走也不屈服在他的**之下,如今卻是意想不到的情形,怯怯地道:「哥哥,你不希望我進宮了?」

「我從不希望你進宮。」

心中的大石瞬間落了地,銀卿吐了口氣拍了拍胸口道:「妹的,你不早說,嚇死我了。那你剛才說那麼一大堆話嚇我幹嗎?」

「銀卿,你不喜歡當今皇帝么?」鍾離明試探道。

「只是哥哥的那種喜歡。如果是和他做了夫妻那才奇怪呢。」白了他一眼。皇帝哥哥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妃子,要她天天晚上看相同的春宮真人秀她才不幹呢,而且皇宮就像牢籠,想出去換換眼福談何容易,她又不是傻子!

「王爺,公主。」王桂小聲地走了進來,鼠頭鼠眼地瞄了瞄四周,在鍾離明耳邊低聲嘟囔着什麼。

「哥哥,天晚了,你會去歇着吧。我困了,要睡覺了。」要不是王桂進來她還沒意識到着天已經大黑了,偷偷拉開梳妝台的一個小抽屜,瞧了眼裏面的手錶,已經快九點了。

「你休息吧。」鍾離明站起身子,臨走前依依不捨地看了她一眼。

「我有豬那麼能睡么?哥哥真是傻子。嘿嘿――」銀卿從柜子里拿出黑色夜行服。現在是她的夜間娛樂時間!

吹滅屋裡的蠟燭後腳已經跨出去時又及時收了回來。將被子下的那個正正方方的大玉塊掏了出來,牙齒咬住手電筒,一手拿匕首撬開了牆上的一塊磚,再拿出裏面的另一塊磚,將那玉放了進去,蓋上磚塊。還好她的房間是加磚加厚型的。隨手將多出來的磚塊扔出窗外,人也跟着閃了出去。

「先去盜了那老巫婆的玉璽。」銀卿在房檐上壞笑兩聲,懷中的八爪倒鉤往深宮高牆內的參天大樹上一拋,直接滑進有衛兵來回巡視的在月光下發著幽光的皇宮,好歹也是個在宮裡呆過的公主,尋衛兵交錯時間以及盲點,當然是相當摸的清楚的了。

「哀家不同意讓那個銀卿進宮。她天生和哀家犯沖,她進宮哀家就離宮。」

銀卿一個滾身滾到了太后寢宮的窗下,剛好聽到這一句話,當下反胃。切,你用八抬大轎請我進來我還不進來呢!

「舍妹既與皇上無緣,那麼還是代嫁閨中吧。」

鍾離明的聲音,他竟然進了宮!銀卿有些意外。

「不行,本朝律令凡是二八的女子必須出嫁,為本朝繁衍後嗣。」太后頓了半晌後又道:「哀家雖然不喜歡她,但她終究是先帝親封的公主,一般的王公貴族也配不上她。哀家早已擇好了一名佳婿……」

「太后一向慧眼,不知擇的是哪家?」鍾離明的聲音。

「五王爺,鍾離弦。」

「什麼?」皇帝和鍾離明同時驚叫出聲。

「那孩子從小老實安分,銀卿嫁過去定不會受氣。」

「可是,母后,五弟他是個傻子啊!」

什麼!傻子!那個老巫婆竟把她指給傻子!慧眼個屁啊!銀卿差點衝進去和她拚命。他奶奶的!老實安分……哪個傻子不老實安分!

銀卿的腦子裡滿是那些傻子口水亂流的景象。

「還請太后收回成命。」鍾離明沉着有力地回絕道,「銀卿和弦弟從小就不曾見過面,嫁過去十分不妥。」

太后不耐煩地哼道:「鍾離弦那孩子哀家看着挺好,嫁過去自然就見着面了。二王爺,銀卿和你畢竟沒有血緣關係,小時候膩在一起倒還罷了,如今你和她都已長大成人,即便我們不在意,可民間的那些流言可不得不防,小心傷了皇家的臉面。哀家可是聽說你府里的姬妾比皇宮裡的還多,銀卿繼續住在你那裡也會有諸多的不便吧,幾個王爺中哀家可是最疼愛着你的,你可不要負了哀家的美意。」

「太后,銀卿的事臣不好做主,得由她自己決定。」

「哥哥好樣的!」銀卿驕傲地道,「不虧我喊了你那麼多年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