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蘭妃傳
蘭妃傳 連載中

蘭妃傳

來源:有書閣 作者:新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新帝 楊興寶 現代言情

乾封王朝
新帝狠毒,手段更是所有人前所未見的,在這三國鼎力的時代,居然成為了相見可怕的人物,手裡有着一批鐵血戰士,在這三國之中,可是人見人怕的
不過新帝年少有為,在還....展開

《蘭妃傳》章節試讀:

第八章 喜服怒火(二)


只可惜的是這樣的想法,她明白,自己是一輩子都不要想實現了,進入宮中,自己的一輩子都必須是在宮中度過了,想要離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她拋棄了家族所有的人。

她可沒有心思去跟皇上算計,即使今後不得不在他身後生存,那也是今後要做的事情,如今清閑的時間已經是不多了,她不想讓自己勞累。

滿腹的算計,也不一定是能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巔峰的人物,她以前從來都不想自己成為什麼厲害的人,只是想要平靜的過完自己的一生,可是如今,她也只能夠是多想想自己的家族了。

管家急急忙忙的到了書房找到了楊興寶,將事情告訴了他,只見他緊皺着眉頭一直都不說話,這讓他不知道應該要如何的猜測主人的心思了。

楊興寶在考慮了很久的時間,才起身朝着府中的前廳走去,心中的疑惑他一直都隱藏着,腦海之中盤算着皇上所有的心思。

當他看見來人的時候,笑臉迎了上去:「原來是陳大人,剛才有事情耽誤了,還請陳大人見諒啊,不知道陳大人過來是因為什麼事情呢?」

陳峰義,禮儀尚書大人,也算是皇上眼前的紅人了。即使是知道他來做什麼事情,那也不能夠直接說出來,對於這樣的人,也只能夠是三緘其口。

雙手作揖,笑臉看着楊興寶:「不敢不敢,如今楊大人可是當朝的紅人。老夫奉了皇上口諭來給蘭妃娘娘裁製喜服的,皇上可是最疼愛娘娘的,在宮中這麼多年了,這還是老夫第一次看見皇上如此的鐘愛着一個女人呢,楊將軍今後可是有福氣之人。」

楊興寶不解的看着陳峰義,沒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還請陳大人解惑,這裁製喜服可是正宮娘娘才可以的,小女只不過位居妃位,這怕是不合規矩啊,還請陳大人轉告皇上,這規矩可是不能夠亂的。」

似乎早就已經是知道了楊興寶會如此的開口,陳峰義的臉頰上並沒有任何的驚訝,只是隨口應了上來:「楊大人,這是皇上的口諭,如同聖旨,下官可是沒有這個膽子敢去轉告皇上的,再說了,這規矩都是老祖宗定下來的,如今皇上溺愛着蘭妃娘娘,這規矩自然也是可以變的,楊大人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職哦。」

這話語讓楊興寶的眉頭更加的緊皺了起來,這已經是在告訴着他,皇上的聖旨已經是下來了,如果不按照皇上的話來做,那就是違抗聖旨,這罪名楊興寶可是絕對擔當不了的:「這......」

一臉的為難表情,讓陳峰義更加的有些得意了起來:「楊大人還是請蘭妃娘娘出來吧,要是皇上的旨意耽誤了,我等都是吃罪不起的。」

一句話成功的讓楊興寶閉嘴了,一臉的嚴肅表情,其中還有着一絲絲的震怒,但是由於陳峰義是奉了皇上口諭,他只能夠是隱忍着怒火,轉身看着一旁恭候着的管家:「去將小姐請出來,將實情告知她。」

管家自然是明白了楊興寶的意思,趕緊的躬身行禮:「是,奴才立刻就去。」

楊興寶看着管家離去,心中不由的擔憂了起來,剛才飄蘭已經是讓管家來稟告了她的不願意,可是現在不得不將她叫出來,她的脾氣到時候是不是會妥協都還是一個問題,別到時候將這陳峰義給得罪了,那今後可就是多了一個敵人了。

管家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了飄蘭的百花園之中,微微的顫抖着身子躬着身子請安行禮:「小姐,陳大人是奉了皇上的口諭,剛才老爺已經是跟陳大人說清楚了,可是這......」

並沒有將話語說完,斜眼看着依舊躺在軟椅上的飄蘭,仔細的觀察着她的反應。可是過了好一會兒,飄蘭都沒有說一個字,也沒有任何的表情,那美麗的雙眸緊閉着,似乎是已經睡著了。

卿穗見她沒有任何的反應,上前一步微微的躬身,抬眼看着管家輕聲開口:「管家,小姐正在小憩,最好不要打擾,從夢中將小姐給弄醒,這後果奴婢可是承擔不了的。」

管家一臉茫然的看着卿穗,雙手慫拉在兩側,一臉擔憂的表情:「可是這陳大人還在外面等候着呢,這應該要如何的回答啊?」

卿穗莞爾一笑的看着管家:「小姐是皇上冊封的蘭妃娘娘,雖然還沒有入皇室金蝶之內,可是這位份已經是定下了,吉日也只有兩日了,應該要如何的回答,奴婢相信管家是明白人,知道這其中的關聯。」

聽了卿穗的話語,管家不停的點頭,答了一句『明白了』就轉身走出了房間。當管家消失在房間的時候,飄蘭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雙眸之中迸射出來了一絲絲的算計還有怒火,皇上已經是鐵了心要將她弄成滿朝文武的公敵,為了她一個女人,隨意的改變了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她已經是成為了千古罪人了。

卿穗見飄蘭已經睜開了雙眼,嘆息了一聲:「小姐,如今應該要怎麼辦啊?這皇上的旨意,小姐如果聽從了就是罪人,如果不聽從那就是違抗了聖旨,到時候落下一個殺頭的罪名都是有可能的。」

能夠從卿穗的嗓音之中聽出一絲絲的擔憂,不過這些事情飄蘭自然是能夠明白過來的,雙手握住軟椅的扶手,一個用力起身來,緩步的來到了房間的門口,眺看着房門外的百花:「皇上就是想要看見楊氏家族的滅亡,先皇仙逝,將新帝託付給了父親,上一次父親在邊關的戰事之中又立下了奇功,這已經是要功高蓋主了,新帝登基不久,自然是想要看見今後朝中安定。」

卿穗不解的看着飄蘭:「可是老爺並沒有任何的反叛之心啊,皇上不會這樣的趕盡殺絕吧?」

飄蘭習慣性的雙眼眯了眯:「新帝生性多疑,即使楊氏家族沒有反叛之心,他也會先下手為強的,他絕對不會繼續任由楊家座大。」

卿穗擔憂的心情全部都已經是寫在了臉頰上面,抬眼看着飄蘭的背影:「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如今不管是答不答應裁製這喜服,後果都會讓楊家成為眾矢之的啊。」

飄蘭冷冷的笑了起來,轉身看着擔憂着的卿穗:「我們為什麼不接受呢?他想要利用這樣的溺愛方式讓我在宮中死去,我為何不將計就計,利用他對我的這般疼愛,在宮中絕處逢生呢?」

卿穗聽見飄蘭如此的開口,頓時心中就已經是明白了過來,幸喜的看着她:「小姐,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利用皇上疼愛的方式,在宮中絕處逢生,讓皇上失去自己的心,讓他捨不得對我們動殺心?」

飄蘭微微的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任何的話語,轉身朝着房間外走去,既然這些都是他的好意,那她就欣然的接受,反正不管怎樣,她都已經是成為了整個王朝的風雲人物了,既然他都已經是給出了這樣的一個台階,她就順勢而上,雖然俗話說高處不勝寒,可是她非要讓世人都知道,站立在這巔峰上,也是一種實力。

管家踏入前殿,躬身的朝着陳峰義行禮:「回稟陳大人,蘭妃娘娘在小憩着,還請陳大人稍等片刻,蘭妃娘娘隨後就來。」

陳峰義聞言怒火中燒了起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震得茶杯叮噹響,清香的茶水也都灑了幾滴出來:「放肆,本大人是奉了皇上的口諭而來,她如此的大膽,還有沒有王法了?」

楊興寶並沒有說任何的話語,只是看着管家,朝着他使了一個眼神,管家立刻就會意了:「陳大人,皇上只是讓你來裁製喜服,蘭妃娘娘也並沒有說不來,只是蘭妃娘娘在小憩,這個時候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的,只是讓你稍等片刻而已,難道這都不可以嗎?你是奉了皇上的口諭這沒有錯,可是奴才也是奉了蘭妃娘娘的口諭啊,這事情總是有一個輕重緩急的,再說了,皇上也沒有讓你立刻就去宮中復旨不是?」

陳峰義心中雖然是有着怒火,感覺這飄蘭是不將他放在眼中,可是管家的話也是在理的,他即使有着再多的怒火,那也只能夠是忍耐着,絕對不能夠再去發怒了,別到時候傳進了蘭妃的耳朵里,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朝中雖然很多人都在議論着飄蘭,也不同意皇上給她那麼多的關愛,可是她的重要性要是沒有人敢去無視的,畢竟皇上如今可是一顆心都在她的身上了。

見陳大人並沒有任何的話語了,管家恭敬的退到了一邊去,靜靜的等候着飄蘭的到來。

楊興寶見此情況,轉頭看着陳峰義笑容滿面:「陳大人消消氣,本官這女兒從小就被我給慣壞了,你見諒,不要跟晚輩一般見識,等會兒本官呵斥她。」

陳峰義自然是明白着楊興寶在做戲,他並沒有任何的附和,只是一臉不高興的表情等候在一旁,不過這件事情他心中已經是記下了,今後一定是會尋一個機會,還擊給楊興寶的,他還從來都沒有承受過這樣的屈辱,手中有着皇上的口諭,還會被冷落,這絕對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