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妖嬈女帝
妖嬈女帝 連載中

妖嬈女帝

來源:有書閣 作者:蘇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蘇 藍明銳

金璧輝煌的皇宮中,燈火旖旎,不時有秀美伶俐的掌燈宮娥婀娜多姿的穿過,和精瘦機靈的公公來回走過,高大冷峻的侍衛們站立在各個宮門處,保護着皇宮的安危
一身明黃的水藍國天子藍明銳此刻正坐....展開

《妖嬈女帝》章節試讀:

第6章 修羅八煞鬼


太陽剛剛升起,東邊一片緋紅,映得晴朗的天空更是一片迷人柔軟的湛藍,柔軟的白雲慵懶的躺在那一片迷人的湛藍上,時值初秋,秋風雖有些涼意,但也感覺不到冷意,反而清爽得舒適,尤其是在這樣一個空氣清新,處處嗅得花草淡淡清香,聞得蟲鳥清悅啼鳴的清早。

耳畔但覺千風過,只聞草間一點香,天下誰人最逍遙,自是翩翩縱馬人。

可這樣愜意的大清早,卻有着很不愜意的事情發生,那就是……那就是偶的小狐狸阿紫不肯吃飯,脖子梗着,很拽的扭過臉去,硬是不給我個好臉色,以沉默絕食抗議我給她吃包子。

我知道狐狸吃雞肉,可大清早我去哪買雞肉?難不成叫我做個偷雞賊?我堂堂的蘇蘇公主,若被人知道我偷雞摸狗,我臉往哪擱啊?

「不吃算了,我自己吃。
」在哄騙耍賴撒嬌威脅恐嚇十八般招數都使過且毫無效果之後,我決定不再理會那隻大牌狐狸,愜意的隨着乘風輕輕搖擺着身體,往口裡塞着小籠包,味道還真不錯。

在家裡什麼美味都吃過,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里游的,土裡拱的,再難得的都吃過,就是沒吃過小籠包,據說那是娘親心裏的疙瘩,家裡堅決沒有小籠包的位置。

至於小籠包為什麼是老媽心裏的疙瘩,看過《穿越之爆笑王妃》的親們一定知道,我就不多解釋了,免得一個磚頭伴隨着一聲怒吼「不準再說我的傷心事!」從不知名的方向飛過來,砸得偶漂亮的腦門滿頭小籠包。

乘風搖着尾巴,甩着漂亮的小屁股,慢悠悠的在路上晃,反正我也不急着趕路,自然也不催它,拿出玉簫吹起曲子來,悠揚動聽的簫聲,綺麗輕快的旋律,如流水叮咚,又如鳥兒啼唱,伴着花草的清香,隨着清涼歡快的秋風飄蕩在初秋的清晨。

乘風抬頭凝神聽了會,阿紫也仰起臉聽了一會,無力的垂下小腦袋。

阿紫可能真的是餓得不行了,小爪子捧起豆漿,痛苦的掙扎了許久,才硬着頭皮咕嚕嚕喝了兩口,差點沒吐出來,臉上的表情難看到了極點,扔了豆漿,像凋謝的花朵焉焉的趴在我懷裡,神情楚楚可憐。

我同情的摸了摸她光滑的腦門,嘆了口氣,「呆會我去給你打只野雞或者鳥來,不過你不能吃生的,我幫你烤熟了你才能吃。
」阿紫可憐兮兮的連連點頭,渾圓的大眼睛裏眼淚汪汪。

我翻身下馬,拍了拍阿紫的背,「等着啊,別到處亂跑!被人抓了,我可沒那麼多銀子救你!」阿紫哀怨的看了我一眼,想當年王爺花了一千兩黃金買了我娘親小紫,你買我才花了五百兩銀子,我可比我娘親漂亮可愛多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轉過頭,接着對乘風說:「要是有人打阿紫的主意,你要保護她!你是男生,男生就是要保護女生的!知道嗎?」乘風看了我一眼,晃了晃腦袋,示意知道了,又埋頭繼續吃草。

我摸了摸小紫的腦門,正要往路邊蔥蔥鬱郁高樹林立的林子走去,忽聽得林子里傳來一聲劃破長空的驚叫「救命啊——」 「大清早的,誰在那裡喊救命啊?」我好奇的往林子里走去。

拔開草叢,就看到一副惡霸強搶民女的畫面,而且這惡霸還不止一個,有四個,個個帶着一張猙獰可笑的臉,身材瘦小,身上花花綠綠的,活像染料盤,頭髮扎得亂七八糟,乾枯焦黃得像四叢亂蓬蓬的稻草,貌似很多年沒理過發了,哎,難道最近理髮店漲價了?物價上漲,沒想到也波及美髮行業啊!

「姑娘救我!」一看到我,那哭得如同梨花帶雨的小姑娘就像看到救星似的,張嘴就來這麼一句。

英雄救美,我不是英雄,我是色女,我只救帥哥。

「這位小姐,你也知我是姑娘啦!手無縛雞之力,怎麼救你啊?」我站在邊上,笑着看着那幾個惡霸在姑娘身上抓抓摸摸,「你是不是該說:姑娘,危險,他們是壞人,快走!」那小姑娘顯然沒料到我會這麼說,明顯愣住了,眼淚也忘了流了,那幾個惡霸也獃獃站着,手都忘記摸了。

「哎!」我嘆了口氣,「你們這幾個惡霸做得真不敬業!一個小姑娘而已,又沒武功,你們折騰這麼久還沒把她解決?做惡霸做到你們這份上還真是丟臉耶!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你們想成為惡霸界的狀元,看樣子是不可能的,我看你們還是早早改行算了!」四個惡霸醒轉過來,枯瘦的四雙手又在姑娘身上抓抓摸摸,姑娘可憐兮兮的哭聲又重新響起,就像剛剛只按了一下暫停鍵。

「哎,那個,頭上扎了根朝天辮的那個,就說你呢,還到處看!」被我點到惡霸指了指自己,口張開成我的口型。

「就你!你這壞人會不會調戲良家婦女啊?啊?要不要我教你?你那手摸哪裡?摸頭髮?你有問題啊你!,那麼多誘惑的地方你不摸?你摸頭髮?」我指着惡霸說得唾沫橫飛,終於,惡霸接受了我的指點,枯瘦的手襲向姑娘的胸,可被姑娘凌厲的眼神一瞪,又乖乖的繼續摸頭髮,哎,真是朽木不可雕!

「姑娘,你不救就不救,幹嘛還說那麼多話折辱小女子?」好像我才是**她的惡霸,姑娘看我的眼神狠得跟利刃似的。

「呵呵,」我嬌笑着,「姑娘,不是我不肯救你,大清早的你一個人在這荒山野外幹什麼?身邊又沒有家人僕從跟隨,看你的衣服料子也是大戶人家才穿得起的吧,一個千金小姐高門高戶的,怎麼可能獨自一人一大早跑到這來,這裡離城可遠着呢,就你那小腳丫,能跑這來,可能要大半夜就出發吧,別告訴我你是和情郎私奔出來的哦!」 「我就是不滿家裡的婚約,才和我的阿牛哥私奔逃跑出來的!」姑娘眼珠子轉得比誰都快。

我撲哧一聲笑出來。

「你笑什麼?」姑娘怒瞪着我。

「沒笑什麼,你的情郎的名字很可愛,阿牛?我怕再說下去,阿貓阿狗都出來了。
」 「你!姑娘又何必取笑我這苦命的女子!」小姑娘說著悲傷大哭起來。

我忍住笑,「好好好!我不說了,對了,你的阿牛哥呢?難道他一看到有惡霸就跑掉了?」 「他……」小姑娘說著哭得更傷心,「阿牛哥為了保護我,被這幾個惡賊殺死了,嗚嗚嗚,這些沒有人性的壞蛋!我的阿牛哥啊……」姑娘陰厲的眼神掃過幾個惡霸,領頭的惡霸立馬拍着胸脯很囂張的說,「對對對!她的阿牛哥被我們哥幾個殺了!怎樣?來找我們報仇啊?」 「姑娘,小女子真的不想落在這幾個惡人手裡,求姑娘救小女子一命吧!小女子看姑娘是個有本事的人,就求姑娘發發善心救小女子脫離苦海吧……」小姑娘哭得那叫一個凄慘,眼淚流得跟黃河泛濫似的。

我仰天長嘆一聲,看着湛藍得幾乎透明的美麗天空,難道我真的要出手嗎?

「小姑娘你確定要我出手?」 「求姑娘救小女子一命,姑娘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沒齒難忘,願做牛做馬報答恩人……」 「好!」好字剛落,白色身影已閃至身邊,纖長白凈的手指搭上小姑娘的皓腕,小姑娘俏臉一沉,蒙蒙的淚眼裡寒光一閃,心下暗笑,這蘇蘇公主也不見得多難對付!三言兩語就騙了過來。

我的手指剛搭上她的手腕,食指有意無意的滑過她的掌心,果然……

修羅趁着蘇蘇靠近,掌心一翻,一抹細粉直灑向身畔,眼前一片異樣香味的白霧,修羅在白霧裡得意的笑,「哈哈!這下你還不中招?蘇蘇公主,我要砍了你的腦袋回去向主上邀功!」 「老大先別殺,讓我先嘗嘗她的味道,這小姑娘細皮嫩肉的,長得還真不是一般的美,滋味一定很好。
」八煞鬼之一的老三舔着嘴唇一臉淫邪。

「老三,你這話不對了,要嘗也是我先嘗!」老二怒瞪着老三,細瘦的胳膊掄起幾十斤重的大鎚。

「別吵!誤了事你們擔當得起嗎?老六老七老八老九,出來了!還以為要用到埋伏呢,誰知一包迷仙粉就搞掂了!」後面的樹叢里跳出四個奇形怪狀的瘦小男人,手上各拿着形狀奇特的兵刃,邪惡醜陋的臉上掛着更邪惡詭異的笑。

「我也以為修羅女的招數有多厲害呢!原來也不過如此!」清脆的聲音帶着調侃的笑聲從不遠處響起,一個白衣翩翩的身影正安然無恙的從迷霧裡走近。

「你怎麼沒有暈?」修羅大駭,瞪着那絕美調皮的女子,「迷仙粉是最霸道的迷藥,即便只吸入一點,也會昏迷一個時辰,你怎麼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你也說吸入一點啦!我沒有吸怎麼暈啊?很不好意思,害你浪費了那麼好的迷藥。
」我嘻嘻笑着,玩味的看着迷霧裡的九個人。

「你現在不是再說話嗎?怎麼可能邊說話邊閉氣?」修羅俏麗的臉猙獰的扭曲着。

「我沒有閉氣啊,哦,忘了告訴你們了,你的迷仙粉已經被我解了,所以我說話沒事,對了,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特別濃郁的香味?那種讓人聞了就渾身**,一身燥熱的香味?」九人果然聞到一股特別的濃香,讓人聞了特別的身心舒暢,一股熱氣在全身涌動。

「這是什麼香味?怎麼讓人聞了還想聞?你下了什麼毒?」修羅拚命控制着無孔不入的醉人香氣,身邊的八煞鬼卻沒她那麼好的定力,那香味對於他們八人來說,聞之飄飄欲仙,欲仙欲死,即便要他們下一秒就下地獄他們也心甘情願,就像海洛因對於癮君子的魔力一樣,難以控制。

「毒?我很少下毒的?那是我魑爸爸研製的**散的升級版,我老媽給它取了個特勁爆的名字,叫奇淫**散,至於效果如何,我沒用過,不太清楚,不過,聽魑爸爸說,至少是**散藥力的十倍,你們真幸運啊,嘗到了這千古難得一見的媚葯。
」 「媚葯,你給我們下媚葯?快把解藥給我們!」修羅額上冒出滴滴冷汗,渾身嬌軟無力,真氣無法凝聚,卻還拚命支撐着,八煞鬼雙眼冒火,面紅耳赤,大口喘着粗氣,就快控制不住藥力了。

「媚葯一直都沒有解藥的呀!若說有解藥,修羅女你也知道是什麼?」我雙手抱胸冷眼看着掙扎着的八男一女。

八男一女?我不敢想像那場面。

「你!」修羅的聲音明顯帶着嬌媚的顫音,那火氣焚身的八煞鬼已經控制不住自己,雙眼通紅喘着粗氣一步步的向修羅女逼近。

「我要走了!各位慢慢享受!嘿嘿……」邪惡的奸笑聲嚇得林中的小鳥走獸拚命逃奔。

「等一下!」修羅疾呼出聲。

「還有事嗎?」我回頭看着她,她掙扎着站起身,額上冒着滴滴冷汗,俏臉紅得像艷麗的桃花,她看着我,眼裡滿是掙扎和哀求,淚水充盈着眼眶,「救我!求你!」我心裏閃過一絲不忍,卻仍笑着說:「我就不打攪你們了!慢慢享受吧!蘇蘇我就不留下來欣賞各位的雄偉英姿,先走一步了!」說完足下一點,飛身掠起,飄逸的身影優雅飛離,帶起清新迷人的清風,留下八個如狼似虎火氣焚身的男人和一個嬌軟無力的女子。

空氣里混雜着醉人的清香和誘人的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