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婚獵愛:霍少的心尖寵!
隱婚獵愛:霍少的心尖寵! 連載中

隱婚獵愛:霍少的心尖寵!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關不住的小妖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老 霍言川

「霍家的規矩,你忘了?」男人帶着深不見夜的黑淵走近
「霍少身邊一公里內不得有女性生物……」 「錯
一入霍家,生是霍家人,死……都別想離開!」 嗜血,殘暴,瘋狂…… 他身上每一個細節,都在突顯着詮釋這些負面的詞語
他是別人口中的惡魔
奪她家產,關她母親,送她入地獄的姑姑一家出現在她面前
他傾在她耳畔,發出惡魔般誘惑低喃:「你大概還不知道做為霍家主母的權利到底有多大
作為交易的福利,我允許你使用它!」展開

《隱婚獵愛:霍少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7章


「跟我結婚,你想要的我全都幫你做到。」

「好!」

離開這裡,簡夏無處可去。

她是她父親留下的遺腹子,母親在父親死後就被送去療養院了。

奶奶嫌棄她是個女孩兒,把出嫁的姑姑一家接回簡家,從那天起,原本屬於她的一切,都被姑姑和表姐奪走。

媽媽不知道被姑姑藏在哪。

愛人背叛,親人殘害,天下之大,她不知道哪有她的容身之所……

幾乎下意識地,她就答應了這個男人。

霍言川頓住腳步,他的身體輕顫一下,啞着嗓子,「知道答應我的後果嗎?」

霍家人嗜血,殘暴。

霍夫人或死,或瘋。

簡夏拉着衣角的手越發地用力,「恩。」

半晌,她才回味出他在自己耳邊說了什麼。

不知為何,她的臉驀地轉紅,目光不住地往霍言川臉上瞥,「我......」

「我討厭女人,」霍言川似乎為了印證他討厭女人這個事實,遠離簡夏幾步,與她保持一段距離,「但我需要一個女人安撫我奶奶,你正合適。」

「做為收留你和幫助你的代價,你要住進霍家,扮演我的妻子。」

簡夏想到那個氣氛詭異的房間,有些猶豫。

「住我隔壁。」霍言川沒提那個詭異的房間,提出讓她安心的方案。

簡夏幾乎要點頭!

霍言川表現的十分無害,但靈魂深入卻有個聲音叫她不要相信他!

一輛車從遠處開來,廖管家對霍言川和簡夏微微彎腰,「少爺,少夫人。」

簡夏因為他的稱呼臉一紅,不等她糾正他的叫法,廖管家已經帶人走入他們身後的別墅。

不到十分鐘,簡蓉蓉和顧司謙,就被人矇著眼、捂着嘴綁了出來。

兩人嘴裏發出嗚咽的悲鳴,但沒有人同情這兩個人。

廖管家的臂彎上掛着一條白毛巾,手裡托着一瓶紅酒。他此時像極了一個酒庄大管家,在服侍最尊貴的客人品酒。

可看到這瓶紅酒,簡夏的眸子狠狠地一縮!

她認得這瓶酒,她就是喝了這瓶酒之後,身體產生了異樣的變化!

酒里有葯!

廖管家再向兩人微微施禮,隨即當著簡夏的面,廖管家優雅地一手拿着湯匙,一手拿着酒瓶,往簡蓉蓉的嘴裏灌酒!

紅色的液體順着簡蓉蓉的嘴角不斷地溢出,但灌進去的比流出來的多!

一瓶酒在五分鐘之內,以這樣的形式盡數灌入她的腹中!

幾乎在廖管家完成灌酒過程時,架住簡蓉蓉的兩人一起鬆手。

簡蓉蓉一得自由,就撲倒在地,雙手抓着自己的脖子,扯着自己的衣領。

她匍匐在地,領口散亂,一副心火難耐的樣子。隨便摸到一個人,就要往前撲。

「你想把她丟給誰?」

簡夏驚悚地看着她半晌,聽到霍言川的聲音,臉刷地一下由紅轉白,扭身就走。

霍言川隨意地揮揮手,拉住越走越快幾乎跑起來的簡夏。

簡夏抽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想把簡蓉蓉發出來的叫聲阻擋在外。

她只要想到,她也喝過那種葯,也是簡蓉蓉那個樣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是不是也像簡蓉蓉那樣搖着腰肢乞憐?是不是也發出一樣讓人感覺羞恥的聲音?是不是也一樣扭着身體……

《隱婚獵愛:霍少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