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除厄天師
除厄天師 連載中

除厄天師

來源:掌中雲 作者:陳長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衣生魚 陳長生

爺爺死的那天,千人送葬,九龍抬棺之後,光怪陸離的事情,陸續在我身邊發生
佛子,陰行,天師,妖道他們要幹嘛!? 展開

《除厄天師》章節試讀:

第4章 金陵古都


「他們?誰們?」我被牽拽着,手臂被扯的生疼,「你放開我,手要斷了!」
謝言面色冷峻,直接一把提起我的衣領,拎小雞一樣將我拎了起來,腳下跑的飛快。
「我們去哪裡?」
「你到底是誰?」
「放開我,我要回家!」
一路上,我大吼道,謝言卻都是恍若未覺,後面,我甚至心中一橫,從懷中掏出鐵粉,就要給這傢伙來一個驚喜。
謝言卻是未卜先知,直接捏着我的手腕,給我的鐵粉全部抖了出去,然後便是一記手刀,打在我的脖子上。
我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了某個軟床之上。
我喉嚨裏面乾的要死,掙扎着就要爬起來,卻發現床邊不知何時,坐了一個巧笑嫣兮的女孩。
大眼睛高鼻樑,清麗白皙的面孔看上去,隱隱有種超脫凡塵的感覺。
我心中悚然一驚,想起來那個紅嫁衣白狐狸了!
這個女孩,也是美的不像凡人!
我立即就是後退,大聲問道:「你是什麼人?!狐妖?蛇妖?」
沒想到,女孩卻是抿着嘴,噗嗤一笑。
「你醒了啊。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扭頭看去,卻是發現謝言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口處,「這丫頭叫衣生魚,你該叫師姐。

「啥玩意?她是正常人類嗎?」我警覺道。
「我當然不是正常人類啊……」名為衣生魚的女孩淺淺笑着,嘴邊兩個人梨渦非常可愛,她裝出一副猙獰的樣子,「我是鬼嘞,小師弟你如果不乖,我就給你吃了!」
雖然她說的恐怖,不過我聽出來,她在開玩笑,當即也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隨後,許許多多的疑惑也是升了起來。
我看想了謝言,有一肚子的疑問,他好像也看出來了我的想法,直接轉身朝房間外走去。
「走,帶你下館子。

衣生魚歡呼一聲,也是跟着謝言走了出去,我也快步跟上。
三人出了這處小閣樓,入目卻是車水馬龍,人聲嘈雜,明顯是個很大的城市。
「這裡是哪裡啊?」我獃獃問道。
「金陵。
」衣生魚笑道。
「十三朝古都,金陵?」我看想了謝言,眼中露出一絲驚慌,怎麼把我拐到這裡了?!
金陵離我的家霖城,足足有幾千公里,我要怎麼回家啊!
「先填飽肚子再說,小子,別迷路了。
」謝言直接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我們三人停在了一個鴨血粉絲湯的小館子前面。
館子不大,不過還算乾淨,上菜也快,很快,我們就一個人抱着一個大碗嗦起了粉絲。
衣生魚看上去清秀的一個小姑娘,竟然非常能吃辣,還要專門加辣椒油進入碗中,吃的滿嘴紅油,彷彿塗了一層口紅般。
我也餓的不行,狼吞虎咽着,不得不說,這玩意還真的挺好吃的。
謝言吃的倒是少,並且不吃鴨血,只吃了裏面的粉絲。
吃完之後,便是看着我們二人嗦粉,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
我狂吃一大碗,肚裏有食,心中也是多了些底氣。
「我想回家。

把碗一放,我便是對着謝言說道。
金陵雖好,哪有在家裡自在?
「你爺爺不是讓我庇護你嗎?你敢不聽你爺爺的話?」謝言冷笑一聲道。
「我……」我一時語滯。
我倒是沒有想過這些東西。
「你就不怕陰行裏面的人再來抓你?」謝言又是說道。
「我……」說到這個,我就滿肚子疑惑,「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啊!我招誰惹誰了?」
「你知道自己的命數吧!」衣生魚插嘴道。
「好像是某種富貴的命格。
」我回道。
爺爺好像跟我說過我的命格,屬於極上等的那種。
當年,他續命失敗,但是我的降生,憑空讓他多活了近一紀(十二年)。
不過具體是個什麼說法,我也不是很清楚,爺爺之前也似乎有意沒有教過我這些東西。
「你啊,是……」衣生魚就要說出口,卻被謝言一筷子敲在了腦門上,「就你多話!」
衣生魚吃痛,秀目怒視了謝言一眼,嘟着小嘴:「不說就不說嘛,反正他遲早都會知道的。

「那些人找我到底是幹嘛啊?」我心中焦急,追問道,「就因為我的命格富貴?」
「不同的人,找你或許有不同的用處。
」謝言淡淡道,「之前那隻狐狸精找你,是為了攀上你的命格,奪取你的精氣。

「那群陰行的人找你,是為了利用你的命格,完成他們的某種術法。

「可能還有人想把你招成女婿的呢!我知道的,就不止一家!」
謝言突然想到了什麼,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又是盯着他:「那你要我幹什麼?雖然說是爺爺所託,不過你冒了這麼大風險來救我,恐怕也是有好處的吧。

「冒風險?」謝言剛要辯駁。
我卻是搖了搖頭:「你的右手受傷了吧,應該是你去追那個綠帽子人之後的事情,那個綠帽人明顯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應該是其他高手給你造成的傷害。

謝言眼睛微微一眯:「你怎麼看出來的!」
「剛才你吃鴨血粉絲湯,用的一直是左手,你明明是個右撇子!」我淡淡道,紅帽子人說謝言不是個好人之後,我有意無意的,也在留意這傢伙。
衣生魚眨了眨大眼睛看着我:「沒想到你還不完全是個傻小子。

謝言看着我,語氣玩味:「我救了你,你卻是在防着我?」
「防着倒是不至於,不過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我不得不多長一個心眼。
」我嘆了一口氣。
「那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吧,我把你留在身邊,一來,是你的爺爺所託,二來,我就是想看看那些人,得不到你,失魂落魄的樣子……」
謝言笑的眼角的魚尾紋都皺了起來,看的店內的其他女食客,都是朝着他看過來。
不得不說,這傢伙還真的挺帥的,即使是那些魚尾紋,也是平添了幾分老男人的魅力。
不過在我心中,這傢伙……
瘋瘋癲癲的。
正當我還要再問,店外,遠遠的,一聲巨響傳開,然後便是女人的尖叫聲,還有汽車鳴笛的聲音。
我們三人同時朝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好濃重的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