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你好我是惡毒女配
你好我是惡毒女配 連載中

你好我是惡毒女配

來源:微閱雲 作者:水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遇 其他小說 瞳兒

南知意萬萬沒有想到,她居然被吊扇給隔斷了頸大動脈,穿越到這個即將棄坑的瑪麗蘇小黃文里
「我的任務,是幫女主成神收後宮?」 「對,這個世界和系統的存在全在宿主
」 要她做女配送別人成神? 南知意呵呵一笑,「誰要幫她?老子要搶戲!」 偷看劇本就是了不起!展開

《你好我是惡毒女配》章節試讀:

第七章她怎麼會在這裡?


君子玉不悅,本尊相信自己的判斷,怎麼,你是覺得自己能力高於我這個師父,高於清曜尊上?

何遇一驚,單膝跪下,是弟子逾越了,請師父責罰!

君子玉看了眼慕溯止,見慕溯止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便輕咳了兩聲道:行了,你一會就...從山下挑水,負責把清越宮的水缸填滿吧。

蘇木搖搖頭,這傢伙可真是出了名的護短,衝撞兩位長輩,只罰挑水實屬過輕,奈何自己這冷麵師兄性情寡淡...

不過,把清蘅宮和清曜宮的也一併帶上。慕溯止目不斜視,說的很是理所當然。

噗——咳咳咳!蘇木一口茶噴了出來,滿臉愕然地看向慕溯止,這傢伙怎麼回事?這麼在意?等等,突然間帶上我是幾個意思?

慕溯止那雙冷淡地眼睛突然看向蘇木,師弟以為如何?

那當然...是的個不錯的提議!我清蘅宮裡頭要好幾大缸水呢!

君子玉也是一愣,只得應了,確實...遇兒,還不謝過你師叔。

何遇縱有千般不願,也只得認了。

.

下一場是挑戰賽,會有幾個弟子上台挑戰,贏者也可拜入長老門下。

南知意擦擦汗,她完全憑藉那些刻在心上的劍法和法術去切磋,雖說贏的輕鬆,但對於她的精神力卻不輕鬆。

場下,緣緣正幫她擦汗,師姐你好厲害啊!下一場就是最後一場了,聽說第一個是臨時加進來的外門弟子,沒法臨時加場,只能直接和你比了。

姚瑤雖在南知意這裡碰了無數次灰,但她勝在臉皮夠厚,死抱住南知意這條大腿不放,聞言立即諂媚道:這小小外門弟子也不知哪來的底氣,敢跑來師姐面前耍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太不把師姐你放在眼裡了!

若是原身,早就被姚瑤這番話氣的恨不得立馬提劍上場將那外門弟子碎屍萬段了,可惜...南知意從不愛按照套路出牌。

南知意翻個白眼,大姐誒你的嘴巴閉上會死嗎?

師姐,何不給那外門弟子一個教訓?也好滅滅她的氣焰!姚瑤長的不討喜,眉骨突出,顴骨高聳,臉頰微陷,一雙三角眼斜吊著,典型的小人相貌。

呵呵。南知意咧嘴一笑,你真是當我傻么?你那嘴巴里是吃了什麼說的話這麼臭?告訴你,我南知意平生最討厭你這種自己沒什麼本身還要挑撥離間慫恿別人惹事的小人,閉上那張臭嘴就很難嗎?我知道你喜歡何遇,想藉此壞我形象是吧。

姚瑤一驚,小眼睛瞪大不少,怎麼會呢...緣緣!是不是你...

南知意湊近姚瑤的耳畔,冷笑輕蔑,你真當以為我會上當,或者,你真以為我把那渣滓當成寶?

姚瑤後退一步,我不敢...

南知意居高臨下,像是看螻蟻一般看着姚瑤,我南知意,身為南國公主,追我的可以從南國排到淵國去,就是那淵國之主捧着淵國來求親我都看不上,難不成一個區區梵國太子,能入的了我的眼?

噗...黑暗中,傳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輕笑聲。

崔葦憋笑的幸苦,要是別人這麼說,他會讓其明白冒犯王的代價是什麼,可看到此情此景他只想笑。

算了算了,萬一真成了王后呢?

崔葦隱於黑暗之中,他此番是有任務的。

姚瑤的臉色難看的很,故意做出一副嬌弱的樣子,師姐...我也沒想那麼多...

行了行了,沒那個顏就別作那個死,我看的隔夜飯都要吐了,你趕緊滾,有多遠滾多遠,走!緣緣我們去吃幾塊點心壓壓驚。

緣緣反應過來,小步追了上去。

姚瑤徹底石化,這是...在說她丑???

南知意最討厭這些搬弄是非的長舌婦。

嫌惡到,恨不得親自掐死泄憤。

.

緣緣小心翼翼地看着南知意黑掉的臉色,師姐,你沒事吧?

南知意搖搖頭,沒事,習慣了。

緣緣道:師姐,若是你被掌門收做徒弟,可否依舊讓我與你同住?

南知意感到異樣,你天賦不低,為什麼不好好修鍊拜個長老為師?

緣緣笑的單純而乾淨,好似純潔無暇的白雛菊,我說過,要一直追隨師姐,就算為奴為婢也不會後悔的。

南知意被她的光芒閃到眼花,有一瞬間她好像看到緣緣身後生出純白雙翼。

天啊她是天使嗎!

不過...緣緣啊,我何德何能讓你如此......這是南知意一直好奇的問題,畢竟原著里作者也沒說明為什麼葉緣緣要對南知意如此忠心耿耿。

緣緣笑着搖搖頭,說:只是一件細微末節的小事罷了,師姐不必掛在心上,師姐只要記着我永遠不會害你就是。

這一番話說的南知意很不是滋味,一來那件事並不是她做的,這讓她感到心虛,二來她為人多疑容易陰謀論,確實有想過緣緣是否用心不純,不論緣緣這句話是有意無意,她都覺得很對不起緣緣。

抱歉...

切磋準備!

南知意的話被掐斷了,她不是一個善於道歉的人。

緣緣推了她一把,師姐,快去吧!我等你回來!

.

穿過古色古香的通道,南知意想了很多。

雖說自己無心這掌門弟子之位,要不是怕落人口舌她也不想來參加什麼內外門弟子的切磋。

南知意仰天長嘆,為什麼原身要咋咋呼呼的宣言說一定會奪得魁首啊。

還有那些宣言,羞恥到她不想回想。

作者為了突出洛瞳的智慧,把原身寫的像個弱智兒童似的。

她想起那個被人欺負的嬌弱身影。

她默默盤算着,以洛瞳如今的身份是配不上何遇的,但兩人已有了夫妻之實,若日後南國統了五國,給洛瞳封個郡主異姓王什麼的噹噹,再行賜婚,倒也門當戶對。

切磋的地點在焚燼台,下面就是熾熾火海,雖說傷不得性命,但卻足以讓人生不如死,是懲罰作弊犯錯之人專用的刑具。

意在提醒弟子莫要作弊使詐。

南知意走上高台,看見對面的人。

洛瞳面似芙蓉出水,腰如弱柳扶風。

一雙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她,讓南知意有種犯罪似的罪惡感。

她她她....她怎麼會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