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喪屍獵人
喪屍獵人 連載中

喪屍獵人

來源:常讀 作者:村長大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迪 奇幻玄幻 安璇

《喪屍獵人》簡介: 那一天手賤,我破解了校花學姐的qq空間相冊
然而看到的東西直接把我嚇軟了,更慘的是離開時忘記刪掉記錄,被學姐發現了
學姐約我出來有事要談談,然而我還不知道因為自己的手賤,過去的世界觀破碎,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殘酷的世界
原罪界的封印在世界喪屍殺手聯盟的刻意作為下破碎,人類世界徹底的陷入了喪屍的合圍之中,一個全新的世界法則擺在世人面前
軟弱無能只有死路一條,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不同的把擋在你面前的人踩在腳下
在犯下七宗罪後,墮落的人類與喪屍何異?看我伐盡舉世之惡
展開

《喪屍獵人》章節試讀:

第7章


有了解了一些喪屍獵人的事情之後,我對這個世界又有了個新的認識。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昨天打傷我的喪屍算是什麼等級的?」

「應該是變異喪屍吧。巨型喪屍最明顯的特徵就是體型。」安璇學姐說道,「其實一般的喪屍戰鬥力幾乎為零,他們行動緩慢,攻擊意識不強,一般的人類也能打敗的。真正威脅到人類,也需要我們喪屍獵人出擊的變異喪屍以上的存在。不過這個小鎮很安寧,很少出現那種高等級喪屍。如果是上京或者是海京那樣的國際性大都市,可就相當危險了。」

「這還有什麼差別嗎?」我有些奇怪地問道。

「雖然沒有什麼根據,不過喪屍獵人中有一個說法,越是人口密集,繁華程度高的地方,喪屍越強。而且你注意看天上。」說著安璇學姐還指了指天空,「仔細看的話你會看到一層淡淡的陰雲。這就是喪屍的氣息,一般人類是看不見的。這個小鎮算是比較清澈的,要是在上京,簡直就是霧霾啊。」

「對了學姐,你家好像是上京的。怎麼會來這種小地方呢?」我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忍不住問道。

安璇學姐一愣,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啊,那個——有些個人原因的啊。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

「對了,學姐你現在一點聖乳都沒有了吧,這樣子太危險了,萬一遇到喪屍連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我說道,「我這裡還有一些,先給你一些吧。」

「嗯,有點聖乳就行,我只要有聖乳,就能賺的更多了。」安璇學姐說著喚出了自己的聖杯,但是看到聖杯的時候我倆都愣住了。就看到她的聖杯光華散盡,已經生出像是銹斑一類的斑點。那樣子沒有半點聖潔之氣,就跟在垃圾桶里撿到的一樣。

「怎麼會這樣!」安璇學姐下意識的驚呼道,我則是急忙從自己的聖杯中調集了五十點聖乳灌入她的聖杯裏面。上面的斑點漸漸消失了。這時候我倆都才鬆了一口氣。

「聖杯怎麼會這樣?」我奇怪的說道,「以前這種情況出現過嗎?」

「完全沒有啊,只要沒有當場擊殺,渾濁的聖乳都是會漸漸的恢復澄清的。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情況。」安璇學姐也是瞪大了雙眼說道,猶豫了一下,安璇學姐說道,「好像有古怪,這需要找一個前輩看看。」

「前輩?這裡有其他喪屍獵人嗎?」我說這話的時候就想到了那天給我名片的司馬宇,心說不會是那傢伙吧。

「跟我來吧,之前我爸跟我說過這裡有個高人,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去找他的。」安璇學姐說著急忙換上了一身衣服,我也急匆匆的跟着他趕到外面。在小鎮左拐右拐的進入了一片衚衕,我心說這還真是隱士高人,藏在這麼隱蔽的衚衕里,一般人還真的找不到。最終來到了一個小賣部門前,上面的牌子赫然五個大字——黑點小賣部。這尼瑪太張狂了吧,直接告訴別人你這裡是黑店啊!

安璇學姐猶豫了一下,還是推門走了進去。我也急忙跟上,一進屋頓時看到了張熟悉的胖臉,竟然真的是司馬宇這胖子!

「我次奧,你不是那個小旅店的老闆嗎?怎麼跑這裡開黑店來了!」我忍不住直接喊了出來。

「顧客,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我在那裡也不過是一個兼職推銷員,這裡的小賣店才是我的正職啊。」司馬宇一副迎接顧客的笑臉說道,「怎麼了,是不是還想着上一次的貨呢?不好意思,你來晚了,我已經出手了。」

「尼瑪你開黑店城管不管嗎?」我忍不住說道。

「誰說我開的是黑店了。」司馬宇一副無辜的樣子說道。

「你店牌子寫的是黑店,還需要誰說?」我指了指外面的牌子說道。

「顧客,你仔細看看。那是黑點,不是黑店!我這個小賣部只是黑了點,還不至於黑店呢!」司馬宇一本正經的說道,一時間我只覺得他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反對。

「前輩,我叫安璇,上京安家的人。」這時候安璇學姐拉了拉我,自己上前一步說道。

司馬宇上下打量了一番安璇,點了點頭說道,「上京安家啊,土豪家族。我最喜歡的就是土豪了。有什麼能辦的上忙的嗎?」

「我在昨天戰鬥的時候受了點傷……」安璇學姐便把昨天的事情和聖杯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還讓司馬宇看了看自己的聖杯。司馬宇還真的像個研究學者似的上下看來看去,不過越看眉毛越皺,最後深深的川字印在了他腦袋上。

「很奇怪的傷。」司馬宇說道,「上一次見到這種傷是在什麼時候來着?時間太久,早忘了。」

「你就直說怎麼辦吧。」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不好說,似乎是一種詛咒。他能不斷的腐蝕你的聖杯,無論注入多少聖乳都沒有用。現在你的聖杯就像是漏了一樣,只能承裝少量的聖乳,但是另一方面詛咒的腐蝕也需要消耗聖乳。所以你現在只能不停地用聖乳續命才行。不然的話,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變成喪屍的。」司馬宇說完後似乎是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我頓時愣住了,怎麼會這樣!這豈不是說安璇學姐死定了!

「前輩,難道就沒有什麼補救的辦法嗎?」安璇也有些着急地問道。

「有倒是有,一百萬聖乳打底,這還只是成本價。」司馬宇說道,我一聽就火了,大喊道,「你想聖乳想瘋了吧!不就是一次把聖乳消耗乾淨了嘛,你竟然要一百萬聖乳。」

「誰說我要一百萬聖乳了?」司馬宇立刻說道,「我說了,一百萬聖乳只是成本價,真正要交易的話價碼嚇死你。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裡了,你隨便去找其他的喪屍獵人,如果他們有辦法治療的話,我倒找他們一百萬聖乳。」

我還想說什麼,卻被安璇學姐一下子拉住了,「算了,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先告辭了。」說著安璇學姐率先離開了這個黑店,我也急忙跟了出去。看得出來,安璇學姐的樣子很是失落。我一下子拉住了她,「學姐,對不起。都是為了救我你才變成這個樣子的。我發誓,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我這裡還有聖乳,先給你。」

「周迪,你沒必要這樣的。」安璇學姐回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廢了!你還不明白嗎?我廢了!我以後什麼也給不了你的!你沒有必要在這裡虛情假意的討好我!你還不明白嗎!我已經是個沒有未來的廢人了!」

「學姐你說什麼呢!你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我現在要救你,不是為了你能在以後給我什麼,這是一個男人的責任問題!」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氣力,抓着她的肩膀擺正在我面前說道。一雙眼睛緊緊地盯着她那已經被淚水打濕的雙眼,我活了十七年了,做了十七年凡是都無所謂的死宅男。但是就在這一刻,不知道為什麼,我決定履行我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有人為了我而受傷,那麼我就有責任照顧她,治好她。

安璇學姐看着我的雙眼也漸漸模糊了,突然一下子撲在我身上緊緊地抱住了我,用一種帶着哭腔的聲音說道,「為什麼,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明明什麼都給不了你了,為什麼還對我這麼好?」

這一下子,我也有點不知所措了。只得抱着安璇學姐的身體,僵硬在那。漸漸地安璇學姐抬起頭來看着我,突然露出一個笑容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靠了過來。雙唇相貼,一個輕輕的吻印在了我的唇上。

「那可說定了,你要照顧好我哦。」說著點了一下我的腦袋,站起身來砰砰跳跳的跑開了。我愣了在那裡好半天,媽的,這是老子的初吻啊!這麼輕易的就被奪走了!最起碼,親之前告訴一聲啊!讓我有個回味的時間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