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洪荒:我真不是祖龍
洪荒:我真不是祖龍 連載中

洪荒:我真不是祖龍

來源:常讀 作者:九百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奇 祖龍

林奇魂穿洪荒世界,在祖龍神魂中孕育八百年!激活神級閱讀系統,只要看小說,就能獲得小說里的功法、武技、丹藥、法寶、血脈等資源
斗羅大陸里唐三的功法,寸芒里李楊的魔神六絕,聖王里的神象震獄功……於是,林奇一邊釋放祖龍氣息假裝祖龍,一邊看小說修鍊神級功法
最後一統六界,鎮壓如來,暴揍原始,掀翻天庭,收魔祖為小弟,打冥祖入輪迴
鴻鈞老祖只能在一旁賠笑,不敢多說半個字,就問一聲,宇內洪荒還有誰?展開

《洪荒:我真不是祖龍》章節試讀:

第5章 支線任務,了結白蛇和法海的因果


至此,林奇總算是有了一個安穩的家。

黎山老母給了他一本天仙級功法,安排他在山下修鍊。

山中無歲月,一晃二百年過去。

在這二百年中,林奇的修為依然還是肉體煉虛合道,神魂天仙初期。

黎山老母給他的天仙級功法,怎麼練都練不會。

起初一百年時間,黎山老母還耐心指點他,後來便放棄了。

這樣的弟子基本沒啥前途了,只能任由他自生自滅吧。

黎山老母很是奇怪,自己怎麼可能走眼?

不過天道無常,偶爾走一次眼,也算不得什麼。

後一百年時間,又經常出去尋找傳人,幾乎忘記了還有林奇這個弟子。

而林奇的魔神六絕修鍊到第三絕,斷川分海,第四絕,破山裂空。

第五絕和第六絕由於修為的原因,無法修鍊。

當然,魔神六絕已經領悟於心,只要修為到了,自然能夠快速修鍊而成。

林奇也是十分苦惱,似乎系統外的仙法,他都無法修鍊,只有系統出品,才可以修鍊。

「哎!都二百年了,什麼時候給個任務,讓我獲得一套神級功法,突破境界呢!」

林奇看着眼前一隻白眉垂地,仙姿道骨,背着雙手,一邊來回在他面前走來走去,一邊唉聲嘆氣的老猴,心中有些焦急。

這二百年時間,周圍的仙禽猛獸都成了他的朋友。

尤其是這隻成精的老猴,仗着黎山老母的寵愛,經常過來嘲笑資質愚鈍的林奇。

所有的仙禽猛獸,最低也是天仙初期,老猴都到了真仙初期,哪裡能瞧得起林奇。

「叮!開啟支線任務,了結二百年前與白蛇和蟹黃龜的因果。」

正當林奇打算離開,不理會這個老猴時,久違的系統聲響起。

林奇心中一喜,任務終於來了,不過心中還有點疑問。

「系統,我和白蛇、蟹黃龜有啥因果呢?」

「那白蛇名叫白素貞,受黎山老母點化,是她的記名弟子,二百年前你救她一命,註定了你們一生的情怨糾葛。

如今,白素貞正值突破天仙境大劫,那蟹黃龜法海必定前去破壞,你去阻止法海,幫助白素貞渡過難關。」

「白蛇是白素貞?蟹黃龜是法海?老天,還真是冥冥中自有因果!」

白素貞的傳說林奇倒是知道,但關於法海,有好幾個版本傳說。

沒想到法海是只龜的傳說是真的。

「系統,據我所知,白素貞不是和許仙有因果情緣嗎?」

「許仙是天界紫微星下凡,與白素貞的因果情緣更早,按照因果循環,等白素貞渡過天劫,就會去尋許仙報答救命之恩。

不過,宿主的出現,打亂了很多因果循環,現在只是開始,等以後就會讓那些大神們薅頭髮,納悶去吧。」

聽着系統的解釋,林奇怎麼感覺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不過仔細一想也就釋然了。

原本洪荒大千世界中,六界各有其主,雖有戰亂,但始終保持一個平衡狀態。

林奇是來當他們老大的,不打破這種平衡怎麼能行?

因為林奇前世知曉一些洪荒大事,雖有偏差,但也不大。

他相信以後還會有很多神話傳說被他改寫。

他就是來搞破壞的。

「嘿嘿……」正當林奇臉上露出壞笑時,耳邊響起黎山老母縹緲的聲音。

「林奇,你這二百年修為不能增進寸步,還是下山遊歷一番,感悟人間煙火,爭取有所突破。

青城山下白素貞即將經歷蛻變天劫,大概還有一個多月,你去觀摩一下吧,對了,按照輩分來說,她是你的師妹。」

話落,飄來一塊黎山門下的身份腰牌。

「是師尊!我這就下山!」

林奇接過腰牌,上面刻着截教的標誌以及驪山縮影,還有林奇的名字。

「去吧!」

黎山老母的聲音逐漸消失,不再多言。

林奇也不在意,他知道黎山老母對他很失望,也不再關注他。

這次讓他出去遊歷,其實就等於被趕出山門,任其自生自滅罷了。

而林奇要的不過是一張身份證罷了。

在這危機四伏的洪荒世界,尤其是人界,背後沒有靠山,死的一定非常慘。

就如西遊記中,沒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孫悟空打死了,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各路神仙保走了。

把腰牌掛在腰間,林奇大搖大擺走出了山門。

截教雖然沒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仗黎山老母的名頭,其他各路妖魔看見林奇,也要掂量掂量。

一個月後,青城山下。

一條長約百丈的白蛇正在山林間渡劫。

突破天仙,代表着可以化成人形,正式踏上修仙大道。

能夠踏上這條路的妖怪,都是資質不凡,萬里挑一。

下屆中,人族妖族從煉虛合道突破到天仙,必須經歷三劫。

祖龍說過,所謂三劫,也是三災,既「天雷、陰火、贔(bi)風」。

而白素貞正是在渡過的天雷劫。

天雷劫,骨肉皮脫凡,變得異常堅固,但這個過程很危險,度不過就此絕命!

渡過以後,皮肉不腐,壽元增加萬年。

墨雲翻滾,電閃雷鳴,白蛇嘶嚎!

在墨雲間,閃電幾乎都連成了電網,雷聲更是不斷炸裂。

白蛇在炸雷中奮勇抵抗,修鍊千年,只為今朝!

儘管皮開肉綻,蛇鱗飛裂,獻血揮灑,但依然目露堅定,不肯向天低頭!

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林奇不由渾身發冷,接連打了數個冷顫。

白蛇這麼強的大體格都皮開肉綻,可見白骨,我這小身軀還不得一下子被拆了啊!

修鍊一途太難了。

林奇撓了撓發麻的頭皮,躲到一塊巨石後,從背後拿出一個酒葫蘆。

「先喝口猴兒酒壓壓驚!」

這是白眉老猴釀造的仙酒,當初被老猴哄騙,喝了一口,然後就睡了七七四十九天。

後來,隨着他的修為精進,也適應了這般烈酒。

臨走時,老猴還算夠意思,送了他一葫蘆。

一口烈酒入腹,恐懼之意少了許多。

半個時辰後,雷聲漸小,天空恢復清明。

林奇探出頭去一看,但馬上又縮了回去。

他看到了一個身披紅色袈裟,手拿禪杖的禿驢。

這禿驢最顯眼的特點,就是眉毛從兩側耷拉下來約有兩寸。

不用猜,這一定是老烏龜法海了。

「系統,看樣法海早已經進階到天仙境界,他是想趁着白蛇虛弱時殺了她。

我該怎麼阻止他?要不放點祖龍之氣,嚇跑他得了。」

林奇可不會傻到蠻幹,況且,此時的法海渾身散發著無比強大的戾氣,甚至比剛才的雷劫都危險,他可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