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用浮生慰相思
我用浮生慰相思 連載中

我用浮生慰相思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騰子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騰子暨 魏攝政王騰子暨

雲絮這輩子穿過兩次鳳冠霞帔
第一次,是以騰子暨白月光的身份替嫁給他
第二次,是被他強迫嫁給他人
她笑得像哭,呢喃道:「紅衣進,白衣出,一生只愛一個人,一生只進一家門……」...展開

《我用浮生慰相思》章節試讀:

第9章 移情


  董裕豐摟抱着雲絮,無視一群侍衛的包圍,朝着王府大門走去。

  滕子暨趕過來,原本有些慍怒的神色滯住。

  才幾天不見,雲絮的臉就已經瘦成巴掌大小,身子也單薄得厲害,感覺就像個紙紮的人,一戳就塌。

  心忽的一沉,再看到董裕豐明顯的心疼,親密的摟抱,不由皺眉警告:「董裕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這話應該卑職問王爺才是。」董裕豐露出嘲諷的笑,一字一句道:「既然王爺被豬油蒙了心,那卑職就帶走絮絮,不耽誤你和你的王妃百年好合了。」

  因為,你不配!

  滕子暨被那目光看得一窒,沉聲道:「本王的家事,你管不着。放開她!」

  董裕豐懶得多說,帶着雲絮繼續往門口走去。

  雲霜見狀,勸道:「王爺,不管雲絮做錯了什麼,已經得到了懲罰,就放她離去吧。臣妾回娘家跟我爹說說,就讓她在家裡養着……」

  聽到雲霜的聲音,雲絮無神的眸子一緊,像是才醒過來,手顫顫鬆開,衣裳包着的稻草輕飄飄落地。

  「孩子呢?把我的孩子還給我!」她驚惶不已,推開董裕豐四處四處尋找,不停問:「你們看到我的孩子了嗎?我都沒來得及看清他長什麼樣,到了下面認不出他怎麼辦?」

  董裕豐憤怒質問滕子暨:「她的孩子呢?」

  滕子暨看着有些瘋癲的雲絮,胸口有些發悶。

  他在心裏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你帶她走吧。」

  雲霜上前拉住雲絮,柔聲安慰着,做足了大度賢淑的姿態。

  「妹妹,回家去吧,無論如何,姐妹一場,姐姐會養你一輩子。」

  雲絮低啞一笑,等的就是這一刻,她奪過一個侍衛手裡的刀,高高舉起,朝着雲霜直劈而下!

  「去死吧!」

  雲霜說得對,如果早知今日,她寧願死在那場火里。

  但地獄那麼深那麼冷,黃泉路上只有她一個人怎麼夠呢?

  銀光閃過,滕子暨瞳孔劇烈一顫,喝道:「放箭!」

  董裕豐大駭:「不要——」

  隱在暗處的弓箭手早就瞄準,聽到王爺的命令,毫不遲疑鬆手。

  箭矢破空呼嘯而去。

  手裡的刀眼看就要砍到雲霜脖子,「哧」……

  雲絮身子晃了晃,獃滯低頭,看到自己胸口被箭矢穿透,鮮紅在衣襟上暈染開來。

  與此同時,滕子暨高大的身形一個踉蹌。

  一股靈魂撕裂般的痛楚從心口驟然擴散開來,就好像那根箭頭同時刺入了他的胸膛!

  董裕豐連滾帶爬撲過去抱住雲絮,不敢置信:「滕子暨,你是瘋了嗎?!」

  雲絮本就蒼白的臉迅速枯萎,縮在他懷裡,帶着一絲委屈的哭腔,開口道:「我想回家……」

  「好,我帶你回家,馬上就回……」

  「你去過邊城嗎?那裡比起京城差遠了,漫天黃沙,但我覺得可美了。」

  看着雲絮空洞的眼神浮現出一縷夢幻的笑意,董裕豐再也忍不住,抱着她哭了起來。

  「我答應你,會帶你回邊城,馬上就走,好不好?」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邊城好遠好遠……」

  「撐住,我這就帶你去找大夫……」

  驚魂未定的雲霜下意識看向滕子暨,面色驚慌,猛地尖聲道:「快去請大夫!一定要保住我妹妹的性命!」

  若是雲絮死了,自己下在滕子暨身上的移情蠱就會解開!

  雲絮呼吸驀地急促起來,目光卻止不住開始渙散,徒留最後一絲不甘的呢喃:「我好恨,好悔……」

  董裕豐手顫顫去探她的鼻息,崩潰哭喊道:「絮絮,不要死——」

  「絮……」

  滕子暨張了張嘴,想要上前,腦海中彷彿有好多畫面要衝破禁錮一般,爭先恐後湧出來,讓他頭痛欲裂!

  他站立不住跪趴在地上,「噗」一口心頭血傾吐而出。

  血里,有什麼東西在蠕動着。

  雲霜腿一軟,蠱蟲吐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