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武之巫法無天
仙武之巫法無天 連載中

仙武之巫法無天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仙武之巫法無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巫公 扎扎

春秋戰國五百年,他從凡身而成人間絕頂! 他,以一修真之力,智對三清
在一次次的算計之中,弄權天下
大秦鐵騎橫掃六國,聖人扶植之國黯然退出歷史舞台! 一切,都是因為他!展開

《仙武之巫法無天》章節試讀:

第二章 追紫狐深山遇奇(二)


刑天的斷頭之志,在廣大的部落中廣為流傳,所謂上天不仁,以為天下皆螻蟻,所以刑天便是這些部落中最為傳奇的英雄。對於每一個英雄的故事,娃子都很上心,因為他和他的父親都是部落中的勇士,正朝着英雄的方向在走!

而那些鬼神莫測的手段也更加的吸引人,讓年紀小小的娃子對巫術充滿了一種好奇和渴求,而這一次,他相信是一個機會,可以讓巫公教自己一些本事。

獵戶也說道:「是啊,咱們這一次給部落立下了大功,巫公一定會答應的。睡吧……」篝火在燒了濕柴火以後滾滾的濃煙在附近瀰漫,到處都籠罩着一種濃濃的顏色,就聽一陣「嗡嗡」聲由遠而近,接着就朝旁邊迂迴了過去。

蚊子個頭足有一寸多長,瘦腰綠尾斑紋翅,嘴如鋼針,看那架勢似乎輕輕一下,牛皮都能扎出一個窟窿來。這些蚊子足有一大群,遮天蔽日,就好像是烏雲蓋日一般,有的撞在了樹木的枝葉樹榦之上,發出類似於雨打芭蕉的聲音來……噼里啪啦……一片聲響中,蚊群遮擋住了整個天空。

光線登時就暗了下來,等那一陣蚊群飛過,耳邊的「嗡嗡」聲一散,火堆周圍已經被煙熏死了一大片的蚊子。就是這樣,也依舊有一些漏網之魚悄悄的爬上了娃子的身體,在他的肩膀上咬出了一個大紅包。

「啪!」

一巴掌狠狠的在自己的肩膀上,一隻蚊子一下子就成了一朵小小的血花,在手心中爆破。他們的身上,專門塗抹了一些防止毒蛇蚊蟲的藥物,但似乎在如此龐大的蚊子群過境的情況下依舊沒有多少的效果。吐一口唾沫,在肩膀上擦擦,解緩了一些痛癢的感覺。

娃子道:「可惡的蚊子!」

說著就從火堆里揀出濕柴火,篝火重新熊熊的燃燒了起來,火苗輕輕的跳躍着,將人的臉映成了紅色的,熱浪滾滾,背後卻是山風一吹,冷的厲害。再注意一眼天空,天已經全黑了。兩人就這樣挪了一下火堆的地方。

然後找乾的樹枝鋪在地上,守着篝火過夜。

「唧唧喳喳——」

在太陽將出未出的時候,森林中濃重的霧氣瀰漫,相見不過十步,早起的布穀,還有各種無名的野鳥叫了起來,聲音甚是悅耳。此時,卻正是捕蟲的好時候!而娃子和老獵戶這個時候卻也已經起身,再次朝森林的深處挺進,尋找那畜生的蹤跡。娃子的鼻翼煽動,一雙眼睛專註的盯着地面。

腳踩在枯枝敗葉上,不是的發出一聲「咔吧」的輕微聲響,在寂靜的清晨分外的明顯。一路的搜尋,探索,終於尋到了一個兩尺多高,寬度僅僅是一尺半的山洞……他們幾乎可以肯定,那畜生就是從這裡跑進去的!

那洞口的形狀就好像一個大樹洞一般,周圍怪石嶙峋,再往後,着依託了一座山峰。老獵戶沉吟一下,便有了主意,道:「娃子,點個火,咱們進去看看……」兩人亮了火把,一口吞下一顆拇指大小的綠色藥丸後,就先後進入到了內部。凡是山洞,裏面多有腐氣,如果沒有這個藥丸,怕是要死人的。一進山洞,就讓人的鼻子里充滿了一種腐敗的青苔的味道。腳下也滿是一種滑膩的感覺。

山洞裏的光線昏惑,越走到深處,也越發的暗,火把的光芒不過是照到了身邊的數尺而已,其他的地方就都被黑暗吞噬了。並且這個山洞是葫蘆形的,口小內大。現在他們已經看不到山洞的牆壁了。

腳下的青苔很滑,小心的蹲下身來,用火把照了一下。

憑藉經驗,老獵戶斷定了這個山洞的大概年代,已經存在了上千年了,這些從那苔蘚的厚度,顏色和手感上就可以看出來,完全是經驗之談。這十萬里大山,他不敢說自己都到過,但幾乎是百分之九十的山頭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任何的一個地方,他都記憶在了腦子裡,可這個山洞他確實第一次發現。

娃子急切的問道:「爹,怎麼樣?」

老獵戶道:「這個山洞時間已經很長了,娃子,我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接下來小心些。咱們先找洞壁,貼着洞壁搜尋一下,先了解這裡的大體地形,然後再細細的一寸一寸的搜尋,相信那畜生也一定沒的跑了……」

於是,父子倆就分頭行動。一個靠着東面,一個靠着西面。兩人在接近了洞壁之後,才發現原來那洞壁本來就是黑色的,所以反光的效果就不用說了,看不到洞壁也是理所當然的。兩點火把,沿着牆壁前進,在最寬的地方,兩人相互的對視了一下,目測的距離大概有一百多丈,而那火把搖曳,人影浮動,在牆壁上的黑影更是猙獰的厲害,但兩人都是獵手,當然不會被這樣的景象嚇到。

小心翼翼的走過了一圈,兩人在終點匯合……「爹,這個山洞也太大了吧?」娃子不由的驚嘆,從前也鑽過山洞,卻沒有鑽過這麼大的。山洞裏的空氣潮濕而陰冷,散發著一股子腐敗的味道,娃子皺了一下鼻子。

獵人需要敏銳的嗅覺,但現在這樣的環境下,嗅覺敏銳的人更加容易被那種腐敗的氣味所困擾,實在是太強烈,太難讓人接受了。摸了一下自己敏感的鼻子,娃子烏亮的眼睛盯着他的父親。

獵戶道:「這麼大的山洞,我也是第一次見啊……娃子,你看什麼呢?」

娃子張了張嘴,無聲的用口型表達出了一個含義——後面!後面?後面怎麼了?老獵戶一下子警惕了起來,身上的汗毛一豎,手心裏冷汗就流了出來,他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小心的擦擦手,然後看娃子眼中一道寒光一閃,他隨即就心有靈犀的爬了下去。「嗖」的一聲,一桿木箭射出。

「哆!」

自製的強弓讓那一箭快如奔雷,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凜冽的寒芒,瞬息就射中了獵戶身後的東西。就聽的「嘶嘶」幾聲,一個龐然大物搖擺着自己的腦袋動了起來,那一箭就射在了那龐然大物的一隻眼睛上,火光照耀下,牆壁上一條黑色的長影就好像蛟龍一般,瘋狂的亂舞,還有一尊不動的黑影,保持着拉弓的姿勢。

急如狂風,聲若驚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