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壞壞總裁傾城戀
壞壞總裁傾城戀 連載中

壞壞總裁傾城戀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周萌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萌萌 溫燁 現代言情

周萌萌,天然呆萌資深宅女;溫燁,正經腹黑悶騷多金總裁
她有眾多追求者,卻不曾動心,十八歲愛上的男子成了她心中不可揭開的傷疤
已是大三的她從未談過一場正經戀愛,打算將精力放在工作上的她,在面試路上偶遇自己生命中的最大剋星
他的容貌驚為天人,卻拉着與自己素不相識的她進了西餐廳,只為還一個幫刷公交卡的人情,因為公司面試,她胃病突發,從此總裁大人對自己曖昧糾纏,周萌萌想堅守陣地,卻每次淪陷於他的柔情
在她將要繳械投降之時,十八歲那年的初戀男友突然出現,蠻橫地將她奪走,兩者的爭搶之中,她模糊心意、舉棋不定
當真相浮現,初戀的追求並非真愛,只是瘋狂的佔有慾,總裁的愛慕也非真情,只是上一輩的過錯與幼年時的同情
天之驕子競相爭奪的鳳凰女,瞬間成為被世界拋棄的可憐人
周萌萌的一切幻想終於破滅,工作、感情、家庭上的打擊令她一蹶不起,準備離開的前一天,卻被溫燁找到直接帶回家成為骯髒不堪的情婦,她墮落,他暴虐,沒有感情只剩身體的糾纏
當美女情敵紛紛出現之時,她以為自己不在意,卻發現心中的醋意難以掩飾,最終,還是輸給了他,輸給了心
愛情之路塵埃落定,婚姻的墳墓還未邁進,受人唾棄的她如何能嫁入豪門,為了維護他的聲譽和公司利益,她寧可離開,寧可放棄
甚至,為了一刀兩斷,她公然躺在別的男人床上
在感情的折磨之下她突然懷孕,卻不知該不該留下孩子,得知這個消息的溫家人陷入混亂,最終允許她嫁入溫家
身世之謎終於解開,她與他,竟是真正的門當戶對
所有顧慮全然拋卻,他們之間,只剩彼此
傾城之戀,傾世眷侶
壞壞總裁傾城戀展開

《壞壞總裁傾城戀》章節試讀:

第6章 一夜留宿2


梁音:萌萌你快把視頻打開! 跳出一個視頻請求的窗口,周萌萌已經無法阻止這群八卦的女人了。她環顧四周,布置精緻簡約,也沒有什麼異樣的物品存在。然後小心翼翼地點開了接受。跳出三個女生閃爍着精光的眸子,周萌萌擺出一副苦瓜臉。 「萌萌萌萌!你把總裁大人叫進來讓我們看看啊——誒萌萌你怎麼穿得這麼整齊,哇塞這衣服是古孜年度最新款,是總裁大人送給你的對不對!」 「喂喂,他只是我的上司,衣服是借給我的,你們別瞎喊。」她把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外面的溫燁聽到這些不堪入耳的詞句。 怕什麼來什麼這句話在周萌萌身上體現得很徹底。溫燁突然闖進,周萌萌渾身一僵,還沒來得及關掉視頻他就已經走到電腦跟前,銳利的目光掃過屏幕上的三個人頭,又看了一眼被嚇傻的周萌萌,開始自然而然地握過她手中的鼠標,翻看消息記錄。 結果很凄慘——那些調侃和質問全部被看遍了,周萌萌完全失去戰鬥能力,呆坐在椅子上。溫燁並未關掉視頻,狹長雙眸里透着邪氣,偏頭看向她一片慘白的臉:「萌萌,你的同學很有意思。」 這句話聽不出喜怒,周萌萌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正準備三扣九拜抱大腿求原諒的時候,溫燁順勢將她抱起,撩開她凌亂的髮絲,如刀般凌厲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化為男人最原始的**。 她頭髮半干,臉色一會紅一會白,更是茫然失措地微微張着**的唇瓣,腰際不盈一握的觸感和柔滑的肌膚能輕易挑起男人的**。周萌萌甚至忘了本能的掙扎,因為溫燁眼中吞噬一切的深邃令她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將電腦拔掉插頭,周萌萌只覺得眼前一黑,細密纏綿的吻便鋪天蓋地地落下,唇齒被肆虐地撬開,乾澀痛苦,除了淡淡的薄荷香灌入鼻腔,便是濃濃的**氣息。這種稱不上是吻的噬咬,天昏地暗。 周萌萌你到底在想什麼,怎麼連反抗都沒有!她深深感覺到一種羊入虎口的威脅,整個身體被緊緊圈住,除了禁錮之外,竟然給她帶來一種異樣的安全感。彷彿這個男人,能替她撐起一切。 最熱烈之時她甚至嗅到了一股血液的腥甜氣味,不知是自己的還是他的……這一刻,她絕對沉淪。 「呃……」他突然將她摔倒在床上,而自己卻痛苦地悶哼一聲。 然後——暈了。 周萌萌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慶幸?失望?更多的還是心有餘悸的恐慌,他就在這個熱吻之中昏了?算了,還是人命重要。她將手背貼緊他的額頭,灼熱得燙手,發燒了?怎會如此!周萌萌發現他周身都是發燙,而他嘴裏卻呢喃着好冷。真是無可救藥。身子骨這麼差還在寒風下站那麼久,街拐角正是通風口,任誰站久了都受不了。還耍帥穿那麼點單薄的西裝,不要命! 在狠狠腹誹了一番後,周萌萌的心裏才平衡一些。 她剛想起身去找感冒藥,卻被蠻力牽制,硬生生倒入了他的懷裡。兩人躺在床上,雖然溫燁已經暈得神志不清,但周萌萌卻還清醒,兩個成年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躺在一張床上,一晚上過去還不得擦槍走火發生點什麼! 「溫燁,你先鬆開,我去給你找感冒藥。」 「不行……別走……」他熟睡的模樣像個無知的孩童,可力氣卻大得嚇人,拼力掙扎的周萌萌根本無法動彈。 「嘁,就當同情同情你好了。別亂動啊。」她無奈地望向天花板,拚命抽出一隻手撫摸他的腦袋,安撫其心情。這樣的場景的確滑稽,身高接近一米九的溫燁摟着一米六的周萌萌,她不敢直視他,只能盡量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閉眼沉沉睡去。不過睡不睡得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炙熱的身體令她面色羞臊,然而更多的卻是擔憂,也許讓他先休息一晚,明天會清醒些,再做打算了。 兩人度過了最痛苦的一晚。當刺眼的晨光射進屋內之時,周萌萌吃力地睜開雙眼,溫燁的胳膊還是搭在她的腰際,只是可以很輕鬆地掰開了。 她立刻起身,動靜驚醒了身旁的溫燁。他的睫毛刷下一片陰影,緩緩睜開之時閃着朦朧的睡意和深濃的疲憊:「現在幾點……」 「我看看。」周萌萌打開手機一看,嘴角抽搐了幾下,「上午……十點。」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了。」他開始整理衣衫,依舊睏倦地揉了揉太陽穴,臉色依舊不好看,透着些病態的蒼白,卻更添幾分邪魅。他駕輕就熟地走到客廳,在柜子里摸出一瓶藥物,和着水咽了兩顆。 周萌萌踩着拖鞋跟了出去,小臉上也多了兩個較淺的黑眼圈。「溫燁,我剛剛上班,請假不合適。你先休息,昨晚發燒有點嚴重,注意吃藥。我就先走了,這套衣服我會洗乾淨找時間還過來。」 醒過來的她思緒很清楚,也刻意在和他拉開距離,昨晚的一切,只是意外。就當做從未發生過,也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 她怕自己會亂。 「你對每個人都會這麼啰嗦?」溫燁顯露出幾分不悅,回頭用手捂住她的唇,脊背微彎,將她罩在他的陰影之下,渾身上下布滿陰霾,「讓你留下就不要廢話。」 周萌萌也意識到,他可以露出溫柔的外表,卻也有着獨屬於他的陰鷙與霸道。而自己永遠是毫無反抗之力的那一個。她苦笑着點點頭,拿出手機坐在沙發上翻看未接電話和短訊。頭一次,她無視他的存在,徑自做與他無關的事。 梁音已經快把電話打爆了,周萌萌煩躁地刪除信息,她才不想去滿足那個八卦女人的好奇心。心情並不好,不知道是因為昨晚的強橫的吻,還是今早他的不通人情。 她就像一個悶頭瓜低着頭目光無神地把玩着掌心有些破舊的手機,身後的溫燁突然沒了動靜,整個房子就剩她無聊按動鍵盤的聲音,安靜得詭異。 「要是實在想去,我送你。」他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就回到房間更衣了。 這算是……妥協了?周萌萌訝然望向緊閉的卧室,裏面傳來一陣布料摩擦的細微聲響。難道是因為自己的悶氣他才改變主意的?心中突然被一種莫名的滿足感填充。心境的確是比天氣更為玄妙的東西,變換速度快得可怕。 比如說,周萌萌現在就是一臉春風得意,與方才的臉部烏雲截然相反。 溫燁穿了一件較休閑的米白色襯衫,未系領帶,黑色大衣披在他身上多了一份穩重成熟的魅力。和身着黑紅色洋裙的周萌萌站在一起,有種微妙的和諧感。 他的臉色也突然轉變,與周萌萌的春風得意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自然地握住那隻滑若凝脂的小手,隨意搭在自己的臂彎,面對她詫異的仰視,溫燁將笑意收斂,一副正經模樣:「你身體不好,我怕你走路會摔,這只是上級對下屬的關心。」 還會拿自己的話來堵她了?她只是有胃病又不是雙腿殘疾!周萌萌對自己與他的身高差非常鬱悶,打?打不過,說?說不贏,罵?罵不得。對溫燁,她完全沒轍。 「喂,昨天是誰身子弱到發燒暈倒……」周萌萌自然不敢大聲,只得埋着頭嘀咕。實際上,挽住他胳膊的手已經出了涔涔的汗。 無奈某些人的耳朵天生比較發達,他雙眸一眯,瞳孔流轉算計的精光:「不要試圖挑戰高層領導的耐心。」 「是!」她立刻乖乖點頭,抿出一個誇張的微笑。心底卻是苦悶無比,得,以後連說話都得防着這位爺了。還未來得及細想,富有磁性的聲音再次打斷了她的思慮。 「不要想一些亂七八糟的。走了。」他挽着她從電梯降落,已經接近中午,下電梯時各個階層的工作人員都開始工作,溫燁的氣場和相貌自然引來不少女同事的目光,上到五十歲已婚大媽,下到二十歲畢業大學生,花痴是所有女人的本能,尤其對於溫燁這種無可挑剔的男人,更是沒有任何抵抗力。 周萌萌甚至可以感受到嫉妒的目光彷彿在將她刀刀凌遲,與他親密接觸的手不禁有了退縮之意。還未縮回,就被溫厚的大掌包裹,傳遞的是一份暖意與安撫。 她貪戀這種被包容的感覺。溫燁的私人司機將兩人送去公司,這個司機顯然訓練有素,除了恭敬與遵從,並不會像上次的計程車司機一樣嘮叨沒完,但是周萌萌顯然也沒有閑着。 「昨晚的菜好吃嗎。」「嗯,挺好的。」 「昨晚的電腦速度還好?」「嗯,挺快的……」 「昨晚睡得好嗎,你的眼睛——」「好,很好,真的沒事。」 為什麼一定要提昨晚?還是用那種曖昧不清的語言一字一句地咬出來!周萌萌就算再遲鈍也可以看出溫燁並沒有忘記昨晚的吻和相擁而眠,他甚至是在惡意地逼迫她回憶,這個斯文敗類! 她很意外地發現,溫大總裁的心情很不錯。至少,他的情緒她可以揣摩得出,而不是披着溫和外表卻難以摸透。然而她也清楚這只是偶然,一旦沉溺其中,定是萬劫不復。 回到公司,恐怕又要接受同事的異樣目光吧。周萌萌的笑容突然變得勉強了,對於溫燁的時冷時熱,她不知該作何反應,但至少她知道這絕對不是正常的戀愛狀態,因為沒有春心萌動的喜悅,只是一眛被牽制的緊張。 與他相處,疲憊比快樂更多。相比之下,初戀時的美好悸動更令人想念。可惜,她的初戀是在對方莫名的離開中結束的。也是因此,她才不輕易敞開心扉接受戀愛。 原以為溫燁會像上次一樣在公司不遠處停下,但這會兒她一個沒留神,司機就直接開進了公司停車場。 「溫燁,怎麼直接進公司了!」待反應過來,周萌萌瞪眼問道。 「不行嗎?」他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下車開門,動作自然流暢。敲了敲後排的車窗,周萌萌貓着腰整個人躲到車窗下,外面這麼多人呢,她才不想被唾沫淹死。大不了就在這車上等一會兒。 簡單來說,她打算賴在車上了。 溫燁卻沒有分毫要走的意思,後背輕靠着車身,低聲道:「下車。」 周萌萌已經產生了世界末日來臨的絕望感,只得伸出腦袋,一臉鬱悶地打開車門,在溫燁武力的脅迫之下公然與他挽着手走進公司大門。她也說不上自己是什麼心態,就只是那麼木訥地被他牽着鼻子走。 她甚至管不了周圍人的詫異目光,只能僵硬邁開步子。他牽着她的手,兩人的身體靠的很近,但她知道自己與他,隔了萬水千山,那是無法跨越的溝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