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斷·緣
斷·緣 連載中

斷·緣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褚冥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地爾 褚冥漾 都市小說

這份緣
是我為自已牽起的緣,一切的一切來自於選校
而你,帶領了我把緣,結下到各處
這份緣
到頭來,是空想
是我輾斷了它
我以為,你會撿起,從新的再一次結下
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信任
也是最後的緣分
或許,這只是短暫的緣分
是時候,「斷緣」展開

《斷·緣》章節試讀:

第5章 或許,離開


於我所說,我們從此訣別吧! 第三人稱 而後,慌慌張張接到方才從扇口中說出的消息的千冬歲,看到了冰炎等人站在剛剛那褚冥漾消失的地方。 但是時就如扇所說的一樣,千冬歲見到他們的臉上都布滿了難以言喻的神情,從這所知,褚冥漾剛剛來過。 「哥!」而其中他們等人之中,也見到了他那思念已久的哥哥─夏碎。接着千冬歲跑向了他們面前。 而夏碎聽到了自家的弟弟叫喚自己的聲音後,也轉頭過來看像叫他的人,接這身體也下意識走向千冬歲時,卻被身旁的冰炎也拉住。 千冬歲也不是個笨蛋,他知道冰炎這樣做的意思,所以千冬歲停了下腳步,刻意的離他們等人有些許的距離。 「阿!千冬歲,你最近都不知道跑到哪裡了,喵喵找你找的好辛苦喔。」喵喵一見到那失蹤3日的同學兼朋友時,也不妨出現個甜美的笑容。 而後,一樣跟他很要好的萊恩也從隱形的磁場浮現出來,表示歡迎回來。但奇異的事,千冬歲不像以前一樣,會對萊恩大吼着叫他不要消失。 而是冷靜的停在那,不做多餘的事。現在的他,還有很重要是的要做,找到漾漾接着跟他說明清楚。就那麼簡單。 但是千冬歲四處的張望看着四周,卻未尋找到扇要他去找回的那個人。他也不難免想像一下,自己一定是晚了一步。 雖然方才看到冰炎等人的表情,就可以確認樣樣不在這了,但還是擔心的找了一下。 「千冬歲,你在找什麼呀!喵喵可以叫蘇亞幫你找喔!」喵喵見到千冬歲好像在找些什麼東西,也接着大方的對千冬歲說著,卻忽略了他那蒼白的臉。 而千冬歲並非是因為自己假設性的想像而臉色蒼白,而是他聽到了聽到了關於褚冥漾的事。而聽不到的他,並非是用着正常的方式聽取。 而是來自於腦中。 「千冬歲,…湖之鎮,漾漾他…快、快去找他。」沒錯,救是這道聲音直接性的在千冬歲的腦中響起。 「釵……」千冬歲難免會禁不起剛剛聽到的事,不小心的從原本腦中的對話,說了出來。但儘管他在那麼的小聲。 面對的卻不是一般的正常人,所以也很理所當然的被聽見了。 千冬歲視角 「千冬歲…釵是…?」正要開口問着我的夏碎哥,說到了一半卻被我給硬生生的打斷了,或許這是我第一次打斷我最敬愛哥哥說話。 所以不免讓夏碎愣了一下,接着他還是仍不死心的想要繼續問說,但我卻在他知前槍先了一步。 「哥,……這給你。」我從衣服中拿出了看似極為珍貴的玉,是一個紫金色的玉項煉。「這可以使你身上的不凈之物去除。」我身手遞過去。 然後,夏碎也很自然的伸出手的接過,但他臉上卻帶着有點疑惑的臉神接著說「謝謝你,千冬歲可是…這很珍貴。我看你還是收回吧!」 「不,這是我要給你的……」一個最後作為愛你的禮物。我語氣有些強硬的說著。 見到夏碎哥有些遲疑的看着我,我回他確定一個眼神。而他又回過頭看向了冰炎學長,當然下一步學長走向了夏碎哥,而我退後了幾步。 接着我看向了冰炎學長所做的下一步,他接過我給夏碎哥的那條項煉,接着替他戴了上去。我抿着嘴,一臉漠然的看。 「千冬歲,謝謝你。但…這個是哪裡來的?」夏碎乖乖的等冰炎掛好之後,抬頭問着我。 也對,問也是應該的…。至於那條項煉,就是一滴血,一步路的走下去替你所完成的、所換取來的。 「千冬歲,我馬上幫你開啟移動陣,要不要來自己決定吧……」突然腦中又竄起了一到聲音。 而我笑着不回應任何人,這並不是不想回應,而是我選擇沉默。我轉身背對他們,我不想不代表什麼…而是我找已失去。 「哥……」我緩緩的開了口,地上也出現了釵為我開啟的移動陣。 「我們……「在見」。」在也不見。 如果,一滴血是走一步路,兩人血一行路……那恐怕永不相見。 漾漾視角 我沒落的站在湖之鎮的某一處,而身旁突然的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移動陣法,不用想也知道是千冬歲。 我有些迴避的面對着千冬歲說「明明……千冬歲你可以跟着他們,為甚麼還要來?」我有些失神的問。 才剛到的千冬歲還來不及消化我這番突然其來的話,我就接着對他繼續的說「千冬歲,你明明可以選擇於他們同行。但……如今你卻跟着我?」 「漾漾,跟我回去好嗎?我相信這只是個誤會。」千冬歲看着我解釋的說著。 回去……是嗎?那如果我早已回不去呢,我已深深明白我……「回不去了,從那時開始。我終將離開。」 我深深知道,那裡已經容納不下我的存在。留下來,那也只會使我更加的自私、痛苦。離開這,只是個開始。我將會永遠的消逝在,從此不相見。 「……漾漾,我跟你去。」千冬歲讀着我的唇語後,才默默的開口說著,而這句話。也就是他的決心。 這時,原本不敢面對千冬歲眼睛的我與他對視了,他那雙眼充斥着無比的疲憊、傷。 雖然我看不見,但利用知感可以看見肉眼部不見的東西還有人的氣息。而不能看見所謂的色彩、光明。 這樣的我,卻看出了眼前的人。是如此的悲傷。 「何苦呢?千冬歲。」我對着他有些責罵的說著,書不知自己眼中的淚水早就流下臉頰。 「是,我是苦。但比起你,我算幸運的。我所我不苦。」千冬歲自認的說著,自嘲我們都是傻子,為了愛情犧牲一切。 「那…走吧,離開這世界吧!」我說。 「恩…去找,我們可以立足的地方。」千冬歲也接了起來說。 那就是……「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