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聖龍狂醫
聖龍狂醫 連載中

聖龍狂醫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不會飛的鷹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峰 蘇雪薇 都市小說

為了三百萬的保險賠償金,上門女婿江凡被丈母娘一家推下懸崖,心臟血激活了傳家玉佩,獲得了炎帝傳承
自此,他一手無雙醫術,一手武道絕巔,開啟不一樣的人生……展開

《聖龍狂醫》章節試讀:

第六章


離婚?
蘇雪薇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凡:「你剛說什麼?」
「我說,我們離婚吧。」
江凡重複道。
「蘇雪薇,我們已經結束了,這五年來我所做的一切,你從來沒有過問。」
「或許在你眼裡,我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廢物,是我自作多情了。」
「離婚吧。」
這一刻,蘇雪薇腦海嗡嗡直響,美目不停閃爍,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五年前,老夫人病重期間,以死相逼,讓她和江凡結婚,為了穩住奶奶的情緒,她答應了。
婚後,他們也有了一個孩子,但從結婚那天起,蘇雪薇的心就死了,因為她嫁給了一個不愛的男人。
不過,因為有了孩子的緣故,加上夫妻倆朝夕相處幾年,或多或少,她對這個男人,都有了一絲感情。
只要江凡願意努力上進,她也願意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的跟他過一輩子。
只是她怎麼都沒想到,這個廢物男人吃了蘇家五年的軟飯,居然敢跟自己提離婚?
這要是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情,豈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更重要的是,兮兮該怎麼辦?
兮兮現在還小,她絕對不能讓兮兮成為單親孩子!
「江凡,你只是我們蘇家的上門女婿,有什麼資格和我說離婚?」
蘇雪薇惱羞不已,像極了一隻發火的母獅子:「就算是要離婚,那也只能我來提!」
看到這一幕的江凡面無表情,他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蘇雪薇永遠是這麼強勢獨斷。
「兮兮還在這裡,我不想和你吵。」
江凡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今天就要帶走兮兮。」
蘇雪薇怒氣噴薄而出:「江凡,你算什麼東西?
你出去連工作找不到,能給兮兮帶來什麼生活?」
「我不是什麼東西,但我比你這种放盪的女人更適合當監護人。」
江凡直勾勾地盯着蘇雪薇,聲音如炸雷般響起:「在兮兮病重卧床的時候,你卻醉卧在別的男人懷裡,你不配當一個合格的母親!

!」
轟!
此話一出,蘇雪薇只感覺內心狠狠刺痛了一下,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你……」 江凡眼裡沒有一絲可憐,冷冷地說道:「三天後,我們民政局見。」
「江凡,你給我站住!」
瞧見江凡徑直走向兮兮的卧室,蘇雪薇趕緊追了上去。
江凡走進卧室那一刻,眼皮卻是狠狠地跳了跳。
因為他看到兮兮坐在小板凳上,癟着小嘴哭得梨花帶雨。
看到江凡走進來後,兮兮張開雙手要抱抱。
江凡將兮兮抱在懷裡,心疼地問道:「兮兮,你哭什麼啊?」 兮兮哽咽地問道:「爸爸,你……你要離開媽媽嗎?」
看到女兒眼淚汪汪的模樣,江凡的心彷彿被一隻大手狠狠捏住。
疼!
生疼!
江凡輕輕擦拭去女兒眼角上的淚珠,言不由衷地說道:「爸爸不……不是要離開媽媽。」
「爸爸只是想帶你去別的地方治病。」
江凡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那兮兮治好了病後,是不是可以見到媽媽?」
兮兮一邊抽泣,一邊問道。
江凡目光瞥了身後的蘇雪薇一眼,臉上擠出了一絲笑意:「等兮兮的病徹底好了,兮兮就可以見到媽媽……」 「真的嗎?」
兮兮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天真無邪地看着江凡。
「當然是真的,我們走吧!」
江凡將兮兮一把抱起來,轉身走出了卧室。
在途徑蘇雪薇身邊的時候,兮兮朝着蘇雪薇招了招手,奶聲奶氣地說道:「媽媽,等兮兮治好了病就回來看你哦!」
蘇雪薇貝齒緊咬着紅唇,嬌軀狠狠地顫抖着。
剛才女兒可憐巴巴的模樣,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腦海里,讓她的心忍不住地抽疼。
女兒的心靈很脆弱,她不想當著兮兮的面和江凡發生爭吵,只能眼睜睜看着江凡帶走了兮兮。
…… 塞上江南。
這裡是南都房價最貴的區域之一,能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兮兮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房子,眨巴着卡姿蘭大眼睛四處打量着,小嘴驚呼道:「哇!
好大的房子啊!」
「兮兮,這就是你的新家!」
江凡輕輕地撫摸着兮兮的腦袋,滿心滿眼都是寵溺之色:「以後爸爸會給你更好的生活。」
「爸爸,你說得不對呀!」
「哪裡不對?」
「不止要給兮兮更好的生活,還要給媽媽更好的生活呢!」
兮兮攥着江凡的手掌,奶聲奶氣地說道。
江凡頓時微微一怔,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何嘗沒想過給蘇雪薇更好的生活呢?
只是,人心都是會變的。
他和蘇雪薇都走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後天時間一到,他就會跟蘇雪薇離婚,從此徹底斷開聯繫。
只是苦了他的女兒,還沒感受到家庭的溫暖就要成為單親孩子。
瞧見江凡沉默不語,兮兮搖晃着江凡的胳膊:「爸爸,你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
江凡努力扯開一個笑臉,聲音帶着幾分沙啞:「兮兮肚子餓了吧?」
「餓了。」
「那爸爸做你最愛吃的荷包蛋?」
「爸爸真好!」
這是兮兮生病以來,過得最開心的一天。
吃完晚飯有爸爸陪着在院子里玩耍,晚上睡覺前有爸爸講故事。
哪怕兮兮進入了夢鄉後,嘴角也噙着甜甜的笑容。
翌日。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南都大地上時,一條新聞在整個南都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本市新聞報道。」
「昨日,南都出現了一名蓋世神醫,號稱江大師,一出手治好了卧病多年的白家白老爺子。」
「根據韋龍老先生透露的信息,此人醫術無雙,就連韋神醫都自愧不如,假以時日必將擎起泱泱**的醫學界,震驚全球。」
「目前,各大豪門望族都派出了人手,恭請江大師賞臉赴宴。」
蘇家。
張翠芬聚精會神地看着電視上傳播回來的畫面。
畫面中,那道年輕的背影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大師!


看着電視上播放的新聞,蘇向東十分吃驚:「白家老爺子的病被診斷為不治之症,居然被這個江大師治好了!」
「這也太神奇了,該不會是一個江湖騙子吧?」
張翠芳嘀咕道。
蘇向東敬畏道:「不可能,白家是南都第一豪門,無人敢惹,誰敢去忽悠白老爺子?」
要知道,白家為了醫治白老爺子,不知道花重金請了多少名醫。
甚至,連南省神醫韋龍老先生都出了手,最後皆是無功而返。
如今這個江大師醫治好了白老爺子,日後在南都城必然掀起一番風浪,說不定還能成為下一代國師聖手!
想到這裡,張翠芬心中激動不已,連忙說道:「向東,如果……咱們能夠請江大師出面醫治好你爸的病,咱們一家就是蘇家的功臣,在蘇家的地位自然會水漲船高。」
蘇家老夫人病逝後,蘇向東一家在蘇家一直不討喜,蘇家四房之中,唯獨蘇向東一房沒有股份分紅。
如今蘇老爺子得了古怪的病症,一直醫治不好,每到深夜渾身就會隱隱作痛,夜不能寐。
如果他們能夠請來江大師為蘇老爺子醫治,他們一家別說是股份分紅,就是重回蘇家也不在話下!


然而蘇向東卻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這個道理我也明白,但我們去哪裡找江大師啊?」
張翠芬沉默了。
是啊!
去哪裡找江大師啊?
難不成要去問白老爺子?
白老爺子身份尊貴,一般人哪能見到白老爺子啊?
就在張翠芬垂頭喪氣之時,門「嘎吱」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張翠芬扭頭一看,發現是江凡走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的張翠芳頓時火冒三丈,大吼大叫道:「你來幹什麼?」
「打了我兒子還有臉回來,給我滾出去!」
江凡語氣冷漠地說道:「我來拿我女兒的衣服,拿了我就走。」
說著,江凡朝着兮兮的卧室走去。
在途徑蘇雪薇的卧室時,發現門是打開的,卧室裏面空無一人。
呵呵!
一大早就不在家,指不定又跟別的男人出去鬼混了!
江凡在心裏自嘲一笑,徑直進入了兮兮的卧室。
收拾了女兒的衣服後,江凡轉身就要離開蘇家。
這時,張翠芬突然想起兮兮和白老爺子是在同一家醫院,而且兮兮的病情也莫名其妙被治癒了。
想到這兒,張翠芬忍不住喊住了江凡:「站住!」
「我問你,兮兮的病是怎麼好的?」
江凡瞥了一眼電視機上的新聞報道,指着說道:「他治好的。」
聞言,張翠芬發出一聲嗤笑:「江大師可是一代蓋世神醫,就連韋神醫都在他之下,怎麼可能給你女兒治病?」
「就是,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德行,真以為自己是大人物嗎?」
「既然你說是江大師醫治的,那你有本事告訴我江大師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