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陸少錯愛追妻難
陸少錯愛追妻難 連載中

陸少錯愛追妻難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遙 陸青城 霸道總裁

一場車禍,他將她恨之入骨,讓她在陸家受盡折磨
大雨中,她抬頭看着他,陸青城,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我把命給你夠不夠?他神情冷漠,無動於衷,我要你的命有什麼用?那你要什麼?我要你日日懺悔,用一輩子還贖你和你爸爸犯下的罪孽!後來,他把刀插進了自己的身體,血流如注,眼中滿是絕望與深情,蘇遙,我把命給你,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展開

《陸少錯愛追妻難》章節試讀:

第8章 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門


蘇遙微微垂下眼瞼,端着手杯走了進去,她腳步極輕,那兩個人說的又極為投入,直到她倒完了水才發現她的存在。
「哎喲!」其中一個拍着胸口道:「進來也不出聲,你想嚇死人吶!」
蘇遙沖她們微微一笑,「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門,傳說中地獄的第一層就是拔舌地獄,生前謗害他人的人,死後都會進入拔舌地獄,然後被小鬼一遍一遍的慢慢的拔掉舌頭,所以說,做人的時候還是要留點口德才好。」
直到她離開,那兩個中年女人才敢喘口氣,其中一個剛想開口罵,可像是想到她剛剛說的話,又趕緊把嘴閉上了。
蘇遙端着水回了房間,坐在那裡慢慢的喝着,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
一杯水喝完,她進了浴室,用保鮮膜纏好受傷的地方,簡單的沖了沖便出來了。
這間地下室本沒有浴室,是她住過來之後現改造的,空間狹小,水泥的牆壁把本來狹小的空間顯得更加逼仄。
站在鏡子前,手指探向後面肩甲骨的位置,雖然已經不疼了,但總感覺那深深的牙印還在。
有人敲門,她趕緊穿好衣服,把椅子拿開,打開了房門。
門外站着佟管家,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臉色給她,「少爺回來了,叫你上去。」
蘇遙默然,「我吹了頭髮就上去。」
「別吹了,現在就去,少爺的脾氣你不知道嗎?」
「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關了門,她把身上的現金都藏好,也顧不得頭上,踩着樓梯上了二樓。
他的門開着,站在門口,看着他仰躺在床上,不由得想起了今天在這裡看到的畫面……
她敲了敲門,「少爺,你找我?」
陸青城沒動,單手搭在額頭上,聲音依舊低沉,「進來。」
她走過去,在離床邊兩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陸青城道:「我頭疼。」
聽這語氣,像是醉了。
「喝酒了嗎?」
陸青城蹙着眉,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蘇遙又上前一步,微微低下頭,聞到了淡淡的酒氣,轉身便出去了,再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杯冰鎮的蜂蜜檸檬茶。
「把這個喝了吧,能好一點。」
陸青城保持着剛剛的姿勢仍然沒有動, 蘇遙便把水杯放在了床頭柜上,「水放在這裡了,你渴了自己喝吧。」
她轉身要回去,左右的手腕卻被他猛地拉住,在她還沒有在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他扯到了床上,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單手扣在她的後背上,輕輕的撫了兩下,語氣溫柔又帶着少見的撒嬌,「遙遙,你喂我。」
瑤瑤!
他是在叫簡夢瑤吧?
蘇遙心頭一沉,聲音也冷了下來,「少爺,簡小姐不在,要給她打電話嗎?」
「水。」
「你先放開我,我去拿水。」
不知道他是真醉還是假醉,這句倒是聽的明白,鬆了手。
蘇遙把水端了過來,坐在一邊,費力的用左手把他的頭扶到自己的腿上,慢慢的喂他喝了水。
冰涼的液體讓他的眉心舒展了許多,只是翻身的時候再次把她帶進了懷裡,一直到天明,未再動過。
這一夜,蘇遙幾乎沒有合過眼。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想起了好多事情,從前的,現在的,有很多敢想的,又有很多不敢去回憶的。
清晨,窗外傳來嘰喳的鳥兒的叫聲。
她不知道有多久沒聽過這麼美好的聲音了,以前和爸爸住在後面專供傭人住的房子的時候,也經常聽到這樣的聲音,再後來搬到了地下室,就連太陽都見不到了。
身邊的男人動了動,她看了過去,正巧與那雙幽深的眸子對上。
陸青城明顯一愣,緊接着眉頭就皺了起來,鬆了手,「你怎麼在這兒?」
蘇遙坐了起來,「佟管家叫我來的。」
「滾出去。」
蘇遙二話不說,起身就往外走。
才出門,就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響,剛上樓的佟管家也聽到了這聲響動,馬上就瞪了過來,「你是不是又惹少爺不痛快了?」
蘇遙停了下來,冷冷的看着佟管家,「他只要看到我就會不痛快,你不知道嗎?」
「你!」佟管家被懟,更加惱怒,「不許吃早飯了。」
回到房間,還沒來得及梳洗就接到了寧晚的電話,「遙遙,昨天說的事兒成了,對方也着急,你今天可以拍嗎?」
她低頭看了看還打着石膏的手臂,「可以的。」
「行,那我一會兒把地址發給你,我這邊有事,你自己過去可以嗎?」
蘇遙笑,「我又不是小孩子,當然沒問題。」
「價格我也幫你問好了,拍一天,大概十五套左右,六千塊,現金還是轉賬都可以。」
「我知道了,謝謝你。」
「再說謝,我就真跟你急了。」
「改天請你吃飯。」
「這個可以有,掛了。」
寧晚很快把地址發了過來,是一家很有名的休閑會所,離這裡並不算太遠。
為了給對方一個好印象,她特地化了淡妝,換上了一條簡單的白色長裙。
長及後背的頭髮自然的散着,本來是一身清爽打扮,可配上她這張艷麗的臉,卻偏多出了幾分性感嫵媚來。
坐公交車到了山下,找了一家小診所,拆了石膏,又去隔壁的便利店買了一個最便宜的麵包,這才去了那個會所。
拍照的店家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一起的還有攝影師和一個男模特,見到她本人,小老闆表示很滿意。
之前答應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換上了泳衣,還是覺得有點羞恥,站在鏡子前,做了幾個深呼吸,慢慢就冷靜了下來。
「你的身材可真好,皮膚又白。」店主進來看她的情況,同她開起了玩笑,「這泳衣穿在你身上感覺馬上就不一樣了,等效果圖出來,我相信肯定會賣的特別好的,欸,你的手臂怎麼了?」
「這前幾天摔了一下,輕微骨折,有點腫,這個……要緊嗎?」
「沒事沒事,後期P一下就可以了,那一會兒拍的時候注意一點,盡量別沾水。」
普通的理解卻極能溫暖人心,蘇遙笑了笑:「謝謝。」
男模特和女模特有些是分開拍的,有些也是合體拍的情侶照,單獨拍的時候還好,在一起拍的時候蘇遙的狀態就有點不太自然。
攝影師道:「美女,你放鬆一點,臉上的表情再幸福一點,咱們是借位拍,不是真的親……好,對,就是這樣……」
簡夢瑤從泳池邊經過,腳步停了下來。
「怎麼不走了?」
簡夢瑤回神,「他們這是在做什麼?」
「哦,網商在拍平面照呢,走吧,你不是還要跟我比賽嗎?」
「是啊,走吧。」簡夢瑤又往那邊看了一眼,然後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