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來源:追書雲 作者:鹿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兩年婚姻,捂不熱一個男人的心
黎俏決定離婚
然後,霍爺發現,從前那個溫順聽話賢良淑德的老婆,變了
她不像是個鄉下女——學識、修為、頭腦,沒人比得過
她不像只會泡茶煮飯——琴棋書畫、黑客攻堅、賽車騎馬、甚至還會醫
她不像是愛他愛得死去活來——不然,身邊怎麼圍着這麼多老臘肉小鮮肉?感覺扎心的霍爺把人堵在角落,「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黎俏輕笑,拽着男人的領帶把他往前拉,輕聲咬耳朵,「承認吧,你就是想和我復婚
展開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章節試讀:

第8章 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黎俏上樓小歇,順便去洗手間整理妝容。
片刻後,霍南爵剛從書房走出,旁邊跟着沈風。
這時,路過一個門沒關嚴的房間,突兀聽到一陣清脆的電話鈴聲傳出。
幾秒後,是黎俏喜氣的驚呼。
「什麼,你找到車禍的目擊證人了?」
他步伐頓住,眉心一挑。
「你先下去。」他冷聲吩咐沈風。
「是,霍總。」
霍南爵推開門,腳步很輕,一步步走進。
洗手間內,黎俏甩着指尖上的水珠,只能垂首用肩膀和臉頰夾着手機。
明皓那邊進展很順利,她心情好多了。
「行,你繼續跟進。一定要查明車禍原因,不能讓我爸媽死的不明不白!」
掛了電話,她長舒一口氣,關上水龍頭,抬頭對鏡整理儀容。
然而……一個冷酷的黑臉突然映在鏡子里。
她嚇了一跳,猛然回頭,她和霍南爵的距離非常近!
黎俏下意識後退,幾乎要坐在洗手台上。
「你,你你……?」
「車禍?父母死因?」霍南爵同樣拋出問句。
黎俏身體一僵,大腦飛速運轉。
「你聽錯了。」
話落,她繞開他要走。
霍南爵頎長的身軀一攔,將她圈在洗手台處。
「黎俏,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懂么。」他銳利的眸光直直打在她的臉上。
她手心冒着熱汗,整個人幾乎要蜷曲進洗手槽,加速的心跳愈發強烈。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她錯開視線,臉低着。
她調查自家事,怎麼就是他的底線了?
霍南爵面色黑郁一片,周身凌冽的寒氣不斷增加。
車禍,父母雙亡,他想到了那個女孩。
黎俏有些受不住了,突然,叮叮的手機鈴聲。
霍南爵收回胳膊,拿出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霍夫人的聲音。
「南爵你在哪呢,嫣然來了,快過來!」
聽筒聲音不大不小,黎俏聽得真切。
嫣然……蘇嫣然,傳聞中霍南爵深藏心中的白月光。
兩年隱婚,她這個正妻未在大眾面前露面,一直是蘇嫣然陪霍南爵出席各種場合。
「我知道了。」霍南爵淡淡回應,掛了電話。
黎俏一張臉有些白,表情仍舊平淡。
霍南爵墨眸眯起極為危險的弧度,冷聲道:「記住我今天的話。」
她身體一頓,眼看他瀟洒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說了什麼話她不在意,滿腦子都是蘇嫣然。
迫不及待去見那個女人么,嗯,挺好的,她也沒權利去管他了。
慘白的燈光印襯眉眼落寞,儘管無數次自我安慰,可內心的疼痛仍舊讓她呼吸困難。
許久後,她必須下樓了。結果剛從樓梯口走下來,遠處一個輕靈的女音立刻傳出。
「黎俏姐姐!」
黎俏視線轉過去,蘇嫣然一襲紅色晚禮服,波浪栗色捲髮,明媚的眉眼畫了上挑的張揚眼線。
打眼一看,竟然與她的風格有三分相似。
不對,是紀清那具身體的雷同。
「我終於見到你了。」
女人柔和一笑,彎起的小鹿眼像個月牙。
黎俏眉心擰起,後退一步拉開距離。
蘇嫣然又道:「之前多次想去拜訪你,南爵哥哥一直不讓,怕打擾你清凈呢。」
表情看似溫柔,擒在嘴角的一絲諷刺同樣顯眼。
黎俏心一沉,哪是怕打擾她清凈,是怕她黎俏動了他心愛的女人!
她牙根緊了緊,呵呵道:「妹妹這話嚴重了,這些年多謝你陪在我丈夫身邊,辛苦你了。」
一句話,坐實蘇嫣然勾引有婦之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