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天天求複合
總裁天天求複合 連載中

總裁天天求複合

來源:追書雲 作者:瑪仁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她懷着孩子遠走他鄉,多年後總裁得知真相後徹底慌了!「唐淺淺,你竟然敢背着我生孩子!」「傅總不想認孩子沒關係,反正我的孩子不缺爸爸!」唐淺淺霸氣的說著
傅斯年怒了,將唐淺淺困在懷裡,「你敢讓我的孩子喊別人爸爸試試!」展開

《總裁天天求複合》章節試讀:

第3章沒有之一


繼續個大頭鬼!
剛才……剛才是形勢所迫,她才委曲求全,任由這個混蛋「糟蹋」,現在清醒了,她才不會那麼傻呢。
當年知道自己懷孕後,唐淺淺把那晚自己睡過傅斯年的事告訴了傅思思。
傅思思當時就問過唐淺淺跟傅斯年有沒有可能。
唐淺淺斬釘截鐵說沒有!她最討厭的人就是傅斯年,沒有之一。怎麼可能跟他再發展?
傅思思今天突然這麼問,還不是唐淺淺家裡那兩個小東西搞事情了唄,她先給自己的好閨蜜打個預防針。
「搶什麼婚啊!我這輩子都不會喜歡傅斯年那種男人。自大虛偽,又喜歡裝冰山禁慾男!最噁心的男人就是他!」唐淺淺說著。
「也沒有吧,我堂哥哪有這麼差。」傅思思笑了,她想到傅斯年對唐淺淺的評價……究竟是什麼讓他們兩個人這麼看不上彼此?
唐淺淺正想跟傅思思解釋,手機上就來了另一條電話。
「傅思思,你先等等啊。唐心唐宇幼兒園老師打電話了,我先接一下。」唐淺淺說著將傅思思的電話設置成保持。
那邊的傅思思一聽,直接掛斷了電話。看來,事情敗露了,下面他們將迎來的是唐淺淺的憤怒。
寶貝們啊,你們可真是害死思思媽咪了啊。
唐淺淺這邊,她剛一接通電話,就聽到幼兒園胡老師的抱怨:「唐心唐宇媽媽,你是不是又睡過頭忘記叫兩個孩子起床?」
唐淺淺一聽,連忙搖頭說:「胡老師,沒有啊。我早晨親自送他們上的校車。沒讓他們錯過什麼啊。」
「是嗎?為什麼兩個孩子到現在也沒進教室?」胡老師問,似乎不怎麼相信唐淺淺。
「胡老師,你的意思是唐心唐宇現在不在學校?」唐淺淺的心咯噔一下,腦海中出現孩子被拐帶的畫面。
聽到唐淺淺的聲音不對,胡老師也想到了什麼,她急忙對唐淺淺說:「唐心媽媽,你先別著急,我去問問校車師傅。咱們隨時保持聯繫啊。」
掛斷電話之後,唐淺淺立即打電話準備報警,可是報警號碼還沒撥通,手機就來了一條短訊。
「糊塗媽咪,別擔心哦。我跟妹妹回天朝找爸比算賬了!我們不能讓壞爸比娶別的阿姨!護照這些我們已經帶走。媽咪乖乖在家等我們凱旋!」
看完這條短訊,唐淺淺要氣炸了,可是她沒時間生氣,她現在必須訂票去天朝把那兩個小壞蛋抓回來!
她當初真不該把傅斯年是他們親爹的事說出來!
……
五個小時後,雲城機場。
一隻帥氣的小包子帶着一個可愛的小湯圓,手提行李箱,站在機場私家車等候區。
「哥哥,思思媽咪怎麼還沒來啊。她如果再不來,我們就要錯過破壞爸比訂婚的最佳時間啦。」唐心撅着小嘴,眉頭微皺。
小包子拍拍妹妹的肩膀,霸氣地說:「妹妹不怕,她不來接我們,我們就自己打車過去。反正哥哥有錢。我們今天一定要把渣男的訂婚宴給毀了!」
唐心點頭點頭,她最同意的就是這個高智商哥哥的主意。
「算了,不等思思媽咪了,我們自己走!」小包子對着一旁的的士招了招手,一輛藍色的的士當即停在兩個小萌娃面前。
唐宇拿出手機,先拍了一下的士的車牌號,隨後打開後排車門,將行李箱塞進去,然後幫助唐心坐進去,自己再上車。
的士司機以為兩個小娃娃還有大人帶着,所以在兩個孩子上車之後,並沒有立刻開車。
「叔叔,你為什麼不開車?我們要去鉑銳金陵大酒店。」奶聲奶氣的唐心偏頭看着老實的的士司機。
「小朋友,就你們兩個人?沒有大人了?」的士司機再次詢問。
那自帶王者之氣的唐宇睨了眼的士司機,揚聲道:「沒有!你只管去,錢我們一分都不會少!」
的士司機滿頭黑線,他也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為什麼眼前的孩子比大人還霸氣?
……
的士出發之後,傅思思才到機場,她在機場找了好一圈兒都沒看到兩個孩子。她一直不敢接唐淺淺的電話,現在也不敢跟唐淺淺說兩個孩子丟了。
正坐在車裡唉聲嘆氣時,小唐宇的電話撥了過來。
傅思思,連忙點了接聽,「寶貝們,你們在哪兒?」
「思思媽咪,我們快到爸比的訂婚酒店了。你快點兒來啊。很快就六點了呢,你再不來就進不去了哦。」說話的是唐心,她聲音軟軟綿綿的,讓人一聽就很喜歡。
傅思思嘴角微抽,她怎麼忘了這兩個孩子天生智商比一般娃高。真是,快去酒店,現在立刻馬上要去!
鉑銳金陵大酒店。
一場聲勢浩大的訂婚宴,來的全是些頂級富豪明星,還有各個圈子裡的大佬。
這次跟傅斯年訂婚的是跟傅家並稱北傅南墨的墨家千金墨臨溪,名媛界的一個大美人,性格好,又會演戲,不少人的夢中情人。
她這樣一個人為什麼跟傅斯年訂婚?當然不是出於愛情,是為了兩家的股票,還有後續的發展。
確定訂婚之前,墨臨溪跟傅斯年便提前打好了招呼,他們可以各玩各的,但是公開場合還是要尊重彼此,做一個合格的丈夫或者妻子。
傅斯年無所謂,他是那種對女人沒什麼興趣的性格,身邊只要不是他討厭的人,是誰都行。
還有十分鐘訂婚宴開始,一群人扎堆着在一邊議論着,看着那邊穿着訂婚禮服的墨臨溪。
「果然是頂級名媛,實在太美!」
「我要是能娶這樣一個美人,我以後絕對不在外面亂搞!」
「哈哈……你想什麼呢,就你還娶墨臨溪?人家也只有傅斯年那樣的絕色美男才配得上!」
「是啊,是啊。只有傅斯年,你們快看啊,他好帥!」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身姿挺拔,穿着高定西裝的男人,他分明的五官完美的無懈可擊。深邃幽暗的雙眸如夜空似深海,一雙薄唇性感卻又帶着冰冷的氣息。他這樣的男人,站在那兒就是一個詞,冷傲矜貴!
傅斯年對着眾人微微頷首,隨後徑直走向墨臨溪,他對她點了點頭,淡淡地說:「不到十分鐘。」
墨臨溪一汪清泉般的眼眸看着傅斯年,輕笑着說:「別擔心,我……不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