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大好錢程
重生之大好錢程 連載中

重生之大好錢程

來源:掌中雲 作者:王春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巧珍 王春利 現代言情

賭徒王春利重生到1988年之後,發現妻子和女兒還活着,於是他戒掉賭博,洗心革面,開始了奮鬥的人生,上山打獵,下河抓魚,從解決溫飽到脫貧致富,再到成為一代富豪,他的故事被傳為佳話,是一部不朽的傳奇!展開

《重生之大好錢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真的是重生了啊


王春利正奄奄一息的時候,那個道士真的來了。
「王施主,你感覺怎麼樣?」
道士開門進來,走到他的床邊,打量着他問道。
「我感覺……我馬上就要不行了……」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沒想到,這個道士雖然很喜歡錢,但也是一個辦事靠譜的人。
前幾天,他把最後的三千塊錢給了這個道士。
讓這道士在他死了之後給念經超度一下,然後聯繫殯儀館。
那天,這道士拿了錢就走了,他還以為這錢是肉包子打狗了呢,卻沒想到這個臭老頭很講信用,今天真的來了。
更讓他吃驚的是,他沒打電話給這個道士,道士竟然算出他今天不行了。
看來,這老頭絕不是糊弄他錢的人,確實是有點兒道行。
「王施主,除了念經超度,你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么?」道士問道。
「沒有了!」王春利搖了搖頭。
還有什麼需要人幫忙的,他這輩子吃喝賭,鬧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臨死的時候有人來念經送他,這就算是善終了。
三十多年前,王春利因為賭博,輸光了家裡最後的十塊錢,一幫賭徒上門討債,把家裡的縫紉機和收音機搬走了。
因此,他女人林巧珍萬念俱灰,在那天夜裡就投河自盡了。
五歲的女兒妍妍,去找媽媽走失,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餓死在村子北的一個瓜窩棚里了。
一想起他女人林巧珍,還有他的女兒妍妍,他立刻就如萬箭穿心一般,這些年,他無時不刻在譴責自己。
如果有下輩子,他即便是做牛做馬,或者是上刀山下地獄,也要對妻子和女兒作出補償……
他不想對這道士再說什麼了,顫抖着手拿起了身邊的一本日曆,緊緊地抱在胸口,兩行眼淚緩緩地流下來了。
淚光中,他再次看見了他女人林巧珍,正瞅着她笑呢!
還有,五歲的小妍妍,也喊着爸爸朝他撲了過來。
這本日曆是1988年的,日曆里夾着一張照片。
照片里有三個人,一個是他妻子林巧珍,一個是他的女兒妍妍,另一個就是他王春利。
當年,王春利安葬完妻子和女兒,一把火燒掉他白家村的三間小屋,臨走的時候啥也沒帶,就帶出了這本日曆和這張照片。
這三十多年,他時常把這本日曆拿出來,看着三十多年前的這些日子,看着他的全家福,一哭就哭得好久。
「王施主,你放心吧,貧道念經很靈的,你下輩子一定會很幸福……」
說完了這兩句話,道士就開始念經,滴里嘟嚕的,比影視劇里那些和尚念的還難懂。
而這時候,王春利就看見了一道金光,忽地一下子從頭頂飛來,一下子就把他給籠罩住了。
金光籠罩之下,他和這本日曆,以及日曆里夾着的那張照片,頃刻之間就融為了一體。
「王春利,你要是再賭下去,這日子就沒法過了,你好好看看,咱們這個家,還是個家嗎!」
「爸爸,求求你不要再打媽媽了,求求你……」
在耀眼的金光中,王春利什麼都看不見,但卻真真切切地聽見了妻子林巧珍的聲音,以及他女兒妍妍的大聲哭喊。
與此同時,他就覺得自己的身子正緩緩地向上飛升,在這片金光里,他飛得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巧珍,妍妍,我來見你們了,求求你們寬恕我……」
這句話,是他在最後一刻所說出來的,帶着他三十多年刻骨銘心的悔恨,帶着他萬箭穿心般的疼痛,帶着他所有的罪孽。
在這最後的意識里,他知道他這是死了,終於結束了他罪孽的,悔恨的一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就覺得腦袋裡一陣脹痛,彷彿是腦殼快要裂了一樣。
「妍妍,你好好在炕上待着,媽媽去砍柴,很快就會回來的。」一個女人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
「不,媽媽,我呀也要陪你一起去砍柴,我想試一試我的那把小斧子。」一個稚嫩的聲音央求着。
聽見有人說話,王春利就漸漸地恢復了知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可他剛剛睜開眼睛,就一下子驚呆住了。
他看見他女人林巧珍正站在炕沿邊,炕上坐着的,正是他的女兒妍妍。
這一對母女,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爛爛的,看起來,跟乞丐的穿着沒什麼兩樣!
又掃視了一下四周,正是三十年前的那間小黑屋。
哎呀,這是咋回事,我不是已經死了么,莫非這是來到了陰間?
王春利心裏驚叫了一聲,忽地一下子就從炕上坐了起來。
「爸,你醒了?我和我媽正要上山砍柴呢,求求你不要罵我們!」
衣衫襤樓的妍妍,一看他坐了起來,一開口就求爸爸不要罵她們。
說完了這句話,妍妍就急忙從炕上下了地,在門後拿起了一個小斧頭。
林巧珍瞅了一眼王春利,冷冷地說道,「你罵我打我也沒用,咱家的日子過成這樣,腳上的泡都是你自己走的!」
說著,林巧珍也走到門後,拿起了一把斧子,然後就領着女兒要出門。
「等一等!」
就在這母女二人要出門的時候,王春利就把她們喊住了。
「你還有什麼事?」林巧珍轉過頭來問道。
「怎麼回事,我這是在哪裡?」他很納悶地問道。
「在哪裡?」林巧珍苦笑了一下,說道,「你昨晚在二禿子家喝到半夜,醉醺醺地回來,一回來就罵我們娘倆……」
「爸,這裡是咱家呀,難道你不認得了?」小妍妍補充道。
哎呀,看來我這是重生了,重生了呀!
王春利表面上沒說什麼,心裏卻發出了一聲驚叫。
直到這時候,他這才大夢初醒一般回過神兒來,他知道,他這一定是重生了!
沒想到,小說里所說的重生,今天竟真的發生了,而且還是發生子在他王春利的身上!
牆上的日曆,顯示的日子,正是三十年前的那個日子,1988年6月8日。
他永遠也忘不了,1988年6月8日,這母女二人出門砍柴,剛走不久,二禿子就帶着一幫人上門討要賭債,搬走了縫紉機和收音機。
林巧珍回來一瞅,家裡的兩大件被人搬走了,萬念俱灰,那天晚上就投河自盡了,緊接着就是妍妍失蹤……
一想起這些,他忽地一下子就從炕上下來了,走到門口,把這母女二人給攔住了。
「巧珍,妍妍,你們娘倆今天不要去砍柴了,就在家好好待着。」他語氣很堅定,但卻非常和藹。
「家裡快沒柴禾了,米也不多了,不去砍柴怎麼行!」林巧珍說道。
「砍柴是男人的事,怎麼能讓女人去呢,再說了,妍妍還小,乾重活會累壞的!」
說著,他就俯下身來,搶下了妍妍手裡的小斧頭,噹啷一聲扔到地上去了。
「哎呀,今個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林巧珍怔怔地瞅着王春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妍妍沒說啥,卻也瞅着他,就好像是在瞅着一個外星人似的。
「從今天開始,我王春利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發誓再不賭錢,就好好過日子,不再讓你們母女二人受一丁點兒苦,受一丁點兒委屈!」
他這話一出口,這母女二人的眼珠子都瞪得老大,頓時就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