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失憶王妃是神醫
失憶王妃是神醫 連載中

失憶王妃是神醫

來源:掌中雲 作者:溫玉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玉雪 蕭霆夜

她剛剛醒來,就被迫穿上大紅嫁衣嫁人了!對方還是殺伐決斷,冷血無情的殘疾王爺!看着左邊想要解決她的王爺,右邊團團圍過來的刺客,她欲哭無淚!什麼?想要保命就得給他醫腿?可是她失憶了啊!不管了,瞎治吧!治着治着,她發現嗯???她怎麼比那個天下第一神醫還厲害?展開

《失憶王妃是神醫》章節試讀:

第6章 雙管齊下


畫面中一個女子時而為自己療傷,時而給別人看病,那模樣和姿態,一看就是個行家。
最讓人震驚的便是這女子的長相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樣。
莫非……她真的會醫術?
溫玉雪似是想到了什麼,從頭上取下一根玉簪,朝蕭霆夜的大腿刺了去。
"呲……"刺骨的痛感傳來,蕭霆夜面色大變,以為溫玉雪要廢他雙腿,當即伸手要去抓她,沒想到卻被她躲過。
幾個親兵大駭,而溫玉雪卻抬頭看向他們:"你們別閑在這,趕緊給你們王爺去拿些草藥和止痛藥來。"
幾個親兵:"?"
一番劇痛過後,蕭霆夜驚奇地發現雙腿隱隱有了些活力,這是他挨遍太醫院的針都沒有的感覺!
他看向溫玉雪的眼神帶了些震驚。
他耐住了腿間的劇痛感,朝親兵遞了眼色,幾人才出了門。
溫玉雪再次面不改色地拔了玉簪,又連續扎了好幾個部位。
哪怕劇痛滔天,蕭霆夜只死死抿着唇再未出聲。
這女人,總不會蠢到在這種時候公報私仇吧?
溫玉雪挑的地方極其刁鑽,看起不起眼,紮下去那滋味卻十分刺骨。
蕭霆夜的雙腿隱隱顫抖着,被扎過的幾處正淌着黑血。
溫玉雪有些不敢看,心裏一陣後怕,這要是給人家扎廢了,她豈不是更是死無葬身之地?
很快,兩個親兵便抬了一個藥箱過來,溫玉雪在藥箱里翻找了好一會兒,仔細辨別確認後,才拿了點止痛藥和幾根止血草。
她搗碎了止血草,又將止痛散混在了裏面,將混好的藥膏抹在蕭霆夜的傷處。
蕭霆夜感覺到傷口灼熱的刺痛感漸漸消失,轉而帶了點酥**麻之感。
他看着溫玉雪跪坐在地上全神貫注地忙碌着,儘管全身狼狽不堪,但她身上卻有一股奇異的魔力吸引着他忍不住想去探索、琢磨。
真是個令人驚奇的女子。
待溫玉雪耐心上好葯又纏上白布,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
蕭霆夜見她氣息微喘,光潔的額間爬滿細細的汗珠,偏頭看到了瓷碗中剩了大半碗黑乎乎的膏體,散發著陣陣難聞的臭味。
"為何還要剩下這些膏藥?"蕭霆夜疑惑。
這總不至於要留到下次換藥吧?.
那不都餿了?
親兵已經扶了蕭霆夜卧靠在床上,眼看自家主子王病情好轉,幾人的臉色已經比早先和善了不少。
溫玉雪將膏藥捧到蕭霆夜跟前,笑容溫和:"王爺,您傷的極深,這葯外敷只能暫緩病情,若內外雙管齊下,則事半功倍。"
溫玉雪說著,便十分"貼心"地盛了一勺送到他嘴邊。
一股巨苦還帶着酸澀的味道直衝鼻腔,蕭霆夜皺眉別過臉,難掩嫌棄之色。
溫玉雪笑容愈發大了:"王爺莫不是怕苦?"
蕭霆夜黑了臉,否認道:"不是。"
他好歹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戰神,怎能如婦人一般矯情?
他斂容含住溫玉雪遞過來的勺子。
只是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蕭霆夜只覺得舌苔都泛着十足的苦渣子味兒,味道也十分難聞,他眸色幽深地看了溫玉雪好幾眼。
這女人不會是故意整他的吧?
溫玉雪極力憋着,微微垂着頭悶笑着。
雙管齊下自然是好,只是這葯滋味兒極其精彩,一般並不建議患者內服。
但蕭霆夜不是挺能忍?她就不信這男人能吐出來,這虧,他只能悶頭接下。
溫玉雪一掃陰霾,眉眼開懷了不少,又捧着碗耐心給蕭霆夜喂葯。
蕭霆夜垂眸猶豫幾分,最後張嘴含住了溫玉雪手上的勺子,他冷聲道:"本王就相信你一次。"
薄唇碰到指尖,異樣**的感覺讓溫玉雪眼紅心跳,耳根爆紅,她連忙抽回手,心田像是被羽毛拂過一樣,痒痒的。
溫玉雪有些不自在地說:"王爺,我以後幫您治腿,那我可不可以留下來?"
她不想死,但也確實無處可去。
蕭霆夜見她臉上暈紅一片,眸中閃過一絲笑意,再怎麼古靈精怪,也是個剛及笄的少女。
頓時蕭霆夜覺得身上的疼痛感減輕了不少,微微閉了眼,他沒有在強行催動內力,只是靜靜調息。
溫玉雪見蕭霆夜半天不吭聲,心道這男人果真奇奇怪怪,她這麼表明誠意,這男人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溫玉雪將頭上礙事的鳳冠拿了下來,又忍不住對幾個親兵說道:"夜色將近,你們王爺也需要休息,你們誰給我準備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