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總裁的甜心神廚妻
總裁的甜心神廚妻 連載中

總裁的甜心神廚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華苓果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華苓果 薄川胤 霸道總裁

茶水間里,幾個女同事正在八卦
喂,你聽說了嗎,總裁和一個小廚娘好了!不是,我聽說是和那個出名的畫家,沒看見總裁辦公室里都是她的畫嘛!你們說的都不對,是一個送外賣的,楊秘書親眼看見,二人都抱在一起了
這一下出了三個版本,誰都不服誰,場面頓時失控
我說的是真的
我的是真的
此事傳到了總裁辦公室,薄川胤看着在懷裡玩手機的人,靠近她耳邊
你說,她們誰說得是真的?華苓果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哼,無聊,哪個都是她!展開

《總裁的甜心神廚妻》章節試讀:

第7章 被送走的二小姐


華苓果將頭盔摘下,飄逸的長髮在空中划出一個完美的弧度,腳下一瞪,見車停好,利落的翻身下車,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突然,她身形一頓,轉過身,看着空無一人的街道,眼神透着寒意。
"出來吧。"
華苓果看着小巷,眼神一頓,喊道。
她一見門孔的方向,就知道有人來過。
她平時鎖門,鎖扣都是傾斜的。
可現在鎖扣是正的。
街道一片寂靜,微風輕輕吹過,一片半黃的樹葉被微風吹着前進。
突然,旁邊的小巷裡,出現一雙鋥光瓦亮的黑色皮鞋,將樹葉踩到腳下。
"二小姐,夫人讓我接你回去。"
一位身材健碩,臉上帶着鬍子的中年男人走出來,他雖然口中喊着華苓果"小姐",但面上卻無恭敬之色。
華苓果嗤笑,濃濃的妝容下,滿是嘲諷。
"小姐?呵!這次來又是為了什麼?"
中年男人有問必答。
"老太爺大壽,夫人命令帶二小姐回老宅,不論方法。"
一瞬間,男人平淡的眼神變得銳利。
華苓果眼神微迷。
這話的意思就是,要是不去,就來硬的啦。
呵,真是一點沒變。
不過確實要回去一趟,不然那個女人會一直騷擾她。
煩得要死!
"好,等我一下,我們回去。"
華苓果一瞬間做了決定,迅速地將車推進小樓里,隨後跟着男人走進一輛黑車。
兩個小時後,黑車速度變慢,駛進一扇鐵制的大門,大門兩邊是鬱鬱蔥蔥的樹林,幽深,寂靜。
行駛了片刻,黑車停下來。
中年男人下車,打開後車門。
華苓果走下車,看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別墅。
眼前的別墅夾雜着浪漫與高貴的氣息,紅木雕花的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顯示着主人的不俗,尤其是門的正上方刻着一個繁體的"華"字,代表着主人的身份。
華苓果仰頭地看着字,抬起手,比作手槍的形狀,紅唇輕啟。
"嘭。"
她回來了。
這次,她一定要和華家斷絕關係。
紅色的大門被打開,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身穿女僕裝的女僕低頭,朝中年男人鞠躬。
"何管家,夫人在房裡等着二小姐。"
何管家點頭,側首,對華苓果說道。
"二小姐,請跟我來。"
華苓果點頭,跟在何管家身後,走進了十五年間都沒有踏足的"家"。
聞言,女僕微微抬起頭,偷偷地看了華苓果一眼,見她面帶濃妝,頭上叮叮噹噹的,眼垂的眼裡划過一絲鄙夷。
原來這就是那位從小被捨棄的二小姐啊。
大小姐從小可是知書達理,大家風範,現在更是管理一家公司。
二者對比真的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怪不得二小姐會被送走。
華苓果跟着何管家走進別墅,一眼望見儘是奢華。
大廳中掛着繁複的燈飾,四面高高的牆壁上雕刻着複雜的花紋,就連地面上都鋪滿了柔軟的地毯,一腳踩下去,彷彿踩在雲端一樣。
二人抬腳,走上樓梯,旁邊的牆上掛着名畫。
華苓果在一副畫前停下腳步,眉毛微蹙。
畫上是一副海上日出圖,一個人的背影蕭瑟的站在海岩上仰望天際,天色暗沉,濃重的夜色裏面好似匍匐着怪獸,只需那人一動便衝上前去咬掉他。
但海面上悄悄的點上了霞色,太陽一角顯露出來,霞光與黑暗交織在一起,兩者好像在對抗,而漸升的太陽好似給人無限的希望和期盼。
這幅畫,好眼熟啊。
這不是她畫的嘛!
當初竟然被華家買走,還擺着這麼顯眼的位置。
真的好笑。
華苓果忍不住勾起唇角。
何管家見身後沒了腳步聲,轉身看去,就看見華苓果停駐在畫前,不悅的開口:"二小姐,這是老爺最心愛的畫,當初高價拍賣回來的,您小心點,別碰壞了。"
"哦。"
華苓果怎能聽不出他的話外音?
她沒好氣的應了一聲,收回目光,快步跟上何管家。
算了,她是回來斷絕關係的,不是回來吵架的。
何管家停在二樓樓道里最盡頭的房間,敲門。
"進來。"
門裡傳來一聲溫柔卻帶有一絲威嚴的女聲。
何管家打開門,俯身請華苓果進去,再關上,轉身離開。
華苓果一進門,只見她的媽媽溫顏汝身穿緊身旗袍,以金色為底,上面綉着一朵碩大的白牡丹,優雅大方,只是緊皺的眉頭破壞了這一美感。
看她這副厭棄極了的表情,那幹嘛還接她回來。
呵!
"媽,好久不見啊,真是美貌如初。"
華苓果整個身子慵懶的依靠在牆上,隨意的朝溫女士揮了一下手,算是打招呼。
二人明明是母女,可對對方的態度連陌生人都不如,見陌生人好歹會給個笑臉。
現在二人一個敷衍,一個生氣,沒有一個好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