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西遊搶功德
我在西遊搶功德 連載中

我在西遊搶功德

來源:掌中雲 作者:紀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月明 紀雲

嫦娥仙子,我送你的旗袍收到了么?二郎神,找我吃火鍋?秦廣王,都說了地府我住不慣,讓黑白無常姐妹照顧我?那我就住兩天吧!倒霉到家的紀雲,終於迎來了命運大轉折
從此諸天神仙求他到府,各路仙女為他留門,道尊佛祖是他好友,妖王魔頭做他手下!展開

《我在西遊搶功德》章節試讀:

第5章 沈家大小姐


彌勒菩薩一臉肉疼的將剩下的兩顆菩提子交到紀雲手中。
這謝禮可不薄啊!
親自體驗到菩提子的功效,紀雲自然不會覺得這兩顆果子是什麼敷衍之物。
他表面上風輕雲淡地接過菩提子,其實心裏都要樂開花了。
原本想着能多要一個就不錯了,沒想到這彌勒菩薩竟如此大方,直接兩個全送了!
真是我輩楷模,值得三界推廣。
"滴!任務完成,獲得30點功績值!"
任務已經完成,禮也收了,剩下的事更不需要紀雲操心,再留在這恐怕彌勒菩薩就要拿他練拳了。
紀雲當即向彌勒菩薩行禮告辭。
"多謝菩薩贈以至寶,此件事了,在下便不多打擾菩薩清修,先行告退。"
紀雲再次回到人間已是深夜,幸虧自己沒在這兜率天耽擱太多時間,否則按照兩世的時間流逝差距,恐怕他回到凡世時已經是孤家寡人了!
收好兩顆菩提子,紀雲便掃了輛單車準備騎行回家。
他做任務已經獲得了80點功績值,可是這獎勵的用途他還不知道是什麼,有機會得找那老頭問問。
紀雲邊等信號燈邊琢磨着,就在這時,一輛粉色的法拉利恩佐猛然從他身邊衝過,差一點就將他撞飛!
法拉利在超過紀雲後猛然轉向,巨大的慣性作用下直接讓跑車失去平衡,翻滾着撞向路對面的信號燈,碰撞的巨響在安靜的夜晚極為刺耳!
霧草!玩命別帶上我啊!老子才剛剛收起輕生的念頭,怎麼閻王爺還急眼了呢?
紀雲驚魂未定的看着車禍現場,心裏不住地吐槽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立刻沖了過去,考慮到他是神仙認證的倒霉體質,紀雲甚至有點害怕法拉利駕駛員是受他影響!
然而紀雲剛跑到法拉利旁邊,一個毫無感情的冷漠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我如果是你,就會乖乖離開當做沒看見。"
紀雲猛然回頭,只見一個黑衣蒙面人靜靜站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
瞧這架勢,似乎這車禍並不是簡單的飆車事故啊!
紀雲的俠義之魂瞬間覺醒,這事劫運使大人管定了!
"我要是你,就會立刻報官自首。"紀雲反駁道。
"看來今晚的車禍要多一個死者了,這樣也好,看起來更真實些。"
蒙面人的聲音依然不帶一絲感情,而且不等紀雲有所動作,他便率先出手!
蒙面人的速度極快,紀雲甚至來不及看清他的出手動作!
霧草,這也太猛了吧!
一瞬間紀雲嚇得大腦一片空白,把自己掌握的本領忘了個一乾二淨,只記得上學時死黨告訴他的,挨打要護住頭!
他立刻抱頭蹲下,接着便受到了猛烈攻擊。
蒙面人這一拳結實轟在紀雲胳膊上,強大的力量直接讓紀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若不是在兜率天服用了菩提子精進修為,這一擊恐怕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紀雲甩了甩微微有些酸麻的胳膊,從地上爬起,蒙面人卻不見了蹤影!
這麼厲害還要搞偷襲?
紀雲驚慌地四下搜尋着,卻見到十幾米外的路燈下,蒙面人正從垃圾箱里爬出來。
垃圾箱里還藏了一個?紀雲有些後悔多管閑事了。
蒙面人此刻的震驚遠勝紀雲,他全力一擊沒造成任何傷害,反而自己被彈飛出十幾米!
他不禁有些躊躇,自己接到的活只是製造一起車禍,現在可以算是任務完成,如果再逗留此地,搞不好會有暴露的風險!
兩個各懷心思的人,就這樣隔着路口對峙着。
"我記住你了!"
蒙面人突然冷哼一聲,幾個騰躍便離開了車禍現場。
而紀雲因為缺少交戰經驗,也怕貿然追擊會讓對方狗急跳牆,就沒有阻止蒙面人離開。
其實他心裏也納悶,那蒙面人怎麼還逃跑了?難道是被自己的一身正氣嚇到了?
無所謂了,怎麼說這也是他第一次見義勇為。
確認蒙面人離開後,紀雲又回到車邊,查看車內乘員的傷情。
坐在副駕駛位的是一名中年男性,在跑車肇事的瞬間,他十分悲慘被一根鋼筋刺穿了胸膛,此時已經毫無生氣。
而跑車的駕駛員竟然是一名妙齡美女!
她雖然還有半口氣吊著,但傷勢也極重,鵝黃色的襯衫被鮮血染紅大半,一隻胳膊也以十分詭異的角度扭曲着,恐怕等不到救護車到來就要魂歸幽冥。
跑車的油箱泄露,隨時有爆炸的危險。
見到這一緊急場面,紀雲立刻準備施救。
可能他註定要成為美女們的救命恩人吧!
見到美女有難,剛剛面對蒙面人時失去的勇氣與力量,一下子又回到了紀雲體內。
他仗着一身蠻力,艱難的將美女從已經變形的駕駛室中救出,只是這樣簡單的移動便讓美女又吐出大口鮮血。
感受到美女的氣息越來越弱,紀雲也顧不得計較太多,他取出一枚菩提子含在嘴裏,用人工呼吸的方式餵給了重傷的美女。
在雙唇相碰的剎那,紀雲咬破菩提子,磅礴的精純能量瞬間湧入美女體內,開始修復這具殘破不堪的嬌軀。
在菩提子的作用下,美女身上的傷勢光速癒合,扭曲的胳膊腿也在"噼啪"聲響中復原。而後她悠悠醒轉,此時這位美女除了還很虛弱,已和之前瀕臨氣絕的模樣判若兩人。
只是她的神色還很黯然,似乎還沒擺脫車禍帶來的巨大衝擊。
為了避免蒙面人回過頭查看情況,紀雲一把將美女背起,偏頭說道。
"我叫紀雲,為保小姐安全,先帶你去我家,得罪了。"
美女只是木然的點了點頭,紀雲見她一時半會也沒法恢復常態,便自作主張地背着美女快速離去。
回到自己租的"狗窩",紀雲安置好美女後立刻反鎖門窗,做完這一切後他總算鬆了口氣。
"房子不大,美女先湊合一晚吧。"紀雲對那美女說道。
沈月明坐在床邊,臉上帶着難以掩飾的失落與絕望,對紀雲的話毫無反應。
紀雲不忍見她如此難過,開口安慰道。
"美女你要想開些,起碼活下來了呀,你車上另一個人可死的老慘了!"
紀雲的安慰,哪怕是鋼鐵直男聽了都要自愧不如。
果然沈月明聽了紀雲的"安慰"變得更加悲傷。
"我爺爺已經重病三個月了,我特意去陸家請來神醫為他治病!現在神醫死了,我爺爺也沒救了……"
"神醫在去沈家的路上死了,陸家必定會怪罪沈家!到時候我哥哥肯定會推我出去承擔後果!別說成為下任家主了,我連大小姐都當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