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三爺專寵小弱妻
三爺專寵小弱妻 連載中

三爺專寵小弱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沈惜寧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沈惜寧 蘇辭 霸道總裁

為了保住媽媽的骨灰,沈惜寧代替妹妹嫁入蘇家
她第一次見到矜貴冷雅,冷漠無情的他
為了報仇,他不停的折磨她
可是別人罵她結巴,他說要割了別人舌頭
她月事腹痛,他推掉工作用手給她暖肚
她膽小如鼠,他永遠都擋在她前面
妹妹回來,她只能收好淪陷的心,偷偷離開
誰料,他從身後將她緊緊納入懷中
我允許你走了嗎?小結巴
展開

《三爺專寵小弱妻》章節試讀:

第8章 冒出來的男朋友


夜幕降臨,蘇伊娜直接留蘇辭和沈惜寧住在了蘇家。
蘇伊娜私下拉着沈惜寧聊了很多話。
「暮雪,我的直覺很准,我覺得你不會撞了蘇靈逃逸的,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其實,我……對,對不起。」
沈惜寧差一點脫口而出自己不是沈暮雪,可是一想到她的媽媽還在等着入土為安。
她只能無奈搖頭。
蘇伊娜沒有勉強她,「你不想說沒關係,但是你已經嫁給了蘇辭,我希望你好好照顧他,其實只要了解他就會發現他沒那麼可怕。」
不,他最可怕。
蘇伊娜又道,「今天太晚了,你早點休息,明天再給我泡壺好茶。」
「嗯,謝謝。」
蘇伊娜將沈惜寧帶到房間門口,意味深長的笑着離去。
沈惜寧推門進入,環顧偌大的房間,才發現窗前站着一個人。
蘇辭。
落地窗映照着蘇宅山間的清月繁星,月光描繪着蘇辭挺拔修長的身影,他一手插口袋,一手夾着忽明忽滅的煙,神色迷離危險。
他站在那就是一副畫,清風明月也不過是點綴而已。
這麼清貴俊美的人,卻讓沈惜寧黑眸忽閃,恐懼與害怕交織。
蘇辭捻了手裡的煙,緩步走到了沈惜寧的身側。
「小結巴,伺候我洗澡。」
沈惜寧心口一麻,腦子裡攪得胡亂。
身後浴室里傳來命令的聲音,「進來。」
沈惜寧害怕的挪進了浴室。
洗澡水應該提前放好了,氤氳的熱氣,熏着沈惜寧的臉蛋,她低着頭伸出手穿過水霧捏住了蘇辭的衣領,眼睛一閉脫下了他的衣裳。
「繼續。」蘇辭冷冷道。
沈惜寧的手顫抖的摸到了蘇辭的皮帶,緊張的怎麼都解不開。
「我,我不會。」
「裝?那你的第一次是給誰的?」
伴隨着蘇辭慍怒的聲音,皮帶淅淅索索一抽狠狠的將沈惜寧的手繫緊,用力一扯將她推進了滿是溫水的浴缸里。
溫水濺**蘇辭的長褲,緊緊貼在筆直修長的長腿上,腰間的水珠順着人魚線滾進危險地帶,添了幾分曖昧之色。
沈惜寧嗆了兩口水,趴在浴缸邊緣用力的咳嗽。
「咳咳咳……」
蘇辭踏進浴缸,肌肉緊繃的手箍緊了沈惜寧的腰,讓她無路可逃。
他俯身,長睫上凝着水汽,猶如冰刃,目光鋒利盯着沈惜寧。
「小結巴,你以為我媽喜歡你,就能改變什麼嗎?」
「不,不會。」沈惜寧哽咽搖頭。
「你不過是我買來的玩物而已,記住了嗎?」
「記,記住了。」
蘇辭垂眸,望着沈惜寧烏髮纏繞頸子,白皙皮肉在溫熱的水汽中變成了誘人的粉色。
他微涼的指尖輕撫着她的脖子,她怯生生的閃躲像是致命的誘惑,心底的火因此迅速蔓延而起。
而這些衝動,他卻從未在楚雅若身上感受過。
沈惜寧低低哭着,「求,求你,我好疼。」
她低柔的聲音像是一杯溫水,無色無味,卻嘗起來最解渴。
蘇辭懲罰似的掀起她的裙子,佔有了她。
她嗚嗚哭着,臉頰漲紅,反抗都顯得無力。
蘇辭捏緊她的腰,卻覺得一片黏膩,抬手一看發現浴缸里的水已經染紅了。
他這才注意到沈惜寧背上被鞭子抽打的傷口裂開了,鮮血染紅背上的衣服滴落在了浴缸里,顯得有些觸目驚心,襯得沈惜寧蒼白脆弱。
「疼。」沈惜寧喃喃道,意識已經有些模糊。
蘇辭摸了摸她的額頭,好燙。
沈惜寧迷迷糊糊時,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人抱起然後放在了柔軟的被子上,背上發疼的傷口擦了什麼東西,涼涼的立即不疼了。
「把退燒藥吃了。」
陰冷的聲音,沈惜寧一聽就害怕的把臉頰藏進了被子里,搖搖頭不肯吃藥。
「吃藥。」不耐煩的重複了一句。
沈惜寧悶着頭就是不肯吃。
突然她的頭被人捧了起來,唇被人堵住,她猛地睜開眼睛看着眼前深邃的臉。
蘇辭舌尖一頂,把葯塞進了她的嘴裏,她木木的吞下藥,疲倦的閉眼睡著了。
沈惜寧總覺得一切想是在做夢一樣。
直到第二天醒來她依舊有點發懵,分不清昨天發生的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她看了看身側,沒有人睡過的痕迹,難道她做了一個春夢?
篤篤兩聲敲門聲,傭人在外面輕喚,「少夫人,太太讓你去吃早餐。」
「好,我馬上來。」
沈惜寧下床跑進了浴室洗漱,發現地上還有蘇辭的襯衣,而浴缸邊還有一條皮帶。
轟,她臉頰爆紅,看向鏡子發現自己脖子上全是粉色點點。
她拉了拉頭髮遮擋了一下,鞠了一把涼水給自己臉蛋降溫,快速洗漱好就下樓了。
……
沈惜寧看到餐桌前穿戴整齊的蘇辭,默默低頭。
蘇伊娜招招手,「暮雪,坐蘇辭旁邊。老夫人早上要去佛堂,不和我們一起吃。」
沈惜寧點頭乖乖坐下,無聲的吃着早餐。
蘇辭正在看文件,頭也不抬一下,兩指點了點面前的空杯子。
蘇伊娜衝著沈惜寧使眼色,指了指一旁的咖啡壺。
沈惜寧反應過來,連忙替蘇辭倒了咖啡,順便還加了奶。
蘇辭端起喝了一口,目光一頓,看了看握着咖啡壺的沈惜寧。
沈惜寧還以為蘇辭要生氣了,沒想到他喝了半杯示意再添了一杯。
蘇伊娜偷偷衝著沈惜寧豎起大拇指,笑意滿滿。
早餐剛吃完,蘇辭起身準備去公司,程瑾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程瑾瞥了一眼沈惜寧,嚴肅道,「沈小姐的男朋友來了,在門口鬧着呢。」
「男,男朋友?我……」
她哪裡來男朋友?
不對,她沒有,不代表沈暮雪沒有!
她雖然和沈暮雪長得很像,但是沈暮雪男朋友會不會認出來?
沈惜寧不敢往下想,只能跟着蘇辭和蘇伊娜到了門口。
一個穿着花襯衣的時尚男人突然沖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沈惜寧。
「暮雪,我看到新聞說你嫁給了三爺?你不是說最愛我嗎?你怎麼能拋棄我?你忘記我們第一次在一起時的海誓山盟了嗎?」
「我,我不認識你。」沈惜寧只能硬着頭皮撒謊。
「暮雪,我真沒想到你和其他女人一樣,趨炎附勢,攀龍附鳳。」男人難過的拿出了手機,「還好我有我們在一起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