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予你盛寵
予你盛寵 連載中

予你盛寵

來源:常讀 作者:糖心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清硯 現代言情 萌萌

她跟他隱婚兩年,了解他的每一個喜好、偽裝成他喜歡的樣子,卑微地愛着他
一場車禍後,她失去了這兩年的記憶
她變了…… 由過去的溫柔體貼,變成了嬌氣、粘人、愛撒嬌的小作精
他由一開始的不適應,漸漸地愛上這樣嬌氣粘人的她
直到那一天,她在書房發現了車禍前簽署的離婚協議
他慌了…… 男人紅着眼眶,將她抵在門上,骨節分明的手指緊緊掐着她的纖腰,吻着她的唇,呼吸交纏間,沙啞着嗓音:「我錯了,和好好不好?」展開

《予你盛寵》章節試讀:

第4章


宋清硯是在剛下飛機的時候就給季念念打電話。

只不過,電話一直沒人接。

最近他都在國外,不僅是忙他電影拿獎的事情,W國的海外分公司的項目出了一點事情,他過去處理,順便領獎。

他跟季念念的聯繫並不頻繁,今天在機場看到有一位女士背了與季念念同款的包,他才驚覺自己與對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聯繫了。

給她打的電話總算接通了,對方一開口就帶着哭腔說自己受傷住院了。

宋清硯的心在那一刻慢了幾分,心裏有種悶悶的感覺。

在他的印象中,季念念很少會用這樣脆弱的語氣跟他說話。

除去在床上的時候,她一般都比較獨立、堅強。

可見,這次受傷是多麼嚴重。

他從醫生辦公室里出來,面色有些沉重,雖然醫生說季念念的傷勢並不嚴重,在醫院觀察幾天就能出院回家了。

但是,醫生卻說季念念失去了近兩年的記憶。

失去記憶,這件事可大可小,有些人快則幾天就恢復,有些人一輩子都恢復不了的也有。

宋清硯推開病房的門,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人,他的臉色和緩了許多。

他一來,於景和萌萌都收斂來不少,於景不着痕迹調整了自己的坐姿。

萌萌臉上掛上了得體的微笑。

季念念躺在床上,左看看右看看,覺得這兩人太誇張了,不就是一個長的好看的男人嗎?

這個男人…… 還是她的。

所以……

「老公,我想吃橙子。」季念念眼巴巴地看着他,聲音黏糊糊的撒嬌。

於景:?

要死,你居然指揮影帝幹活?

萌萌:?

你居然對男神撒嬌?

宋清硯深深地看了季念念一眼,面色如常地走到洗手間洗手,將手上的水用紙巾擦拭後。

修長的手拿起一顆橙子,慢條斯理地開始剝開。

看着如藝術品般的手,來剝橙子,這一幕可太養眼了!

對於使喚影帝,季念念想的很簡單,這是她老公,為什麼不能叫他幹活呢?

她才不要當舔狗!

她可是小仙女!

只有宋清硯當舔狗的份!

從現在開始,她要翻身做女王!!

「你要幫我把白色的弄乾凈哦,那個很苦的。」季念念說的煞有介事般皺了皺眉梢。

宋清硯的手指頓了下,嗯了一聲,十分有耐心地將橙子剝得乾乾淨淨。

「宋老師,念念年紀小不太懂事,你別慣着她。」於景出聲勸止,她怕自己再不出聲,這小姑娘會順桿爬得更厲害。

「沒事。」宋清硯淺淺地露出一個笑「平時麻煩你們多照顧點她。」

季念念看着他們就這麼互相客套起來,她有種自己是幼稚園小朋友被家長與老師互相叮囑客氣一樣。

於景這人長袖善舞,很快就跟宋清硯聊起天來。

……

於景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忙,帶着萌萌就先走了。

現在病房中只剩下自己與宋清硯。

季念念見他將橙子剝的漂漂亮亮,咽了咽口水,想吃!

宋清硯抽了一張紙巾放在桌子上,而後便將剝好的橙子放在上面。

抽了一張濕紙巾,慢條斯理地擦拭着自己的手。

季念念:?

這男人沒看到自己想吃嗎?看着這架勢是想教育她嗎?

對上男人溫和的眼神,她癟着嘴有些不高興。

宋清硯溫聲開口:「以後拍危險戲份用替身,別太要強。」

這話頭子一起來,季念念的心裏不知道為什麼就湧上來一股強烈的委屈的情緒。

當即,她的眼尾就紅了,委屈而倔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想到的是自己這兩年的婚姻生活,如果不是為了努力變得更加優秀,為了能配得上他,她需要這麼拼嗎?

而他居然還要對她進行說教!

所以,這兩年的婚姻生活,對方一直在**自己吧?

自己想到了微博小號上記錄的內容。

微博:老公真的好優秀,我一定要變得更加優秀,才能配得上他!

微博:今天又是愛老公的一天,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我想他的那樣想我嗎?

微博:等我變成優秀的演員時,我們就公開吧!

微博:老公的粉絲好可愛!不過,他們居然將他與XX撮合一起,那我就討厭他們十秒鐘吧!十秒過後,我還是會像老公喜歡粉絲那樣去喜歡他們的。

宋清硯對上她微紅的眼尾,想要說出口的話也頓住了。

印象中季念念沒有在自己面前哭過,除了床上。

他伸出手,放在她頭頂「別哭。」

季念念這人其實矯情的很,尤其有人這麼哄的話,她的委屈就放大好多倍,眼淚瞬間就滴落。

「嗚嗚嗚…… 你凶我!」

「我的頭都這麼疼了,你還凶我,我不想理你了。」

「嗚嗚嗚…… 你剝了橙子還不喂我吃!」

抽噎着一頓哭訴中……

宋清硯有些手足無措,面對着她的眼淚,第一次知道原來他並不是什麼都會。

起碼面對自己的女人哭訴,他不知道該做什麼。

季念念一醒來就變成兩年後,她心裏也慌張,對於自己突然變成了已婚人士,還過了兩年卑微的舔狗生活,她覺得自己委屈的不行。

哭的就跟兩百斤的孩子似的。

宋清硯深邃的眼眸專註地看着她,嘆了一口氣「剛醒來,不適合吃橙子,胡助理快到了,等下喝粥好不好?」

昏迷幾天的病人一醒來就想吃橙子,給她剝開是可以,但是吃就別想了。

許是宋清硯的聲音太溫柔好聽,季念念哭着哭着就睡著了。

他看着對方哭腫了的眼睛,略顯粗糲的指尖輕輕替她擦掉眼角的淚水。

胡助理一推開病房的門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一向冷漠寡淡性格的宋清硯,居然有這麼柔情的一面。

胡助理是知道他們隱婚的事情,對於宋清硯會跟人閃婚,他差點嚇的下巴都合不上。

唔…… 原來宋老師私底下會這麼溫柔地對待小嬌妻,羨慕哭了!

胡助理一臉姨母笑站在病房門口。

很快,宋清硯一個眼神掃過來,胡助理當即就收斂了臉上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