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錦上添花:君少的傻萌妻
錦上添花:君少的傻萌妻 連載中

錦上添花:君少的傻萌妻

來源:掌文 作者:喬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喬夏 阿九 霸道總裁

喬夏是洛北市人人皆知的傻子
她的親叔叔要把她掃地出門,卻還要裝作慈悲地給她辦什麼相親大會任人羞辱,真是又當又立! 結果還真有個盛世美顏的男人當眾說要娶她,不但狠狠打了她叔叔的臉,還讓她出盡風頭
喬夏還以為自己遇到了言情小說里的豪門公子霸道總裁,從此要走上被總裁大人寵上天的人...展開

《錦上添花:君少的傻萌妻》章節試讀:

第5章 哥哥你是眼睛瞎啊


君成之走後,喬夏在整個房子里轉了一遍,卻沒找到半點跟君成之有關的信息,反而被她發現,這裡以前好像有很多人家共同生活的痕迹,也就是那時的貧民窟?

在酒店的時候,她是聽到了那些人的議論,說他是君家的私生子,可她沒想到,他居然會慘到要住這種地方。

或者,是他故意想整她的?

還是,今天這齣戲根本就是喬閔山安排好的,要不然他怎麼那麼輕易就讓君成之和她結婚了?

喬夏細思極恐。

她立刻跑到樓下,看到阿九還真的守在門口,她也顧不得許多了,拉住他就往外走。

"大小姐,你要去哪兒啊,你不能出去啊!"阿九嚇了一跳,"君先生說不讓你出去的!"

"阿九,你敢不聽我的話!"喬夏蹙眉,厲聲吼道。

喬夏的脾氣一向都不好,就算後來腦子受傷變得痴傻,性格上也還是有些嬌蠻,所以即使她這麼吼他,阿九也沒有懷疑什麼。

而且他對喬夏的話總是習慣性地依從,看她生氣,他也沒再敢攔着。

只是,門剛打開,喬夏就看到君成之也正好回來,手裡還提着一個精緻的食盒和幾個紙袋。

四目以對,兩個人均是一愣,然後君成之揉着喬夏的頭髮,笑着說:"真乖,都知道給老公開門了。"

"……"算了下能在這種情況下離開的概率,喬夏就放棄了這個念頭,"你怎麼才回來,我都要餓死了。"

看倆人沒事,阿九默默走開。

君成之拉着喬夏走到沙發上坐下,把食盒放在茶几上打開,從裏面端出一份蝦餃,又把蘸料,紙巾和筷子都給她放好,才說了一句:"吃吧。"

喬夏白了他一眼,氣鼓鼓地不理他。

見她這樣,君成之抬腕看了下表:"還有一個小時,沒關係,你慢慢吃。"

"你要幹嘛?"喬夏心裏咯噔一下。

"你不是想知道自己有什麼價值嗎,很快你就知道了,等會兒有個飯局,但是我怕你到時候吃不下去,還是趁這會兒多吃點吧。"君成之把筷子擦好放進她手裡。

"你要把我賣了?"喬夏故作驚恐。

"那也得有人要才行,"君成之笑笑,"沒有第二個人會像你老公這樣眼光獨特。"

"眼光獨特?"喬夏湊過去,盯着他的眼睛,"原來你只有一隻眼睛啊。"

君成之笑而不語。

吃完東西,君成之讓喬夏去換衣服,喬夏接過他遞過來的紙袋,從裏面拿出一條黑色的長裙,在身上比划了一下,頓時有些無語:"這是什麼東西啊?跟傻子一樣!"

"對啊。"不正好符合她的人設。

喬夏想撕爛自己的嘴。

黑裙子也就算了,君成之還給她配了頭飾,誇張的黑紗帽子,讓她看起來就像個蛇精病!

"我不穿這個。"她的泡泡裙多好,像個小公主一樣,雖然穿了一天有點皺了。

"你之前的那件衣服,我已經扔了,要麼穿這件,要麼就光着,我沒意見。"

"什麼時候扔的?"

"剛剛。"

她剛剛不是一直在房間里嗎,所以他是在她換衣服的時候也偷偷進房間了?

"你--你偷看我!"喬夏咬牙切齒,一字一頓,"你個變態!"

"小聲點,阿九聽到會以為我們在做不可描述的事。"君成之好心提醒。

"……"說好改變策略的,怎麼又被他帶着走了,喬夏覺得她需要冷靜冷靜。

君成之是算着時間進的包間,不多不少,剛好遲到十分鐘。

他的父親君逸,大哥君宸皓,二哥君林楊都已經到了,三個人看到他,臉色都很黑,君林楊最沉不住氣,直接嚷道:"你是不是瘋了你,竟然讓我們在這兒等你?"

"小夏不喜歡見生人,我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才肯來,不好意思。"

嘴上說著不好意思,臉上可是沒有半點的歉疚,還把責任都推到她頭上,君成之簡直又刷新了喬夏對厚臉皮的新認知。

君林楊看到跟在君成之身後的喬夏,毫不掩飾地笑出了聲:"老三,你這是娶了個什麼鬼玩意,穿得一身黑,跟寡婦似的。"

說她是寡婦,不就是在咒君成之死,喬夏看看其他兩人,也都完全沒有制止的意思,這一家子,對君成之還真是排斥啊。

"咦,我明明穿的是白色啊,為什麼這個哥哥說是黑色?"喬夏咬着手指,一臉關愛智障的眼神看着君林楊,然後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叫起來,"我知道了,哥哥你是眼睛瞎啊,眼睛有毛病要去看醫生哦。"

君林楊的臉立刻變成了豬肝色,但他還沒開口,君成之就已經說道:"二哥,小夏腦子有問題,你別跟她計較。"

潛台詞就是,你跟她計較,就是你的腦子也有問題。

君林楊氣得牙癢,但是看到君宸皓沖他搖了搖頭,他就沒說話。

君逸看了看君成之和喬夏,沉聲說了句:"你們先坐下吧。"

"謝謝爸。"君成之拉着喬夏坐在外側。

他們剛坐下,君宸皓就問道:"你給我打電話,不是說有重要的事要跟我們說嗎,什麼事?"

說得還真是含蓄,君成之看着他們,笑得有幾分深意:"先上菜吧,小夏餓了。"

看得出他是故意吊他們的胃口,可三個人誰都沒說話,君成之給他們打電話,說的是關於羅青湖旁邊那塊地,那是他們富熙國際一直都想得到的。

上了菜,君成之也還是隻字不提,只很專心地幫喬夏夾菜。

君林楊萬分鄙夷地冷哼一聲,嘲諷道:"你對一個傻子倒是真好。"

"如果我說,有她就有那塊地呢,二哥是不是就不會這麼說了。"君成之也沒看他們,仍是低頭幫喬夏剔蟹肉。

他修長的手指一剪一推,動作流暢優雅,剔出的蟹肉放在另外的小碟子里,蟹殼和蟹鉗又放回原處,仍是擺成原來的樣子。

喬夏在旁邊看着,覺得他分明像是在做一件工藝品,認真的表情讓他更迷人了。

尤其是他剔完,還把放蟹肉的小碟子推到她面前,醬料放好,只差拿筷子喂她了。

這種待遇,喬夏可是從來沒享受過。

但其他三人明顯不耐煩了,君林楊立刻問:"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