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級王婿
神級王婿 連載中

神級王婿

來源:掌文 作者:賀千絕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傾雪 賀千絕 都市小說

衝鋒陷陣前,他是威名赫赫的不滅戰神
富貴榮華中,他是眾人敬仰的賀家皇孫
當褪去一身光環,眾人眼中,他或許只是忍受辱罵的廢婿一個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九霄龍吟驚天變,風雲際會淺水游!展開

《神級王婿》章節試讀:

第二章送禮


彼時,滿屋子響起的都是蘇天成的嘲諷。

"蘇天成,你說什麼呢!"

聽到這話,林傾雪俏臉一寒,立即道。

她本意,是要維護賀千絕。

沒想到,卻引起了林家人的不滿。

"傾雪,誰讓你跟蘇少這麼說話的?"

"你也太不懂事了吧?快點給蘇少道歉!"

"是呀,難不成蘇少說錯了嗎?"

旁邊一些林家長輩,有林天輝帶頭,紛紛站在蘇天成那邊。

"我為什麼要給他道歉?他罵了千絕,該是他給千絕道歉。"

林傾雪力矩紛爭。

"你瘋了吧?"

身為林家未來掌舵者,林天輝瞬間指着林傾雪:"我是你大哥,你連大哥的話都不聽?"

他再把矛頭引向賀千絕:"這個人離開林家這麼多年,當初沒有林家,他早就死了,他不是廢物是什麼?"

言辭鑿鑿,絲毫沒把賀千絕當回事兒。

與此同時,面對羞辱,賀千絕緊握林傾雪的手,眉頭一皺,目光淡淡掃視在場眾人。

他們的譏諷,他聽進耳中,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二十五年前在林家,他們便是這般。

二十五年後,依舊未曾改變。

堂堂龍王,何時被人這般說過?

何人敢?!

上一個敢對他說出這樣話的人,已經被他送下了地獄!

但面對林家人,他不語。

只因為報答那位老人當年的救命之恩。

只為償還……林傾雪這麼多年對他的痴情。

林家眾人原本對賀千絕態度依舊。

可是不知怎麼回事,剛剛前者朝他們投視過來的剎那,包括林天輝在內。

他們心中竟然生出一股涼意。

彷彿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位氣勢衝天的大人物。

回過神來再看賀千絕,全身普通的裝扮。

眾人釋懷。

心想,估計是因為這一段時間被林氏集團財務問題,困擾的眼花了吧。

另一邊。

賀千絕的的到來,在蘇天成眼中,只是裝模作樣而已。

得知前者身份,他不再廢話,大步走到賀千絕對面,以一種活生生挑釁的語氣道:"我這次過來,是要跟你們商量一下和傾雪的婚事。"

話落,他小心翼翼拿出奪目的一物。

"除了當初答應援助林家的那三千萬,如果我沒記錯,今天應該是傾雪二十四歲生日,這串價值一百萬的翡翠項鏈,是我給傾雪特意挑選的生日禮物。"

哇!

此言一出,眾人震驚不已。

男的不可思議,女的紛紛羨慕嫉妒恨。

今天,確實是林傾雪二十四歲的生日。

林家最近風波不斷,沒人記得罷了。

可見,林傾雪在林家的地位不高,並不被他們放在心上。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然而,面對蘇天成羨煞旁人的獻殷勤,林傾雪無動於衷。

一個月前,林氏集團面臨經濟危機,需要蘇家援助。

條件就是,林傾雪嫁給蘇家大少爺蘇天成。

當時,她雖抗拒過,但勢單力薄,只能在糾結無奈中度過每一天。

可是現在,賀千絕回來了!

她愛的這個男人回來了!

她心愛的丈夫就在這兒!

她……又怎能另嫁他人?

這番話被賀千絕聽到。

沒人注意到,他那早已被磨練的鋼鐵般的心態。此刻,微微顫動了剎那。

即使曾經面臨刀山火海的危險。

即使曾經獨身一人獨闖龍潭,斬敵將於萬人之中。

即使曾經以一人之力,踏雷前行,單槍匹馬重創他國天榜組織。

也遠遠沒有這個時候,讓賀千絕動容的厲害。

身為精英,更是龍王!

在外,為國拋頭顱,灑熱血。

在家,還能有一個女人為你這般廝守。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唰!

蘇天成臉色一寒。

他沒想到,這一次林傾雪會拒絕的如此乾脆。

"你可要想好,不嫁給我,你們整個林家就完了。"

"妹妹,誰讓你這麼說的?你好大的膽子。"

以林天輝為首,不少人對林傾雪大聲喝道。

"大哥,三叔,各位叔叔伯父,你們只為了林家的前途考慮,你們何曾問過我的感受?"

林傾雪鼓足勇氣,沉聲道。

"林家就是你們的天,你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要延續林家的輝煌。不嫁,可由不得你!"

這時,一道蒼老有力的聲音傳來。

被下人攙扶着,拄着拐杖,臉色卻蒼勁有力的林家老太太出現了。

林傾雪的爺爺去世後,林家老太太自然成了林家的實際控制人。

在林家,她就是天。

她的話就是聖旨。

見到來人,一干人等紛紛起身行禮。

眾多小一輩中,林傾雪是林家老太太最疼愛的孫女。

將來就算分家產,也有她的一份。

林氏集團現在陷入危機,林天輝之所以一直主張林傾雪和蘇天成的婚事。

一方面,能夠緩解危機。

另一方面,能夠藉此把她掃地出門。

嫁出去的女子,潑出去的水。

林傾雪早一天走,他就能早一天想辦法,把林傾雪的那一份歸到自己名下。

可誰曾想,賀千絕回來了。

他的回來,讓林傾雪改變了主意。

現在林家老太太現身,林天輝立即再度說道:"奶奶,剛剛傾雪的話,您都聽到了吧?"

"不用你說,老婆子我還沒到眼瞎耳聾的地步。"

林家老太太拄着拐杖,目光最終落在林傾雪身邊的賀千絕身上。

林傾雪不由的手抓了下賀千絕,提醒他該做些什麼。

"奶奶,千絕給您請安。"

眾目睽睽下,賀千絕行三跪九叩孝禮。

"起來吧!"

林家老太太老眼中沒有多少波動。

"五年前,送你去部隊。如今你回來了,時間過得倒挺快。"

"千絕不孝,過了這麼多年才回來。"

賀千絕恭敬道。

雖然這位林家老太太並不如林家那位老爺子當年對賀千絕那般好。

可他依舊對其恭敬如初。

"林奶奶,天成也給您請安了。"

這時,蘇天成也走過來,滿臉笑容,恭敬道。

林家老太太滿臉褶子的臉上堆起了笑容:"天成有心了。"

同樣是請安。

她對待賀千絕蘇天成的態度,簡直天壤之別!

"都坐吧。"

林家老太太主持者家族大局,坐到主位上:"這次我林家遭遇危機,幸好得到蘇家援助,大恩大德,我老婆子記心上了。"

"林奶奶何出此言,蘇林兩家就快成一家人了,不用這麼見外。"

蘇天成瞟了眼和賀千絕坐在一起的林傾雪,意有所指。

"也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傾雪能夠嫁給你,這也是她的福氣。"

"奶奶,您怎麼……"

林傾雪聽得急忙站起來。

"傾雪,家族的事情你也是知道,你不是三歲小孩子了。"

林家老太太淡淡看着賀千絕:"既然你回來了,有些話,我這老婆子也不得跟你不說明白。"

她話沒說完,賀千絕便站了起來。

這些人的心思,要做什麼,豈能逃出他的眼睛?

"奶奶。"

他搶先開口:"我知我有愧傾雪已久,可當年你們送我去部隊,身為男人,更身負戎裝,我有自己的職責,自古忠孝不能兩全。如今我回來了,千絕承蒙當年林家救命之恩,永不敢忘。林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至於,他?"

賀千絕目光冰冷,對視蘇天成。

從賀千絕眼中,蘇天成看到了一種凌厲,一種從普通人身上完全沒有感受過的氣勢。

僅僅對視,竟然讓他後背發涼!雙腿打顫!

可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認慫,瞬間也站了起來。

手裡捧着那串價值連城的翡翠項鏈,想要藉此打擊賀千絕的氣勢,提高自己的聲望。

"奶奶。"

林天輝也站了起來:"事關林家存亡,您可不能只聽某些人表面的說辭,他們啊,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分明針對賀千絕。

林天輝看看蘇天成,又瞟了眼賀千絕。

意思像是在說,說大話誰不會。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人家能解決三千萬的資金危機,能一下子送出價值百萬的翡翠項鏈當生日禮物。

你能嗎?

你有嗎?

你見過嗎?

口口聲聲傾雪的丈夫,你記得傾雪的生日嗎?

你只是個吃我們林家,用我們林家,到現在還想回來吸我們林家血的廢物一個!

逞能!

不自知!

就在這時,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出。

有林家下人慌張跑進來通傳道:"老奶奶,有人……有人來給傾雪小姐送禮來了!"

"送禮?"

立即,一陣威嚴赫赫,直衝雲霄之聲傳來。

除賀千絕外。

震懾在場每一個人。

"忠君報國絕無雙,破鏡重圓更有時。龍威永在,吾眾一心。承吾主之令,獻上薄禮,恭祝傾雪小姐生辰之快。"

"情亦不斷,龍鳳呈祥金雕塑一座!"

"瑞氣臨門,當代書法大家張宗師提筆,百年好合如字一幅!"

"情比金堅,赤足金條,九十九條!"

"花好月圓,玫瑰之焰九千九百九十九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