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門女婿
龍門女婿 連載中

龍門女婿

來源:掌文 作者:陳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濤 龍曼婷

這是一個草根逆襲的故事,也是一個上門女婿憑着自己的智慧和能力闖入都市,走上世界巔峰的傳奇展開

《龍門女婿》章節試讀:

005章 王伯出事


王伯的腿腳本來就有殘疾,被他這麼一推,陳濤就看到王伯的身子往後踉蹌了幾步,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陳濤當即就炸了,大喊一聲:"給我住手!"便沖了過去。

兩人不屑的扭頭看向陳濤:"你丫誰啊,別多管閑事啊,否則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媽隔壁的。"

他倆竟然出手推陳濤王伯,陳濤想都未想,到了兩人跟前,二話不說直接一拳,掄在剛才出手的那小子腹上。

那小子慘叫一聲,捂着肚子蹲下去了,另外一人罵了一句:"你找死啊!"然後揮拳打了過來。

陳濤冷笑一聲,輕鬆地躲開,不等他再次出手,一把抓住對方的頭髮,猛的往下一摜,右腿膝蓋直接頂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對方慘叫一聲,陳濤沒有停留,抓着他頭髮的手往外一撥,又是一聲慘叫,他直接砸在了剛才那人的身上。

就這兩個傢伙,瘦的跟小雞仔似的,哪能打得過陳濤?

兩名少年相互攙扶着站了起來,沖陳濤怒視道:"小子,敢管我們的閑事,你是不是找死?"

"找死的是你們!"陳濤從地上摸起一塊磚頭就要砸過去,嚇得兩名少年轉身就跑,騎上摩托車一溜煙沒影了。

陳濤回身將王伯扶了起來,問王伯到底怎麼回事?

可是任憑陳濤怎麼問,王伯就是不肯說,只是讓陳濤早早回去。

陳濤知道王伯肯定有事,不然那兩個少年不會無緣無故的找麻煩,見王伯不肯說,陳濤也沒有辦法,只是讓王伯以後多加小心。

時間已經不早了,陳濤也不敢多加逗留,於是告別王伯,準備返回龍家。

陳濤站在站牌邊上等着公交車,一輛白色的北京現代停在了陳濤的跟前,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身穿紅體恤的男子探出腦袋來。

"陳濤?是你?"男子驚訝的看着陳濤。

"是啊,張勇,這麼巧啊!"陳濤微笑着對張勇打招呼。

張勇是陳濤的初中同學,倆人從小關係不錯,聽說開了一家中介所,專做二手房產買賣,生意很不錯,到現在連車子房子都買了。

"來,抽煙,聽說你做了龍家的上門女婿,龍家可是南城有錢人啦!"張勇從駕駛台上摸了一盒軟中華,給陳濤遞了一根。

陳濤搖搖頭,說自己不會抽。

張勇也不在意,自己點了一根,又問陳濤在龍家過得怎麼樣,天天錦衣玉食的肯定很舒服吧?

"還好,還好。"陳濤不想將自己的現狀告訴別人,便含糊其辭地敷衍着。

張勇猛吸了一口香煙,漫不經心地說:"我想也是,龍家那麼有錢,每月給你的零花錢恐怕也上萬吧?對了,你這次回家來看王瘸子,給他帶了什麼好東西啊?這下好了,有了這些錢,王瘸子就能賠償人家了。"

聽張勇這樣一說,陳濤心中一愣,王伯自己不肯告訴自己,那是怕自己擔心,看來張勇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於是,陳濤連忙問張勇:"王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欠了誰的錢?"

"怎麼?你還不知道嗎?"張勇有些驚訝。

陳濤搖搖頭說:"知道我就不問你了。"

張勇一甩頭:"你上車,我送你回去,車上我告訴你。"

陳濤點點頭,上了張勇的車子,張勇搖上車窗,啟動了車子。

車上,經過張勇的描述,陳濤慢慢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因。

原來王伯上個禮拜,騎着電動三輪去辦事,也不知道咋回事,停車的時候剎車竟然失靈,不小心撞到了一輛保時捷,車前蓋,保險杠,還有兩個大燈都給撞壞了。

對方見王伯年老體邁,還是一個瘸子,倒是沒怎麼為難他,只是問了王伯家的地址,說自己去修車,不過修車費還是要王伯出的。

第二天早晨,車主來找王伯,並且將一張修車費用清單遞給了他,說是一共兩萬一千多的修車費,讓王伯拿兩萬整就行了。

可王伯一天掙不了幾塊錢,去哪湊齊兩萬塊錢啊?就一直拖着,說再給幾天時間,一定會把兩萬塊錢湊齊的。

可是兩萬塊錢一直沒有湊夠,興許是把車主惹怒了,就三天兩頭找人來鬧事,讓王伯還錢。

聽了張勇的描述,陳濤明白過來,怪不得他見王伯的時候,他一臉愁容,原來是因為這件事。

他不告訴陳濤,想來也是怕陳濤擔心他。

只是陳濤有些納悶,張勇是怎麼知道這麼詳細的?

張勇解釋說:"我當然知道了,那個保時捷車主以前是我的客戶,為了王瘸子,我給他打過幾次電話,想問他能不能少賠點,可我一提這事人家就掛斷了。"

"哎,說起來王瘸子還真是可憐,一輩子沒有娶上老婆,到頭來還攤上這麼一檔子事,真是不幸啊。"說這話的時候,張勇通過後視鏡瞄了陳濤一眼。

"張勇,謝謝你了。"

"沒事,我們是哥們嘛!"張勇扭頭笑着說道。

"張勇,不瞞你說,這些日子我在龍家過得也不行,別說給王伯拿錢花了,連人身自由恐怕都要受到限制,可我擔心我王伯,你能不能……"

說到這裡的時候,陳濤停住了,因為陳濤和張勇最多也就是普通朋友關係,兩萬塊錢不管對誰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

"有啥話就直說嘛,幹嘛吞吞吐吐的?"

見張勇如此直率,陳濤不再猶豫,繼續說道:"張勇,你能不能借我兩萬塊錢,先幫王伯渡過這次難關,等以後我肯定連本帶利的還給你!"

"這樣啊!"張勇面帶難色,撓了撓頭髮說:"阿濤,不是我不幫你,你看我現在剛換了新車,還有下個月我就結婚了,女方要的聘禮挺多的,我手頭上確實挺緊,恐怕,恐怕這次我不能幫你了。"

"沒事,你能告訴我這些,還打電話替王伯求情,已經是幫我了。"

陳濤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意,心裏面卻是苦澀無比,沒想到王伯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欠了別人兩萬塊錢該這麼還啊?陳濤又不在他身邊,那些人肯定還會來找王伯要錢的。

而且陳濤臨走前,還打了車主的人,說不定人家也會打王伯一頓。

怎麼辦,怎麼辦?

一時間,陳濤感覺自己有些六神無主,不知道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