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甜妻,厲少花式寵
重生甜妻,厲少花式寵 連載中

重生甜妻,厲少花式寵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沐綰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西洲 現代言情 舒南意

全身心的信任,換來的是葬身於一場刻意為之的大火中
一朝重生,她步步為營,誓要手刃渣男賤女
只是,號稱心中自有硃砂痣的厲先生,為什麼像只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跟在她身後,默默磨刀擦槍?某日,兩人商業聯姻的消息被某八卦周刊踢爆,面對男記者羨慕,女記者嫉妒的眼神
她淡淡一笑:「傳聞而已,我和厲先生只是認識,不熟
」「嗯,傳聞確實有誤
」身旁的厲先生從善如流的接話,笑容俊朗迷人:「並非商業聯姻,而是我對厲太太覬覦多年
展開

《重生甜妻,厲少花式寵》章節試讀:

第4章 死死的掐上她的脖子


第4章 死死的掐上她的脖子

察覺到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裙子上,舒南意微微一怔,隨即勾了下唇角。

「我這不是為了表示對我的新婚丈夫你的尊重,所以特意從衣櫃里挑了件好看的裙子么?」她盈盈一笑,白皙如玉的手指摩挲過裙擺。

被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屏幕再次亮起來。

舒南意垂眸看過去,在看見上面閃爍着的華程沅三個字後,杏眸中,有冷厲一閃而過。

她拿起手機,沒接通也沒掛斷,而是按了下鎖屏鍵,關掉了鈴聲。

然後,便將手機隨手扔在了一邊。

再抬起頭時,正好撞進厲西洲深邃如同漩渦的鳳眸中,高深莫測,捉摸不透。

男人有着一張俊美無儔的臉,五官深邃立體,是造物主精雕細琢的完美作品。

漆黑如墨的眸子如同幽深的靜潭,讓人沉溺其中,心甘情願的沉淪。

英氣的眉,高挺的鼻,薄唇微抿。周身縈繞着生人勿進的涼薄氣息,透着久居上位者的矜貴淡漠。

可就是這樣一個冷靜自持的男人,前世在她鬧出私生子緋聞的時候,卻是猩紅着眼,死死的掐上了她的脖子。

整個人帶着足以毀滅世界的怒火,像是要將她送入無邊黑暗的地獄。

他說:「舒南意,你究竟有沒有心!有沒有!」

後面,他好像還說了什麼,可是當時沉浸在死亡威脅中的她,壓根兒沒有聽清楚。

就在她以為她會被他掐死的時候,他卻鬆開了手。

扔給自己一份離婚協議書後,便離開了。

現在,舒南意看着男人複雜的眼神,心裏突然生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他那般失控,是因為喜歡她嗎?

「你——」下意識的想要直接出口,卻在說了一個字後,閉了嘴。

怎麼可能!

她和他結婚兩年半,他從來沒有表現過一絲一毫對她的喜歡。

那般生氣,也只是因為他的自尊心,因為自己讓他成了整個海城的笑話吧!

舒南意定了定心神,唇角揚起淺淡卻帶着幾分疏離的笑:「你誤會了,我沒準備出門。既然已經領證,我就會做好你的妻子,會配合你出現在所有需要的場合,扮演好厲太太的角色。不過,有些話,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提前說清楚的。」

「你說。」厲西洲看着她,眉宇間一片清寒。

目光落在她額角上的青紫上,眸光一縮。

光潔的額頭,硬幣大小的青紫,十分刺眼。

薄唇微微動着,卻什麼都沒說。

「首先,你的私生活,我不會過問。哪天你不需要我佔據厲太太這個身份的時候,隨時可以告訴我,我絕不胡攪蠻纏。」

「我對女人沒興趣。」厲西洲出聲,嗓音里不帶絲毫溫度。

「額——男人我也不在意。」舒南意不動聲色的微微挑眉。

難道這才是厲西洲提出聯姻的原因?

因為他喜歡男人,所以需要一個明面上的妻子?

「你說什麼?」厲西洲的聲音驟然沉下去,臉色微微發沉。

舒南意悻悻的摸了下鼻子,知道自己是腦洞開大了。

嬌俏的眨了下眼睛,笑着道:「開個玩笑緩解下氣氛嘛,我們繼續說正事?」

掩飾似的清了下嗓子後,繼續說:「其次,我希望你能同意我出去上班這件事,我不想成為圈在籠子里,漸漸被折斷翅膀的金絲雀。」

「嗯。」厲西洲淡淡點頭,直接同意了。

視線忍不住朝着她額頭上飄,終究沒忍住,彎身從茶几下的抽屜里拿出醫藥箱,放在了茶几上。

舒南意看着推到面前的醫藥箱,這才想起額頭上的傷。

心裏微微一頓,溫淺笑着:「沒關係,我皮膚敏感,看着恐怖,實際上不嚴重。」

「最後一件事。」她抿了抿唇角,拿了個抱枕抱着,漂亮的眼睛裏,閃過幾分不自然,「我能知道,你花了一百個億,不是購買舒園地產的股份,而是買了——咳咳,我,的原因嗎?」

輕咳了幾聲,像是要掩飾窘迫和尷尬。

厲西洲沐浴在她充滿好奇的眼神中,面色未變,摩挲着扳指的手指頓了頓,半分沒有回答的意思。

舒南意眨了下眼睛,只得繼續說:「是為了想要個孩子,來應付家裡人嗎?我知道我沒有拒絕的權利,但是,我現在還沒做好準備。我想你應該也還沒做好,不然剛剛也不會把我扔在浴室里不管。所以,孩子的事情,等我們都做好了準備再說,好嗎?」

只等了一秒,她便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對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解釋一句,我剛剛去你房間找你,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拿點鎮定劑。就這樣,很晚了,我先回房間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晚安。」

說完,衝著男人微微頷首後,便起身離開。

厲西洲一直目送着她上了樓,回了房間,才收回視線。

狹長的鳳眸中,一片複雜之色。

良久,他拿起手機,撥通了某個號碼。

電話接通後,不等對方說話,便首先開了口:「十分鐘後,召開視頻會議,讓米國分公司的財務總監做好準備。」

「哈?」電話那頭的聲音,滿是驚詫,「老闆,今天不是你的新婚之夜?你把老闆娘丟在一旁,來開會,真的好嗎?」

「嗯?」厲西洲眸光一寒,嗓音直接從胸腔透出來,帶着冷意。

「是,我馬上通知!」電話那頭的人立定站好,一臉嚴肅,只差沒敬個禮了。

掛斷電話後,厲西洲將手機扔到茶几上,抬手捏了捏眉心。

舒南意回到房間,先換了睡衣,才去看手機上的未接。

有五個。

三個是華程沅打過來的,另外兩個是舒姜玥。

她看着通話記錄,冷冷的笑了一聲,將手機反扣在床頭柜上,果斷上床睡覺。

夢中,她再次回到那個海邊別墅。

她成了一縷孤魂,飄在空中,看見有人不顧身邊人的阻攔,直直的衝進了已經被大火吞沒的別墅中,表情瘋狂。

她想要飄到那人前面,去看看那人是誰。

卻怎麼都動不了,只能看着他執拗沖入火海的背影。

這個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