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被奪舍了
我被奪舍了 連載中

我被奪舍了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瑞妞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牧 王學梅 都市小說

為了錢,叔叔一家逼我娶了有錢人家的痴傻醜女
「雖然我不愛你,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負你!」展開

《我被奪舍了》章節試讀:

第八章 對不起,我不救!


第八章 對不起,我不救!

「如果再不急救,他可就真的死了。」站在一旁的柳牧,終於開口了。

「你個下賤的服務員懂什麼?!」任春雨怒聲罵道,「如果我會急救,我還會在這兒着急?!」

「那個......我們是來幫柳牧要彩禮的,這事兒跟我們沒關係。」

「你老公如果真死了,也是柳牧的錯,你要找就找他。」

「再說,我也不知道這孩子這麼脆弱不是?」

趙凱咽了口唾沫,終於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馮劍鋒那可是豪門子弟,馮家在雲城那可是二流世家,比之任天成不知強了多少倍。

如果馮劍鋒死在任家,就算他是任家的女婿,估計任家也難逃一死,更何況是他小小的趙家?

只有先把責任推脫出去,才有可能置身事外!

「趙凱,你這個混蛋!」任天成臉色難看得很,「虧我感覺和你是朋友想拉你一把,你居然吃裡扒外?我告訴你,咱們的婚約,完了!」

「完了就完了,我還稀罕跟你結親?」趙凱一聲冷笑,「我們走!」

「我女婿被你氣成這樣,你說走就走,你以為這裡是菜市場么?」王瑩瑩黑着臉罵道,「我閨女的話你是不是沒聽懂?劍鋒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別說你們三個了,你們趙家人,都得跟着陪葬!」

「我可以救他。」柳牧眉頭微皺,終於說道。

「柳牧,你少在這兒亂說,你會什麼?」趙凱瞪了柳牧一眼。

任春雨更是冷笑連連:「你不就是個服務員么,你會救?」

「你以為是心臟復蘇那麼簡單么?沒有急救藥,就算是神仙來了也難救!」

「你們一家三口,就是人渣!」

「如果你一個服務員真能救了他,我立馬給你磕頭道謝!」

「這可是你說的!」柳牧笑了,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根孫勝真給他的銀針,紫芒附着,上去就深深扎進了馮建峰的胸口。

「你敢扎老娘的男人?!」被柳牧這麼一紮,任春雨着實被嚇了一跳,起身撲向柳牧。

「咳咳......呼......難受死我了!」馮劍鋒卻在這時,長呼一口氣,艱難地開口說道。

「老公,你好了?」任春雨神色一動,轉身又抱住了馮劍鋒。

見馮劍鋒好了很多,幾人又驚又喜,這個服務員,難道真懂醫術?

「他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你可以跪下向我道謝了。」柳牧雙手抱肩,淡淡的說道。

「我......」任春雨頓時又羞又氣,仰頭瞪着柳牧,「我堂堂任家二小姐,馮家長孫媳婦兒,給你一個服務員下跪?你算老幾?你也就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而已!」

「短短兩天,已經是第二個人這麼說我了。」柳牧無奈的搖了搖頭,「人吶,都這麼幼稚么?」

「你一根銀針扎了下去,我老公恰巧好了,你居然說是你的功勞?」

「柳牧,我還沒有追究你刺痛我老公呢,你還敢讓我給你下跪道謝?!」

「只是一個玩笑罷了,也就你這種吊絲能當真!」

任春雨抱着馮劍鋒,嗤笑道。

「不用多言,只是你玩不起而已。」柳牧笑了。

「你這個低賤的底層工作者,你敢罵我老婆?!」

「你個傻逼真以為自己很牛逼么?你以為我是被你救的?我特么是自己用毅力把自己給治療好的!」

「你們這些下等人,根本不配娶我小姨子,不配......啊......啊......」

馮劍鋒更是唾沫星子亂飛的罵著柳牧,結果因為激動,剛剛被治好得心臟病又複發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任天成等人再度看向柳牧。

只是馮劍鋒卻在倒下的一刻吼道:

「就算是你救的,老子也不稀罕!」

「我馮劍鋒就算病死,疼死,從這兒跳下去,也絕對不會讓你救!」

「哎呦......哎呦......」

「這孩子怎麼這麼倔啊,這可如何是好?」王瑩瑩從口袋裡掏出手絹,一邊為馮劍鋒擦着汗一邊叫着。

「我給陳醫師打個電話,他離這兒不遠,十幾分鐘就能趕過來!」任天成想了想,立馬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你們還不快滾,站在這兒噁心人么?!」任春雨則是看敵人般看着三人,冷冷的罵道。

「別把那根銀針拔了,他至少能堅持二十分鐘。」柳牧聳聳肩,轉身就要走。

「你給我站住!」沒走幾步,就被趙凱一把拉住了。

自己還等着一百萬救命,如果就這麼走了,那今晚自己必死無疑。

就算這門親事黃了,也得跟任天成借上一百萬!

「怎麼,都趕你們走了你們還不走,乞丐都沒你們不要臉吧?」王瑩瑩冷哼一聲,盯着王學梅罵道,「就算都是千年的狐狸,那也有貴賤之分,你個下等的賤胚,還真就不配跟我說話!」

「媽,劍鋒都這樣了,你就不能少說幾句么!」任春雨早已淚流滿面。

扭頭伸手就把銀針給拔了:「你還敢嚇唬我,一根銀針能頂什麼用啊!」

「啊......疼......不......不......」本來還只是難受的馮劍鋒,這一刻卻像被要了半條命一般,冷汗直流,臉色瞬間蒼白了下來。

「怎麼回事?難道真是那枚銀針的功勞?」這一下,任春雨可算是傻眼了。

本來還能支持二十分鐘,等孫醫生過來,可現在如果馮劍鋒死了,豈不是自己殺了他?

剛剛才罵了柳牧,現在如果求他的話,不就是打自己的臉么?

一時間,任春雨進退兩難。

趙凱一家站在旁邊也沒敢說什麼,整個客廳里只剩下了馮劍鋒的哀嚎,如豬叫般一浪高過一浪,刺激着每個人的耳膜。

「任大哥,怎麼回事?」七八分鐘後,一道身影從外面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為首那人,居然是孫勝真!

「孫醫生,你來了就好了!」見到來者,一家人全都鬆了口氣,任天成立馬抓住了孫勝真的手,拉着他來到了馮劍鋒面前,「你快看看我女婿,他心臟病突發,我看着都難受啊!」

「距離你給我打電話都過去十分鐘了,心臟病突發,能支撐這麼久?」孫勝真一愣,立馬上去為馮劍鋒做了一番檢查。

卻是搖了搖頭:「時間太久了,我根本無能為力啊,如果不是他心臟被刺了一針,估計早就不行了!」

「您說什麼?」此話一出,眾人皆倒吸了一口涼氣。

王瑩瑩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撲過去跪在了孫勝真面前:「孫醫生,我們都知道您醫術高超,您可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女婿啊,嗚嗚......我求您了!」

「嫂子,你快起來!」孫勝真連忙將王瑩瑩扶了起來,嘆了口氣說道,「先天性心臟病,本來就是世界上難以攻克的頑疾,賢侄能夠撐這麼久,本來就是一個奇蹟了。」

說到這兒,孫勝真突然神色一動,再度開口道:不過,我這兩天認識了一位神醫,如果他在這兒,或許可以治好。」

「神醫?他在哪裡?我現在就去請!」本來已經失去希望的任天成,突然又燃起了希望,抓住孫勝真的手激動地問道。

「他是好味齋的一個服務員,叫柳牧。」孫勝真鄭重的說道,「那是我見過的,醫術最高的神醫!」

「柳牧?」聽到這個名字,一家人全都看向角落的一家三口。

見三人視線轉向自己身後,孫勝真也好奇轉過了身子,卻見柳牧居然就在現場。

當時興奮得差點兒跳起來,立馬衝過去躬身問道:「柳先生,您居然也在這裡?抱歉我剛才沒發現您。」

見孫勝真如此態度,眾人大驚,一個服務員,居然被中醫院的主治醫師如此尊重?

王瑩瑩也震驚的問道:「劉醫生,您說的神醫,真的是柳牧?」

「如假包換啊!」孫勝真哈哈大笑着說道,「柳先生,既然您在這裡,那就好了,還請您救救這個病人,也好讓勝真,能再度瞻仰您的醫術!」

「對不起,我不救。」柳牧一笑,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