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權傾天下:醫妃嫁到
權傾天下:醫妃嫁到 連載中

權傾天下:醫妃嫁到

來源:追書雲 作者:流年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王月桐 王雨柔 穿越重生

她,王月桐,現代醫界的醫仙,一朝穿越為相府嫡女,爹不親繼母不愛
便宜爹,坑你沒商量;狠毒繼母,賜你萬劫不復;白蓮花妹妹,踹你嫁給匈奴王
他,夜青冥,當今皇上的弟弟,一代戰神,腹黑王爺,玩心機,玩冷血,令世人聞風喪膽
洞房花燭夜「你在勾引本王?」「我從來沒有解過男人的衣衫!」展開

《權傾天下:醫妃嫁到》章節試讀:

第4章不嫌事大


第4章不嫌事大 就在此時,一道柔柔地聲音從她身後傳了過來。
---------------------- 「姨母,您找我?」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二夫人不敢相信的轉過身去。
只見王月桐一身淡紫色春衫,手裡拿着幾根迎春花,正笑盈盈地向著她走來。
「你……」二夫人看着王月桐的眼神像是見了鬼!
這丫頭不是還躺在床上休息嗎?
之前大夫看了,說要至少明日她才會醒來,可是如今這王月桐怎麼看起來像是沒事人一般。
而且,在她平日的教導下,王月桐最喜穿金戴銀俗氣花哨的打扮,今兒怎麼卻像是換了個人般,裝扮得如此得體!
看着二夫人吃驚的表情,王月桐笑着把手中的迎春花遞了過去。
「姨母最喜這迎春,剛月桐看到路上這花開的好看,便摘了些來送給姨母。」
「姨母莫要嫌棄。」
二夫人盯着王月桐,像是要把她盯出一朵花兒來似得。
王月桐的笑容漸漸淡了下去,舉着花兒的手也垂了下去,只聽她幽幽說道:「姨母可是生月桐的氣了?」
「從小姨母就說不捨得月桐嫁人,就算雨柔妹妹先嫁了,月桐也可以一輩子呆在姨母身邊替她孝敬伺候您。
可下人們卻在亂說什麼姨母要把月桐嫁給敬王爺,月桐自知身份怎麼配得上敬王爺,便想着其中定然是有什麼岔子,便想詢問一二。
可誰知腳一滑卻是不小心摔了。」
「月桐知自己頑皮,惹得姨母擔心。」
「剛才月桐一醒來,便想親自來向姨母賠罪,免得姨母因過於擔心月桐的傷勢日夜不得安心。」
王月桐一邊說著,一邊臉上顯出了難過的神色,心中卻是暗笑道,不就是裝白蓮花嗎?
這有什麼難的。
不說別的,憑藉著她曾經看過的什麼《環環轉》《錦錦未央》之類的古裝宮廷劇,裏面的白蓮花綠茶黑蓮花一大把,簡直是現成運用的極好素材!
聽了王月桐的話,二夫人頓時一愣,接着便覺得臉上一片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當面打了好幾個巴掌一般!
她盯着王月桐,想要看看她這番言語是故意說的還是無心之為,可是王月桐的表情卻根本看不出半分破綻。
就在此時,屋內的幾位貴婦們確實陸陸續續地走了出來。
今兒來這相府一趟,果然是來對了!
嘖嘖嘖!
之前這二夫人還一口咬定是相府大小姐脫光跳湖,可如今人家大小姐確實好生生的站在這裡!
這其中一望便知有些貓膩!
明明這大小姐剛剛才醒來便趕着來賠罪,二夫人卻是睜眼說瞎話,把污水往她身上潑,這心真是有夠黑的了!
而剛才這王大小姐說什麼了?
要留着姐姐在身邊伺候一輩子,讓妹妹先嫁人?
還是這王二夫人從小便灌輸給大小姐的想法!

嘖嘖,不愧是後娘,心思如此狠毒!
妹妹先姐姐嫁了,一般表示姐姐身有隱疾嫁不出去的意思,看來名滿京城賢惠的二夫人,也不過是這麼一回事。
這幾位貴婦人哪位不是後宅里打滾多年的人精,互相對了對眼神,便對如今的情況明白了幾分。
再看那王月桐的模樣,柔弱乖巧,一副聽話懂事的模樣,哪裡跟傳聞有半點相似之處!
想到這裡,眾人對於二夫人的評價又降了降,而至於她們還未見到了王雨柔,幾位貴婦人心中也有了些看法。
親娘都這般模樣,女兒還會有好的不成?
如此說來,難道那跳湖的真的是王二小姐不成?
王月桐聽到腳步聲,立刻對着面前出現的幾位行了禮。
她落落大方的舉止,與二夫人口中「欺負幼妹,鞭打下人」的形象完全不符。
幾位夫人都給了王月桐見面禮,雖然是一些常見的首飾掛墜之類的小玩意兒,也是讓二夫人對這王月桐心中更是不喜。
可不管心中如何痛恨王月桐,二夫人還是強忍着露出了個笑臉說道:「你怎麼出來了?
還是躺着歇息吧?
可是院子中的丫鬟惹你生氣了。
沒關係,姨母給你換些好的。」
王月桐卻是有些羞澀地搖搖頭,說道:「丫鬟們都很好,她們都是姨母選出來的,自然都是好的。」
二夫人一哽,轉了個話頭說道:「今兒有事,你先回去歇着吧。」
此時的二夫人心中卻是有些焦急,柔兒怎麼還沒回來,難道紅玉說的是真的?
那要跳進池塘的人真的是柔兒?
可是這怎麼可能,這般沒頭沒腦的事情,柔兒怎麼會去做!
王月桐乖巧地點點頭,向眾位夫人告辭後正要轉身離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從袖子里掏出了一隻小巧的繡鞋。
「這是柔兒的鞋子!
怎麼會在你這裡!」
二夫人一眼便認出了那是自己女兒的鞋子!
她一把從王月桐手中把鞋子搶了過來,因為用力過猛,一下子把那王月桐推倒在了地上。
「哎呀」王月桐心中冷笑一下,卻是順着王夫人推倒她的力道摔到了地上,她的臉被地上的沙石一蹭,瞬間就紅了一大片。
「你說!
柔兒的鞋子為何會在你這裡!」
王二夫人厲聲說道。
王月桐微微抽動鼻子,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她如今半趴在地上原本乾淨的衣裳沾上了許多塵土,一邊臉上顯出了絲絲血痕,看起來可憐極了。
她語帶哭意地說道:「姨母,這是我在外面撿到的!
柔兒妹妹平日里喜歡跟着僕役踢蹴鞠往,我以為她又把鞋子踢掉了,所以才撿過來還給姨母!」
蹴鞠!
僕役!
聽了這話,王二夫人倒抽一口涼氣!
自己的女兒何時喜歡去替蹴鞠那等男人的東西!
有何時跟着僕役混在一起!
這個賤人!
果然如同她那娘親一般心思狠毒!
這擺明了是要在眾人面前毀掉她柔兒的名聲!
這個賤人好深的城府,居然在自己跟前裝了這麼多年,如今才露出了真面目!
想到這裡,王二夫人卻是忍不住指着王月桐罵道:「無恥之徒!
你這般胡說八道是為何!」
說完,她上前一步,似乎還要說些什麼。
就在王二夫人邁腿的瞬間,卻是聽到王月桐突然叫道:「啊!
好痛!」
接着她捂住了肚子,畏懼地看着二夫人說道:「姨母,我,我不說了!
不要再踢月桐了!」
因為二夫人背對着貴婦人們,讓她們看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
不過她們的確是看到了王二夫人的腿動了後王月桐便像是被人踢了一腳般,這般舉動實在是太不妥了!
有人終於是看不下去了。
只見之前那位慈眉善目的婦人皺了皺眉,上前一步說道:「王夫人,聽聞你府上不是有人落了水?
如今還是快去看看吧!」
說著,她身後跟着的丫鬟們卻是上前扶起了王月桐。
王二夫人狠狠地瞪了王月桐一眼,準備待到眾人走後再好好收拾她。
卻看到人群中一位打扮最為艷麗之人笑道:「說起來,青天白日里有人脫光了跳水,我倒是還未見過呢!
王夫人,不若你帶我們去開開眼?」
此人穿着真紅大袖衣上面綉着織金秀鳳文,年紀看去去不過只比王月桐大不了多少。
可是王月桐卻發現,在場的諸位貴婦卻是隱隱以此人為首,就連王二夫人對着此人時,也是十分恭敬的。
「這……」王二夫人有些遲疑,突然看到這鞋子,她是真的擔心了!
不過此人卻不是她可得罪的,也許那跳池之人並不是柔兒呢?
想到這裡,她對着這人露出了諂媚的笑容,說道:「那我給王妃您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