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京華煙雲
京華煙雲 連載中

京華煙雲

來源:追書雲 作者:明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管事 顧輕舟

少帥說:「我家夫人是鄉下女子,不懂時髦,你們不要欺負她!」那些被少帥夫人搶盡了風頭的名媛貴婦們欲哭無淚:到底誰欺負誰啊?少帥又說:「我家夫人嫻靜溫柔,什麼中醫、槍法,她都不會的!」那些被少帥夫人治好過的病患、被少帥夫人槍殺了的仇敵:少帥您是瞎了嗎?「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為天,我說一她從來不敢說二的!」少帥跪在搓衣板上,一臉豪氣雲天的說
督軍府的眾副官:臉是個好東西,拜託少帥您要一下!展開

《京華煙雲》章節試讀:

第8章 酷刑與激烈


那個男人--在火車上的那個男人!
---------------- 顧輕舟心中猛然亂跳:他知道她偷走了那支勃朗寧,所以叫她小賊。
「你是誰?」
顧輕舟很快鎮定下來,假裝不承認,「我沒見過你!」
男人失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走,帶你認識認識我!」
不由分說,就把顧輕舟從黃包車上扯下來,送入了自己的汽車裡。
男人手臂強壯有力,幾乎把顧輕舟提起來,顧輕舟掙脫不開。
汽車很快開走。
車廂里都是男人清冽的氣息,還有煙的香醇。
男人上車就點燃了雪茄,青煙繚繞中,他深邃的眸子斂光,什麼也看不真切。
顧輕舟拳頭攥得緊緊的。
她正要說點什麼,男人隨手丟了雪茄,就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
他攬住她纖柔的後背,摩挲着她的腰,臉湊在她的臉側:「小賊,我的勃朗寧呢?
你膽子長毛啊,那玩意兒你也敢偷?」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顧輕舟咬牙,掙扎着要下來,卻被他箍得更緊。
他唇齒見旖旎出雪茄的清冽香醇,唇略有略無撩過她的,乾燥冷冽。
顧輕舟使勁躲。
「不承認?」
男人低聲笑,「沒事,先去吃飯,這時候都飯點了,吃完飯慢慢聊!」
「我要回家!」
「吃完飯,我送你回家,你阿爸姆媽不會怪你的。」
男人鐵了心道。
她說不行,他就湊得更緊,幾乎就要吻上她。
顧輕舟躲閃不及,先應承着他。
只是,陳嫂要急死了。
男人帶着顧輕舟去吃飯。
最地道的岳城館子,一間僻靜的雅間,他點了幾樣岳城名菜,要了一壇花雕。
顧輕舟的乳娘李媽媽就是岳城本地人,她的岳城菜比這館子更地道。
吃了幾口,顧輕舟興緻闌珊,吃不下去了。
「喝酒嗎?」
男人自己不怎麼吃菜,酒倒是一口一口的,見顧輕舟也不吃了,端起酒盞問她。
顧輕舟搖頭:「我不會喝酒,我要回去了.......」 男人輕笑,好似聽了個玩笑話。
他用力拽過她,將她抱着坐在他腿上,她身子輕柔,雪膚明眸,年紀又小,像只軟萌的兔兒。
他聲音難得的溫柔,酒香溢出:「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車站找了你三天?」
為了那支勃朗寧***....... 顧輕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寧,裝傻又太刻意了,抿唇不答。
「叫什麼名字?」
他又問。
顧輕舟道:「李娟。」
「真叫李娟?」
「是!」
「嗯,娟兒,好聽!」
男人接受了,輕聲笑着,粗糲手指按壓她的唇,想吻上去。
他的手長期握槍,磨出一圈粗糲的老繭,壓在她柔嫩的唇上,酥**麻的觸覺,顧輕舟想躲。
「為何要抱我?」
顧輕舟迎上了他的眸子,問道。
「怎麼,不喜歡?」
男人挑眉反問。
「我又不是伎女。」
顧輕舟蹙眉,「好人家的姑娘,這樣摟摟抱抱?
你們岳城人都這樣?」
男人聽了這話,並沒有惱羞成怒,而是笑,摟得她更緊了,輕輕咬她的耳垂:「做我的伎女,不委屈你!」
顧輕舟咬牙。
她正要推他,甚至要惱怒扇他耳光的時候,雅間門被推開了。
男人的隨從興奮道:「團長,人抓到了!」
團長?
這男人是當兵的。
他果然是岳城軍**的人。
「好,太好了!」
男人很高興,丟了手裡的酒盞,拽起顧輕舟,「走,帶着你去看審犯人!」
顧輕舟聽到審犯人,就以為是去警備廳。
可男人的汽車一路出城。
城外有一處守衛森嚴的監牢,牢中寬大複雜,場地上沁出暗紅,似無數人的鮮血浸染。
顧輕舟有點冷,她縮了肩膀。
他們不是去警備廳的大牢,而是去軍**的大牢。
她身後跟着男人的隨從,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只得拚命小跑,跟着男人的腳步。
———— 他們進了監牢。
監牢的一隅,關着八個高大精壯的犯人,個個被打得皮開肉綻。
「團長,審了一個小時了,屁也沒問出來!」
下屬稟告道。
男人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旁邊的位置,讓顧輕舟坐下。
「拿烙鐵燙。」
男人云淡風輕道。
「燙了,他們嘴巴緊!」
「嘴巴緊?」
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轉頭問顧輕舟,「見過活剝人皮嗎?」
顧輕舟頭皮一緊。
拜託是開玩笑的,拜託不是真的!
「去準備,剝了他!」
男人隨意指了一命囚犯。
顧輕舟頭皮發緊,轉頤愕然看着這男人,難道審訊要用到如此酷刑嗎?
她手指發僵,用力才能蜷縮起來。
那邊,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將囚犯架上去,有個劊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臉,一塊皮肉翻出來,高大精壯的囚犯慘叫,顧輕舟才徹底明白:不是開玩笑的。
真的要活剝一個人。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邊,觀看着剝皮,震懾他們。
「我要回家!」
顧輕舟後背一層薄汗,聲音都在發抖。
「別跑!」
男人一把將顧輕舟圈在懷裡,抱着她看。
顧輕舟被男人捏住下頜,逼迫她看着場地里活剝人皮,耳邊全是犯人凄厲的叫聲,顧輕舟整個人都在發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沒有跟着尖叫起來。
剝了皮之後,男人親手將那個沒皮的犯人,釘在木樁上。
「我說,我說!」
剩下的犯人全嚇瘋了,個個爭先恐後交代。
「是程副將的意思,程副將想要除了您.......」 輕舟哇的一聲,吐了一地,後面的審訊再也聽不見。
回去的時候,男人很亢奮,上車就緊緊摟住了輕舟。
「放開我!」
顧輕舟嘶叫,使勁掙扎捶打,再也沒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這個流氓,你這個變態!」
她聲音尖銳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他堵住她的嘴巴,顧輕舟愣住。
她的初吻!
男人還把舌頭頂進來,溫熱的舌撩撥着,讓她無處可退。
顧輕舟回神,壓抑心頭亂跳的悸動,又踢又打,從喉嚨間罵出聲!
他真的太變態了!
他把一個人活活剝了皮,那慘叫聲,顧輕舟這輩子也忘不了。
他最變態的是,他壓住她的腦袋,逼迫她跟着看。
顧輕舟不想看,她嚇得手腳全軟了。
最後,這個變態居然親自去把那沒皮的血人釘在木樁上,顧輕舟看到那個人在痙攣,他皮都沒了,卻還沒有死....... 十分慘烈,可謂人間煉獄!
顧輕舟想吐,已經吐了三四次,胃裡什麼也沒有了。
她又噁心又害怕,眼淚簌簌的滾,又被這變態吻住,腦子裡逐漸模糊,她暈眩了。
最變態的是,這麼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脈賁張!
簡直是魔鬼!
男人卻越吻越深。
每次殺人,他渾身亢奮,精神特別足。
他粗糲的手掌在她的周身遊走,顧輕舟哭了,渾身沒了半分力氣,任由男人捏扁捏圓。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而不是來做某個男人的伎女!
———— 顧輕舟恨極,在火車上的那個晚上,應該頂住被他割喉的恐懼,大聲嘶喊暴露他!
「是處嗎?」
男人聲音嘶啞,壓抑着粗重的呼吸。
顧輕舟一臉的淚,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她剛剛看到一個活剝的人皮,哪裡還有精神聽他說話?
她耳邊嗡嗡的。
「這麼小,應該還是處。」
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你承受不住的。」
他重重拍了司機的后座,「去堂子!」
堂子算是比較高級點的伎館。
司機道是,加快了車速。
到了堂子門口,他居然將顧輕舟扛在肩上,一起帶入。
「不,不!」
顧輕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鬧騰起來。
她不是伎女,她不要進這種地方!
男人卻重重拍她的屁股:「乖!」
顧輕舟原本就頭暈目眩,被他扛在肩頭,腦袋回血,徹底失去了方向感,整個人似踩在雲端上,再也沒力氣掙扎。
他不顧四周投過來的目光,將她帶進了一間奢華的包房。
他放下就吻她,將她抵在床頭旁邊的牆壁上,吻得瘋狂,吞噬着她柔軟的唇,幾乎要將她撕裂入腹。
顧輕舟一點力氣也沒有。
「少爺.......」旋即,一個身材火爆的女子,進了包房。
他順勢放開了顧輕舟。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發情的猛獸。
他離開顧輕舟的唇,顧輕舟以為自己終於解脫時,男人從身後掏出一副手銬,將顧輕舟拷在床腳上。
顧輕舟掙扎着手銬,拉得一陣亂響,卻無法脫開,她厲叫:「你做什麼,你這個qinshou,你這個人渣,你放開我!」
她不想看他殺人,更不想看他行房。
他卻把她鎖在他床邊的柱子上。
顧輕舟厲哭:「你這個變態,變態,神經病,變態!」
眼淚經不住又滾落。
男人不管顧輕舟的歇斯底里,只是將那女人推在床上,動作野蠻兇殘。
顧輕舟就被鎖在床邊,他做了什麼,她全知道,然後她徹底崩潰了。
活了十六歲,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見識過了。
一個小時之後,這變態終於從女人身上起來。
他洗了澡,解開了顧輕舟的手銬,要帶着她離開。
上了車,男人拍顧輕舟的臉:「回神,嚇到了?」
嚇到了?
顧輕舟想罵又想笑,她似乎經歷了地獄般的一個下午,他卻輕描淡寫問她是不是嚇到了....... 顧輕舟更想哭,可是眼睛裏已經流不出半滴眼淚,她的魂魄像離體了,她一點力氣也沒有。
「去顧公館!」
男人道。
中午綁架顧輕舟的時候,男人讓下屬攔住了那個黃包車司機,問他是從哪裡出發的。
故而,他就知道顧輕舟是顧公館的小姐。
顧輕舟騙他說她姓李,男人也沒反駁。
下車時,已是黃昏,晚霞譎灧披下來,顧公館覆蓋著一層錦衣。
男人將她放在顧公館門口,就開車離開了,並沒有送她到屋子裡。
回到車上,他有點疲倦了。
司機是他的老下屬,輕聲問:「少帥,是回督軍府,還是去別館?」
「去別館。」
男人揉了揉額頭,道。
奧斯丁轎車轉頭,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別館,是一處很精緻小巧的法式小樓。
回到別館,負責打掃和煮飯的孫媽告訴男人:「少帥,夫人今天打電話來了,明晚督軍府有個很重要的舞會,讓您回去一趟。」
男人擺擺手,不理會。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這事忘得精光。
今天還有集訓,他吃過早飯就趕去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