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覆手
覆手 連載中

覆手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曹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曹雲 曹雲道謝拉 都市小說

法律並不是制止你做某些事,而是告訴你,你做了某些事並且被抓住後,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九百九十人看法律如禁區,還有十個人法律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件武器,他們所要做的就是把武器的手柄抓在手上,將武器的利刃對準別人
這十個人就是我們稱之的名律師,法庭之上,市井之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他們的眼中無黑白,無對錯,無正邪,只有勝負和利益
...展開

《覆手》章節試讀:

第五章 過節


  「生擒?」男子反問一句,道:「我的夥伴是一名五年老偵察兵,三年從業經驗,很強的近身搏擊能力。首先從這女人的照片來看,他當時是非常緊張的,並且沒有附帶文字說明,也沒有給我電話,只發了這張照片。背景雖然比較模糊,但是經過技術處理,最少可以知道是市區。」

  曹雲點點頭,他明白男子的意思,他的夥伴是非常優秀的,並且身處在市區之中,同時具備相當的反抗能力。這樣的人,這樣的環境只發了一張照片後就失蹤了。

  男子道:「我的夥伴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所以才會緊張,緊張到把照片拍成這樣。我們只是大聯盟七級成員,七級在大聯盟中也被稱呼為半專業級別,但不管怎麼說,最少承認我們有一定的專業性。按照我的想法,我的夥伴是發現了不應該發現的事或者人,拍攝了照片,當他認為自己身處危險的時候,發出了照片。照片進入大聯盟專用郵箱,一般人,不,就算FI也追查不到的郵箱。」

  曹雲問:「你的夥伴有沒有被逼供的痕迹?」

  「沒有,他全身只有一個傷口。法醫鑒定,是一把非常薄而窄的匕首從背後刺入心臟,這種匕首有一個優點,即使把匕首**,因為刀口太小,在肌肉擠壓之下,傷口不會噴濺出血液。缺點是,這種匕首缺乏衝擊力,難以刺穿人體的軟骨。傷口沒有抖動,看得出兇手下手的穩准狠,對人體的構造非常熟悉,避開了骨骼,從肌肉中刺入心臟,一刀致命。」男子道:「根據我在江湖上混跡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個兇手最少是大聯盟四級的高手。」

  男子轉身面對曹云:「兄弟,我不知道你和你父親的故事,但是我忠告一句,做人有時候不要太執着,否則會害人害己。」

  說完男子提了錢朝自己的汽車走去,很快發動引擎離開了海邊。曹雲再細讀了一次文件的內容,把女子的照片抽出來,打火機點燃了文件。等確認燒完之後,曹雲回到了自己汽車上,接通藍牙,撥打電話,發動汽車。

  接電話的是曹雲的老闆盧群:「幹嘛?我正想找你。」

  「找我幹嘛?」

  「明天過節,吃個飯。」

  「清明?清明幹嘛吃飯?」

  「怎麼?」盧群問:「沒死人不能過清明?我還得現殺一個?你找我什麼事?」

  曹雲道:「我想去東唐。」

  「你踏馬傻啊,你現在事業剛剛起步,在高岩市上流社會群中有一定的人脈和口碑,這些資本的累積會在幾年後讓你開始受益,你腦袋被門夾過?」

  「我爸在東唐出現。」

  「……」盧群很久沒說話,似乎還換了通話環境,道:「明天過來吃飯再說……順便說一句,你嬸嬸讓你過來吃飯,還安排了相親。我看了這姑娘的照片,人長的不錯,穿的也整整齊齊。」

  見盧群不想在電話說自己父親的事,曹雲就不提,道:「按照您老的口氣,這時候你要說但是。」

  「我沒想說但是,你以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不過從照片上看,這姑娘的整套衣服價值四百到六百,屬於比較著名的品牌服裝的低階產品。」

  曹雲疑問:「這有什麼問題?」

  「問題在她隨意挎的包,如果不是A貨,最少價值一萬美元以上。據我所知這包上個月才在美國上市,目前只在北美銷售。國內還不會這麼快出A貨。」

  曹雲抓住重點,驚嘆:「哇,老不修,竟然研究年輕姑娘的包包。」

  「你姐生日快到了,我這不是折騰着想給她買禮物嗎?」

  「我記得是你把她罵跑的,說她讀什麼博士,三十歲了連個男朋友都沒有。」

  「關你屁事,明天過來吃飯,我掛了。」

  ……

  曹雲從小就認識盧群,那時候盧群是一位老連長,曹雲的爸爸是一位排長,一起生活在菌屬大院。後來盧群轉業到了高岩市成為一名**,沒幾年,曹雲的父親轉業到高岩市,成為一名國刑。

  曹雲在這種氛圍的影響下,高考選擇**學院也理所當然。在高考後同學們為了慶祝噩夢的結束一起去唱歌,和本地的地痞起了衝突,最後班頭背了曹雲的鍋,讓曹雲順利的進入**大學,而班頭則因為暴力傷人被大學取消了錄取資格。之所以這麼選擇,是因為班頭家裡沒錢供他上大學。即使如此,曹雲還是記得班頭的好。

  原本按照軌跡,曹雲將在大學畢業後後成為一名**,但是曹雲的父親出了問題。當時東南亞各國合作打擊南美美洲豹團伙開闢的東南亞『放毒』路線,也稱之獵豹行動。曹雲父親因為菌隊的生涯和國刑外勤身份,更是成為一名卧底人員。就當案件到了最後,準備收網將放毒團伙一網打盡的時候,曹雲的父親突然反水,導致團伙首腦等多名核心人員漏網,曹父也就此消失無影無蹤。

  因為父親的原因,剛上大二的曹雲無奈的遞交了退學申請書,他和母親搬離了警方家庭宿舍,臨時租借一個小屋。在母親推三輪車賣水果的支持和盧群的幫助下,曹雲開始攻讀律師專業,拿到律師執照後,實習期間掛靠盧群的律師所,其本人在盧群建議下前往東唐進行為期一年的學習。

  盧群對於曹雲來說是一位大恩人,盧群則認為,自己的兵沒有帶好,讓孤兒寡母受了這麼多罪,心有有愧。兩人就此進行過多次討論,最終決定,誰也不欠誰的。

  盧群只有一個女兒,是留洋高材生,國外名校的博士,在國外人家不稱呼她為盧萍,而是稱呼為盧萍博士。回到國內後,盧萍不僅是博士,還是一名剩女。盧萍長相和身材最少七分,獨生女,父親是律師所老闆,住別墅,開豪車。盧萍本人是名校博士生,其導師在科學界赫赫有名……

  同時盧萍目前在國內大集團工作,是集團生物工程的副總工程師,也是董事會非常看重的科技人才,前途不可限量。

  這麼完美的一位的鑽石張老娘就是沒男朋友,甚至還沒人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