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神的妖孽保鏢
女神的妖孽保鏢 連載中

女神的妖孽保鏢

來源:萬讀 作者:薛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雨蝶 現代言情 薛辰

薛辰帶着一紙婚約,猶如下山猛虎,一頭扎進繁華都市,各路紅粉佳人,各方勢力紛紛湧現!冷傲女神、嫵媚上司、霸王龍警花、性感熟女……薛辰看着各路紅粉佳人義正言辭的說道:喂,我可是有婦之夫,拒絕誘惑,不信你們誘惑我一下!哎哎哎,你們別脫我褲子啊!且看薛辰如何演繹:寧惹閻王,莫惹妖少!展開

《女神的妖孽保鏢》章節試讀:

第0004章 婚姻契約書


美若天仙般的面孔,白溜溜的**,波濤洶湧的聖女峰,高翹的香臀,纖細的小蠻腰……

火車站形形**的美女連綿不斷,她們幾乎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但是薛辰此刻卻根本沒有心情去看這些美女,他的腦海中完全被一個叫做沈雪凝的女人所充斥。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呢?自己怎麼和她會有婚約呢?

萬一她要是長的丑,那自己豈不是吃虧了?

不行,自己是屬於全世界的,豈能夠因為一個歪脖樹而失去整片大森林!

當然,如果是個美女的話……

想着想着,薛辰的臉上露出了極度無恥而又猥瑣的笑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道刺耳的警笛聲後,薛辰在聽到警笛聲後,思緒慢慢被拉回了現實,慵懶的轉身朝着聲音來源處看去,臉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來火車站幹嘛呢?

警笛的嗡鳴聲一時間在鳳翔火車站大作,火車站大多數的行人在聽到警笛聲後,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發生了什麼事情?

雖然華夏大多數的人都有湊熱鬧的習慣,但是薛辰卻沒有這個習慣,只是看了一眼之後,便收回了目光,轉身抬起腳步離開。

可是剛走沒有幾步,一輛警車從薛辰的身後呼嘯而來,可以說是橫衝直撞,路人們紛紛一臉驚慌的將道路給讓開!

走在前方的薛辰心頭陡然一驚,一道危機感瞬間瀰漫心頭。

「茲!」

接着一道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音在薛辰的身後陡然響起!

薛辰急忙回頭看去,只見身後的警車雖然被人踩住了剎車,但強烈的慣性,依然是的警車還在向前急速的行駛!

薛辰傻眼了,尼瑪,謀殺啊?

等薛辰回過神來,警車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路邊所有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有些女人已經閉上了眼睛,在她們看來薛辰肯定是要被這輛警車給撞飛出去!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薛辰那雙猶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之中閃過一道精光,身子急忙向地上倒去!

「砰!」

一聲悶響傳出,而就在這個時候,因為慣性的衝擊力,薛辰的雙腿和大部分的上半身完全被警車給蓋住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警車也停下來了!

警車停下後,車門立刻打開,從裏面走出來了一個女人,一個很美的女人!

看起來二十來歲的模樣,她的身材很苗條,可該大的地方也很大,面色紅潤健康,鵝蛋型的俏臉上一雙銳利如刀的眼睛,直挺的鼻樑下,櫻紅誘人的紅唇緊緊抿着,唯一的缺點就是眉毛略嫌粗濃,使得一張本是絕美的俏臉卻多了幾分陽剛味道,英姿颯爽令人迷醉。

此時這個女人在看到薛辰躺在車身下後,臉上充滿了驚慌失措的神情,急忙跑到前面看着薛辰問道:「你……你沒事吧?」

薛辰在看到這個女人之後,眼睛立刻直了!

美女!

而且還是**。

看到這一幕之後,薛辰心中一喜,難道自己今天走桃花運?

不然怎麼剛到鳳翔市就遇到了一個美女警花呢?

看到薛辰沒有說話,這個女**也沒有多想,以為薛辰是被嚇到了,於是再次的開口說道:「你沒事吧?」

聽到這句話後,薛辰才反應過來:「沒……」剛說出一個字,薛辰突然停頓了一下,那賊溜溜的眼珠子一轉說道:「沒事?要不我撞你一下試試?」

女警自知理虧,對着薛辰訕訕一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在辦案,所以……」

「就算你要辦案,你也不能夠撞我吧?」此刻薛辰的眼神已經落在了這個女警的聖女峰之上,甚至薛辰能夠清晰的看到深深的溝壑,忍不住的吞了下口水,心中打定主意,絕對不能夠這樣放過她,一定要讓她賠償自己,恩,最好是肉償!

「我不是故意的,我給你道歉!」女警絲毫沒有注意到薛辰那雙不安分的眼神,滿臉歉意的說道。

「道歉?」薛辰冷笑一聲:「要是道歉有用,還要法律幹嘛?」

愕然聽到薛辰的話後,女警一愣,臉色立刻變得難看了起來:「那你說你要怎麼樣?」

兩人的爭吵吸引了不少火車站來往的行人,一個個都投去了好奇的目光,當他們看到薛辰在警車下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我要怎麼樣,是你撞我,不是我撞你,你竟然問我怎麼樣?」

她傅雨蝶什麼時候對着一個男人低聲下氣的道歉,哪怕是自己做錯了,她也沒有這樣忍氣吞聲道歉過,如今自己已經道歉了,可是這個男人竟然沒有打算原諒她的意思,而且他還在自己的警車下面,絲毫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我說了,我是在辦案,要抓一個逃犯,由於情況緊急……」

「抓逃犯,你就可以撞我嗎?抓逃犯你就可以不顧廣大群眾的死活嗎?抓逃犯你就可以開着車橫衝直撞嗎?」薛辰冷冷的說道:「別以為你是**還開着警車就能夠橫衝直撞,我告訴你,你是人民的公僕,也就是說,你是你的權利是廣大人民賦予給你,廣大人民賦予給你權利,不是讓你開車橫衝直撞的,而是讓你保護我們的!」

一時間,薛辰直接將自己擺放在了廣大人民的隊伍**。

「你給你閉嘴!」傅雨蝶一臉鐵青,雙眸噴火的看着步帥!

這個混蛋,他以為他是誰啊,他能夠代表廣大人民嗎?

「憑什麼我閉嘴,你撞了我,為什麼還不讓說!」說著薛辰大喊了起來:「大家快來看啊,大家快來啊,**撞人了,**撞人了……」

薛辰這一喊不要緊,火車站來往的路人立刻全部涌了過來,當看到薛辰在警車下的時候,一時間人們開始指指點點了起來!

「以前城管夠混蛋了,沒有想到**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撞了人竟然不說送人家去醫院檢查一下,竟然……」

「唉,世風日下啊,誰讓人家是當官的,現在只要有錢有權,只要撞不死人就不會有事。」

「這個女人還長這麼漂亮,誰知道竟然是這樣一個人,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心越狠!」

眾人你一言無語的評論着,使得傅雨蝶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

一時間人越聚越多,而傅雨蝶則成為了千夫所指萬夫所罵的對象。

傅雨蝶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看着躺在地上的薛辰,恨不得將他給撕碎,這個混蛋!

而薛辰此刻心中卻是樂開了花,你以為你是**就很牛逼啊,看我怎麼整你!

雖然心中是樂開了花,但是薛辰臉上表現出來的卻是非常的委屈:「是啊,大家評評理,你們見過撞了人,還理直氣壯的嗎?而且對方還是**!」

「就是,前段時間看新聞有個交警,酒後醉駕撞死了人,可是卻沒有什麼事情,只是被罷官了;唉,這個小夥子恐怕也……」

「全部都給我閉嘴!」傅雨蝶咆哮了一聲。

所有人在聽到傅雨蝶的話後,一時間都乖乖的閉上了嘴,畢竟人家是**,惹惱了人家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看到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傅雨蝶腦海中靈光一閃,咬牙道:「你們懂什麼,這個男人是在逃犯,我是來抓他的!」

所有人在聽到這句話後,臉色猛然一變,這個男人是在逃犯?

薛辰在聽到這句話後,也愣住了,尼瑪,自己怎麼就成在逃犯了?

「我是來抓他的,可是他太狡猾了,那裡人多往那裡跑,幸好讓我用車撞到了他,不然你們可能就是他手中用來威脅**的人質!」

圍觀的人們在聽到傅雨蝶的話後,都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同時心中一陣的慶幸,幸虧他被車撞了,不然……

只是這麼一想,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打起了冷顫。

一時間對薛辰的同情轉化成了憤怒。

畢竟傅雨蝶是**,相對來說,人們還是比較相信**的話,畢竟現在的犯罪分子太狡猾了。

前段時間一個潛逃兩年多的犯罪分子好不容易抓到了,可是就在火車站被他逃跑了,如今又是在火車站,所以人們的心中都把薛辰當成了犯罪分子!

「原來是在逃犯,我說**怎麼可能會騙人呢,原來是在逃犯,這種人活該,被撞死都不虧!」

「是啊,這個姑娘長的這麼漂亮,一看就是好**,為群眾辦實事的好**!」

「就是,這種人渣竟然還冤枉人家**,應該直接槍斃了他!」

一時間人們的聲音完全成了一面倒的形式。

傅雨蝶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意,小樣,和我玩心眼,看我不整死你!

雖然薛辰在警車下面躺着不假,但是傅雨蝶可是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撞到他,他自己就倒在了地上!

而且警車的低盤根本不可能傷到薛辰!

所以傅雨蝶認定了薛辰是要敲詐,而且還是敲詐**,這樣的人決不能姑息!

「大家不要被她騙了,我真不是什麼在逃犯,我……」

還沒有等薛辰把話說完,傅雨蝶就從身上取出了一副銀手鐲,咔的一下給薛辰拷在了手上:「現在你跟我去警局裏面走一趟吧!」

——————————

(PS:喜歡本書的兄弟姐妹可以關注秋楓微信公眾號:yiqiufeng111)

薛辰被悲劇的被傅雨蝶給帶回到了**局之中,一時間薛辰心中百感交集。

你說我他媽的招誰惹誰了,不就是來鳳翔市娶個媳婦嗎?

竟然差點被警車撞死不說,現在又他媽被冤枉成為了在逃犯,此刻薛辰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枉!

只是薛辰沒有竇娥那個命,竇娥的冤屈感動了老天爺,六月的天氣飄起了鵝毛大雪,而薛辰被冤枉,則是晴空萬里!

「看什麼看,進去!」傅玉蝶拉着臉,推了一下薛辰!

「美女,我不是在逃犯,我……」

還沒有等薛辰把話說完,就被傅玉蝶給打斷道:「你說你不是在逃犯就不是了,等我調查清楚再說吧!」

薛辰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這女人看來是真的不打算放過自己啊!

怪不得人們常說,寧願得罪小人,千萬不要得罪女人。

不就多看了她兩眼,至於嗎?

這一刻薛辰忘記了,自己還打算讓傅雨蝶肉償的想法!

「看什麼看,是不是很不服氣?」

「廢話,老子又不是在逃犯,你冤枉我,我要投訴你,投訴你!」薛辰叫囂着。

傅玉蝶冷笑一聲:「就算你不是在逃犯,也是嫌疑犯,妨礙**辦案,試圖勒索警務人員,加起來也夠你吃兩三年牢飯了!」

薛辰的臉色立刻黑了下來,他對傅玉蝶給自己安排的罪名很不滿意,他覺得自己現在就是像個替罪羔羊。

「給我進去,別磨磨蹭蹭的,不然你又多了一條罪名!」傅玉蝶再次推了一把薛辰!

「進去就進去,誰怕誰!」說著薛辰立刻邁着步伐走進了審訊室,那模樣頗有一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架勢!

審訊室的擺設很簡潔,一張大辦公桌前面,單獨擺放着一張看起來很特殊的椅子,椅子的靠背和扶手都是鐵制,扶手中間還有一根可以隨時放下來的橫木,就跟商場里臨時給嬰兒添置的嬰兒車似的。

就算薛辰沒有進過警局,也知道這把椅子就是留給自己坐的,那根隨時放下來的橫木是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突然暴起而準備的。

所以薛辰沒有等傅雨蝶催促,便自覺的坐在了自己的專屬位置之上。

看到薛辰坐下之後,傅雨蝶的秀眉秀眉一蹙,瞧他這利落門兒清的動作,以前肯定沒少進局子,所謂洞庭湖的老麻雀——見過大風浪。

按法律程序,**審訊嫌疑人時必須至少有兩名**在場,所以在進入審訊室的時候,傅雨蝶在樓下叫了一名**,跟着她一同進了審訊室。

而薛辰此刻一雙賊眼珠子情不自禁的朝着中空的辦公桌下瞄去,目光落在了傅雨蝶那雙**之上,修長而又筆直的雙腿被黑色襪緊緊的包裹着,往上穿過迷人的曲線,職業套裙的晦暗處,一抹純真的花色一閃而過,眼尖的薛辰飛快的捕捉到了一道美景……

薛辰差點撲哧笑出聲,看起來火爆的美女警花,竟然穿着卡通內•褲!

對此傅雨蝶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走光,語若冰珠般的問道:「姓名,住址,身份證號碼。」

對於傅雨蝶的詢問,薛辰彷彿沒有聽到般,那雙猥瑣到了極點的眼神一直不停的朝着那中空的辦公桌下瞄去,嘴角掛着一道猥瑣到了極點的笑意。

傅雨蝶見自己問出話後,薛辰沒有反應,立刻抬頭朝他看去。

當發現薛辰滿臉猥瑣朝着中空的桌子下看去的時候,這讓她的心頭沒來由的升起了一團怒火,咬着牙問道:「好看嗎?」

「好看……」話剛說出口,薛辰忽然覺得一股殺氣騰騰的寒氣撲面而來,屋內的溫度瞬間降了十來度,急忙抬起頭看向了傅雨蝶。

而就在這個時候傅雨蝶,猛的一拍桌子,厲聲喝道:「你給我老實一點,在亂看,我將你那狗眼給挖出來!」

「姓名!」

聽到傅雨蝶的聲音,薛辰立馬端正坐好:「薛辰!」

「性別!」

「和你不一樣!」面對這麼低級的問題,薛辰不屑的說道。

「人妖也和我不一樣,你是嗎?」傅雨蝶冷哼一聲。

薛辰很想說一句:要不你來試試,但是考慮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情況,薛辰無奈的說道:「男!」

「住址!」

「今天剛到鳳翔市,暫時還沒有住的地方!」薛辰無奈的說道。

傅雨蝶沉吟了一下,自己是在火車站遇到的這個男人,應該是剛到沒錯,隨即問道:「身份證號碼!」

「這位警官,不是我不肯說,真的不記得,那麼長一串,背下來對我又沒好處,我幹嘛記它呀。」薛辰如實的回答道!

聽到薛辰的話後,傅雨蝶的臉色一沉,那雙銳利的眸子猶如冰刀一般,直接刺向了薛辰的心窩!

感受到傅雨蝶眸子之中那銳利之意,薛辰再次急忙開口道:「不過我有身份證!」

說著薛辰那帶着手銬的手,便急忙朝着褲子的口袋中摸去。

片刻間,薛辰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錢包!

傅雨蝶看到之後,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薛辰面前,低頭伸手,將錢包給拿到了手中,打開錢包後,直接看到了薛辰的身份證。

而就在傅雨蝶低頭的那一刻,薛辰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傅雨蝶胸前那深邃的溝壑之上,而且眼尖的薛辰竟然又看到了她的內衣!

白色蕾絲花邊?

薛辰沒有想到下面穿着卡通,上面竟然穿的是白色蕾絲,這女人到底是走奔放路線,還是走清純路線?

或者說奔放和清純合二為一?

一時間,薛辰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了傅雨蝶上面穿着白色蕾絲凶兆下面穿着粉色卡通的模樣……

傅雨蝶並沒有注意薛辰,在拿到薛辰的錢包後,她的目光就落在了薛辰的身份證上。

突然聽到一道嘿嘿的笑聲之後,傅雨蝶才回過神,看着一副豬哥模樣的薛辰,傅雨蝶的心頭那剛剛熄滅的怒火,再次燃燒了起來。

尤其是在看到薛辰那雙眸子始終盯着自己的胸看,傅雨蝶就感覺渾身上下不自在,厲喝道:「薛辰,要是在讓我發現你亂看,我絕對將你眼珠子挖出來當炮踩!」

「警官,我也不想亂看,可是同性相斥,異性相吸,你實在太美了……」薛辰開始對着傅雨蝶讚美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沒有女人不喜歡聽別人稱讚自己漂亮,誇自己美,傅雨蝶也不例外,而且傅雨蝶也知道自己對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凡是被落在她手中的人,就沒有一個不亂看的,所以在聽到薛辰的話後,傅雨蝶的臉色微微有些好轉了起來。

傅雨蝶狠狠的在薛辰身上剜了兩眼,算是警告他,然後重新走回自己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接着將手中的錢包遞給了身旁的另一位**!

隨後,傅雨蝶將目光再次落在了薛辰的身上:「以前有沒有犯罪的前科?」

「沒有,我是良民,一直沒犯過事,就今天點背,剛到鳳翔市被車撞不說,還被戴上手銬又進審訊室,把我當成殺人犯似的……」

對於薛辰的話,傅雨蝶自然不信,朝身旁做筆錄的年輕**使了個眼色,**意會,起身便往外走,下樓調電腦記錄去了。

傅雨蝶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着薛辰,眼神銳利如刀!

不知道過了多久,傅雨蝶覺得面前這個男人和其他男人不同,至少到底什麼地方不同,她也說不上來,值得注意的是薛辰那雙眼睛,那雙眼睛很滄桑,很難想像一個年輕人的眼中居然有如此滄桑的色彩,彷彿一眼能穿透世情人心,卻又極力掩飾鋒芒!

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

傅雨蝶在心中對薛辰下了一個定論,一個很高的定論。

而就在這個時候,出去調電腦記錄的**推門進來!

「有沒有查到什麼?」傅雨蝶看着走進來的年輕**問道。

這名年輕的**苦笑一聲:「傅隊,這個人很清白!」

「什麼?」傅雨蝶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年輕**:「小王,你會不會搞錯了,就他這模樣怎麼可能會清白呢?」

薛辰聽到這句話後,心中頓時鬱悶不已,什麼叫做自己這模樣,自己這模樣怎麼了?

小王滿臉苦澀的說道:「傅隊,這是他的資料,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傅雨蝶接過資料仔細的瀏覽了一遍,結果並沒有發現什麼。

難道真的和他說的那樣,他沒有什麼前科,今天只是點背,差點被自己撞到又帶進了警局?

傅雨蝶心中多少有些失望,她真的很希望薛辰是一個要犯或者是那個通緝犯的同夥,正好撞在她手裡,如此一來自己立了大功,讓局裡那些領導們從此對她刮目相看,也讓一直反對自己當刑警的家人閉嘴,以後不要在她面前說三道四。

理想很豐滿,可惜現實卻很骨幹。

薛辰沒有任何的前科。

就在傅雨蝶為之沉默的時候,薛辰緩緩的開口說道:「**開車撞人,誣陷好人……」

薛辰每說一句話,傅雨蝶的臉色就陰沉一分!

啪!

傅雨蝶猛的一拍桌子:「你不要得意,就算你以前沒有案底,到了姑奶奶手上,姑奶奶也要把你的罪行審問出來!」

「那好,你查吧,最好四十八小時內查出來,如果過了四十八小時,你們什麼都沒有查出來,記得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那麼我就將這件事情宣揚出去,我想小報記者對這樣的新聞應該很感興趣吧?」薛辰滿臉玩味的說道。

傅雨蝶在聽到薛辰這句話後,臉色立刻鐵青了下來,那雙粉拳也情不自禁的攥在一起。

如果真的讓薛辰將這些給說出去,那麼到時候必定輿論和譴責滿天飛,所有人都會指責警方!

薛辰是在威脅她,赤果果的威脅她!

看着薛辰那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傅雨蝶當下冷笑一聲:「你懂的還真不少;不過,由於你現在是重大嫌犯,四十八小時可能出不去!」

薛辰怎麼可能聽不出傅雨蝶聲音之中的憤怒,當即不滿道:「喂,沒有你這樣辦案的,我要投訴你!」

「那也要等你出去再說!」

聽到傅雨蝶那無所謂的聲音,薛辰只感覺自己一記鐵拳像是砸在了彈簧上面,不僅沒有傷到別人,反而傷到自己了!

看着傅雨蝶那囂張的模樣,薛辰在心中暗暗的告訴自己,找個機會一定要狠狠的收拾這個女人一番,一定要讓她在自己那大褲衩下唱征服!

對,一定要讓她唱征服!

而那名年輕的**在看向薛辰的時候充滿了同情,這傢伙也夠倒霉的,落在誰手中不成,偏偏落在傅雨蝶的手中。

在鳳翔市警局之中誰不知道,傅雨蝶那火爆的脾氣,完全和火藥一樣,一點就燃!

而且現在薛辰又威脅傅雨蝶,要是這麼簡單讓你出去那就怪了!

想到自己來鳳翔市還有正事要辦,薛辰無力的說道:「好吧,你贏了,你到底怎麼樣才肯放我出去?」

傅雨蝶的嘴角閃過一道讓人不易察覺的笑意,心中暗暗說道:「小樣,威脅我,也不看看老娘是誰!」

「想出去?」

薛辰重重的點了點頭,能出去誰想待在這種地方啊。

「等我調查清楚再說!」

忽然,薛辰的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滿臉認真的看着傅雨蝶道:「你真的確定不放我出去?」

「不是不放,而是你現在是重大嫌疑人,等我調查清楚,如果你真是清白的,我自然會放你出去!」傅雨蝶打着官腔道。

薛辰一眼就看穿了傅雨蝶內心之中的想法,淡淡的說道:「警官,我手機你好像忘記收走了吧?」

愕然聽到薛辰這句話後,傅雨蝶先是一怔,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嗖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作勢就要朝薛辰衝過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薛辰已經將手機給拿了出來,在面前晃了晃道:「你說,我要是撥打出去一個電話,或者發一個**誣陷人的微博,會怎麼樣?」

「你……」

「我告訴你,你不要過來啊,只要你敢靠近一步,我立刻就撥打投訴電話,當然我不知道鳳翔市的投訴電話是多少,但是沒關係,我知道人民日報的爆料電話!」

耳畔響起薛辰的聲音,看着薛辰那一臉有恃無恐的模樣,傅雨蝶氣的牙根直癢:「你到底要怎麼樣?」

「不怎麼樣,剛剛我讓你放我出去,你不放,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咱們先算算你開車撞人的事情。」

「說,你想要什麼?」

「錯,是你要怎麼賠償我!」薛辰拿着手機說道:「畢竟你是撞的我,不是我撞的你,而且如果我開口要,那就變成勒索了,不正好給了你關我理由嗎?」

說著薛辰又補充了一句:「別拿我當法盲對待。」

「我放你出去!」傅雨蝶咬着牙說道。

「這是你應該做的!」薛辰理所當然的說道:「而且你在火車場旁邊,守着那麼多人說我是在逃犯,已經是在侵犯我的名譽權了,若是傳出去的話,我日後找不到老婆,你也要負責!」

「那你說要怎麼辦?」傅雨蝶強忍着心中的怒意問道。

如果不是這個混蛋手中拿着手機,自己絕對饒不了他!

「先放我出去,我還沒有吃飯,我們邊吃邊談!」

「好!」傅雨蝶從牙縫中慢慢嘣出了一個字。

隨後,傅雨蝶就朝着薛辰走了過去。

看到傅雨蝶走過來,薛辰急忙再次開口道:「你不用過來了,我自己可以站起來!」

「我是去給你開手銬。」

「切!」薛辰不屑的說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中打的什麼主意嗎,借給我開手銬之名,搶我手機,然後在慢慢收拾我!」

傅雨蝶在聽到薛辰的話後,微微一愣,這傢伙怎麼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

而薛辰那眼角的餘光則是落在了那無名指上絲毫不起眼的戒指上面,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你先走,我跟着你,咱們出去談!」

傅雨蝶心頭不甘的瞪了一眼薛辰,然後轉身朝着外面走去!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神奇,明明傅雨蝶已經佔據上風,可是一眨眼,不僅落敗,還要被薛辰牽着鼻子走。

看到傅雨蝶走到審訊室門口,薛辰也從椅子上站起身,朝外走去。

兩人一前一後,慢慢的走出了警局。

走出警局之後,薛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慨道:「還是外面的空氣好。」

「好了,你已經出來了,說吧,你到底要怎麼樣?」傅雨蝶死死的盯着薛辰問道。

薛辰嘿嘿一笑道:「先給我打開手銬……算了,我不放心你,你還是把鑰匙扔給我,我自己開吧!」

傅雨蝶沒有說什麼,將手中的鑰匙扔給了薛辰。

「嗖!」

「啪!」

薛辰直接用手接住了鑰匙,然後快速打開,活動了一下雙手之後,就將手銬扔給了傅雨蝶!

「現在是不是可以說了?」

看着傅雨蝶那冰冷的臉龐,薛辰淡淡的說道:「警官,我有句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有屁就放」

「性感的黑色襪,不適合搭配流·氓兔,更適合丁字褲!」

傅雨蝶一呆,接着白皙的俏臉漸漸變成豬肝色,瞪着薛辰的眼裡直欲噴出火來……

看到傅雨蝶已經到了暴走的邊緣之上,薛辰急忙開口道:「你可不要對我動手,不然我就喊**非禮!」

「你……」

傅雨蝶的呼吸慢慢變得急促了起來,粉拳在這一刻攥的更加進了起來,隨着那急促的呼吸,那波濤洶湧的聖女峰也開始上下起伏了起來!

傅雨蝶這一刻,她恨不得將薛辰給大卸八塊,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敢對他動手,這個混蛋絕對會大喊大叫!

看着傅雨蝶那因為憤怒,上下起伏的聖女峰,薛辰心中忍不住的想到,這要是抓上一把,不知道會不會像是氣球一樣,啪下爆掉。

下一刻,薛辰便收回目光,注視着傅雨蝶正色道:「還有,警官,我手機在火車上被我玩遊戲已經沒電了,剛剛只是在騙你,而且我也不知道人民日報的爆料電話!」

話音還沒有落下,薛辰嗖的一聲,便不見人影了!

傅雨蝶則是完全愣住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那裡還有薛辰的影子。

「王八蛋,混蛋,竟然敢耍老娘,不要落在老娘的手中,不然我饒不了你!」

而薛辰在飛速的逃離警局門口之後,臉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樣,和我斗,你還太嫩點!」

說著薛辰隨手招了一輛的士,告訴了司機師傅地址後,便不在說什麼!

來到湘江路之後,薛辰付了車費便走下了車,便朝着檀宮別墅區走去。

檀宮別墅,是鳳翔市最頂尖的房產,可以說住在這裡是一種身份上的象徵。

當薛辰走到門口,想要進去的時候,卻被保安給攔了下來。

「幹什麼的?」

「找人!」薛辰淡淡的說道。

「找人?」聽到薛辰的話後,保安的眼神來回在薛辰身上掃視了幾眼:「幾號別墅?」

保安顯得極為警惕這裡可不是普通的小區,住在這裡都是有錢人,要是出一點點的事情,他們都承擔不起!

「九號別墅,沈雪凝!」薛辰慵懶的說道。

愕然聽到薛辰的這句話後,保安微微一怔,滿臉驚訝的看着薛辰。

「就你還找沈雪凝?」保安有些狐疑的看着薛辰。

要知道沈雪凝那可是鳳翔市的十大明星企業家,人美,錢多,追她的公子哥派成隊,可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那個男人和沈雪凝有緋聞!

如今薛辰張口就說找沈雪凝的,保安怎麼可能不震驚。

「怎麼了,難道我就不能夠找她嗎?」

聽到薛辰的話後,保安哈哈笑了起來,伸出手在薛辰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兄弟,你也是來追沈小姐的吧?」

薛辰微微一愣,還沒有開口,這個保安就再次開口說道:「兄弟,聽我一句勸,從哪來,回哪去吧,癩蛤蟆是吃不到天鵝肉的!」

說著保安看了一眼薛辰身上的衣服,整個一民工進城,就這樣的人還想找沈雪凝,真不知道他從那買來的勇氣!

薛辰在聽到最後一句話後,頓時不幹了,什麼叫做癩蛤蟆?

雖然自己沒有貌似潘安,但也是一朵梨花壓海棠吧?怎麼在沈雪凝面前就變成癩蛤蟆了?

「是她讓我來的。」薛辰不屑說道:「你以為我樂意來啊!」

保安忍不住的抬頭看向了那蔚藍的天空,彷彿是在看天上有幾頭牛在飛。

薛辰在看到保安的動作之後,立刻不滿的說道:「我告訴你,我可是沈雪凝的未婚夫,你確定不讓我進!」

「我還是沈雪凝的老公呢,也得有人信!」保安哈哈笑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人突然出現在了門口:「你是薛辰?」

「是!」薛辰看着面前戴着眼鏡,一副書香卷氣的男人道。

「小姐在等你!」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眼薛辰,輕聲道。

「我可以進去了嗎?」薛辰挑釁的看着面前的保安問道。

保安這個時候完全怔住了,這個男人他認識,和沈雪凝走的非常近,經常給沈雪凝開車,難道沈雪凝真的是他未婚妻?

在這個中年男人的帶領下,薛辰隨着他來到了九號別墅。

九號別墅完全是歐式風格,在別墅的院內種滿了各種珍貴的花草樹木,整個別墅院內瀰漫著令人心神曠怡的芳香。

薛辰隨着這個中年男人進入別墅後,立刻看到了坐在客廳之中沙發上的一個女人!

只是一眼,薛辰就被這個女人給深深的吸引住了!

女人美的驚艷!

那五官猶如雕刻出般,巧奪天工,淡淡的蛾眉,直挺的鼻樑,小而薄的櫻唇,帶着致命的誘惑。

那高高盤起的髮髻,在額前垂下幾縷劉海,讓她的粉頸看似修長,憑添了數分高貴和冷艷。

一雙十分勾人的丹鳳眼,可是目光卻沒有絲毫的嫵媚。

她的目光帶着幾分靈性,更多的則是犀利,就彷彿一把鋒利的刀子一般,讓你不敢直視!

強勢,這個女人給人的感覺是一種極度的強勢!

她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寶劍,帶着凌厲的侵略性,讓你對她只可遠觀,不可褻瀆。

美,實在太美了,這樣的女人就應該把她泡到手,然後脫光了藏在被窩裡自己一個人偷偷的欣賞!

想到這裡,薛辰心中微微一動,一雙賊溜溜的眼珠子在這個女人身上來回掃視了起來!

這一刻,薛辰完全將這個女人身上那股冷傲和強勢給屏蔽了起來,一臉欣賞的看着這個女人!

一襲黑色職業套裝,將這個女人那身材完美的包裹的緊緊的,更是凸顯出了那誘人的范!

中年男人在帶着薛辰走進大廳之後,急忙走到女人身邊,滿臉恭敬的說道:「小姐,薛先生到了!」

而此刻沈雪凝的目光已經落在了薛辰的身上。

薛辰的眼神在沈雪凝的身上來回掃視了幾圈之後,便非常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滿臉笑意的看着沈雪凝道:「你就是沈雪凝,我未婚妻?」

「是!」沈雪凝面無表情的說道。

「還不錯,勉強能夠配上我!」薛辰斜靠在沙發上,一臉欣賞的看着沈雪凝道:「就是太冷了,這點我不喜歡,你應該多笑一點,那就完美了!」

這一刻,薛辰的心中完全樂開了花,本來他還在害怕自己的未婚妻是背影殺手,現在看來,完全是女神啊!

老傢伙不錯,有眼光,給自己找的老婆很好!

而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在聽到薛辰的話後,臉色立刻黑了下來。

這傢伙還真敢說,勉強能夠配上他,難道他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想要娶沈雪凝,有多少男人都在追她嗎?

小夥子,你知道你這是在拉仇恨嗎?

沈雪凝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波動,依舊冷冰冰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我不帥嗎?」薛辰摸下巴自戀的問道。

沈雪凝沒有理會薛辰。

看到沈雪凝沉默,薛辰無奈的說道:「真沒有眼光!」

「那你想和我結婚嗎?」

「不想!」

「為什麼?」

沈雪凝再次無視了薛辰。

「是我長的不帥嗎?」薛辰看着沈雪凝再次問道:「還是我長的太帥了,和我在一起你有壓力,感覺配不上我?」

說著薛辰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聽到薛辰的話後,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真的很想問一句:「小夥子,你的自信是從什麼地方買的?」

「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我都說了你勉強能夠配上我,而且愛情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只要我不嫌棄你就可以,如果你真的感覺配不上我,心裏有些愧疚的話,那麼結婚以後你對我好點就可以了。」薛辰滿不在乎的說道!

沈雪凝依然沒有說話,只是這樣靜靜的看着薛辰,目光銳利而又凌厲。

被沈雪凝這樣的女人盯着看,按理說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畢竟沈雪凝是當之無愧的美女,可是沈雪凝的目光實在太銳利了,這讓薛辰感覺渾身上下都非常不自在!

「我知道我很帥,但是你這樣老盯着我看,我也會有些不好意思的。」

沈雪凝依然沒有開口,依舊死死的盯着薛辰。

於是薛辰終於坐不住了,俊臉一紅,身子突然一扭,滿面含春的嬌嗔道:「討厭!老盯着人家看幹嘛?」

驟然的偽娘語氣,讓沈雪凝微微一怔,而恭敬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在聽到薛辰這偽娘的語氣後,頓時被雷的外焦里嫩!

這傢伙也太奇葩了吧?

老爺和夫人,這是從那找來的奇葩姑爺啊?

「喂,別耍酷成嗎?」薛辰在看到沈雪凝依舊不言不語無奈的說道:「有什麼話,你說,老盯着我看,算什麼?」

「我不喜歡你!」

「你剛剛已經說了!」

「你也不喜歡我!」

「怎麼可能,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要臉蛋有臉蛋,要屁股有……」話說到了一半,薛辰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看着沈雪凝訕訕一笑道:「要不你站起來讓我看看,有沒有屁股!」

沈雪凝在聽到薛辰的話後,那原本冰冷的俏臉之上,立刻布滿了寒霜,那雙美眸彷彿要噴出火焰,將薛辰給挫骨揚灰一般。

而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此刻則是對薛辰那逆天的言語充滿了敬佩,但同時又有些同情。

難道他不知道沈雪凝在鳳翔市是出了名的憎恨男人嗎?

您倒好,直接開口讓她站起來,要看看有沒有屁股!

一時間,中年男人開始為薛辰默哀了起來,這兩位要是結婚了,絕對熱鬧。

沈雪凝在這一刻,只感覺內心之中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般,幾乎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但是最終沈雪凝還是憑藉她那恐怖的意志力將心中的怒火給壓制了下來。

此時,沈雪凝在看薛辰的時候,越看越厭惡,無論是薛辰的穿着,品位,氣質,甚至是長相,她都很討厭,恨不得立刻將這個男人給趕出去,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夠這麼做。

不然自己那已經離婚的父母,就會浩浩蕩蕩的殺來,到時候又是一場另類的婚姻。

所以,無論薛辰說什麼,她都必須忍着。

沉默了片刻之後,沈雪凝看着薛辰,咬牙切齒的說道:「要是沒有屁股,你會怎麼樣?」

「我相信你有。」薛辰一臉認真的說道:「對了,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你認為,我會拿自己的婚姻當遊戲嗎?」沈雪凝冷聲說道:「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需要深思熟慮,你現在這裡住下吧,等到時機成熟了在結婚。」

「那什麼時候時機成熟?」薛辰好奇的問道。

沈雪凝沒有在理會薛辰,而是扭頭看了一眼身旁中年男人到:「曹叔叔,人你也看到了,我留下了,你是不是該回去告訴他們了?」

曹毅對着沈雪凝訕訕一笑道:「小姐,老爺和大夫人讓我當著薛先生的面,將這個東西交給你們!」

說著曹毅從身上摸出了兩個紅色的小本,上面印着三個刺眼而又醒目的大字——結婚證!

在看到結婚證三個字之後,無論是薛辰還是沈雪凝全部都是一愣。

「老爺和大夫人說,小姐工作很忙,怕沒時間,所以就替你們將結婚證給辦了。」曹毅解釋道。

沈雪凝在聽到曹毅的話後,那粉拳立刻攥在了一起,牙齒咬的咯咯直響,臉上的寒意濃厚到了極點。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那離婚的父母,竟然會用這種方式逼迫自己嫁給薛辰。

「小姐……」

「東西放這,你可以回去交差了!」沈雪凝的語氣冰冷到了極點,四周的溫度彷彿也隨着沈雪凝的聲音,為之下降了數度。

曹毅張了張嘴,還想要在說什麼,但是在看到沈雪凝的臉色之後,不得不將那到嘴邊的話給咽回到了肚子裏面。

而薛辰在看到結婚證之後,則是立刻拿在手中看了起來:「等一下啊,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薛先生,老爺說這是您家人的意思!」

「我艹!」薛辰忍不住的爆了句粗話。

他的家人,他除了一個每天喝的醉醺醺的師父之外,哪有什麼家人,一定是那個老傢伙!

薛辰這一刻感覺自己又被那個老傢伙給坑了,而且還是直接將自己給送進了墳墓之中。

不過這一次被坑,薛辰沒有絲毫的不滿,反而心中有些興奮,畢竟沈雪凝是個美女,哪有男人不喜歡美女的!

雖然沈雪凝現在很冷淡,但是看着也是一種別樣的善心悅目,讓人心情愉悅啊!

曹毅又看了一眼沈雪凝,然後鞠躬道:「小姐,既然您沒什麼事情,那我就回去了!」

沈雪凝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曹毅見狀心中暗暗的嘆息了一聲,他也搞不明白,為什麼老爺和夫人這麼逼迫沈雪凝,彷彿生怕薛辰不要她似的,竟然用這種方式將兩個剛剛見面的人給死死的綁在了一起。

曹毅離開之後,薛辰看着手中的結婚證道:「以後我們就算是夫妻了吧?」

沈雪凝沒有立刻開口,而是伸出那纖細猶如羊脂白玉般的右手將放在一旁的LV包包拿了過來,隨後拉開包包上面的拉鏈,從中取出一份文件遞給了薛辰:「你看看,如果沒什麼問題,就簽個字!」

薛辰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

「婚姻契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