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寶藏之謎
寶藏之謎 連載中

寶藏之謎

來源:萬讀 作者:李聖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建文帝 懸疑驚悚 李聖傑

寶藏——它的價值是兩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總費用! 懸疑——它為什麼隱藏在一系列的神秘地方?歷史——大明朝的建文帝在對抗燕王的戰爭中,他的第二套計劃是什麼?陰謀——日本的倭寇、間諜、特高課、特工••••••六百多年來的瘋狂尋找!對抗——中華兒女與日本間諜六百多年來的鬥智斗勇!探險——生與死的距離!愛情——人心都是肉長的!責任——承民族職責!正義——保衛世界和平!歡迎廣大讀者參與《寶藏之謎》討論!《寶藏之謎》群號:490807696展開

《寶藏之謎》章節試讀:

第三章 雪兒晴兒


六百多年前的一個深夜,大明朝首都南京的上空,黑雲壓頂,電閃雷鳴,大雨傾盆。

九艘沉甸甸的大船秘密駛出南京港灣,漸漸消失在迷茫的大海之中•••••

三個月後,這九艘大船又在一個深夜,秘密返回南京港灣••••••

一位神情嚴肅的軍官,姓名李聖傑,他的臉被海風吹得黝黑黝黑,帶着一群疲憊不堪的士兵,風塵僕僕的走向南京的聚寶門。有幾個士兵的肩膀上扛着血淋淋的大口袋,大口袋裡裝着的是咧嘴呲牙的逃兵人腦袋••••••

「我是李聖傑,快快打開城門!」李聖傑將軍帶着疲憊不堪的士兵,來到南京聚寶門前叫喊。

「李聖傑將軍,請你委屈一會兒,現在是非常時期,我要請求皇上是不是讓你入城!」把門將軍藉著燈籠的光束,在城門上大喊。

把門將軍為什麼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因為建文帝的叔父——燕王朱棣,為了爭奪皇帝的龍椅,親自帶領大軍,正從燕京殺向南京,已經渡過黃河,幾乎佔領了華夏的半壁江山••••••

李聖傑不得不在城下等待皇帝的命令。

••••••

「咯吱——」一聲,聚寶門打開,把門將軍走出來。

「聖上有請!」把門將軍給李聖傑抱拳施禮。

李聖傑帶領士兵們魚貫而入。

金鑾寶殿里,燈火明亮,建文帝皮笑肉不笑地坐在龍椅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李聖傑帶着帶着一群士兵面對建文帝,黑壓壓的跪滿一地。

「眾卿平身!」建文帝親自走下龍榻寶座,親切的慰問李聖傑和士兵們。

「這是那張神秘的藏寶圖!」李聖傑恭恭敬敬把一塊白娟藏寶圖交給建文帝。接着讓士兵們把血淋淋的大口袋放到地面:「這是一些不聽話的逃兵腦袋•••••」李聖傑將軍用手指着放在地上的血淋淋的大口袋說。

「你們都是朕的功臣,朕要重重的獎賞你們!現在先給你們接風洗塵。眾卿都到朕的御膳房••••••」建文帝一邊說話,一邊親手拉着李聖傑,帶着士兵們走向御膳房。

御膳房裡香味撲鼻。十幾桌酒席已經擺好,山珍海味樣樣俱全,每張酒桌上放着御酒兩壇。

「眾卿隨便坐,不要拘禮,儘管大吃暢飲!」建文帝用手指着肉山酒海似的宴席,好像非常高興地說。

「吃吃吃••••••喝喝喝•••••」御膳房裡一陣歡聲笑語,李聖傑和士兵們一連三個月沒有吃好喝好,今夜建文帝為他們接風洗塵,個個肆無忌怠的大吃狂飲!

「哎吆——我的肚子疼的厲害!」突然有個士兵捂着肚子一聲大喊。

「哎吆吆——」御膳房裡士兵們慘叫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

「叮里噹啷••••••」士兵們個個口吐白沫,扒着酒桌倒在地上••••••

片刻,御膳房裡到處是士兵們的死屍,狼藉一片••••••

「皇上啊,你好狠的心啊,我李聖傑可是忠心耿耿啊••••••」李聖傑口吐白沫,可憐巴巴地看着建文帝,雙眼流出痛苦的眼淚。

「李聖傑,朕知道你是一個大忠臣,不過,寶藏的秘密容不得第二個人知道,你就安息吧!你的家人朕會好好優待,你的大名朕會讚美!」建文帝看着即將死去的李聖傑,安慰他。

「啊——」李聖傑口噴鮮血死去!

••••••

第二天深夜,大海里一艘貨船突然爆炸,李聖傑和他士兵們的屍體慢慢沉入海底餵魚••••••

••••••

三天後,南京的城牆上到處貼滿訃告:我大明朝的一支船隊,在出海時遇到風暴,船上的官兵無一生還••••••

建文帝親自帶着眾大臣來到所謂船隊的出事地點,親自把一束鮮花扔向海面。

「安息吧,我的忠誠戰士們!」建文帝假惺惺地流着眼淚,看着鮮花隨水飄去••••••

四年後的一個黑夜,燕王朱棣帶兵攻入南京••••••

南京城裡火光衝天,刀光劍影,殺聲一片••••••

「嗚嗚嗚••••••朕的叔叔還是真的殺來了,朕不如一死!」建文帝看到大勢一去,突然跑向正在燃燒的火堆••••••

「萬歲萬萬不可死,東南沿海還是萬歲的地盤,況且萬歲已經在那個神秘的地方藏好了寶藏,萬歲有資本東山再起啊!」大臣史彬急忙拉住建文帝苦苦勸說。

••••••

將近拂曉,燕京兵馬幾乎要攻進了皇宮,皇宮裡到處是逃命的宮娥粉黛胡亂奔跑••••••

大臣史彬慌慌張張把建文帝從鬼門帶走,乘一葉小舟逃去•••••

幾天後,史彬把建文帝接到自己的家裡躲避,大臣楊應能、程濟、葉希賢三人來到伺候。

不久,燕王朱棣作了皇帝,他要徹查建文帝的下落,終於有一天燕王的親兵查到了史彬的家鄉。

「由此看來,朕難逃一死,李聖傑將軍為朕所藏的巨額寶藏,萬萬不能落到燕王的手裡,朕要把這份秘密藏寶圖委託給你們四人!」建文帝流着眼淚,雙手哆哆嗦嗦從自己的懷裡拿出那張藏寶圖。

刺啦刺啦幾聲,建文帝把藏寶圖扯成了不規則的四份,分別交給了史彬、楊應能、程濟、葉希賢。

••••••

六百多年後的今天,大明朝李聖傑將軍秘密出海的航線,常常鬧水怪,人們說這是李聖傑將軍和他的士兵們的靈異在作祟。

第二章 古宅失蹤

深夜,深山的一座老宅里燈火通明,這座老宅的主人——葉飛,他滿懷心事的站在老宅的大門前,他好像等待什麼人似得心裏焦躁不安。他等了很久,連一個人的影子也沒有看到,他徘徊走動,心神不寧。

大約深夜三點左右,有三個人神神秘秘,躲躲閃閃地走過來••••••

「啊哦!你們終於來了,快進屋裡詳談!」葉飛急忙迎接遠來的客人。

「哎!我們一路上必須甩掉跟蹤我們的尾巴,況且,哥哥居住的老宅不希望外人知道••••••」一個名叫程俊傑的老人親親地說。

「現在正搞什麼文化大運動,紅衛兵四處串聯,我們兄弟的行蹤一旦被他們知道,那就慘啦!」一個名叫楊勇的老人輕聲說。

「哎!我手裡的東西成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今夜我們一定要商量出一個徹底解決的結果,這樣下去我的精神馬上就要崩潰了!」這個老人名字叫史冰寒,他滿面愁容的說話。

「快快進屋裡說話!」葉飛用手指了指老宅的大門。

「好好•••••••」大家一邊說,一邊走進老宅。

「咯吱——」葉飛的老婆是個多年培養出來的神秘助手,她急忙把老宅的大門鎖好。

這座老宅完全是明朝建築形式,屋裡的裝飾完全是明朝的樣子,葉飛好像很喜歡明朝的一切!

葉飛帶大家先來到一個密室里,密室里貼着四張畫像,這四張畫像都是白娟質地,上面畫著四位老人,每位老人的畫像下面寫着各自的名字,他們分別是:史彬、楊應能、程濟、葉希賢。這四幅畫像雖然保護的很好,但是由於年深日久,難免色彩黃舊,局部還有褪色的痕迹。

葉飛、程俊傑、楊勇、史冰寒四位老人,站在四幅畫像前,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雙手抱拳行禮。

「老祖宗在上,我們後人一定要好好保護這批寶藏,請老祖宗們放心!」葉飛默默矚目着老祖宗的畫像。

••••••

老宅的客房裡放着一套明朝樣式的楠木桌椅,連桌子上的那套茶具也是明朝的東西。

「坐坐坐,喝茶!」葉飛請各位坐好,然後給各位斟茶。

「呵呵呵,葉飛哥哥還是常年喝普洱茶?祖宗的遺風沒有改變啊!」史冰寒老人笑笑說。

「當然啦,六百年多年前,我的祖宗葉希賢在明朝建文帝身邊當大臣,建文帝天天喝普洱茶,說這個茶葉養胃,所以他就養成了喝普洱茶的習慣!」葉飛告訴大家為什麼喜歡喝普洱茶,其實這是葉飛的老生常談。

「這個故事葉飛哥哥已經說了幾百幾千遍了••••••」楊勇好像譏笑葉飛。

「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了幾聲。

葉飛給大家擺擺手,示意大家不要太高興。

「今夜召集三位兄弟來,就是要商量一下這個大問題,這批巨額寶藏已經沉睡了六百多年,我們是不是把它交給國家?!」葉飛環視了一下大家的眼睛試探着說了一句。

「哎!哥哥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是眼下國家的形勢這麼緊,如果一旦我們說出我們手裡有批巨額寶藏,紅衛兵不把我們打成······才怪哩!」楊勇搖搖頭,心裏犯難。

「楊勇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我擔憂的是這份巨額寶藏是不是真實存在,畢竟這份巨額寶藏是六百年前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如果我們報告**,**一旦找不到,紅衛兵肯定說我們欺騙人民欺騙黨,我們也就是······!」史冰寒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家各抒己見,即將天亮••••••

老宅的房頂上幾個黑影在動••••••

「嗖——嗖——嗖——••••••」幾個黑影在老宅的琉璃瓦上行走,琉璃瓦只有輕輕的腳步聲。

「啊哦!我好像聽到房頂上的琉璃瓦有有響聲!」葉飛突然心裏害怕地說。

大家立刻凝心靜氣,側耳細聽••••••

一切都很安靜,只有遠處的樹林里偶爾有幾聲鳥叫。

「哎!這塊心病去不掉,過不了幾年我就是一個瘋子!」史冰寒接著說了一句,他打破了老宅里的沉寂。

大家一夜沒有安睡,個個都很疲倦,各自打着哈欠。

「不許動——」突然一聲驚天大喝。幾個蒙面人拿着手槍,指着葉飛他們說。

「你們這是••••••」葉飛故作鎮靜,對幾個蒙面人發問。

「別管我們是誰,快快把藏寶圖交出來!」一個蒙面人用手槍指着葉飛狠狠地說。

「什麼藏寶圖?你說的話怎麼讓我糊糊塗塗!」葉飛冷靜地慢慢回答。

「好你個葉飛老大哥,不要給老子玩迷藏,老子已經盯了你們四個人多年了,你們都是六百年前大明朝建文帝身邊寵臣史彬、葉希賢、楊應能、程濟的後人。你們手裡的藏寶圖必須統統交出來!」這個說話的人,好像是蒙面人的頭頭兒。

「呵呵呵••••••你們這些蒙面人,真會瞎編故事,說什麼六百年前!」葉飛故作鎮靜,他這一生已經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以前他總是沉着迎戰,用美麗的謊言,取得的了最後的勝利。

「葉飛,你這個老滑頭,不要給老子我耍花樣,我不是以前你遇到的那些小毛賊那麼容易欺騙,你們快快把藏寶圖交出來,老子沒有時間給你們磨牙,況且老子的忍性更有限!」那個蒙面人頭頭兒用寒冷的手槍逼近葉飛的腦袋。

「你們真是天方夜譚,什麼藏寶圖,什麼六百年前的事情?!」楊勇急忙給葉飛打掩護。

「呵呵,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走走走,統統給我到密室里看看你們祖宗的畫像••••••」蒙面人頭頭兒好像什麼也知道。

「呵呵呵••••••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能不能告訴我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程俊傑要弄清蒙面人的真實身份。

「呵呵呵,實話告訴你們,我們來自美麗的太陽島國——日本,為了這筆巨額寶藏,我們已經一代接着一代追尋了六百多年,現在總算找到了這批巨額寶藏的藏寶圖的真正擁有者,你們必須交出來!」蒙面人頭頭兒拿着手槍,手好像有點兒顫抖。

「這批巨額寶藏它是我們中國人民的,你們日本人沒有權利佔有它!」史冰寒面對這幾個持槍的日本人,毫不畏懼。

「這筆巨額寶藏,據說它藏在公海的一個神秘小島,它不是任何國家的財富,誰擁有藏寶圖,誰就是這批寶藏的擁有者,哈哈哈••••••快快把藏寶圖交出來!」蒙面人頭頭突然把自己的面紗撕去,露出猙獰的面容。

「啊!你是藤野一郎!」葉飛驚呼!

「對,我是藤野一郎,你的好朋友!」藤野一郎是日本大使館的一名文秘,他曾經給葉飛認識。

「告訴你們這些日本小鬼子,我們就是死也絕不會把什麼藏寶圖交個你們!」葉飛斬釘截鐵地說。

「對,我們就是死,也不會實現你們的美夢!」楊勇、程俊傑、史冰寒三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回答。

「呀——」藤野一郎雙手發抖,他氣的幾乎要發瘋。

「啊——」突然葉飛的老婆跑進來,看見眼前的情景,喊了一聲嚇呆了。

「砰——」一聲槍響,葉飛的老婆應聲倒下••••••

「老婆——」葉飛一聲撕心裂腑地大喊。

不等葉飛喊完話,葉飛、楊勇、程俊傑、史冰寒一個個全部昏迷••••••

「藤野一郎,你的藥劑手槍還真管用!」一個日本人看着昏迷的葉飛他們笑笑說。

「我的手槍里沒有子彈,只有一種特殊的麻醉藥劑,只要任何人聞到這種藥劑,十秒鐘後就會昏迷!我們來時都服了對抗藥劑,所以我們不被這種麻醉藥劑控制!」藤野一郎對自己的發明洋洋得意。

••••••

從此,葉飛、楊勇、程俊傑、史冰寒四人消失••••••

第三章 雪兒晴兒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葉媽媽慢慢清醒,她第一眼就看不到自己的丈夫,至於楊勇、程俊傑、史冰寒也是無影無蹤。

她看到自己的身上放着一張紙,就急忙拿起來細看,紙上寫着幾個字:不許報警,否則所有的人統統死去!

她慌慌張張跑到院門外,荒野里連一個人影也看不到••••••

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山林里野鳥亂叫。

「我該不該報警?!葉媽媽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嗚嗚嗚••••••老頭子,你去了哪裡?!」葉媽媽坐在屋裡掩面大哭。

「媽媽,您老人家這是怎麼啦?!」女兒葉雪兒突然秘密地回到了老宅。

葉雪兒,是一個美麗文靜的姑娘,她在一家醫院當護士。

「女兒啊,家裡出大亂子啦!你爸爸他他他昨夜失蹤了!」葉媽媽心驚肉跳地把昨夜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並且讓女兒看了看藤野一郎留下的那張紙文。

「我爸爸他們一定是被人綁架了!」葉雪兒流着眼淚自言自語地說。

「那我們趕快想個辦法,救救你的爸爸和你的叔叔們!」葉媽媽心急如焚。

「可是我們不能報警!」葉雪兒咬着嘴唇,認真地思考。

「為什麼不能報警?!」媽媽問葉雪兒。

「因為我們不能把爸爸失蹤的原因告訴別人,否則我們就要挨批鬥!」葉雪兒的眼裡簌簌流着淚水。

在那個年代,一些心懷叵測的紅衛兵,經常吹毛求疵,胡亂給人戴高帽,打擊陷害好人。

「這麼說我們母女倆只有耐心等待!」媽媽滿臉淚水。

葉雪兒痛苦地點點頭。

••••••

在以後的日子裏,葉雪兒經常秘密地回到老宅,看望母親。

忽然有一天,老宅里同時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兒,令葉媽媽大吃一驚!

「誰是我的女兒——葉雪兒?!」媽媽看着眼前的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兒,幾乎發暈。

「嘻嘻嘻••••••媽媽,我才是您的女兒!」葉雪兒笑眯眯地回答媽媽的提問。

「那她是誰呀?!」媽媽被眼前的情景幾乎驚呆了。她萬萬不能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奇事。

「她呀,是女兒我的同事,她的名字叫晴兒!」女兒葉雪兒急忙給媽媽解釋。

「阿姨好!」晴兒恭恭敬敬地給葉媽媽行禮。

「啊!怎麼你說話的聲音也和我的女兒葉雪兒一模一樣!」葉媽媽更是驚悚!

晴兒和葉雪兒是同事,她們共同住在一個宿舍里,朝夕相處。她們二人的音容相貌、舉手投足,幾乎完全一樣,醫院裏的所有工作人員甚至病人,經常把她們看做雙胞胎姐妹,這不,連葉雪兒的親生母親——葉媽媽,也分辨不出她們的身份,可見晴兒和葉雪兒長得是多麼的逼真!

「嘻嘻嘻••••••」晴兒和葉雪兒看着葉媽媽一陣歡喜的笑聲。

「以後我也是您的女兒!」晴兒笑眯眯地對葉媽媽說。

「好呀!我以後就有了兩個葉雪兒,兩個好女兒!」葉媽媽滿心歡喜,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半輩子又得了一個好女兒。

在以後的日子裏,晴兒常常跟着葉雪兒回到老宅,一住就是幾天,她漸漸對這座老宅的每個角落無比的熟悉,甚至她閉上眼睛隨便走幾步,也知道自己走到了老宅的什麼角落。

緊接着老宅就接二連三的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有一天葉雪兒回到了家,她告訴媽嗎晴兒已經從醫院辭職,回海南老家去了。

「啊哦!晴兒臨走前,為什麼不來看看我呀!她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給我再見一面!」葉媽媽一臉茫然。

「晴兒走時,為了趕火車確實有點兒倉促,我送她到火車站,她臨走時念念不忘媽媽您,她讓我捎給您幾句祝福的話。」葉雪兒說話心裏好像很不舒服。

「哎!世界上總是這麼分分離離,讓我心裏總是難過。一晃幾個月過去了,你爸爸也杳無音信••••••」葉媽媽突然黯然淚下。

深夜,葉媽媽正睡,老宅的大院里出現了女兒葉雪兒的身影,她偷偷摸摸,來到密室,用手敲着牆壁,仔細聽着牆壁的聲音。緊接着她又敲敲地面,好像尋找什麼東西••••••

一會兒,葉雪兒的身影又出現在老宅的一角,那裡是一座小亭,全是琉璃瓦頂,結構自然也是明朝的風格。

「啊!」葉媽媽半夜突然鬧肚子,急急忙忙要到廁所方便,她突然看到了小亭旁邊女兒的身影,頓時打了一個寒顫。

葉媽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急忙把眼睛揉了揉,仔細往小亭方向細看,什麼也沒有。

「啊哦,也許我花了眼。」葉媽媽心裏想了想。

葉媽媽從廁所方便之後,輕輕回到屋裡,她悄悄來到女兒的房間,看到女兒葉雪兒躺在床上熟睡。葉媽媽搖搖腦袋,心裏恨自己眼花多疑。

「哎!我真是老了!」葉媽媽心裏想着,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

······

漆黑的深夜,晴兒披頭散髮,雙眼發著藍光,拉着葉雪兒拚命往荒野跑去······

「我不去,我不去那裡!」葉雪兒拚命地大喊哭泣!

「去不去由不得你葉雪兒!快走!」晴兒拿着一把尖刀,架在葉雪兒白白嫩嫩的脖頸上,恨恨地說。

「看在我們姐妹多年交情的份上,你就饒了我吧!」葉雪兒突然跪在地上可憐巴巴地求饒。

「求饒沒用的,我晴兒不是你們中國人的魂,我是來自太陽島的女鬼,活該你葉雪兒倒霉。快走!」親人拿着尖刀逼着葉雪兒的喉嚨,厲聲呵斥。

「我不能走,我家裡的老媽媽誰人照顧!」葉雪兒滿臉是淚,雖死無憾,心裏惦記着老媽媽。

晴兒逼着葉雪兒來到一個冰山模樣的地方······

「哈哈哈······葉雪兒,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晴兒突然問葉雪兒,她滿臉奸容。

「這這這······是什麼地方?」葉雪兒渾身顫抖,她感到自己身上很冷。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挾持到這冰天雪地。

「吃一口雪團,你就永遠不知道痛苦,你就忘記過去的一切!」突然,晴兒拿起腳下的一團雪,讓葉雪兒吃下去。

「不不不······我家中還有老媽媽!「葉雪兒突然跪在地上大哭。

」吃吃吃——「晴兒用手把雪團強行塞到葉雪兒的嘴裏。

突然,葉雪兒嘴裏冒着一股涼颼颼的白氣······葉雪兒突然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可是那模樣確實像鬼!

」下去吧!「晴兒突然咧嘴呲牙地大喊,一腳把葉雪兒踢到一座地窖里······

「媽媽——女兒被晴兒禁錮在一座冰窖里!」葉媽媽突然做了一個噩夢,她渾身出汗,被驚醒。

葉媽媽心跳如敲鼓,她心亂如麻悄悄下床,來到女兒的卧室,再次輕輕打開房門,看到女兒熟睡如初。

葉媽媽再次搖搖頭,對自己的噩夢不能相信。

••••••

時間又過了大半年,葉媽媽感到自己的女兒葉雪兒有點兒不大對勁,她的某些動作細節好像跟以前的女兒葉雪兒不一樣,這令葉媽媽感到奇怪。

「女兒啊,這東西應該放到這裡!」葉媽媽經常囑咐女兒。

••••••

以往,女兒葉雪兒去城裡醫院上班,一走就是兩個星期才回一趟家,現在女兒三天兩頭往家裡跑,葉媽媽認為女兒也許對自己非常關心。

「女兒啊,你回家這麼勤,醫院的領導對你沒有意見?!」葉媽媽問女兒。

「啊哦!醫院領導知道媽媽孤獨,他們非常關心,對女兒放寬條件,讓女兒常回家裡看看!」葉雪兒說話總是笑眯眯。

「還是女兒孝順!」葉媽媽看到自己有一個好女兒,感到無比的幸福。

「媽媽,女兒非常擔心一件事情!」一次,女兒回到家裡,吃晚飯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

「啊哦!女兒擔心什麼?!」葉媽媽問女兒。

「女兒擔心家裡的那張圖!」女兒好像很關心什麼。

「什麼圖?!」葉媽媽心裏吃驚地問。因為丈夫葉飛在的時候,從來就沒有給女兒說過什麼,他不希望女兒卷進這個是非的漩渦,即便是那份巨額寶藏永遠消失。

「媽媽,咱家裡不是有一張藏寶圖嗎?!它可是禍根啊!」女兒突然說出了藏寶圖三個字,令葉媽媽大吃一驚。

「啊哦!女兒說的是什麼?!媽媽我一點兒也不明白!」葉媽媽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摻合到是非的漩渦。

「以前,爸爸在的時候曾經給我說過,咱家裡有一張什麼藏寶圖!」女兒雙眼眨巴眨巴地看着葉媽媽,希望葉媽媽能給自己一個圓滿的回答。

「這個這個,你爸爸在的時候,從來就沒有給媽媽提起過家裡有什麼藏寶圖!」葉媽媽努力剋制自己的心理,不把任何蛛絲馬跡暴露,她要給女兒一個安安靜靜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