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怒軍
怒軍 連載中

怒軍

來源:萬讀 作者:龍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陸海 龍宇

十二靈珠悄然問世,龍淵大陸再掀腥風血雨
平凡少年偶得奇遇,一怒崛起顛覆人類極限
成王敗寇只在一瞬之間,生死別離豈能任其主宰?且看他如何談笑間,讓那些邪惡灰飛煙滅!【作者QQ1363479447】【全本免費】展開

《怒軍》章節試讀:

第四章 營救妹妹(一)


龍淵大陸,琳嵐帝國,龍青城北堂家族一座簡陋的二層樓閣內,一名身着黑色老舊衣裳、年歲約莫十七的少年,正一動不動的跪在地上,看着擺放在面前的黑木匣子愣神許久。

可能是跪的太久,直到他雙腿發麻難以忍受時,這才顫巍巍的動了動。

少年面容白皙俊秀,五官端正,可眉宇之間,卻透着一股很濃很濃的戾氣。他雙手緊握起黑木匣子,有些激動的流下眼淚。

黑木匣子內盛放的是一把匕首,透過陽光反射出金色光芒印在少年的臉頰上。

他雙手越來越顫抖,不知是黑木匣子太重,還是他內心有股抑制不住的激動和氣憤。

「爹,娘,宇兒無能,最終也沒能成什麼大氣候。這兩年在北堂家,孩兒受盡欺凌,連妹妹也保護不好,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妹妹走丟了!」

「我!我該死!我沒用!」龍宇用力的扇了自己幾巴掌,嘴角也跟着溢出一絲血跡,頭「砰」的跪砸在地面,忍不住抱頭失聲痛哭了起來。

他從來都沒有哭過,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他都忍了過去。而此時他哭的很傷心,身體因為哽咽而不停的顫抖,呼吸也變的急促、困難。他的哭聲越來越大,似乎把這幾年受的委屈,一下子全發泄了出來。

龍宇是龍青城北堂家族的族人,而兩年前的北堂家族,和現在相比也是天壤之別。

兩年前的北堂家族在整個帝國也算是排得上名號的大家族,但卻因為一場變故,導致整個家族土崩瓦解。

那日,北堂家主北堂天仁,也就是龍宇的父親,無意間得到了一枚很神奇的玉珠,便決心將此珠奉給君王,以此進一步擴大北堂家勢力。君王得知後極其高興,但變故卻因龍宇的無知,悄然發生了。

龍宇從小被父母寵溺,囂張任性,從未把任何人放在眼裡。自從得知神珠消息後便想一睹神珠的廬山面目。念想一生,龍宇便再也按耐不住,連夜潛入父親的書房。

就在龍宇找到神珠準備一睹風采時,父親北堂天仁突然帶着友人進入書房,嚇的他無計可施,慌亂中將神珠塞進了嘴裏。

神珠被龍宇放入嘴中的剎那,出乎意料的是,這神珠竟然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他的口中,再沒有絲毫感覺。

北堂天仁得知後怒斥龍宇,卻心知大禍即將到來。既然已經告訴了君王,如若交不出東西,那便是欺君之罪,輕則一人當誅,重則滿門抄斬!

為了不讓年幼的龍宇遭受君王處罰,北堂天仁便連夜將龍宇送出了城。數日後,消息終究逃不過奸人的告密,將這件事告知了君王,並且添油加醋將事情進一步惡化。

龍宇直到現在都不清楚事情的真正內幕,也不知是何人告的密,只知道,最親近的族人,已經在兩年前全部被殺。現在的北堂家只有當初隨着龍宇一起被送出的一批,已經集體遷徙到了帝國邊界,為的便是將北堂血脈傳承下去。

這件事,一直是龍宇心中的夢魘,每日每夜都纏繞在他的腦海中,無盡的自責讓他幾度想就此死去。如果不是還有個乖巧的妹妹跟在身邊,龍宇這個時候怕是已經命喪黃泉。

不知哭了多久,龍宇面色淡漠的擦了擦淚痕,一把抓起黑匣子中的匕首,眼中湧現一抹厲色,轉身奔出樓閣。

「芩兒,等着,哥哥一定會找到你的!」

北堂龍宇心中堅定的想着,腳下步伐也不禁加快了幾分。

在龍青城鬧市的盡頭,有一處只有年少一輩出沒的地方,各個家族年少一輩每日都會在這一片玩耍比斗,今日也不例外。

此時人群中,一些錦衣戎裝的富家子弟聚在一起,時不時說到一些好笑的事情而鬨笑一堂。

突然有人指着遠處,打趣的說道:「喲,你們瞧,那個廢物怎麼又回來了?」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北堂龍宇低垂着腦袋,腳步略顯匆忙的向廣場上的眾人走來。

「這傢伙想幹嘛?看看去。」其中一方為首的一名少年是北堂家族的成員,名叫北堂昇。雖然他和龍宇同為一族,但與其他人一樣,也看不起龍宇,覺得北堂家族淪落到如此下場,都是北堂龍宇害的。

龍宇頓下腳步,目光環視廣場,最終鎖定了目標,提步向著另一處人群匆忙走去。

「海哥,是那小子。」

被稱作海哥的少年好奇轉身,卻看見已經走到跟前的龍宇,不禁譏笑道:「喲,怎麼又是你這孬種?剛剛跑掉了,怎麼又跑回來了?」

「我妹妹呢?」龍宇雖心中有怒,但語氣中依舊帶着一些忌憚,但放做平時,他根本就不會用這樣的語氣和陸海說話,不然只會徒增麻煩。

陸海聞言眉頭一皺,揚手一巴掌揮向龍宇,雖被龍宇及時擋住,但強大的力氣依舊間接性的打到他的太陽穴位置,將他打的往地上一個釀蹌,險些栽到地面。

這一巴掌,打的龍宇措手不及。

「陰陽怪氣的,沖誰發話呢?那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怎麼知道!」陸海拉了拉衣領,一副高傲的模樣,看着龍宇的眼神除了不屑還是不屑,就好像出現在眼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堆垃圾。

龍宇被這一巴掌打的腦袋犯暈,眼中流露出一絲怒火,但心裏也沒轍,陸海現在已經是一名真正的凡境修鍊者,並且已經突破到了九重,在這龍青城也算是響噹噹的天才少年。而他龍宇,連武魂覺醒都沒有通過。

這都怪龍宇兒時不學無術,錯過了最佳覺醒時機,落得此番只有挨欺負的份。

陸海身旁的小跟班遲疑了一下急忙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海哥,早上的時候,我們欺負北堂龍宇那會兒他妹妹好像也在。」

陸海聞言一愣,仔細一想好像真是這樣,心中不禁一緊,冷聲道:「完了,黑狼團,那丫頭好像被黑狼團抓走了。」

龍宇聞言面色也頓時嚇的鐵青,猛地站起身抓住陸海的衣領,面目猙獰的吼道:「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

陸海被龍宇的表情嚇了一愣,反應過來急忙將龍宇的雙手掙脫,指着龍宇嫌棄的吼道:「你他媽瘋了嗎?離老子遠點!晦氣星。」

「哼,你自己賤命,你妹妹也好不到哪裡去,被黑狼團擄走也好不是嗎,說不定將來還能做個壓寨夫人,你也不至於到處混吃混喝了。」一旁的跟班也急忙冷嘲熱諷的說道,絲毫不把龍宇放在眼裡。

龍宇聞言拳頭緊緊握起,身體氣的瑟瑟發抖,但一想到妹妹被黑狼團擄走,眼淚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黑狼團是當地最霸道的強盜團伙,被黑狼團擄走的人,可以說已經是九死一生。

「喂,陸海,對我北堂家的族人稍微好一點。」

就在幾名跟班準備圍上來毆打龍宇時,北堂昇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雖然不想制止他們,但龍宇身上終究掛着北堂家族的牌子,就這樣被外人欺負,他心中也挺不爽的。

「北堂昇?怎麼,你是要給他撐腰嗎?」陸海說罷指着龍宇,一副傲然高高在上的樣子。

北堂昇見狀皺了皺眉頭,搖頭笑道:「本少爺可沒那好雅興,不過他就算是廢物,那也是我北堂家族的廢物,任何一個北堂家族的人,都不是你們想欺負便欺負的。」

北堂昇的話立刻引得陸海心中大怒,嘴角一邪,指着北堂昇一樣邪笑道:「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區區北堂家,我陸家滅你們只需要一半的勢力,叫囂個什麼勁!」

「哈哈哈哈……」

周圍的人聞言頓時一陣鬨笑。

北堂昇面色陰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話是你說的,希望等玄哥來了之後,你還能這麼說。」

說到玄哥,陸海眼中有那一剎那的忌憚,但很快便將忌憚隱藏了起來,故作鎮靜道:「有本事現在就讓北堂玄出來,正好突破至現在,大爺我還沒人練手呢。」

北堂昇聞言嘲笑的點了點頭,遲疑了一下對着一旁的龍宇淡漠說道:「別人打你,你就不會還手嗎?丟不丟人?」

對於北堂昇嘲諷的話,龍宇直接選擇了無視。兩年前,北堂昇還曾和自己稱兄道弟,而此時,竟然也變的如此疏遠。

龍宇來不及管這些,拉着北堂昇焦急的說道:「昇子,大事不好了,芩兒被黑狼團擄走了。」

開始對於龍宇的稱呼,北堂昇心中極其厭惡,但聽到後面的話,他身軀不禁一愣。

「你說什麼?什麼時候的事?」

北堂昇聞言也慌了,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龍宇急忙將手指指向陸海,怒吼道:「都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將芩兒逼上後山,芩兒又怎麼會遭遇黑狼團!?」

「少他媽胡說八道!關老子什麼事!」陸海見狀頓時惱火,被龍宇指着,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恥辱,說罷便打算一腳踹上去。

龍宇見狀,拳頭緊緊攥在一起,索性一咬牙將腰間別著的匕首拿了出來,迎面便沖了上去,一刀刺進了陸海的腹部。

陸海根本就想不到龍宇這樣的人也會還手,完全沒有防備的被龍宇擊中,匕首連根沒入,陸海當場倒地不起。

「海哥!」

周圍的人見狀面色大變,急忙將陸海扶了起來。但龍宇這一刀刺的太深,只看見鮮血不要命似得往外涌,而陸海也已經意識模糊,全身使不出一丁點力氣。

「快,快送海哥回去!」有人率先反應過來,急忙合力將陸海抬起,飛奔離開了廣場。

「給我宰了這小子!」剩下的幾人紛紛拿出武器,對着龍宇吶喊着沖了上去。

龍宇雙腿顫抖,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看着地面鮮紅的血液,身體情不自禁的一個激靈,這才意識到有人拿着兵器沖了過來,急忙轉身向著後山逃竄。

「完蛋了,龍宇殺人了。」北堂昇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嘴裏不停的呢喃着,整個人面色嚇的鐵青,急忙帶着北堂家族的幾個人跑回了北堂府邸。

逃離的龍宇慌亂衝到後山,此時後面的幾人依舊緊追不捨,天色漸晚,如果依然深入後山,難免會遇到危險。

但眼前,後山已是唯一逃處,若是不深入後山,就會被陸家的人抓住。陸海死沒死龍宇不知道,但傷了堂堂陸家家主的長子,整個北堂家族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沒有人救妹妹了。」龍宇用力的搖了搖頭,緊咬牙門,轉身向著後山衝去。

入後山方有存活的可能,一旦被他們抓住,不死也將被打廢。

「三哥,那小子進後山了。」後方追來的幾名男子紛紛頓住腳步,面色略有忌憚的看向後山深處。黝黑一片內,似乎還隱藏着什麼東西,讓人不禁後背發涼。

「……」

「夜晚魔獸出入,我們還是等家族的人來了一起進山搜尋,活要見人,死也要把那小子的屍體給我找出來。」

三哥終究還是有些忌憚夜間的山林,他們人少,如果遇見魔獸,大晚上的將極其危險。

龍宇之前也只是腦袋發熱,為了生存豁出去了。但真到了後山裏面,心裏便咯噔一下。

感受着山林間涼颼颼的冷風,和周圍不知道是什麼發出的奇怪叫聲,讓人忍不住一陣陣心慌。

見身後沒有人再追來,龍宇腿一軟癱坐了下來,氣喘吁吁的靠在一棵大樹邊上,不停的擦着額頭上的汗水。

「真是太衝動了,唉,忍了兩年多,為什麼不能再多忍一會兒呢。」直到此時,龍宇才有些後悔自己的無腦舉動,他已經連累過一次北堂家族,看來這一次又要犯同樣的錯誤了。

可事情已經發生,現在還想這些已然無用,此時唯一需要做的便是保住自己的命,要死也要等到救出妹妹才能死。

「快,大家分頭搜!」

就在龍宇失神之際,遠處終於亮起了點點火光,可以感覺到有很多人正在迅速向著這邊聚攏。

龍宇見狀面色一驚,手腳並用的慌亂爬起,再次向著後山更深處逃竄。

龍宇實力低淺,此時已經不停的奔跑了小半個時辰,體力已用去大半。加上夜間可視範圍低,時不時絆到東西摔個四腳朝天,身上也有了一些或輕或重的傷勢。

「不行了,跑不動了。」龍宇直感覺心中反胃,腳步無力釀蹌撲倒在地,全身上下再也用不上一點力氣,就好似虛脫了一般的酸麻。呼吸更是上氣不接下氣。

龍宇心裏有些不甘心,為什麼自己這麼的沒用!也有很多後悔,為什麼小時候沒能好好修鍊,以至於現在連武者覺醒都沒有做到!更加自責,為什麼自己屢次給北堂家添麻煩!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感覺到越來越近的人群,龍宇用盡全身的力量坐了起來,藉助微弱的月光,試圖尋找周圍可以藏匿身形的地方。

也許連老天都有些看不起龍宇,還不等龍宇顫巍巍的站起來,一道吶喊聲便從遠處傳了過來。

「他在這!」

聽見這道聲音,龍宇心中不禁一沉。還不等他過多反應,足有三四十人之多的人群,迅速將龍宇圍攏了起來。

「臭小子!你跑呀!」

一名赤肩大漢近身一腳,直接將龍宇踹的吐血倒飛了出去,擦着地面滑行了數米遠。

遭受重創,龍宇身體吃痛的蜷縮在了一起,難以忍受的劇痛衝擊着他的神經,導致他的身體一直不停的顫抖。

「三統領,家主說要活的。」周圍的人怕三統領將龍宇打死,便急忙湊在他跟前輕聲提醒。

「少廢他娘的話!一個廢物,要什麼活的?連陸家大少爺也敢動,我看他就是急着找死!」三統領說罷拿出一把大刀,氣勢洶洶的朝着龍宇走了過去。

龍宇已經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他現在只能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忍受胸口的劇痛。

「三統領,家主的命令,我們違抗的話……」

「我剛剛的話沒有聽見嗎?你的眼裡是不是只有家主,早就沒有了我這個統領?」三統領在陸家地位也是相當的高,說話若是一點分量都沒有,豈不是惹眾人看不起。

見三統領生氣,眾人急忙縮了縮脖子不再說話。三統領地位高,違抗家主命令無所謂,但他們就不一樣了,說不定回去倒霉的都是他們這些小嘍啰。

「小兔崽子,今天老子就砍了你雙手,這就是你用匕首刺傷大少爺的代價!」三統領脾氣火爆,如果不是陸家家主確有交代,他早已經用大刀將龍宇的腦袋割下。

迷迷糊糊間聽見這句話,龍宇心中不禁一涼。

「呵呵,沒想到我北堂龍宇竟然是這麼個死法,老天對我還真是客氣。也罷,可能是我犯的錯連老天都不原諒,這才要如此結束我龍宇的一生。」

龍宇心中心灰意冷的想到,耳中只聽見大刀揮動的聲音,緊接着,右邊胳膊便傳來一陣劇痛。

龍宇身軀一顫,但疼痛過後,右手竟然還有感覺,疑惑的龍宇忍不住緩緩睜開了眼睛。

透過周圍火把的光亮,龍宇可以清楚的看見,陸家三統領那驚訝的表情。

「怎麼回事?」三統領一愣,周圍的人也趕緊湊了過來,紛紛疑惑的看着三統領。

方才三統領已經用了一名武境強者的全部力氣,但即使這樣,竟沒能將龍宇的胳膊砍下,而僅僅是破開了一些皮肉。

見周圍的人都看着自己,三統領厲聲呵斥道:「看什麼看,都給我閃開!」

「喝!」

又是一刀猛地揮下,這一次,大刀不僅沒能將龍宇的胳膊砍下,反而被一股很詭異的力量排斥,在距離龍宇身體一公分的地方,再也無法落下分毫。

「怎麼會這樣?」三統領心中一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此時刀不僅下落不得,就連想收回來都無法做到,好像被固定在了空中一般。

就在眾人紛紛疑惑之際,靜謐的山林突然颳起了大風,吹的眾人睜不開眼睛。伴隨着風聲呼嘯,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說話。

當地人都信奉神靈,見此狀況,眾人紛紛將此和神靈聯繫到了一起。

「放了他!放了他!」

這一回,眾人都聽清了夾雜在風聲的聲音說的是什麼,當他們聽懂後,頓時嚇的面色鐵青。

「什……什麼人?」

眾人面色慌張,不停的咽着嗓子,那虛無縹緲的聲音讓人聽着毛骨悚然。

「什麼人在裝神弄鬼?」三統領心中一凜,對着周圍大聲喊了一嗓子。

三統領的話很快被狂風吹散在空中,但那道聲音卻還是時不時的傳來:「放了他!放了他!」

「有鬼啊!」

「快跑啊!」

幾個呼吸後,幾十人好似商量好了一般,驚恐的撒腿便朝着山林外圍奔去,面色蒼白的模樣就好像看見了世界末日。

三統領和幾名實力比較強的陸家族人,見眾人都逃了,遲疑了一下也急忙面色慌張的向山林外圍逃竄。

「該死的混蛋,我怎麼辦!」龍宇心中憋屈的埋怨道。

最害怕的還要數龍宇,此時狂風依舊大作,從小害怕這些虛無縹緲之物的龍宇,寧願死也不想受這樣的折磨。

不知過了多久,大風漸漸的停了下來,山林間那嗚嗚作響的詭異聲音也消失不見。

龍宇見狀心中稍微緩和一些,但周圍漆黑,依舊使人忍不住亂想。

「你就這麼怕死嗎?」

就在龍宇以為已經沒事的時候,突然一道很輕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了出來,頓時嚇的龍宇手腳並用向著後面退了幾米,直到後背靠在一棵大樹上。由於動作太大扯動傷口,疼的龍宇齜牙咧嘴。

龍宇目光驚恐的看了看四周,因為太過於害怕,瞳孔略微膨脹,身體也顫抖的厲害。

半晌後,奇怪的是卻未發現任何人,龍宇心中不禁疑惑。

「剛剛是什……什麼人?」

帶着一絲疑惑,聲音弱弱的試探性問道,有些懷疑剛剛是不是自己因為太緊張出現幻聽了。

「你現在是看不見我的,我呢,是一隻專門喝人血的惡魔。」

聲音很空蕩,聽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聽上去就好似兩把破舊的兵器摩擦在一起發出來的聲音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龍宇身上不禁一麻,忍着疼痛急忙雙腿彎曲跪在地上,滿臉驚恐的喊道:「晚輩無意冒犯神靈,你老人家就別嚇我了,我錯了,我該死!」

「咯咯咯咯,還真是有趣。」

見龍宇如此求饒,聲音的主人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漸漸的,龍宇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咽了咽嗓子說道:「我是無意闖到這裡的,要怪都得怪陸家那些人,是他們逼我來到這裡的。」

「我又沒怪你,不僅如此,我還要謝謝你呢。」

這一次,龍宇聽的很清楚,聲音好似就在自己的身邊,並且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對方是一名女子,聲音極其甜美好聽,和剛剛陰森的聲音截然相反。

「謝……謝我?」龍宇一愣,有些費解:「謝我什麼?」

龍宇可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幫助到她的事情,他一個連凡境都不是的廢物,能有什麼資格幫到她。

就在此時,龍宇感覺好像有股淡淡熱氣,正從身後噴吐到他的耳朵上,淡淡暖意讓他身軀一個激靈;突然,一隻芊芊玉手緩緩從龍宇脖子後面伸了出來,一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這一幕頓時將龍宇嚇的面無人色,剛剛恢復些許的小心臟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哇,鬼啊!」龍宇「噌」的竄了起來,不知哪來的力氣,撒腿便往前竄,同時還不忘轉身看向身後。

這一看可把龍宇看呆了,對方哪裡是什麼魔鬼,簡直是天使一般……哦不,比天使還要美麗的妙齡少女。

龍宇身體依舊前沖,而腦袋卻愣愣的看向身後,腳下一個不留神,大腿絆在了二腿上,頓時摔了個四腳朝天。

見龍宇再次摔倒,少女忍不住掩嘴輕笑起來。

「喂,你不用這麼激動吧?我又不會真的喝你血。」少女擺了擺手,斜靠在大樹邊,目光帶着笑意看着龍宇。

淡淡微風拂過,少女衣擺隨風輕飄,墨黑秀髮也在夜光下顯得格外妖嬈。不知是少女膚色本就白皙,還是因為蒼白的月光照射的緣故,看上去竟是那麼的美麗。

龍宇坐在地上,看着少女咽了咽嗓子,心有餘悸的問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少女聞言有些不高興了,嘟了嘟嘴冷聲道:「你見過這麼美麗的鬼嗎?」

龍宇聞言這才鬆了一口,只要是人那就好辦。

可還不等他徹底放心,少女又若有所思的開口說道:「不過呢也不是人,哎呀,反正和你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

「不是吧,是人還是鬼你自己還不知道嗎?姐姐,求求你別玩我了。」龍宇苦着臉氣急敗壞的說道,身上本已遭受重傷,哪裡還受得了她這麼折騰,倒不如果斷一點弄死自己得了。

少女緩緩走到龍宇跟前,見龍宇依舊面色害怕,無奈說道:「好啦,我是人,好人,行了吧?」

龍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少女,咽了咽嗓子道:「那你大半夜的怎麼會在這裡?這山林夜晚很危險的。」

「我?還不是因為你,你到哪我自然就得到哪咯。」少女攤了攤手,伸手蠻橫的將龍宇拉了起來。

「哎呦,疼~你輕點。」

「傷的很重嗎?」少女見龍宇疼的亂叫,皺了皺眉頭,這才發現龍宇胳膊還在流着血。

「跟我來,那邊好像有條小溪,你的傷口需要清洗,不然很容易發炎的。」

龍宇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少女一眼,對眼前神秘女子依舊有些不信任。

「叫我靈月就好了,怎麼稱呼你呢?」少女自顧自的介紹道,並沒有理會龍宇投來的不信任目光。

龍宇忍着胸口的疼痛跟在靈月身後,輕聲道:「我叫北堂龍宇,喚我龍宇就行。」

「好的,龍宇小弟弟。你怎麼得罪那群人的?他們好像很痛恨你,你該不會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吧?」靈月邊走邊說,此時已經來到溪流邊上,曲身蹲了下來。

龍宇聞言頓時一頭黑線:「開什麼玩笑,我是受害者好不好?」

「行,那他們幹嘛這麼想要殺了你?」靈月伸手撥了撥溪水輕聲問道。

說到這件事,龍宇心中就氣不打一處來,惡狠狠的說道:「那是陸家的人,專門欺男霸女的家族,全家上下沒一個好東西。今天早上,我妹妹就是被他們逼上後山,給黑狼團擄走了!」

「黑狼團?是什麼?那你要去救你妹妹嗎?」靈月直接將自己裙擺上的一塊角蠻橫撕下,沾濕溪水後走向龍宇。

龍宇很喪氣的坐在了地上,面容苦澀的道:「黑狼團是當地最厲害的強盜團伙,被他們抓走的人是不可能再救回來的了,我沒用,根本救不了妹妹!」

龍宇說著扇了自己幾巴掌,鼻尖忍不住酸楚起來,他簡直不敢想像妹妹被欺負的景象,滿滿的自責衝擊着他的心。

靈月很意外的看着龍宇,潔白的縴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柔聲道:「別哭了,我可以幫你把妹妹救出來,也算是報答你這幾年對我造成的幫助。」

「真的嗎?」龍宇欣喜的看向靈月,可立刻又疑惑起來:「我……我不記得什麼時候幫助過你呀,你不會弄錯了吧?」

靈月聞言忍不住伸手在龍宇腦袋上敲了一下,嗔道:「還想不想救你妹妹了?問題真多。」

「想,想。」龍宇吃痛的捂着腦袋,滿口應道,雖然不知道靈月有沒有那本事幫自己救出妹妹,但他不想放過任何辦法。

靈月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龍宇,蠻橫的將龍宇胳膊拉直,冷聲道:「別動,疼也忍着,一個大老爺們連這點苦都吃不了還怎麼照顧妹妹!」

龍宇剛想喊疼,被靈月這一句話說的面容苦澀,心中有些不服氣,硬是忍着讓靈月將濕布在他的傷口上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那兵器已經生鏽,銹跡進入皮膚內會腐蝕你的皮膚的,到時候導致發炎你就得哭了。」似是看不起龍宇故意說的,最後一句將「哭」字說的特別重。

龍宇苦澀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還有哪裡疼嗎?」包紮好傷口,靈月緩緩站了起來,居高零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龍宇,好似一個大姐姐一般,給人一股安全感。

龍宇看了一眼被包紮好的胳膊,最終還是開口說道:「胸口很疼,連呼吸都很疼。」

靈月聞言眉頭微蹙,急忙伸手在敖風胸口按了按。由於不清楚什麼情況,這一按頓時疼的龍宇險些暈過去。

「啊啊,疼啊!你輕點!」龍宇好似殺豬一般的拚命叫喚,顯然已經疼到他受不了的地步,身體也發抖的厲害,一直倒吸着涼氣。

「這些人下手還真重。」靈月沒好氣嘆息一聲,白了龍宇一眼,嗔道:「胸骨都斷了,竟然先喊胳膊疼,我真不知道說你怕死還是不怕死。」

龍宇聞言縮了縮脖子:「胳膊真的很疼。」

靈月沒好氣的擺了擺手,緩緩蹲下身子,將手伸向龍宇的胸口。

「喂,你別按了!」龍宇見狀後怕的往後挪了挪,生怕靈月再次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上,那種發瘋般的疼痛,他是不想再體會了。

「別動!」靈月眼睛一瞪,在夜色下顯得格外的嚇人。緩緩伸出芊芊玉手,放在龍宇胸前一指遠的地方,隨着她緩緩用力,竟然有着一絲暖流鑽進了龍宇身體里。

「這是什麼?」龍宇面色驚訝的看向靈月,因為他能感覺到這股熱流進入身體之後,胸口竟然不再那麼疼痛。

靈月沒有回應龍宇,而是閉上眼睛靜靜的將能量輸送進龍宇的身體里。

這一幕持續了四五分鐘之久,龍宇也閉上了眼睛享受着溫暖的熱流。

「喂,好了。」靈月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閉目享受的龍宇,她累個半死,這傢伙倒是享受。

龍宇尷尬的睜開眼睛,略微活動了一下,面色新奇的說道:「真是奇了怪了,胸口竟然不疼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龍宇說著看向靈月,見靈月臉上透着一絲虛弱,心裏不禁一陣咯噔。

「你怎麼了?」

見龍宇反倒關心起了自己,靈月無奈一笑道:「沒,我很好,管好你自己。」

見靈月這樣說,龍宇也就不再多問。

靈月舒了一口氣,看向龍宇再次問道:「現在沒哪裡不舒服了吧?」

龍宇聞言一愣,這才意識到靈月是為自己療傷消耗太大才變虛弱的,急忙搖頭說道:「沒了,現在好了。真是太感謝你了,今日的恩情,以後如果有機會,我龍宇一定會報答你的。」

靈月聞言好笑的擺了擺手:「你拿什麼報答?算了,我幫你就是在報答你,我哪敢奢求你的報答。」

龍宇濃眉皺了皺,費解的問道:「為什麼你總是說要報答我呢?到底是因為什麼?」

靈月撇了撇嘴,迎着月色說道:「不瞞你說,我呢,其實本是一枚靈珠化靈為人,當然,我能化成人,還要多虧了你把我吃進了肚子里,所以不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我都要報答你,這是我做人的基本素養。」

龍宇聽見這話,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女。一幅幅畫面宛若潮水一般襲進龍宇的腦海里。畫面中,龍宇手握一枚散發著濃郁靈氣的玉珠,在父親發現之前直接一口塞進了嘴裏……

「你……你竟然就是那枚靈珠?」龍宇眼睛瞪得宛若銅鈴,滿是不敢置信的指着靈月。

見龍宇如此驚訝,靈月得意的拱了拱肩膀笑:「沒錯,把你驚訝的目光收一收,我可不需要別人崇拜。」

靈月說著還擺了擺手,顯得有些得意忘形。

龍宇聞言更加氣的難以忍受,抓起身邊的一根樹枝便襲向靈月,口中念念有詞:「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你這個害人精!我殺了你。」

靈月完全沒有料到龍宇竟然會攻擊自己,面色驚慌的向後退了好多步,這才艱險的躲過了龍宇發瘋一般的攻擊。

「你瘋了?幹嘛襲擊我!?」靈月顯得很惱火,剛剛她還救了這傢伙,怎麼說翻臉就翻臉?雖然用不着他報答,但也不至於如此對待自己呀。

龍宇絲毫不聽靈月的呼喊,掐着樹枝越揮越瘋。

靈月被龍宇攻擊的有些不耐煩,身形一閃一掌打在龍宇的肩膀上,將龍宇推出十多米遠翻倒在地。

「你夠了!發什麼神經呢!」靈月一腳踩在想要掙扎爬起來的龍宇身上,臉上透着無盡惱火。

龍宇面目猙獰,卻被靈月踩的不能動彈,只好張口大罵道:「你這個害人精,殺人兇手!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北堂家又如何落得如此地步!這都是因為你,你這個害人精!」

靈月越聽越迷糊,不耐煩的呵斥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你家族怎麼樣關我什麼事?」

「不關你的事?就是因為你這個破珠子,我整個家族幾百口人全部被君王誅殺,如果不是我父親提前將一部分族人送出了城,我北堂家現在就要絕後了!」

北堂龍宇說著再次失聲痛哭了起來,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夢魘,不能提及的傷痛。

見龍宇說的如此真實,靈月也愣住了,一時半伙竟然不知如何去反駁龍宇。

靈月沒有說話,而是等着傷心的龍宇,直到他哭的沒有了力氣,她才緩緩開口問道:「喂,你剛剛什麼意思?我不懂。」

龍宇再次投去惡狠狠的目光,咬牙切齒道:「是,我也不懂,我不明白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出現在我家!把我的家族帶進永不翻身的厄運之中!」

靈月見龍宇極其傷心和憤怒,也就原諒了他那大呼小叫,深吸一口氣問道:「我來自很遠的地方,當時實力被封印,發生了什麼我根本不知道,你怎麼能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賴在我頭上呢?」

漸漸的,龍宇心中的怒火也小了許多,也明白過來,這件事不能全怪靈月,罪魁禍首還是自己,如果自己不是那麼的任性,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呵呵,說到底,還是我自己混蛋,為什麼好端端的對你這個破珠子感興趣。」龍宇自嘲的一笑,身體一松躺在地上,整個人瞬間憔悴了許多,絲毫沒有他這個年紀該有的銳氣。

靈月雖為靈珠幻化,但存活這麼多年,對人還算是了解,就算體會不了龍宇此時的感受,但也能看出龍宇現在的傷心。

「那個,我也不知道我的出現會給你的家族帶來那麼大的麻煩,我先向你賠罪,我知道這些遠遠不夠,所以我可以答應你,幫你救出妹妹之後保護你們一年時間,幫助你突破玄境,也算是彌補自己的過失。」

靈月能選擇這樣做,已經是仁至義盡,換做以前,她完全不會理會這樣的事情。不管什麼地方都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但強者也有強者的定義,那就是知恩圖報。龍宇這兩年的精血可被她吸收了不少,不然她也不可能如此之快的恢復過來。

龍宇被靈月的這句話深深打動,目光詫異的看向靈月。

「你要怎麼幫我救出妹妹?黑狼團可不是鬧着玩的,連城主都拿他們沒辦法,你……」

雖然龍宇很想救出妹妹,但也不至於一點常識都沒有。靈月來歷古怪,實力說不定真的不錯,但黑狼團各個都是精壯的武修者,他可不信憑藉靈月一人便可以打敗黑狼團。

見龍宇看不起自己,靈月鼻間冷哼一聲,揚了揚纖細的小手道:「看不起女人嗎?別忘了我是什麼變成人的!」

龍宇聞言咽了咽嗓子,皺眉點頭感激道:「如果你真的能幫我救出妹妹,你說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也不會再怪你連累了我的家族。」

看着滿臉稚氣的龍宇,靈月忍不住撲哧一笑:「得了吧,小屁孩,事情包在我身上,待會可能會借用一下你的身體。」

「什麼?」龍宇聞言臉色一變,詫異的看着靈月問道:「什麼意思?你要做什麼?」

見龍宇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靈月臉色一愣嗔道:「亂想什麼呢,小屁孩。」

靈月咒罵一聲,身形一閃便化作一道青煙,竟然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這詭異的一幕嚇的龍宇後背一涼,面色茫然的四下張望。

「別看了,我在你意識海里,你現在帶我去黑狼團的老巢。」

就在龍宇茫然之際,靈月的聲音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了出來,嚇的龍宇雙腿一哆嗦。

「你說什麼?你在我身體里?你怎麼進去的?」龍宇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竟然對這個恐怖的女人發怒了,心中不禁一凜。

「哪來的那麼多問題?再不救你妹妹,出了什麼事情我可不管。」靈月沒好氣的嗔道。

龍宇雖然好奇,但也沒心思去管這些,對着面前空氣顫悠悠的說道:「可是……可是我不知道黑狼團在哪……」

靈月聞言頓時一頭黑線,無奈嘆息一聲,只好動用無邊的神識力量,將方圓萬里全部籠罩在內。

「你一直往北邊走就行了。」靈月有些虛弱的說完一句話便消失了蹤跡,任龍宇說什麼都沒有絲毫回應。

龍宇咽了咽嗓子向著北邊黝黑的山林張望半晌,最終還是營救妹妹的信念戰勝了恐懼,撒開腳步向著前面跑去。

黑狼團老巢坐落林海山脈靠內的位置,從龍青城後山出發,沒有幾個時辰根本到達不了。龍宇這一路上幾乎都是用跑的,一路釀蹌和喝醉了酒一般,額頭已經布滿汗水,而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浸濕。

「要不你休息一下吧。」靈月見龍宇累成這樣,心有不忍,畢竟龍宇才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至少對她來說是這樣,看着他如此拚命,心中多少有些心疼。

「我沒事,你終於說話了,我沒有走錯路吧?」龍宇聞言靈月終於說話,懸着的心也有了一些安慰。

「沒有走錯,不過還有很遠的距離,要不我帶你過去吧,照你這樣等到了那裡恐怕連站都站不穩。」靈月無奈嘆息一聲,不等龍宇反應,直接強行控制了他的身體。

「啊!」

龍宇一聲驚呼,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的向前狂猛的衝去,速度之快嚇的他心臟都險些蹦出來,烏黑的長髮被狂風吹到後方,看上去極其飄逸,最精彩的還要數龍宇那猙獰的表情。龍宇此時只能看見兩旁快速後退的黑影,以及腳下快到不敢置信的腳步聲。

「我靠,早說可以這樣,幹嘛還讓我跑!」龍宇心中大呼精彩,這種速度帶來的快感,簡直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

靈月聞言一陣無奈,他說的輕巧,才剛剛恢復的她哪有那麼多力量去揮霍。

龍宇一路上也遇見不少魔獸,都被這神一樣的速度甩掉,龍宇此時直感覺自己就是巔峰強者,一種天下我為尊,萬族皆螻蟻的感覺。

以靈月的速度,僅用了十分鐘不到便抵達黑狼團據點。可能是因為平時根本就沒有人敢靠近黑狼團的地盤,因此這裡的守衛都格外鬆懈,只有三三兩兩的強盜巡邏路過。

「你妹妹和很多人關在了一起,有三名實力超過玄境的人徘徊在周圍,剛剛消耗太大,我也只能試一試了。」

龍宇見靈月也沒有把握,臉上露出一絲擔心。

「如果實在不行,你就自己跑吧,我一個廢物死不足惜,但你要是出了事,就沒有人可以救得了妹妹了。」龍宇眼中流露出一絲懇求,他是個罪人,死了也就死了,但這一切明明和妹妹沒有關係,而妹妹卻和自己一起忍受着這份委屈。

「我要是能獨自逃走就不用待在你身體里了。好了,別說這些喪氣話,區區玄境菜鳥而已。」靈月略微不屑的笑了笑,再次控制龍宇的身體,穿梭在黑夜之中。

黑狼團總體實力的確不錯,共有一名玄境七重強者坐鎮,麾下更是有七名玄境三重左右實力的強者分佈各處,如此恐怖的陣容也難怪龍青城拿他們沒辦法。

「欸,你說,老大這回抓來的妹子里,哪個最漂亮?」

院落外圍,一名守衛對着身旁另一人邪笑的問道。

那人聞言想了許久,最終邪笑着回應:「我倒是覺得這回十幾個小姑娘里,那個叫北堂什麼的小丫頭最有姿色,等長大了一定是個禍害男人的妖精。」

「哈哈,我說也是,只可惜啊,老大已經娶十三個媳婦了,這回竟然還要娶,那個小丫頭估計是沒我們的份了。」守衛說著悠悠嘆息一聲。

「你小子就別抱怨了,有的分就不錯了,還那麼挑剔。」另一人倒是顯得無所謂,他反正是已經習慣了,能分到女人對他來說就已經很滿足了。

隱藏於暗處的龍宇聞言臉都綠了,沒想到妹妹真的被抓來做壓寨夫人。

感覺到龍宇心裏很緊張,靈月安慰道:「我能感覺到你妹妹是哪一位了,你們血脈很相近,她現在很好,你就別擔心了。」

龍宇聞言放心的點了點頭。

靈月安慰好龍宇後,趁着兩人交談間,身形一閃竄出黑暗,手中一根樹枝鬼魅般的閃出。

「什麼人……」

兩人只是感覺到一抹黑影一閃即逝,一句話還沒說完,便已經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龍宇滿臉的驚駭,看着剛剛還好好的,轉眼便死去了兩人,忍不住咽了咽嗓子。

「怎麼?你很害怕死人?」靈月對着龍宇調侃的問道。

「沒,沒有。」龍宇極力隱瞞自己的膽怯,鼓起勇氣一直緊盯着地面的兩具屍體,似乎在證明自己絲毫不怕。

靈月無奈的搖了搖頭,身形一閃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黑狼團內院。

黑狼團共有三百餘名強盜團伙,算是比較大的組織,不過礙於他們地盤太大,人員也就顯得比較疏散。

此時一間柴房前,一名玄境三重的中年男子正來回踱步,嘴裏不停的對着面前一行強盜團伙說道:「我說過多少遍了?這是老大的女人,你們也敢動?你們是不是想死了?」

一行人被中年男子罵的不敢出聲,低着腦袋臉色嚇的鐵青。

「三統領,我看他們也是一個人太久了,所以一時間沒把持住,這不……」

「我問你了嗎?」三統領見一旁有人插話,面色陡然一狠,嚇的那人急忙閉上了嘴。

三統領恨鐵不成鋼的指着眾人嗔道:「那個最好看的小丫頭,都給你們玩成什麼樣了?特么的明天老大還怎麼成親?這事如果讓老大知道,你們都得死!」

這話按理說,嚇的最狠的肯定是這一行人,但龍宇聽到後,簡直就是晴天霹靂,面色驚恐忍不住喊了出聲:「芩兒!」

「什麼人?」

龍宇的失誤讓眾多強盜心中一凜,紛紛將目光投向龍宇所在地。

「你這笨蛋,我都說讓你別出聲了!」靈月知道龍宇是擔心妹妹,但此處強者眾多,憑藉她一個實力被封印的女人自然用偷襲的更加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