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鑒寶天驕
鑒寶天驕 連載中

鑒寶天驕

來源:有書閣 作者:陸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懷志 現代言情 陸飛

「破爛飛!」「你個龜孫!」「老子家衛生紙都被你收乾淨了,你又弄啥來了?」「快下雨了,趕緊滾蛋
」「老子這可沒有多餘的狗糧喂你吃..........展開

《鑒寶天驕》章節試讀:

第6章 我又沒叫你相信


陸飛看一眼埋在陳香胸口懸掛的子岡牌,戀戀不捨的準備離開。

這一刻陸飛前所未有的糾結,沒有什麼比寶貝就在眼前卻無能為力更痛苦的事情了。

陸飛剛走了兩步,卻被追上來的陳香死死拉住。

「大姐,您還想怎樣?」

「您行行好,放過我行不行?」

陳香雙手捧着子岡牌,甜甜一笑。

「先生,我沒別的意思。」

「謝謝你救了我,剛才要不是你我就麻煩了。」

「這塊吊墜送給你,就當.......」

「啊!」

陳香話還沒說完,吊墜已然落在陸飛手中。

至於後面陳香準備說什麼,陸飛壓根沒心思聽下去。

沒辦法,陸子岡的吊墜對陸飛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

吊墜到手陸飛心潮澎湃,剛才被陳香連累的陰影瞬間煙消雲散。

繼而,陸飛也意識到自己失禮了,撓撓頭尷尬的的笑了笑。

「嘿嘿!」

「不好意思,我太心急了。」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這可是陸子岡親手製作的和田青玉鏤空觀音吊墜,世所罕見的絕世重寶。」

「出手的話,絕對超過九位數字。」

陳香則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

「不後悔!」

「你救了我的命,我的命可比這塊吊墜值錢。」

見陳香這麼說,陸飛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陳香是吧,你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你放心,這塊吊墜我不白要你,一會兒我親手製作一件法器給你護身。」

「保你諸事順心,馬到功成。」

陸飛這話,陳香根本沒放在心上。

面前這個少年的確有幾分本事,但是製作法器未免有些天方夜譚了。

當然了,無論陳香相不相信,陸飛現在已經等不及了。

他跑到旁邊的運動品牌店買了一隻大包,裝好三路車上的畫和那截樹枝。

拉着陳香的藕臂將她塞進卡宴的副駕駛,自己上了駕駛位。

「要不還是我開吧。」陳香說道。

「呵呵,我還想多活兩年了。」

「你......」

陳香撅了噘嘴一臉的不開心,不過最終選擇了妥協。

「你坐好繫上安全帶就行。」

陸飛說著,啟動引擎掛擋打方向一氣呵成,前方路口掉頭直奔古玩城。

陳香則徹底無語了,一個收破爛的少年對於自己的進口卡宴車竟然如此的熟悉,這簡直不可思議了。

這個少年相當的不簡單。

陸飛開着車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還見到一場熱鬧。

馬路右邊建行門口兩撥人正在鬥毆,打人的是自己剛剛放過的閆永輝和他兩個小弟。

而挨打的不是別人,正是趙武韓志宇三人。

三個人趴在地上抱頭哀嚎,閆永輝三人則是越打越凶。

陸飛幸災樂禍笑了笑,猛加油門絕塵而去。

八朝古都汴梁城最不缺的就是文化底蘊,在這裡光是古玩城就有五個。

陸飛載着陳香去了最近的小南門古玩城。

抵達佔地三十畝的古玩城後,陸飛牽着陳香的手穿梭於大街小巷之中,後者又羞又怒。

羞得是,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男生牽手。

怒的是,牽自己手這傢伙的心思好像完全沒在自己身上,一雙眼睛不停的在兩邊的露天散戶攤位上打轉。

忽然陸飛在一個賣碎瓷片的攤位前蹲了下來。

「老闆,瓷片怎麼賣?」

中年攤主明顯對陸飛這一身打扮不感冒,隨便敷衍幾句。

「海撈瓷五塊,黃河瓷八塊,民窯的十五官窯的二十。」

陸飛在隨便的挑選了六片官窯青花瓷片,幾番討價還價之後遞給老闆一百塊錢成交。

陳香對陸飛買碎片的行為很是不解,一邊被陸飛牽着走一邊小聲詢問。

「你買碎瓷片有什麼用呀?」

陸飛頭也不回的說道。

「這是難得的精品,浪費太可惜了。」

「那些瓷片是一件完整的器具?」

「嗯!」

「可它是碎的呀?」

「修好了就是整器。」

「即便是修好了那也是殘器,根本不能叫整器呀?」

陸飛回頭衝著陳香笑了笑。

「經我手修復的物件兒就是整器,任何人也找不到瑕疵。」

「不可能,我......不信!」

陳香見過不少頂級修復大師的作品,即便修復的再完美也能找得到瑕疵,所以對陸飛的夸夸其談提出質疑。

來到古玩城最大的一家門店問寶齋門前,陸飛站定腳步回頭說道。

「我又沒叫你相信。」

「你......」

陸飛的態度讓陳香很不開心跺腳抗議,陸飛根本置之不理牽着陳香一步邁進問寶齋。

問寶齋面積超大,足有兩百個平方。

六個超大博古架外加八節櫃檯,囊括了金石字畫,青銅瓷器,翡翠原石,文玩把件,郵票錢幣所有物品。

可惜除了幾件光緒年間的垃圾瓷器之外九成九都是贗品。

東南角還有一間玉石加工的工作室,這在中州實屬少見,也算是老闆別出心裁。

陸飛還意外的見到一個熟人,正是文保局大BOSS高賀年。

高賀年不到六十歲,人高馬大紅光滿面,不太富裕的頭頂上油光錚亮。

他身邊站着穿對襟唐裝瘦小枯乾卻精神奕奕的小老頭是他小舅子也是問寶齋的坐櫃趙慶豐。

此時櫃檯上擺着幾個盒子,一高一矮兩個老頭正在向一位身着名牌光鮮亮麗的男青年李雲鶴做着介紹。

兩個小夥計帶着職業微笑端茶倒水小心伺候。

「李少,這是咸豐年間單色釉大盤,您看怎麼樣?」

李雲鶴腦袋搖的好像撥浪鼓。

「不行不行,短命皇帝的東西我爺爺肯定相不中,換!」

趙慶豐呵呵一笑收起盤子打開另一個盒子。

「李少您看這個,嘉慶年間內畫鼻煙壺怎麼樣?」

李雲鶴不屑的撇撇嘴。

「我們家乾隆的鼻煙壺一大堆,換!」

「噗!」

趙慶豐和高賀年差點氣吐血。

媽蛋的,都知道你家牛逼,那也不至於有一大堆乾隆的鼻煙壺吧,真拿乾隆爺的鼻煙壺當草紙呢?

不過心裏有氣,趙慶豐肯定不能表現出來,滿臉陪笑繼續換。

「李少,這是光緒年間老座鐘。」

「我靠,我爺爺過大壽你讓我給他老人家送鍾?」

「趙老闆你居心何在啊!」

「這......」

李雲鶴沉吟了片刻後說道「趙老闆隨隨便便幫我找一幅顧愷之,趙孟頫,八大山人的都成。」

「噗!」

「操!」

倆老頭鼻子都氣歪了,媽逼的小兔崽子,你這哪是買畫呀,你他媽這是專門來消遣老子來了呀!

老子要有顧愷之的真跡還他媽開什麼店呀,那玩意連汴梁博物館都有不起,你他媽不是成心找事嗎?

趙慶豐面沉似水瞪了一眼李雲鶴沒好氣的說道。

「對不起李少,您要的我這真沒有,要不您去別家看看?」

李雲鶴倒是不慌不忙,嘿嘿一笑道。

「他們的沒有,李公麟徐渭的也湊合。」

「沒有!」

「靠,不會吧。」

「你們這麼大買賣,幾幅名家字畫都有不起?」

「算了算了,實在不行張大千齊白石的也行啊!」

這下倆老頭真急眼了,高賀年虎着臉怒視李雲鶴呵斥道。

「沒有,滾蛋!」

李雲鶴眼珠子也瞪了起來,買賣不成仁義在,你們怎麼能罵人呢?

小爺在汴梁城也算號人物,你們倆老逼甩臉子給誰看,小爺不吃你們這一套。

眼看着李雲鶴就要擼胳膊挽袖子跟兩老頭撕逼,一個清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這有幅畫你看看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