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山野桃運小狂醫
山野桃運小狂醫 連載中

山野桃運小狂醫

來源:有書閣 作者:張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凡 王雪怡 現代言情

夜晚,靜謐的大嶺村
書桌上,一盞檯燈,泛着昏黃的光
「不合格!」「不合格!」張凡看着手機上前兩次的考試成績,無奈的嘆了口氣
去城裡醫學院進....展開

《山野桃運小狂醫》章節試讀:

第四章 參加考試


「按照我告訴你的方法,按時吃藥,我再給你按摩幾次,就能痊癒了。」

張凡抓了幾服藥,交給李娜。

「謝謝......」

李娜不禁對張凡刮目相看。

吃過飯,王雪怡跟李娜去看需要維修的教室。

張凡則收拾一番,做客車進了城。

考試地點,在市人民醫院的會議室。

這是面向全市的進修班招生,來考試的,既有鄉村村醫,也有鎮里和其他醫院的在職醫生,競爭十分激烈。

張凡再次檢查了一遍准考證,邁步走進了考場。

「唉,這不是吊車尾張凡嗎?又來考試了,真是屢敗屢戰啊。」

一個輕佻的聲音響起。

一個二十四五歲,梳着閃亮油頭的年輕男子,笑着說道。

男子旁邊,一個打扮時髦的女生,被逗得咯咯直笑。

還有一些認識知道張凡的人,也是抿着嘴,臉上都是嘲笑的表情。

這一切,都是因為張凡以前的基礎知識太差了,在醫生培訓班上,鬧出了很多笑話,導致熟悉他的人,都對他有些瞧不起。

這名男子男子叫胡標,上次考試一分之差沒考上,不過他的成績,足以笑傲張凡了。

胡標本以為,張凡回想以前一樣,被大家嘲笑之後,憋紅着臉,灰溜溜回到座位上。

哪知,張凡卻徑直向他走了過來。

「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張凡直視着胡標的眼睛,語氣平淡的說道。

「哎呦,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張凡你現在說話挺硬氣啊!」

胡標伸手就推了張凡一把。

張凡皺眉退後一步,卻依然平靜的看着胡標。

「怎麼,說你是吊車尾,你不服氣啊?」

看到張凡的眼睛,胡標似乎覺得哪裡不同了,卻說不上來。

不過,這麼多人看着呢,旁邊還有他女朋友,他可不想被這個有名的吊車尾折了面子。

「這樣吧,咱們賭一次,敢不敢?」

張凡看着胡標的動作,心中有一百種方法,將他打倒。

不過,他突然想起,這個胡標家裡,可是做藥材生意的,算是富二代。

他腦中一轉,故意挑釁的說道。

「賭什麼?」

胡標摟着女朋友,不屑說道。

「就賭這次考試,我一定會被錄取,而且我的成績比你高!」

張凡大聲說道。

話音一落,周圍人紛紛被吸引了過來。

張凡的歷史成績,大部分人都知道,想要錄取,那純屬吹牛。

「這小子,是氣昏了頭吧,太衝動了。」

「居然要賭成績,那不是穩輸!」

周圍議論紛紛,胡標聽到,卻直接笑了。

「行啊!賭多大?」

「就賭一千塊!」

張凡從兜里,取出了一千塊錢,這是他全部的家當。

「呵呵,你這跟給我送錢有什麼區別?」

胡標看着張凡,簡直像看一個白痴。

「這樣吧,只要你的成績超過我,每超過一分,我就給你一千塊。」

「你要是輸了,我也不要你錢,你跪下管我叫三聲爺爺就行,怎麼樣?」

有女朋友在旁邊,胡標表現欲大增,他篤定的對張凡開出了條件。

張凡的眼睛眯了起來。

這個胡標,真能侮辱人啊,要是自己還跟從前一樣的水平,恐怕輸了以後,就沒臉做人了。

不過嘛......

「一言為定!」

在大夥的見證下,二人達成了賭約。

考試時間到,檢查完准考證,發完卷子,眾人就答了起來。

考試可是半年才有一次,而且每次只錄取十幾個人,大家都非常重視,開始認真審題。

一時間,考場上,針落可聞。

胡標之所以敢跟張凡打賭,是因為有着十足的信心。

這次他不僅準備充分,而且,他有個很有能耐的親戚,提前弄到了最後面大題的答案!

所以,他對自己的錄取,深信不疑。

可是真正翻看着試卷,胡標卻皺起了眉頭。

這次的考題,難度明顯比上次大。好幾道題,他都模稜兩可。

不過,好在有最後大題兜底,應該沒問題。

正在他苦苦思索的時候,後面卻傳來了一陣「沙沙」聲。

胡標回頭一看,坐在他斜後方的張凡,居然奮筆疾書起來。

「以為這是抄作業啊!提筆就寫!」

胡標不屑的哼了一聲。這套題在他看來都有些難度,更別提張凡了,這小子肯定在那瞎寫呢!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剛剛過去半個多小時,張凡居然停筆了。

他也不交卷,坐在那裡,閉着眼睛,不知道想些什麼。

胡標不時的向他那裡瞄一眼,看到張凡這副樣子,認為他是自暴自棄了,不由心中一樂。

想着考試之後,張凡跪下叫自己爺爺的場面。肯定能把女朋友逗樂。

「這位考生,再回頭,我要驅逐你了。」

監考老師嚴肅的聲音傳來,胡標頻頻回頭,已經被他盯上了。

胡標尷尬的咳嗦一聲,趕緊專心答題,不敢再看了。

張凡這時,嘴角卻是神秘的一笑。

時間到,鈴聲響起,卷子全部收了上去。

正式的分數,要一個星期之後才公布,不過,試卷答案卻在考試後不久就發佈了,方便大家參考。

考場內,胡標和張凡,都把手裡記錄著自己答案的草紙,遞給了一位戴眼鏡的年輕男子。

這人人品不錯,很受大家信任,所以由他進行打分。

一大群人,都留在教室,等着看好戲。

試卷滿分一百分,錄取分數是八十分。

胡標信心滿滿,等着評分。

「張凡,一會叫爺爺的時候,大聲點,我耳朵不太好。」

胡標陰陽怪氣的沖張凡喊了一聲。

張凡卻不生氣,只是一臉淡然的站在那裡。

「胡哥,這次你要是考上了,可得請客啊!」

「對啊,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胡哥你今天要雙喜臨門啊。」

聽着身邊人的恭維,胡標滿臉笑容。

「沒問題!對了,張凡你家那麼遠,又不通車,就別回去了,一會一起吃點,也不差你這口吃的。」

胡標的語氣,跟打發叫花子差不多。

看着胡標越來越跳,張凡終於忍不住,眉毛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