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不悔:二婚嬌妻甜入骨
情深不悔:二婚嬌妻甜入骨 連載中

情深不悔:二婚嬌妻甜入骨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暮小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子軒 林夏 現代言情

  「總裁,你太寵夫人了,她快要翻天了!」總助眉頭緊皺
  某男斜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說,「翻天就翻天,天塌了我給她頂着
」   「可是,夫人把你策劃部的人全部辭掉了!」   「惹我夫人生氣的,全部辭!」展開

《情深不悔:二婚嬌妻甜入骨》章節試讀:

第5章 爸爸手術病發


一周後,林夏出院。

這一周里,周子軒沒有來過一次,她打電話想約他出來好好談談也被拒絕。

病房裡,床上是收拾好的住院時的私人用品,林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心裏一陣酸澀。

周家她回不去了,就算死皮賴臉的回去,也會被張巧慧趕出來。

可娘家……

父親上個月才做了手術,出院沒幾天,這個時候要是回去,他們肯定會擔心。

想到此,她摸了摸口呆,空空如也。

這些年在周家,周子軒雖然平時也給些錢,但她都用來維持家務。

現在真的需要用到錢的時候,才發現一毛都沒有。

想到什麼,她拿起手機給呂笑笑打了過去,這個時候,只能求助唯一一個真心當她是朋友的人了。

只是電話響了很久也沒有接通,她這才想起來,呂笑笑去法國參加服裝周了,得一個月後才能回來。

正在她猶豫該去哪的時候,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是媽媽。

「小夏,你爸爸……」

母親的哭聲立刻讓林夏亂了神,她緊張的問,「我爸怎麼了?」

「手術後遺症,剛剛又被送到了醫院,醫生說要再次做手術,要我們趕緊交錢,可是,我們家已經把所有的錢都用來給你爸看病了。」

「你先別急,我現在就過去。」來不及問其他的,林夏掛了電話,拿上東西就趕緊往父親的醫院走。

她住的這家醫院離市中心比較近,而林夏家在城中村,相較她來說還有一點距離。

到了醫院門口,她才發現身上連打車的錢都沒有。

一時間着急的不知該怎麼辦,就在她氣的原地轉圈的時候,一臉黑色的豪華轎車停在了她眼前,駕駛座上的男人打開車窗。

「上車。」

顧庭筠!

他怎麼會在這裡?他是專門來找自己的?

林夏戒備的看着他,沒有上去。

「放心,我沒有你想的那麼猥瑣,看你又一個人在這等車,好心送你一程。」

林夏有些猶豫,卻還是遲遲不肯上車。

「別忘了,我說過讓你隨叫隨到,你還要對我負責。」

林夏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她火急火燎,他卻跑來讓她負責,這人腦子真的有病!

懶得理會這個閑的沒事幹的男人,林夏越過他就要走,卻不想顧筳筠推開車門下來。

「上車!」

不等她反應,不由分說的把她手上的東西放在後面,然後把她塞到了副駕駛上。

「你……」

林夏掙扎着下車,被顧庭筠用力一按,「如果不想成為焦點人物就給我安靜坐着。」

四下看了看,有不少人往他們這個方向看,心裏就算再不情願,也只好坐着了。

誰讓顧庭筠是晉城的名人!

坐上車後林夏緊繃,對她來說,顧庭筠是一個危險的人物。

那天醒來的事情到現在都不願想起,那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提醒着她這個不堪的污點。

「去哪兒?」

沉思間,他的聲音傳過來了,眼瞼微沉,最終說道,「仁愛醫院,麻煩快點。」

算了,她現在沒錢,打車也沒法打,能有免費的順風車搭也算是省事了。

瞥了她一眼,腳下油門一踩,車子如同離弦的箭竄了出去,嚇得林夏立刻抓住扶手,一雙眼驚恐的看着前方,不過她焦急去醫院,也沒有讓他減速。

在車內尷尬的氛圍下,仁愛醫院到了,林夏推開車門,不顧身體的虛弱跑進了醫院。

看着她瘦弱的風一吹就倒的背影,顧庭筠眼眸緊緊眯起。

到病房的時候,林夏媽媽已經哭的泣不成聲了,「這可怎麼辦啊?你爸爸要是走了,我也不活了。」

林夏心裏一陣抽痛,拉着周蘭的手,盡量壓制住自己顫抖的聲音,「媽,你冷靜點,我們一起想辦法,我一定會救爸爸的。」

周蘭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哭。

林夏心裏着急,於是問,「需要多少錢?你告訴我。」

「醫生說手術費需要二十萬,咱們家沒有那麼多錢?這可怎麼辦呀?就是把房子賣了也湊不了那麼多錢呀。」

林夏看着周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自己卻幫不上忙,就特別痛恨自己沒有工作,沒有積蓄,眼看着家人的痛苦卻絲毫沒有辦法。

如果她不放棄工作在周家當全職太太,那麼她一定會解決爸爸的手術費,然而,現在的她,只能聽着媽媽的哭訴心如刀割。

「你等我,我這就去拿錢。」

不想再次找周子軒借錢,也知道發生了這些事情後,張巧慧不可能同意給她錢,可是,沒有辦法了,在這樣無助的時候,她只能求助周子軒。

轉頭,一不小心撞到了顧庭筠懷裡,揉着腦袋抬起頭,林夏有些惱火,但一心念着手術費,沒有理他就接着往外面走。

剛走了一步,顧庭筠拽住她的胳膊,聲音清冷,「怎麼,柳婉容指使你爬到我床上,就沒給你報酬么?以她的能力,區區二十萬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

本不想理會,他卻一再糾纏,林夏終於忍不住了,用力甩開他的手,怒聲道,「顧先生,我很感謝剛才你能百忙之中送我這個身份低微一窮二白的人來醫院,但如果您沒有事,麻煩你離開,你也看到了,我爸爸等着我找錢做手術,我沒有時間跟您這種大忙人聊天。」

該死!

顧庭筠暗惱,手下用力一拽把她按在牆上,在她反應過來之前,高大的身軀壓在她面前,沉聲道,「你這麼跟我說話是在玩火。」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林夏心裏本就煩躁,他又死纏着不放,頓時就火了,猛地推開他,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倔強的不肯落下。

「我已經解釋過了,那天是個誤會,我沒想爬到你的床上,如果我知道那間房子住的是赫赫有名的顧庭筠,我寧可被葯折磨死也不敢進你的房間,你要我負責,你覺得我要錢沒錢,要身份沒身份,能對你負什麼責?」

顧庭筠楞了一下,看着她眼底倔強的淚水,心猛然抽痛。

他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