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尊女婿
天尊女婿 連載中

天尊女婿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道無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澤 陳韻

失蹤四年的姐姐從仙界歸來,在富家千金身體里蘇醒
沒有血緣的親姐弟被認作情侶,陳澤的另類女婿生涯至此開始…… (廢柴姐姐帶着妖孽弟弟上演一出假情侶真惹事兒的奇葩人生)展開

《天尊女婿》章節試讀:

第4章


「病人基本情況你們知道嗎?有無過往病史?」

救護車上醫生詢問。

雖然租陳澤的房子半年,江晗哪裡知道這些。陳韻這時得意起來:「不知道了吧,聽着!」

「我弟今年二十六歲,屬猴兒。AB型血,小時候得過肺炎,每年春秋都要犯病一次。沒有重大疾病史,沒有藥物過敏史。」

醫生點點頭:「還算詳細,我們初步檢測病人身體沒什麼異常,昏迷原因未知。」

「是她給陳澤下了迷藥。」江晗不甘示弱。

「你沒有證據不要亂說。」陳韻很苦惱,她明明知道陳澤因為什麼昏迷,卻不能說出來。現在她只盼着到醫院趕緊檢查下,看看陳澤到底有沒有事。

「暫時沒有發現外傷,不排除你說的可能。具體還得去醫院做具體檢查才行。」

醫生沒有妄下結論,陳澤的一切身體指標都很正常,唯獨昏迷不醒。

到了醫院,陳澤被安排去做檢查,這邊兩個女人在走廊里被**詢問具體情況。

「姓名!」**問。

「陳韻。」

「她不可能是陳韻的,**同志,你一查就知道。」江晗說。

**不太喜歡自己做筆錄的時候被打擾,但這已經不是江晗第一次提到了,問:「你確定?」

「確定!」

**又轉頭看向陳韻:「她質疑你的身份,剛好我也要登記你的身份證號,說一下,我請戶籍科的同事幫忙查證情況。」

陳韻這下傻眼了,她光顧着擔心弟弟跟江晗較勁了,把這茬給忘了。她現在等同於借屍還魂,就算她報出身份證又如何,長相身體根本對不上啊。再說一百多年過去了,她哪兒記得自己身份號是啥。

「那個**大哥,我現在好像真不是陳韻了。」

這**聽完氣的不行,「你自己的身份還不能確定?」

「看吧,露餡了吧。」江晗不忘落井下石。

陳韻白了她一眼,兇狠吼道:「不用你跟我嘚瑟,早晚有求我那天。」

**輕咳一聲,道:「姑娘,別任性了,你到底是誰?」

「我……」陳韻撓撓頭,「真不知道。要不你看看,我像誰?」

江晗一副可憐人的模樣,道:「自己名字都能忘,智商感人!」

**也尷尬,道:「要不你打電話問問?」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怎麼知道問誰。」陳韻惱了,老娘混跡仙界一百多年,還沒這麼憋屈過。你們才智商感人你額,問出這麼腦殘的問題。

「看來你真的有問題。」**耐心耗盡黑着臉說:「我告訴你,隱瞞身份對你沒有好處。坦白交代問題,配合我們調查才是正確選擇。」

陳韻氣得原地亂蹦,一百多歲還是那麼不安分:「我真不知道啊。」

「真以為我拿你沒辦法。小劉,帶她回警局,請戶籍科的同事幫忙,我就不信還弄不清楚你的身份。」

立馬有個年輕的**過來,「請你配合我們調查,走吧。」

「那我弟弟怎麼辦?」陳韻不甘看了看一側病床上的陳澤,他依舊沒有聲息。

「這個不牢你費心,我在這兒呢。」江晗以勝利者的姿態冷視陳韻:「坦白交代問題,國家不會冤枉你的,以後好好做人。」

「死女人,別得意。記住,要是我弟弟有什麼三長兩短,老娘不會放過!」

陳韻怒吼着被拉走,表情猙獰之中帶着些許委屈。

……

陳澤恢復意識第一時間想抽自己兩嘴巴,幹嘛對玉符這麼好奇。這罪遭的,猝不及防,真活該。

被玉符吸住的那一刻腦子感覺好像突然被敲開了用針剜似的疼,神識都差點兒崩潰。

呼……

終於挺過去了,陳澤睜開眼,瞳孔里閃爍着深邃的精明。

這些就是仙宗傳承么,好神奇!

他腦子裡多了很多很多的東西,一個傳承萬年的龐大信息全都在那一刻湧入腦中,分門別類。功法、仙藥、仙丹、煉器、陣法,應有盡有。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仙界,真的有碎虛成仙。

「你醒了,好險沒事。」

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他轉頭看到江晗平靜的臉上帶着一絲喜悅有些意外。

「你怎麼來了,我……朋友呢?」

江晗清楚他家裡的情況,陳澤不敢暴露姐姐的身份。畢竟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給別人知道了仙界穿越重生長生真的存在,恐怕他們姐弟倆在地球上會麻煩不斷。

「她真的是你朋友?」江晗差異,「她一直說是你姐姐。我看她的年紀……比你小吧。」

就知道會這樣,姐姐以前腦子就不好使,真不知道在仙界是怎麼給她混到仙尊這種修為的。

「我倆打賭,輸了的叫姐姐。」為了以後見面稱呼方便,陳澤也只能編出這麼個理由來。

江晗很少笑,在家裡陳澤只見過兩次。

「這世上還有人能讓你認輸?」

江晗是東大的博士生,主攻動力機械及工程學,又在著名的東江汽造科研所工作,參與設計、改進了多款東江汽車引擎製造,不折不扣的學霸才女。

可就是這麼個不世才女,在學術論壇上跟陳澤這個混吃等死的傢伙杠了起來,還輸了。女學霸不服氣,上門約架真人辯論,結果被虐的一塌糊塗。

這對江晗打擊很大,從小到大她都是『別人家的孩子』,從未輸過任何人,想不到竟然在短短的一天之內被擊敗兩次。

於是她住了下來,成了陳澤的房客,有事沒事找陳澤討論,越發覺得這個邋裡邋遢,只吃泡麵整日窩在家裡上網的男人知識儲備恐怖。

能夠無障礙閱讀十幾種文字的資料原著,輕易解決她的學術難題,關鍵是這傢伙好像無所不能,什麼東西一學就會,一學就精通。

計算機編程、風動力學、核能物理等等,關鍵這些知識還都是他跟人抬杠時臨時需要學來的。

江晗從沒佩服過任何人,直到陳澤出現。所以她很好奇,那個女孩兒到底是怎麼贏陳澤的。

「我又不是神,總有人在某方面能超越我。」陳澤不是謙虛,至少在出生日期上陳韻完虐他,再牛也得叫姐姐。

陳澤下了地,穿上江晗帶來的藍拖鞋,看樣子是要出院。

「你幹什麼去?醫生說你醒過來要重新檢查一次身體才行。」江晗叮囑道。

陳澤知道自己身體是怎麼回事兒,再檢查也沒什麼效果。既然沒有被傳承玉符強大的信息能量毀掉大腦,說明以後也沒什麼事兒了。

「我的身體我清楚,去警局把我朋友接回來。對了,你啥時候搬走?」

他家只是二居室,當年都是姐姐跟老媽擠一間房,現在老姐肯定要回來住的,房子當然要騰出來。

江晗乍一聽人都愣住了,心裏特別不是滋味,「你要趕我走?」

「不是,主要是我姐要回來住啊。」陳澤解釋,「再說你又不缺錢,大可租更豪華的公寓甚至買房子住嘛。」

「你姐?那個女人?」江晗原本就不高興,現在一聽要給陳韻讓地方更不樂意了,憑什麼!

江晗立刻拒絕:「不可能!我簽合同了,就算你不打算跟我續約也要走完合同。這事兒沒得商量!」

陳澤現在首要的任務是把姐姐從警局接回來,「這件事稍後再說,我真沒事了,你先回家吧。」

說罷陳澤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