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巔峰全才
巔峰全才 連載中

巔峰全才

來源:掌中雲 作者:李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雪菲 李睿 現代言情

李睿在單位里被美女上司無情欺壓,家裏面老婆紅杏出牆,陷入了人生最低谷
在一次防汛檢查時,他跟上司袁晶晶鬧翻,趁其酒後實施報復,事後才知她是 展開

《巔峰全才》章節試讀:

第8章


李睿瞬間就不能保持冷靜了,大步走過去,把包里的東西掏了出來,猛地往梳妝台的鏡子上面一甩,質問道:「這是什麼?」
劉麗萍目光觸及跌落在桌子上那玩意,身子一僵,很快繼續塗抹唇彩,嘴裏淡淡的道:「安全套唄,有什麼大不了的?」
李睿冷冷的問:「你把安全套放包里幹什麼?」劉麗萍大咧咧的說:「我買的啊。

李睿又一次發問:「你買它幹什麼?」
劉麗萍還是那副無所謂的語氣:「買來用啊。

李睿咬了咬牙,繼續發問:「家裡的還沒用完,你又買它幹什麼?」
劉麗萍說:「打折便宜,我就買了存着,你看我多會省錢過日子啊。

李睿暗哼一聲,問道:「我好像還從沒見過安全套可以一個一個買的。

劉麗萍說:「我買的零售的,散裝的。

李睿再也忍不住怒火,罵道:「滾你嘛的,杜蕾斯有他么散裝零售的嗎?」
劉麗萍也怒了,罵道:「姓李的,你罵誰呢?你他么有病吧,回來什麼也不幹就先折騰我?我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給家裡賺錢我容易嗎我……」
李睿一擺手打斷她道:「你少給我左顧言他。
我就問你,杜蕾斯什麼時候有零售的了?」
劉麗萍罵道:「我從成人用品店裡買的假冒偽劣的行不行?你他么有病吧?你管我怎麼買的呢?」
李睿道:「好,你說從成人店裡買的假貨,而且是打折便宜,那你幹嗎只買一個?」
劉麗萍臉色漲紅,怒睜雙目罵道:「姓李的,你這出差一趟回來是不是吃錯藥了啊?還是讓瘋狗咬了?」
李睿說:「你先別給我廢話。
今天你先給我把這事交代清楚了。
我再問你一遍,既然打折便宜,你幹嗎只買一個?」
劉麗萍氣得口角哆嗦,卻說不出話來,目光還有幾分閃躲,不敢直視李睿的目光。
李睿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陣冰涼,這個女人,不會是給自己戴帽子了吧?!
劉麗萍忽然把包拎起來,拉上拉鏈,邁步就走,嘴裏嘀咕道:「懶得理你!」
李睿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她的手臂,猛地往裏面一搡。
哪知道暴怒之下出手沒輕沒重,這一下力氣使大了,把劉麗萍搡得倒退幾步,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咚」的一聲,後腦勺撞到梳妝台上面。
劉麗萍立時發出一聲痛呼,「李睿你他么什麼玩意?你個狗蛋窩囊廢,狗屁能耐沒有,就他么知道欺負人。
我要跟你離婚,我要去法院告你家庭暴力……」
李睿見她撒潑,肚子里的怒氣反而消散了不少,冷笑兩聲,道:「離婚,行啊,我同意,但就算是離婚,你今天也要給我說清楚這個安全套的事。

劉麗萍罵道:「說你媽啊,你給我滾蛋……」
李睿臉色一沉,邁步過去,彎下腰就是一個嘴巴。
這還是兩人結婚多年來他第一次打她。
「啪」的一聲脆響!
劉麗萍立時哭天抹地的哇哇大哭起來,嘴裏罵罵咧咧,除了髒話沒別的。
李建民聽到聲音走進卧室,用虛弱衰老的語氣說道:「你們兩口子這是幹嘛呢?麗萍怎麼在地上呢?小睿,你幹嗎呢?你不是打麗萍了吧?」
說完忙走過來,去攙劉麗萍。
李睿攔住他,目眥欲裂道:「爸,今天這事你別管。
她要不給我說個清楚,我跟她沒完。
我現在殺了她的心都有!」
劉麗萍叫道:「你殺我啊,你殺我啊,廚房就有菜刀,你砍死我吧。
我早他么不想活了,跟着你這個窩囊廢一點享受不了,還天天干這干那,我早不想活了……」
李睿氣得幾乎要大笑出來,她劉麗萍真是有臉啊,這種話居然都說得出來,自從她過門以後,就連她自己的內庫襪子都不洗的,何況是幹家務?
這種昧着良心的話都能說出來!
李建民將李睿推開,扶起劉麗萍,勸道:「有話好好說,別又打又罵的,給鄰居聽到了笑話。
」劉麗萍冷笑道:「笑話?你們李家還怕人笑話嗎?狗屁本事沒有,窮得跟二五八萬似的,被人笑話了那麼多年,還沒習慣嗎?」
李睿聽她說得太不像話,抬手又想打她。
劉麗萍怒視着他,抬起下巴來叫囂道:「打啊,你打呀,你真是本事大了,出去一趟回來敢打我了。

李建民忙推開李睿,扶着劉麗萍往外走。
劉麗萍卻一把將他推開,拿起坤包,邁步就走,一邊抹眼淚一邊怒道:「這日子沒法過了,姓李的,你他么等着離婚吧。

李睿叫道:「離就離,我巴不得!我怕你?!」李建民忙連忙拍他一下,示意他少說兩句,自己追了出去。
李建民很顯然沒有攔住劉麗萍,樓下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隨後轟隆一聲,自然是離去了。
李建民回來嘆道:「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啊,好好說唄,幹嗎又打人又罵人的,你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
李睿堅定而冷靜的說:「爸,這事你別管。
我早受夠了,是解脫的時候了。

李睿回到卧室把門關上,在床上生悶氣,猛地心頭一動,拉開衣櫃,找到右下角落。
那裡是他放安全套的固定地點。
凝目望去,那裡還有一盒溫馨裝的杜蕾斯,好像還是半年前買的呢,到現在也沒用完。
他冷笑兩聲,打開盒子,倒出裏面所有的套子數了數,還剩九個,其中四個雙的一個單的。
看到這套子的包裝顏色,再回頭看看梳妝台上那隻,他什麼都明白了。
「這個女人,居然當面扯謊是從外面成人店裡買的!這他媽明明是從家裡拿的!」
哪怕李睿再傻,也知道這女人拿這玩意出去是做什麼的!
想到這,他幾乎已經看到自己頭上那頂油花花的綠帽子,氣得腦漿幾欲迸裂出來!她劉麗萍個姥姥的,要不是老子今天截獲這一隻,老子頭上帽子的顏色又深一層,我靠!
中午父子倆坐在一起悶悶的吃了飯,吃過飯,李睿問了問老爸自己不在家這些天都怎麼吃的飯。
李建民說,都是自己做的,劉麗萍從來沒在家裡吃過一回。
至此,李睿算是徹底把劉麗萍恨到了骨子裡,一個既不知道孝順公公,又不知道疼愛老公,還很有可能紅杏出牆的媳婦,留着她還有什麼用?
這婚,必須要離了!拖得越久,自己頭頂上的帽子顏色越深,李家損失也越大!
洗過澡又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經過深思熟慮,李睿給劉麗萍撥去了電話。
劉麗萍一直拖着不接,等他打第二次的時候才勉強接了。
李睿心中暗暗冷笑,這位大小姐一定以為自己打這個電話是賠禮道歉來了,居然還端着架子,好像她真受了莫大委屈似的!
李睿開口就一句話:「你趕緊給我回來辦離婚!」
說完不等她說話,直接就掛了。
這麼做了以後,他心中湧起一絲快意,心想,以後不論什麼時候不論是誰提起來這件事來,都是我李睿先提出來的離婚,佔據了主動,也省得她劉麗萍拿這個說事,說是她踹了我李睿。
話說起來很輕鬆,但回想兩人從認識到結婚以來的點點滴滴,李睿還是忍不住的傷感。
人都是有感情的,她劉麗萍身上缺點再多,但兩人畢竟曾經相愛過,在一張床上躺了那麼多年,這說離婚就離婚,誰也接受不了。
可是想到那隻邪惡的安全套,再想到劉麗萍那漏洞百出的謊言,他咬咬牙,心又狠了。
下午一點半,李睿趕到單位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