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醫妃很傾城
穿越醫妃很傾城 連載中

穿越醫妃很傾城

來源:掌中雲 作者:盛六月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墨沉 盛六月 穿越重生

醫學天才一朝身死,穿成了臭名遠揚的醜女,居然新婚之夜還要被打斷腿?她也太慘了吧!等等!她驚呼出聲:我能治好王爺雙腿!跪求王爺手下留情放我一馬!他姑且信她,卻真被她治好
你來我往之下,他情愫頓生
她直覺不對,想要開溜,誰知這便宜王爺居然不讓她走了?盛六月內心:王爺,您不能說話不算話呀! 展開

《穿越醫妃很傾城》章節試讀:

第5章 我不介意守寡


「中毒?」
雲墨沉的聲音有些嘶啞,他竟不知道自己還中了毒。
他尋邊天下名醫,竟沒有一個人發現他中了毒?莫非是盛六月誤診?
對上盛六月那雙明亮的眼睛,雲墨沉有片刻的猶豫。
盛六月一眼看穿了他的懷疑,淡淡說道:「王爺的腿並非傷到無法醫治的地步,但王爺不管吃多少葯都毫無效果,就是因為王爺體內存在慢性毒,一直在中和王爺之前吃的葯,故而沒有產生半點效果,而王爺停葯之後,慢性毒在體內遊走,侵蝕雙腿,所以王爺的腿漸漸沒了知覺。

見她面色淡然,又說得頭頭是道,雲墨沉不由得信了她的話。
「若是中毒,那又會是誰給本王下毒?」
盛六月莞爾一笑,「這就需要王爺自己去查了,我只負責為王爺治好雙腿。

「你的意思是,本王的雙腿……」雲墨沉目光灼熱地看着她,眸底儘是不敢觸碰的希望。
他怕盛六月一開口,他的希望就沒了。
「正如王爺所想,你的腿,有希望了。
」盛六月動作麻利地收好銀針,淡淡道:「從明日起,每日下午,王爺都來我這施針,另外,我會給王爺開個方子,解了王爺體內的毒。

說罷,她便吩咐珊瑚給她找來紙筆,寫下一張藥方,「這藥方里的素月草和火舌蓮一個生長在極寒之地,一個生長在極熱之地,數量稀少,王爺最好儘快派人去尋,一個月內,我要見到這兩味葯。

隨影接過藥方,退到了雲墨沉的身邊。
「若是一個月內沒找到呢?」雲墨沉端坐在輪椅上,目光帶着淡淡的審視。
盛六月看出他的不信任,淡然說道:「你會死。

雲墨沉暗暗捏着大腿。
「王爺若是不信,可以拖延到一個月後。
因為你體內的慢性毒一直有葯中和,但你已經許久沒有服藥了,你體內的毒再次遊走,表面上你並沒有任何不適,可一旦毒性發作,天王老子都救不了王爺你。

盛六月勾起唇角,淡然地看着雲墨沉,「王爺怕不怕死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怕守寡,反而樂得逍遙自在。

「盛六月!」
雲墨沉被她這話氣得不輕,臉色陰沉地看着她,「放心,本王不會給你守寡的機會。

想罷,雲墨沉冷哼一聲,就被隨影推了出去。
目送雲墨沉離開後,盛六月這才哼着小曲叫來珊瑚,給了她一個滿滿當當的錢袋子,交代道:「拿着這些銀子給我買些葯回來。

她一邊說著,一邊寫下藥方。
看着上面的十幾種藥材,珊瑚定定地站在原位,直勾勾地看着她,「王妃,您什麼時候會醫術了?」
方才自家王妃為王爺施針時,她在旁邊都看呆了,可她和王妃從小一起長大,怎麼從不知道王妃會醫術?施針的手法還這麼嫻熟。
見她水靈靈的眼睛睜得老大,盛六月不由得一笑,「夢裡學的。

「夢裡?」珊瑚滿臉都是震驚,還能在夢裡學醫術嗎?
盛六月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夢裡學的,一個美得不可方物的仙女教我的。

「嘶!」珊瑚驚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直勾勾地看着盛六月。
「行了,買葯去吧!」盛六月見她真的信了自己的話,有些哭笑不得。
珊瑚這丫鬟對原身忠心耿耿,哪哪都好,就是腦子不太行。
聞言,珊瑚愣愣地點了點頭,思緒還沉浸在盛六月在夢裡學了一手好醫術的震驚當中。
待珊瑚離開後,盛六月就回到房間,以烈酒給銀針消毒,隨後對着鏡子用銀針刺破黑斑下的皮膚。
黑色的毒血便順着銀針緩慢流出,鑽心的痛意更是一陣強過一陣。
盛六月看着鏡子里被黑血染得面目全非的臉,眉頭都不皺一下。
吃得苦中苦,方成大美人!
她咬牙忍痛,直到黑血再也流不出來,這才收了針,打了盆清水把臉洗乾淨。
換了三盆水後,她終於洗乾淨了臉上的黑血。
臉上的黑斑顏色淡了不少,也把她原本的模樣顯現了大半。
原身這張臉生得傾國傾城,只可惜臉上的黑斑遮住了,不僅不美,還讓人生厭。
「看來這毒一次是除不幹凈,還要再施幾次針才行。

盛六月看着鏡子里的自己,眸底的小雀躍遮也遮不住。
沒辦法,前世的她雖然也算個美人,但美貌遠遠比不上原身這張臉。
等徹底祛除臉上的黑斑後,她絕對能閃瞎那些人的狗眼!
兩日後。
雲墨沉按時來找盛六月施針,還帶來了不少金銀首飾。
看着幾個紅漆盤子上裝着的珠寶首飾,盛六月眉梢一挑,「王爺這是鬧哪出啊?難不成是醫藥費?」
雲墨沉對上她狡黠的眸子,眸光微閃,道:「明日是你回門的日子。

這話倒是提醒了盛六月,成婚三日就要回門,那明日她就要回將軍府一趟。
正好,她也好查查,她臉上的毒是誰下的!
盛六月沉默地給雲墨沉施針,隨後又給他開了一個新藥房,「十日內,王爺就按照此藥方上的葯服用,可以緩解王爺體內毒性蔓延。

「嗯。
」雲墨沉點點頭,示意丫鬟把珠寶首飾都放到她的房間里去,「你好生準備,明日本王陪你去將軍府。

「多謝王爺。

盛六月淡然一笑,目送雲墨沉離開後,就屏退了其他下人,又對着鏡子為自己施針。
這兩天她已經把臉上的毒血逼得差不多了,再敷幾次葯,臉上的黑斑就能徹底消失。
……
翌日一早。
盛六月早早起身,又拿出早準備好的特製墨汁,細細塗在臉上,很快,她臉上淡得看不見的黑斑又重新出現。
滿意地看了眼鏡子里的自己,盛六月這才款款出門。
王府門口,仍舊一身月白長袍的雲墨沉已經被抬上了馬車,正閉眼假寐。
馬車帘子被掀開,帶着面紗的盛六月扶着馬車門,腳踩矮凳,小心翼翼地爬上馬車。
身上的衣裳實在礙事,行走都不方便。
盛六月心裏正吐槽,腳下卻踩到了裙角,身體重心一個不穩,猛地往前一撲。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