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狂醫
最強狂醫 連載中

最強狂醫

來源:常讀 作者:破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喬冰 蕭神 都市小說

不要問我為什麼狂,因為我總是最強
我是蕭神,是蕭不是小,你可以叫我大神
沒有我治不好的病,也沒有我治不了的女人,我就是,史上最強狂醫!展開

《最強狂醫》章節試讀:

第六章 抱一下還是親一下


蕭神把抱着的胳膊伸了出來,笑着說道:「**老婆,你是想給我獎勵嗎?抱一下還是親一下啊?」

她忽然掏出手銬,咔嚓一聲,把他的雙手給銬住了。

然後她才咬牙切齒的說道:「死流氓,跟我走一趟吧!」

出乎女警意料的是,蕭神並沒有抗拒手銬,也沒有反抗,而是依舊笑嘻嘻的說道:「**老婆,你是要帶我去吃飯嗎?我早飯和午飯都沒吃呢,肚子有點餓了。」

「是!」女警惡狠狠的說道,「請你吃牢飯!」

「白隊,這邊的案子就搞定了嗎?」不一會兒,兩個開着警車的**趕到,下車後發現女警已經搞定了,便崇拜無比的看着她說道。

女警點了點頭,對他們說道:「你們把那兩個嫌犯帶走,這個人留給我。」

「好的,白隊。」

兩個**把那小偷和保安給押上警車,然後驅車離開。

而女警則押着蕭神坐進那輛紅色的法拉利F12跑車,讓他坐在副駕駛座,她自己則輕盈靈動的從另一側車門直接翻身跳進駕駛座。

這一幕,怎麼看都不像**抓犯人,更像是富家大小姐和面首玩角色扮演的遊戲。

「死流氓,我告訴你,乖乖給我坐着別動,要不然可別怪本警官不客氣!」女警一邊寄好安全帶,一邊語氣不善對蕭神說道。

蕭神點了點頭道:「**老婆,你不用對我客氣的,我們是一家人嘛,一家人當然……」

「給我閉嘴!」女警忿忿的打斷道,心中暗想:等到了隊里,你這個該死的流氓,就知道什麼是客氣和不客氣了!

她美眸含怒,猛地一腳油門,紅色跑車頓時轟鳴着飛馳而去。

開了一段路後,女警忽然覺得不對勁。

咦,這傢伙竟然這麼乖,讓閉嘴就閉嘴?一聲都不吭了?

她疑惑扭頭看去,頓時氣的不行。

原來蕭神這傢伙正目不轉睛的盯着她看,不停掃視着她的嬌軀,目光在她的警服上來回穿梭,尤其在是警號和胸徽之間流連不停。

她美目一瞪,怒不可遏的喊道:「看什麼看?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蕭神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婆,你長得這麼好看,身材又這麼好,不看豈不是太可惜了。」

女警氣得不行,這傢伙對着**耍流氓都這麼理直氣壯,太囂張了!

這個該死的流氓!

看到他那副心安理得欣賞美景的樣子,女警氣的咬牙切齒,再也忍不下去,一拳揮了過去。

「臭流氓,你還敢看?」

呼嘯而來的粉拳,來到蕭神面前時,卻又變成了軟綿無骨的小手,被他輕而易舉的拿捏在手裡。

她怎麼都想不通,這個傢伙明明帶着手銬,為什麼身手還是這麼好!

「大混蛋,死流氓,快放開我!」她怎麼都抽不回手,小手被他握着,另一隻手還要控制方向盤,氣的她面紅耳赤,咬牙大罵。

蕭神鬆開了她的小手,目光像是打量小羊羔一樣,來回打量着她的嬌軀,認真的說道:「**老婆,你脾氣太暴躁了,肯定是工作壓力太大,內分泌失調,我可以幫你做一個全身按摩,幫你放鬆的。」

「去死吧!」

她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會被氣死,於是果斷的閉上了嘴,不再說話,也不去看他。

等回隊里,我就會讓你知道,調戲我白霜霜,要付出什麼代價!

她死死踩着油門,紅色跑車如同一團火焰在鬧市街頭高速穿梭,很快就開到了市刑警大隊。

大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吱的一聲,在刑警隊寬敞的大院里甩了個尾,猛地的停了下來。

車子開得很猛,女警的身子隨着急剎在座位上劇烈的晃了晃。而旁邊的蕭神卻是安坐如山,架着二郎腿,興緻盎然的欣賞着她晃動蕩漾的嬌軀。

「你跟我過來!」

女警對他冷喝一聲,翻身從車子里跳了出去,再和這傢伙多呆一秒,她都感覺是煎熬。

蕭神悠然的走下車,跟着她走向刑偵大樓。

這會兒正是下午下班的時候,大樓前時不時有穿着警服的人走出。還有許多人聚集在大門處,好像是在圍觀什麼熱鬧。

「怎麼回事?都堵在這裡做什麼?」女警衝著一個迎面走來的年輕**問道。

那**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撓了撓頭:「呃……白隊,你自己過去看吧。」

她皺着眉頭走了過去,人群中忽然有個聲音喊:「白隊來了!」

那些探着腦袋圍觀的**們紛紛扭頭看過來,自動給她讓出一條路。

只見在門口的空地上,擺着許許多多嬌艷如火的玫瑰花,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束,擠在一起堆得滿滿的,視覺效果十分的驚艷。

「霜霜!」一個穿着高檔名牌,頭髮錚亮清爽的青年男子,手裡捧着一大束火紅的玫瑰花,撥開人群朝她走來。

圍觀的**們看着這一幕,都忍不住露出了一副好戲登場的表情。

「嘿嘿,居然敢向我們白隊表白?我還以為整個江城都知道她是帶刺的玫瑰呢。」

「對啊,白隊是咱們全江城人做夢都想征服的完美女人,可是,多少人在她的手上碰壁了,哈哈,這些傢伙還沒被我們白隊揍夠嗎?」

「這個人好像是江城江家的,白隊應該不會對他動手。」

「江家的有什麼了不起?我記得上次這麼做的傢伙,好像是個什麼地產商的公子哥吧?也很有錢啊,天天送花送寶石什麼的,還不是被白隊揍了,還以擾亂公務的名義給關了一天半。」

「江家這個家族在江城,和白隊的白家可以說是勢均力敵的。白隊可不能像以前一樣輕易動手了,要不然的話……」

女警皺起好看的秀眉,盯着那走來的男子,目光中露出不滿,捏緊了拳頭。

「江世安,你這是做什麼?為什麼要跑到我們刑警大隊擾亂公共秩序?」她很是不滿的說道。

那名叫江世安的男子微微一笑,深深的嗅了一下懷中的鮮花,說道:「霜霜,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我對你的心,就像這紅色的花海一樣,熱情似火,快要把我整個人都燃燒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