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蓋世鎮北王
蓋世鎮北王 連載中

蓋世鎮北王

來源:常讀 作者:嬴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三木 秦北玄

【以南北朝末期為背景的架空文】 起於青萍,扶大廈之將傾;乘風而起,扶搖上九天;龍戰於野,浮生戰無雙…這是一個歷史系博士生穿越的故事
再世為人,學姐寵,學長愛,將相護持,帝王賞識…開掛人生,就此開啟! 跨越時代的神兵,地裂山崩的火藥,征戰四方的重甲騎兵,攻城掠地的鐵血戰車…… 四朝覆滅?神州大陷?異族入侵? 橫刀立馬,唯蓋世…鎮北王!展開

《蓋世鎮北王》章節試讀:

第3章


天蒼書院,乃是長安四大書院之一,同時也是北周頂尖的書院之一。

書院里有文院和武院之分,文院習文寫策,志在成為治世之能臣,社稷之棟樑;武院修武證道,煉就肉身,踏上修行之路,志在只手摘星辰,馬上踏乾坤。

文武二院各司其職,兩院學子間相互競爭,但並不只是武院的學子會修行武道,文院中也有少部分的學子會選擇修鍊神魂,學習陣道,兩院實力,不容小覷。

別看文院的學子大多只會習文寫策,但是沒有人會小瞧文人。因為文人一怒,同樣也會血流三千里。

鬼谷孫臏、齊國管仲、南陽諸葛孔明,這些都是文人,但是卻比武道強者還有震懾力。

前世的秦北玄無心修鍊武道,只想過逍遙自在的日子,所以他選擇了天蒼書院的文院,不止是他,長安城裡不少的紈絝子弟都選擇了文院。

因為選擇文院,不會受到皮肉之苦,那些武院的學子,在修鍊場上一個個叫的跟鬼哭狼嚎似的。

除了紈絝子弟,大多數的女子也會選擇文院,但是也有少數的女子會選擇武院。

不一會兒秦北玄和秦三木便是來到了天蒼書院,文院第五院學舍門口。

剛剛走到學舍門口,兩人就聽見學舍里有聲音傳出。

「握中有懸壁,本自荊山璆……何意百鍊鋼,化為繞指柔。」

一間學舍里,一位頭髮花白的先生此刻正站在講堂上,手裡握着一卷書卷,誦讀出聲,言語里聲情並茂。

這是劉琨的《重贈盧諶》。

別看這學舍里有四五十人,但是沒有一個人小聲議論,只有先生讀詩的聲音,因為其他人不是在發獃,就是在睡覺,只有極少的幾個人在聽。

詩文講學,聽起來太枯燥無味了,會讓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覺。

「咦,這聲音似乎是有點熟悉啊!」

聽得那聲音,學舍外的秦北玄眉頭一皺,感覺在哪裡聽過這聲音。

「先生,我們回來了!」

秦三木出現在學舍門口,朝着講堂上的一位身着長袍的講師躬身行禮道,語氣中沒有任何的不敬。

因為,這位張先生是天蒼書院文院中脾氣很臭的人,總是因為一點小事而大發雷霆。

這一堂講學,秦北玄無故曠了一段時間,這位張先生的心裏必然已經怒了,秦三木這個時候只能盡量讓張先生順心,以免秦北玄遭到責罰。

「還知道回來啊!」

張先生都沒有看秦三木一眼,目光始終落在手裡的書卷上,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

「先生,我家公子遭人暗算,被綁在了後山腳下,學生找到公子後方才將之解救。」秦三木依舊是和和氣氣的神態,躬着身子道:「還請先生諒解。」

話畢,躬着身子的秦三木的目光便是瞥了一眼學舍角落處此刻正趴在桌上睡覺的身影,趙旋。

趙旋,長安城趙家的公子,官宦之後,仗着背後的權勢在文院的第五院里也是胡作非為,而且還針對秦北玄。

秦北玄被吊在天蒼書院後山腳下,在秦三木看來,除了趙旋還能有誰?

天蒼書院的後山,常年有妖獸出沒,雖然後山腳下極少會有妖獸涉足,但是誰也保不準有例外。

趙旋此舉,可是想要秦北玄的命啊!

「秦三木,你也是一個機靈人,借口也不好好想想。」張先生依舊沒有看秦三木,冷漠的道:「你也不看看天蒼書院是什麼地方?誰敢在天蒼書院里放肆,別說是將人綁到後山腳下,就算是在學舍里打架鬥毆都會受到處罰。」

「我所教授的學生里沒有說謊的人,日後你還是我的詩文講學你就不用來聽了。」

「先生,我沒有說謊!」

聞言,秦三木猛的直起身子,看向張先生,一臉認真的道。

秦北玄的確是被綁在了後山,如果不是他去了後山,怕是秦北玄這時候還在後山吊著。

「滾開,別打擾本先生講學。」

張先生有些怒了,放下了手裡的書卷,看向秦三木,眼睛裏冒着寒意,陰翳的目光不由令人心悸。

「喲呵,有好戲看了!」

學舍的角落,那趴着睡覺的趙旋聽見了動靜,也從夢中蘇醒過來,擦去嘴角的口水,笑呵呵的看着學舍門口,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先生,我沒有說謊!」

秦三木繼續道。

「我讓你滾開,你聽不見是吧?耳朵聾了嗎?耽誤了本先生講學,你負得起責任嗎?」

張先生怒目圓瞪,大聲喝斥道,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怒意。

學舍里的氣氛也因為張先生的一句大喝而變得微妙起來,一眾學子面面相覷,通過眼神交流,不過那眼神中皆是流露着看好戲的神采。

「這秦三木還真是如他的名字一樣,木頭腦袋。」趙旋的手抵着下巴,低聲道:「看來今天又可以看見秦北玄和他一同被罰的一幕了。」

因為秦北玄婚事的緣故,趙旋對秦北玄充滿了敵意,如今見到張先生喝斥秦三木,他自然是高興,甚至還想再添一把火。

「先生,秦北玄這廝目無師長,將尊師重道的道義拋之了腦後,要不然也不會這麼久才來聽您的講學。」趙旋對張先生拱了拱手,火上澆油道:「依學生之見,必須重罰,要不然他二人日後保不準會『變本加厲』啊!」

「秦北玄,上次打掃全文院的處罰差不多完了吧!這下正好可以補上。」趙旋的目光瞥了一眼門口的秦北玄,心情愉悅。

「趙旋!」

秦北玄也出現在了學舍門口,一眼便是瞧見了這個火上澆油的人,趙旋。

上一世,趙旋也是處處針對他,直到異族大軍入侵,趙旋都還對他使絆子,後來他才知道是因為他的婚約。

再世為人的第一天,就遇上趙旋向他使絆子。

趙旋也瞧見了秦北玄投射而來的目光,然後挺了挺胸膛,仰起頭,一副輕蔑的樣子,似乎是在說『怎麼?你來打我啊!』

「秦北玄目無師長,背棄尊師重道之理,夥同秦三木說謊,依照文院規定,當罰打掃文院一月,戒尺一百!」

在秦北玄和趙旋目光交鋒之際,一道低沉的聲音陡然間在學舍中響起,趙旋的臉上也是瞬間湧現出了難以掩飾的喜色,那樣子,比得了狀元還高興。

對於趙旋而言,五院最大的樂趣,就是看秦北玄出醜。

相比趙旋的滿臉笑容,秦北玄和秦三木的神情倒是一臉的陰沉,眉頭皺起。

這張先生竟然聽信了趙旋的話。

張先生本就不待見秦北玄,趙旋這一火上澆油,他自然是會重罰秦北玄。

「好你個張有德!上一世你就對我有敵意,沒想到這一世你還是如此,看來我得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為人師表了。」

秦北玄詫異的看向張有德,也就是張先生,暗自道。

張有德這聽信讒言的『本領』還真是令人望塵莫及啊!

上一世,張有德會時不時找秦北玄的麻煩,後來秦北玄才知道張有德並不是表面上那樣為人正直,實則是一個卑鄙的小人。

找他的麻煩,無非是討好趙旋,畢竟趙家在長安可是世家大族,而且,趙家還是大冢宰一派的人,所以趙旋才敢不將柱國大將軍之子放在眼裡。

「張有德,虧你還是文院的講學先生,你有一點為人師表的樣子嗎?」秦北玄也不打算給張有德任何的面子,後者本就是卑鄙的小人,他又何必照顧後者的面子呢?

「你在五院處處針對我,無非就是想要藉此討好趙旋,想找一棵大樹日後好乘涼。」秦北玄絲毫不忌諱什麼,直言道:「可是,你看趙旋將你放在眼裡了嗎?還一個勁兒的去討好,你根本就不配教我。」

「還有,你所理解的詩詞文義,在我看來,啥也不是!」

學舍里的所有人都驚了,趙旋一臉懵的看着學舍門口的秦北玄,滿臉的不可思議,根本就不相信那些話是從秦北玄的口中說出來的。

趙旋不信,張有德不信,連秦三木都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耳邊嗡嗡的。

張有德愣愣的看着秦北玄,後背的冷汗不斷的冒出,將貼身的衣衫都浸**,額頭上也是虛汗密布。

此刻的張有德,就像是一個沒有穿衣服的人暴露在眾人眼前。

他,心虛了!

他心中隱藏的最深的秘密被秦北玄說出來了。

張有德的手指微微的顫抖起來,他的秘密被秦北玄說出來,若是傳到文院高層的耳中,他怕是要被趕出文院了。

不行,他不能被趕出文院,要是沒了收入,他的妻子必然會休了他。

張有德也是歷經風雨,見過不少大風大浪,很快便是平復下激動的心緒,嚴肅道:「秦北玄,你可知污衊文院先生可是大不敬,我不僅可以上報文院高層,還可以去官府告你。」

「呵呵,張有德,你還知道污衊這個詞啊!那你剛剛的行為是不是污衊呢?」秦北玄上前一幕,冷冷一笑,然後神情陡然變得嚴肅起來,眼神冰寒和幽深,堅定的道:「三木說的話是真的,我敢對天起誓「

「你……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