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妖孽女婿
最強妖孽女婿 連載中

最強妖孽女婿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沈可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室里 沈可人 都市小說

妖孽女婿縱橫都市,所有人卻不知道,他乃是一代神豪,超級兵王,無敵聖手...展開

《最強妖孽女婿》章節試讀:

第八章 打到你叫爺爺


  「什麼?」

  杜月蘭還沒發反應過來,高逆陡然加速,瞬間上到了200碼。

  杜月蘭趕忙抓緊車上扶手,花容失色。

  「你小心點,別開那麼快。」

  高逆一笑:「放心吧,坐我的車,安全的很。」

  之後,繼續加速,車速很快來到了250碼,不斷超越高架兩邊車輛。

  「他追上來了。」杜月蘭驚呼一聲。

  王天的r8,不是他最好的車,但也是改裝過的,那特殊的引擎聲,高逆聽得出來。

  而自己這輛保時捷taycan是原裝的,直線速度,根本比不過王天的r8。

  王天嘴上冷笑。

  「小子,就你這破車,也敢跟我比?你的馬子,我睡定了!」

  腳下用力一踩,200碼到300碼,加速只用了五秒不到,瞬間逼近了高逆的保時捷。

  高逆掃了眼自己轉盤下的儀錶盤,極限速度不過250碼。

  眼前的高架,幾乎就是一條直線,王天迅速開到高逆身邊,之後沒有絲毫停頓,三百碼的速度,直接超越。

  高逆看到,前方的王天,還從車窗中伸手,對自己比了個中指。

  「先讓你得意一陣。」

  高逆把這方向盤,儘力追趕,但因為車速的硬傷,始終追不上。

  幸好現在是上班高峰,高架上車也不少,王天不敢開的太快,否則一直開下去,差距會越拉越大。

  眼看不遠處出現了高架出口的告示牌,王天看了眼後視鏡里的保時捷,嘴角冷笑。

  「快到終點了,現在高峰這麼多車,你就是車神,也贏不了我!

  這場比賽,我贏定了!」

  保時捷中的杜月蘭看着眼前四五輛私家車,都沒有超車的間隙,滿臉緊張。

  「高逆,怎麼辦,快到了!」

  高逆看了眼自己跟王天之間,隔着的這四五輛私家車,嘴角浮現一抹弧度。

  「抓穩了,我帶你感受一把雲霄飛車!」

  「啊?」

  杜月蘭還沒反應過來,高逆心神一動,強大的靈力,從體內丹田奔騰而出,作用在保時捷的全身,之後,跑車彷彿被大手抓了起來,竟然如同直升機,原地飛起!

  「啊!」

  杜月蘭嚇得根本都不敢睜眼。

  而高逆卻是滿臉從容。

  前方,王天的車速極快,離出口不足一公里的距離,眼看就要到了。

  看着出口越來越近,王天臉上冷笑。

  「我贏了。」

  然而,就在他的車即將衝出高架出口,突然間,一個陰影,從上方籠罩了他。

  王天一怔,下意識抬頭,一眼看去,表情如同活見鬼。

  只見高逆的那台銀色保時捷,如同一隻貼地飛行的雄鷹,從他的頭頂越過,帶着引擎的轟鳴聲,重重落在了他的前面,先他一步,衝出了出口!

  「這……這是什麼鬼?」

  王天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高逆下了高架,在路邊停車。

  身邊的杜月蘭拍了拍胸口。

  「呼,嚇死我了,高逆你是怎麼辦到的,居然能讓車飛起來?」

  高逆眨了眨眼:「想知道?」

  杜月蘭點點頭。

  高逆嘿嘿一笑:「我偏不告訴你,告訴你,我還怎麼混。」

  杜月蘭撅了撅鮮紅嫩唇。

  「切,小氣鬼。」

  高逆就喜歡逗一逗眼前美艷的少婦,比那些個小女孩反應有趣多了。

  這個時候,王天的車開了過來。

  高逆開門下車,走到王天的車前,敲了敲車窗。

  「滾下來叫爺爺吧,還有,準備吃我一記香港腳!」

  王天搖下車窗,臉上一沉。

  「小子,你可別過分,你知道我是誰嗎?得罪了我,你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高逆呵呵一笑:「我管你是誰,給我麻溜的滾下來,願賭服輸,你打算抵賴怎麼著?」

  王天冷道:「老子就不下來,就你這種廢物,還沒資格讓老子服輸。」

  高逆冷笑。

  「看來你是想抵賴了?」

  王天看着高逆那精瘦的身材,冷笑。

  「你難道還想動粗?老子我就坐在車裡,你能怎麼樣?」

  「我能怎麼樣?」

  高逆冷笑一聲,直接伸手,抓住r8的車門,之後就跟撕雞腿一樣,把車門直接拆了下來。

  臉上表情輕鬆的很,彷彿都沒用力氣。

  眼前的一幕,王天人都傻了,他本以為,自己鎖着車門,高逆就拿他沒辦法,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生猛,徒手拆車?

  身後保時捷里的杜月蘭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張圓小嘴,雖然她知道高逆很能打,但能打也該有個限度吧,徒手拆車門是什麼鬼?難道他是超人?

  而高逆卻沒覺得自己的舉動,多麼驚世駭俗,一手把王天如同拎小雞一樣拎出車。

  「怎麼樣,叫還是不叫?」高逆冷冷看着王天。

  王天嚇得鼻涕眼淚一齊流了下來,但仗着自己是王家人,依然不覺得高逆敢拿自己怎麼樣,反而開口威脅。

  「小,小子,你能打又怎麼樣?再能打,我王家的保鏢千千萬,哪怕花錢雇殺手,都能殺你一萬次了,我勸你最好把我放了,否則我保准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很遺憾,你這個回答,我很不滿意。」

  高逆嘆了口氣,之後猛然抽出手,狠狠扇了王天兩個巴掌。

  手勁極大,王天本來還算俊朗的臉,立馬腫成了豬頭。

  「雜碎,你竟然,真敢打我?」

  王天不敢置信。

  高逆冷笑:「這才是開始,你要是不叫爺爺,我就繼續打,直到打到你肯叫為止。」

  說著,又抽了兩巴掌。

  疼的王天慘叫連連。

  雖然高逆根本沒用靈力,但哪怕是單純的肉體力量,也不是王天普通人吃的消的,七八個巴掌,抽的王天再也硬不起來,連連求饒。

  「我叫,別打了,我叫還不行嗎。」

  「這才對嘛。」高逆滿意地點點頭,把王天放了下來。

  「好吧,開始叫吧。」

  王天心裏哪叫一個氣啊,後悔自己今天為什麼不帶點保鏢出來呢,哪怕有幾個**請來的保鏢,也不至於這個下場。

  哼,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算你走運,該死的小子,下一次,我要你死!

  雖然心裏憤恨,但王天知道,不叫的話,真有可能被高逆活活打死,細弱蚊聲。

  「爺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