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世槍法》
《傲世槍法》 連載中

《傲世槍法》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冷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冷楓 古無痕 奇幻玄幻

唐玄宗天寶年間,朝堂血雨腥風,江湖三足鼎立,局勢一觸即發
槍,刀,劍為當是三大利器,無數人爭先恐後只為求得一法
傲槍門少堡主冷楓,自幼體弱,無法習武,不料卻突遭變故,失去家族庇佑
不想卻無意中得到絕世神兵,自從創造了一代殺手傳奇
相思意,江湖情,家族怨,翻手覆雲只在神兵舞動間
展開

《《傲世槍法》》章節試讀:

第3章  絕影刀客


冷忠楠回頭一看就知道逃是逃不掉了,但是死也不能讓楓兒和祖傳的秘籍兵器落入他的手裡,就轉過頭對冷楓說:「楓兒你記住,槍在人在,槍毀人亡,還有你的腰帶千萬不能丟。」說完就放下冷楓叫他快跑,冷楓搽了搽眼角的淚花,手裡還拿着母親送的玉簫,朝後面跑去。 「冷門主,別來無恙啊?。」古無痕帶着不屑陰險的笑容問道。 「閣下真是卑鄙無恥,用這種手段殺我全家,你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是堂堂正正的敗給你,我無話可說。可你卻用這種無恥的手段搶奪我傲槍門祖傳之物。」冷忠南鎮定的說著。 「廢話,楊大人要你的兵器草圖,是你不知好歹,再說是你自己愚蠢。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要不你拜我為師,我保證以後你飛黃騰達。」 「沒想到閣下的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先用毒再放火,殺我一家三十七口,現在給我說這種話,不過你的臉皮倒是和你名字很配,划過都不會有痕迹,哈哈!」冷忠南一邊說著一邊暗自運動調息,希望能恢復一點內力好引爆自己研究的轟雷珠。這轟雷珠是自己根據祖傳製造兵器的原理製造的,從未沒使用過,因為一旦引爆,可能自己也會死於爆炸。是玉石俱焚的東西,所以平時從不輕易使用。 「金子童沒想到你會是他的人,這幾年我對你不薄,你居然殺我全家。」冷忠南用仇視的眼光瞪着童子金。 「你老人家是我對我不薄,可是我卻沒記住啊,我的命本來就是古堡主救的,十年前派我拜你為師,我可是忍辱負重啊!」哈哈哈哈 「冷門主,聽說你家傳的傲世槍法練到最頂層可以傲世,但是你怎麼只練到第六層啊?不如送給我,哦對了還有那把槍,聽說還不錯,也一併送給我吧!」古俊在一旁奸笑着說。 此時已是晚上,天也漸漸暗了下來,初秋的月亮也無可奈何的蠕上雲霄,當一輪秋風吹過,樹葉沙沙的互相拍打着,慘白的月光下,一個小孩的身影在叢林中奔跑着,正是冷楓,臉頰上還殘留着淚珠,母親死那一刻起他的性情大變,導致後來很少說話。樹梢上的雛鳥嘰嘰喳喳的吵鬧着,打破了這種安靜。 「少廢話,你到底是交還是不交,兵器草圖和槍譜,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人了,你留着也用不了。」古無痕有些不耐煩了。 「槍譜不會給你,草圖在這。」冷忠南從腰間掏出草圖的同時也拿出轟雷珠,一起丟向古無痕,故無痕不愧是高手,一看就知有假,大叫一聲:「閃開」!順勢拔出手裡的鳳凰劍,一招鳳凰展翅,四周的風速驟然加快,把還沒落地的落葉又吹了起來,身邊瞬間被一層層劍影包裹住,隨後一個半弧形的劍影朝着轟雷珠彈射出去,轟雷珠雖然威力無比,但是冷忠南根本沒恢復多少內力就打出去,所以還是被劍影帶起的勁風刮離了飛行軌跡,打到左邊幾米開外的一棵大樹上,樹榦瞬間被炸成粉碎,古俊正好站在古無痕的左手邊上,所以還是被轟雷珠的餘威傷到了左手。而冷忠南看見自己的最後一擊失敗了,心也涼到了極點。 「不識抬舉的老東西,居然還敢垂死掙扎,還傷了你家小爺。」古俊惱怒的吼着就想出劍了結冷忠南的性命,古無痕卻拉住古俊。 「俊兒,這人必須要死我的手下,剛剛來之前我看見他兒子朝前方跑了,槍譜一定在他身上,你和子金追。」 古俊和童子金施展輕功追了過去,冷忠南已經筋疲力盡的癱坐在地,已是無力回天。古無痕徑直走向冷忠南,拔劍收劍只在一瞬間,冷忠南的頭顱就已被削去。而在叢林深處,冷楓聽到爆炸的聲音就知道父親已經死了,想到以後世界上只剩自己一個人,他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不遠處的古俊和童子金聽到哭聲追了上來。 「小鬼終於知道你了,交出你腰上的槍,我會給你留一個全屍,否則就像你死鬼老爹一樣,身首異處。」古俊冰冷的看着冷楓。 「少爺,只要你交出雙龍槍,我保證你和你爹娘團聚。」童子金也附和着。而冷楓用仇視的眼神看着他們,大叫一聲,拔出槍準備自殺。就在這時一個身影掠過,颳起一陣颶風,連旁邊的小樹都被颳倒了。古俊和童子金都經不住這陣風的侵襲,往後退了幾步。 「年輕人,話不要說的這麼絕。」一個身穿青色長衫,鶴髮玉顏的老者出現在了冷楓旁邊,並伸手把冷楓護住,讓他不受到這陣風的吹刮。 「哪來的老傢伙,不想死的快滾,別妨礙小爺辦事。」古俊有些震驚和害怕,要不也不用叫他走了,直接殺了得了。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絕非這老者的對手所以沒說出來。可是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瞬間老者把頭一轉暗自使出內力,古俊覺頓時覺得呼吸不暢,血脈不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喉頭一甜,吐了口血。老者伸出手搽去冷楓的淚珠,問清楚了來龍去脈之後,眼中就出現了殺氣,可是又恢復了正常。 「俊兒,怎麼回事,我剛剛怎麼覺得有這麼重的殺氣,還有剛剛那陣風怎麼用那麼大的內力?」古無痕這時提着冷忠南的頭顱也追了上來。 「爹,這老傢伙妨礙我們辦事,孩兒不是他的對手,他還打傷我,殺了他。」古俊瞬間恢復那副風度翩翩的嘴臉。古無痕一看,這老者的內力深不可測,但是自己的兒子和徒弟在此也不好示弱。拔出鳳凰劍使出一招『鳳凰無影』。人瞬間就消失了,而周圍的樹枝紛紛折斷,一股強大的劍影夾雜着落葉高速旋轉着朝冷楓和那老者飛去,連童子金和古俊也躲的遠遠的,深怕被這劍影傷着。 「好劍法。」老者一邊說著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黑色的短刀,刀氣很重,周圍的空氣隨着這刀氣也有所降低。在月光下根本看不清那刀是什麼樣。只見那短刀在老者手心快速旋轉着,把劍影帶來的樹葉都吸了進刀中成為碎末,隨着劍影就碰到了刀上,老者另一隻手護住冷楓。腳尖輕輕一墊,持刀的手往後一拉,向前一推。古無痕和鳳凰劍就被推了出去,撞到了旁邊的石壁,石壁瞬間成為粉碎,古無痕右手持劍跪了下去,滿頭是汗的強忍住要吐出來的血,遠處的古俊和童子金也是一驚。老者卻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站在那,只是手裡的刀又不知怎麼時候不見了。古無痕腳顫抖着勉強站起來,一臉驚訝的看着老者,調息了一下,使出了《無影劍法》最高層,鳳凰涅,劍瞬間通紅起來,連地下的樹葉都燃燒起來,古無痕左手一抬,劍和人同時飛向天空,童子金和古俊跑得更遠了,老者眼中掠過一絲驚訝但還是平靜的看着燃燒的劍向他飛來